第十回

4月19日   AM 10:58

  “嗯嗯,大家都到了呢。”红道臵双手架在胸前对着大家说道。

  “当,当然啦,搞到最后是你来的最晚啊喂。”在一边的余殷速吐槽着。

  “嗯嗯,睡过了头,真是不好意思呢。”此时的红道臵态度十分的诚恳,想必和他头上的那个包和魔黯蝶那埋怨的眼神有关吧。

  吃着小蛋糕的童安琪问着:“所以,今天大家出来是类似双休聚会什么的活动吗?”

  “差也差不多啦,先吃点东西,然后我们。。。”红道臵翻着带来的背包。

  “嗯?然后做什么?”

  “是魔黯蝶提议的啦,”红道臵翻出了学校的课本“一起来复习期中考吧!”

  “诶!?居然是这样吗,我还以为你找我来玩上次和你说的那个手游。。。”余殷速在旁说着。

  “诶!?这样啊,我,我课本什么的都没带呢。。。”童安琪对着红道臵说。

  “嗯?你们怎么好像都,难难道我没说吗?诶。。。好像是这样。。。”红道臵边说着眼睛瞄向魔黯蝶那边,魔黯蝶还是气鼓鼓的样子。

  “好啦,好啦,我带了,大家一起看就就行了。”红道臵把书放在桌子中间。

  “说起来大家趁现在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下次有事会方便一点。”童安琪对着大家说道。

  “嗯!”魔黯蝶似乎很感兴趣的把头转向了童安琪。

  “红道臵同学的也给我,啊,还有余殷速同学你的。”

  “嗯。”

交换过号码的大家备注着各自的通讯录。

余殷速边摆弄着手机边问着红道臵:“红道臵昨天后来和你发信息你怎么都不回?”

“嗯?是吗,好像上次打架之后手机就时好时坏的呢,看来要换了。”

“上次打架啊。。。”

桌子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下去了,大家都回想着上次那次惊心动魄的事情。

只有魔黯蝶倒是没有收到影响,因为收到了童安琪的联系方式透露出了那么一丝丝满足 。

不想让桌子上气氛变得像红道臵还没来时候一样的余殷速努力的寻找着开启话题的东西,最后他的眼睛停留在了红道臵的眼睛上。

“诶?红道臵昨天晚上在做什么,黑眼圈看上去挺重啊。”

红道臵听了蹭了蹭眼角说:“昨天啊。。。我在,我在修行。”

“修行?什么修行。”余殷速感兴趣的问着。

“恩哼,秘密啦,总而言之是变强的修行~”说着这句话的红道臵感觉自己酷酷的。

“红道臵同学?”童安琪用怪怪的眼神看着红道臵。

“嗯?”

“莫非,红道臵你是那种。。。”

“什么啊?”

“那种偷偷通宵学习的人?”

“哈?才才没有咧,才没有学习。”

“哈哈哈,开玩笑的啦。”看着慌张的红道臵,童安琪笑了起来。

“搞什么啊,真是的。”红道臵无奈的闭着眼垂下头。

“哈哈哈哈哈。。。”

“喂喂。”

“哈哈哈哈 哈哈哈。。。”

“这么好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适可而止吧喂!”红道臵抬起头对着童安琪。

“。。。不是我在笑哦,红道臵同学。”童安琪手指向红道臵的后面“好像是前面那桌的客人。”

红道臵转过头看向童安琪指向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边的笑声还没有停,只见一团茂盛的爆炸头缩在那里颤动着。

“笑什么啊你。”红道臵对着那边说道。

“哈哈哈,因为太好笑了啊哈哈哈哈。”那个爆炸头边笑边回答着。

“啊!”余殷速叫了出来“他是,他是上次医院碰到的碰瓷爆炸头!”

“啊?又是你吗,你在这干嘛!”红道臵站起来对着爆炸头。

“真,真是巧呢,红发小兄弟,我来这喝咖啡啊,你以为我是路上看到魔黯蝶同学不知不觉就跟过来了吗?”

“。。。。。。”

“。。。。。。”

“你自己不都说出来了吗。。。”

魔黯蝶飞速的起了身,拽着那位爆炸头的衣领,把他带出了咖啡厅。

紧接着咖啡厅外传来了沉重的一声,魔黯蝶回来了。

“他,他人呢?”红道臵试探的问着。

只见魔黯蝶用餐巾纸擦试着自己的拳头露出了魔鬼般的微笑。

“放心,已经解决掉了。”原本像是黑道口中说出的台词如今却没有一丝违和感。

“那么”魔黯蝶坐了下来“吃好就开始复习吧。”

这谁还学得进去啊。。。。大家流着汗想着。

魔黯蝶接着问童安琪:“那个,童安琪你,你是不是各门成绩都很好?”

“唔?”童安琪挠着头“啊,嗯,因为平时放在学习上的时间比较多。。。”

“。。。余殷速同学呢?”魔黯蝶转向余殷速。

“诶?我吗,马,马马虎虎吧 ,数学勉强还算擅长!”余殷速快速的回答着。

接着魔黯蝶看了看红道臵,红道臵也注意到了。“哦哦!你要问我了吗?我的话。。。”

“那正好呢,我的我的英语和数学差得一塌糊涂。”魔黯蝶安心的看向童安琪和余殷速。

“喂喂!什么啊!无视我吗喂。”红道臵挥着手抗议着。

“就是说嘛喂。”桌角旁一颗血淋淋的爆炸头也附和着 。

“咿呀呀呀呀呀呀哎呀呀——————!”

魔黯蝶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真是耐打啊。。。”

“不不不,等一下。”爆炸头连忙往后退了两步“这,这一次我不是来找你的,魔黯蝶同学。”

“啊啊?”魔黯蝶一脸不耐烦的看着。

爆炸头手指向了红道臵“红发小兄弟,对我是来找你的,你,你叫什么名字!”

“啊?红道臵,想干嘛?”

“。。。。。。红道臵吗,名如其人啊小兄弟。重新介绍一下,我叫罗福安。”

“哦哦!名字很有过年的气氛啊!”

“是啊,常有人这么说。。。个鬼啊!重点不是这个,可恶!”

“啧,所以你到底要干嘛啊。”

“决斗!像个男人一样和我决斗吧!”名为罗福安的爆炸头手指着红道臵。

红道臵也不甘示弱说着:“好啊,谁怕谁啊!”

“哼哼”罗福安正擦着额头上的血渍“让我们来比比谁才是最强的舔狗吧!”

——为什么会来这么一句啊,这个爆炸头到底是谁啊。童安琪在座位上想着。

“我已经想象出你失败后落魄的场景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先生。等一下再笑哦,刚才的咖啡麻烦先结一下账,或者你要加什么其他的吗?”店员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罗福安的身后。

“啊,好的,我付钱。”罗福安尴尬的朝着付款的地方走去。

——喂喂,气氛啦气氛,为什么这个店员总是乱入啊。余殷速在脑中不禁的吐槽着。

罗福安在付钱的地方翻着口袋:“多,多少钱?”

“小子”只见收银台的大叔并没有 回答他“刚才在那边说的话,我可都听到喽。”

“哦哦,是嘛,大叔,所以要付多少钱。”罗福安焦急回头望着那边的桌子似乎想赶快回去。

大叔双手叉在一起撑在脸前面,依旧没有回答:“那个先不谈,我说,我的店里还有其他客人,可别闹得太过火啊。”

看着一脸认真的大叔,罗福安说着:“好,好啦,我们去外面对决行了吧,不会打扰店里的。”

“哼哼”大叔闭上眼笑了起来“想起了我年轻时候的往事了,小伙子,不如就由我来安排这场对决,用成年人的方式。”

“哦哦!是吗?那就拜托了大叔!”

 过了一阵子,只见罗福安和大叔一起朝红道臵他们的桌子走了过来。

“你这家伙怎么又来了?”红道臵看着回来的罗福安说着。

“啊哈哈哈哈!当然了!你还没和我分出胜负呢,红发小兄弟!”

红道臵站了起来凑近了身子“真是缠人啊,喂,出去解决吧!”

“等等”大叔手伸在了两人的中间“冷静点,我是这家店的店长,事情的经过我已经大致了解了,不如就来比试我店里的新品,看谁吃得快怎么样。”

“没错,敢不敢啊,和我对决!赢的人才是配得上魔黯蝶同学的舔狗!”

“喂,别在那自顾自的决定了。”魔黯蝶看向对峙的两人“谁要陪你们弄这场闹剧了?”

“噫,这位小姐的眼神真吓人。”大叔退却了一下,接着搓着手掌说着:“不过赢的那一方,可以免免单哦,由输的那方付,下次来还能半价哦~”

“喂,魔黯蝶,只要赢的话还蛮划算的诶,要不要。。。。。。”红道臵转头向魔黯蝶看去。

“再来4杯巴菲”只见魔黯蝶高高的举起手来“你们要吃什么尽管叫。”

“诶。。。”

“红道臵,就算死也要赢哦。”魔黯蝶露出笑容说着。

“咕咚。”红道臵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

于是,咖啡厅的对决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Round 1 【芝士洋葱海鲜汤】

“啊,那个会有很多顾客点我们家的面包吃呢,我在想会不会搭配浓汤来吃味道更好呢,还可以蘸着吃。于是!我开发了这碗芝士洋葱海鲜汤,还加入了蒜头,鱿鱼,蘑菇煮制而成。”

店长大叔碎碎念般的介绍着这道菜式。

“来,小梦,端上来吧。”

后面的店员听到大叔的声音从后台走了出来。“来,请用。”

“NO~~~为什么汤成这个样子了。”店长摆出了名画呐喊般的样子看着这碗绿油油的汤。

“啊,根据店长上次的步骤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这样了嘿~”服务员眯眼挠着头 。

“这时候就不要卖萌了 ,现在怎么办,好像都臭臭的了。”店长慌张的擦着头上的汗。

“诶还好吧,我没怎么闻到。”

“倒是把口罩摘下来再说啊,小梦!”

“唔哇,看上去好像真的很危险啊这汤。”童安琪说着凑近闻了闻。

哐——

随着一声响,童安琪倒在了桌子。

“喂,你怎么了,童安琪,童------安-----琪”

“真是抱歉,我再重新去做两份。”店长大叔朝着后台走去。

“不用了。”罗福安拉住了店长大叔的手“就用这个汤来比试好了。”

“什么!?”大叔很惊讶。

“你怎么说,红发小兄弟。”

“随你好了。”看着这绿色冒泡的汤,红道臵还是有点犹豫。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数一二三开始,你们就开始吃。吃不消的话就停下来,没关系的。”大叔解释着规则。

“一,二,三!开始!”

罗福安和红道臵都直接端起了盘子,直接喝着汤。

——和臭豆腐是一样的道理吧,闻着臭吃着香,这汤应该也是这样吧,不能从表面就来评断它。

喝下一秒后。红道臵瞪大了眼睛“好,好难吃!!!!!!”

——哼,那家伙尝到苦头了吧,像我这样一开始就觉得难吃,抱着这样的心态吃就能解决了。

喝下一秒后。罗福安脸扭曲了“这是超级难吃啊!!!!!”

这真的是人类做出来的吗?红道臵又勉强把一口汤喝了下去。接着红道臵看向了罗福安那边。

令人想不到的是,罗福安正翻着白眼猛喝着那碗海鲜汤。

“你,你这家伙!?”红道臵也赶紧举起那碗汤,但是已经太晚了。

罗福安直接一口气直接喝完了那碗汤,将碗重新放回了桌子上。

“可恶,你这家伙这么拼的吗!”红道臵震惊的看着对面。

“哼哼,我说过了吧。”罗福安深呼吸着慢慢抬起头来“让你看看我的觉悟。”

罗福安流着汗自信的笑着,不知怎么还有一根鱿鱼须从他的鼻子里滑了出来。

店长大叔吹起了口哨:“不得了不得了,那么,第一局获胜的是,爆炸头小伙子~~~~~~~”

“喔哦哦哦哦哦哦!!!!”罗福安站起来吼着。

“那么下一道菜由我自己来做,放心吧,那么海鲜汤的盘子我先撤下去了。”

“等等。”红道臵夺过了大叔手中没喝完的汤一口接一口的灌了下去。

“喂喂,红道臵,你干嘛?”“红道臵同学你疯了吗?”余殷速和刚醒来的童安琪在旁边说着。

魔黯蝶停下了手中的巴菲望着红道臵:“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嗜好吗。”

红道臵一阵反胃,他赶紧用双手捂住了嘴。

“呼啊,呼啊,抱歉啊,一开始就该这样的,爆炸头我小看了你了呢”红道臵也慢慢抬起头来“这就是我的觉悟。那么毫无保留的来比试第二局吧。”

冒失,鲁莽,却带着常人无法触及的觉悟的两人狂妄的笑着。他们彼此相视着,相视对方鼻孔里探出的鱿鱼须。

Round 2    【辣风味牛排】

  “说起来最近好多顾客都在饭点过来呢,在这间咖啡厅里除了甜品和面包怎么说也要有一道拿得出手的招牌主食。厚实的牛排配备洋葱和小番茄淋上我秘制的辣酱。这就是我研发的辣风味牛排。”

   店长大叔依旧滔滔不绝的说着。

“那我就端上来咯,店长。”

“拿过来吧,小梦!”

这两块大大的牛排冒着热气被放在桌子上,众人察觉到了异样。

店长手叉在胸前:“因为是对决,按照普通的做就没意思了”他手指指向了桌子上的牛排“这次做的辣风味牛排辣味是平时的十倍哦!”

余殷速张望着牛排:“真的很恐怖啊看起来,红,红道臵,吃了这个上厕所的可要遭殃了。”

“那种事情到时候再说啦,大叔开始吧!”

“唔,那么就开始吧!”店长清了清嗓“一!二!三!开始!”

随着大叔喊出的开始,两人迅速的拿起了刀叉。

“啊哈哈哈哈,这种辣度听上去很恐怖,实际吃应该也没什么啦。”罗福安切下一块入了嘴巴中。

紧接着罗福安手中的刀叉停止了,那颗爆炸头颤抖着。

“诶?怎么了?辣到了吗?所以说不会吃辣的人就不要逞强。”红道臵一边说着罗福安一边往嘴里放着肉。

“哈啊?才没有辣到,蓄力,我在蓄力啦!”罗福安重新叉起一块肉“咳咳,咳,这种辣怎么可能辣到我啊。太淡了。”

“是啊,我也觉得味道不够入味,就像喝没有汽的汽水的感觉诶,咳咳咳咳咳。”

“放弃吧,咳咳咳,我看你眼泪鼻涕都乱流了,真是弱,不会吃辣就不要吃啦!”

“啊啊?咳咳,什么啊,是热气熏的,一点都不辣啊,倒是你,行不行啊,嘴巴已经跟香肠一样了。”

“咳咳咳,眼睛被热气熏不好了吗?我本来就长这样,咳咳咳咳咳。”

两人就这样互不相让的吃着烫嘴的巨辣牛排。

到了大概吃了一半牛排之后,战况慢了下来。可能是被这辣酱辣到极限了吧。

红道臵慢慢的吧牛排放入了嘴巴,每吃一块就会变成翻一次白眼的死机模式。罗福安是每吃一口就疯狂的摇着头甩着那两瓣香肠似的嘴唇。

此时,谁要是能在这里超越极限,就能获得这局对决的胜利。

“喂,爆炸头,你好像不行了?你知道吗?肉要大口大口吃才爽啊。”说着红道臵直接叉起了剩下的那一块肉就这样啃咬着。

“什,什么!?”罗福安也急忙吧切好的肉一块块的塞进嘴里。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咳。”

咕咚—

那是肉吞下的声音,似乎这轮的对决到了终点。

“多谢款待。”

大家的视线都注意在了罗福安身上,他慢慢的放下刀叉,摆出嚣张模样。

“可恶,你,你这,可恶!!”红道臵看着手中的最后一口牛排低下了头。

“真是厉害啊,那么第二局也是爆炸头小伙子拿下!那么接下来。。。”

旁边的店长大叔讲解着,余殷速的视线没有离开罗福安,他边看边想着:“真厉害啊,想不到这个爆炸头平时一副随随便便的样子,比试起来却是个狠人。真拼啊。。。这厚厚的嘴唇,满脸的汗,啊,头上的包上还有掺着汗流下来的血,这血真浓呢,诶?这血。。。”

“那么,这次的胜者就是连续两轮获胜的~~~~爆炸头小伙子!!!”

“耶耶耶耶——”

“等!等一下!”余殷速的喊声打断了他们。

“怎么了,喊,喊这么大声。”店长大叔有点被吓到。

余殷速鼓起了勇气指着罗福安说:“等一下,他,他作弊!你们仔细看他的头!”

“哈啊,哈啊啊?你,你在乱说什么啊?”罗福安突然慌张了起来。

“头上有什么吗,啊,他头上好像又变成之前满是血的样子了”童安琪听余殷速说的打量着罗福安。

“这不是血啊,这,这是,牛排的酱汁啊!”余殷速接着说。

“诶诶?”

“这个人把牛排藏在他的爆炸头里了啊!”

“诶诶?!”

大叔摸了摸,从罗福安的爆炸头里翻出了一小块牛排。

“啊啊?爆炸头你这家伙居然搞小花样!喂!”红道臵拽起了罗福安的衣领。

“啊哈哈哈哈,这个,啊,给大家表演魔术!呼哧”罗福安又夺过了那块牛排含着泪吃了下去“看!牛排,不见了!啊哈哈。”

“这样子是不行的啊,,,爆炸头小伙子。”大叔无奈的拍着罗福安的后背。“由于爆炸头小伙子这一局作弊,所以赢家是这位红发小子。”

“啧。”红道臵似乎对这样赢来的胜利有些不开心。

“那么,现在大比分又改写成了1:1!比赛继续!”

“真是预料不到呢,大叔,接下来又是什么古怪的菜式?”余殷速不知怎么有些期待的问着。

“啊哈,没有了啊,最近就想了这两个菜,接下来你们不如就,,,猜拳吧!”

“诶。。。”

Final Round   【石头剪刀布】

石头剪刀布,又称猜拳。石头克剪刀,剪刀克布,而布又克石头。这项简单公平,家喻户晓的游戏,登上了此时关键的舞台。

“啊哈哈哈,石头剪子布吗?想不到在这时候能晚上。”罗福安说道。

“这次没法搞小动作了吧,害怕吗,作弊仔。”红道臵问着。

“有点紧张啊,,,才不怕呢!怎么改叫我作弊仔了!爆炸头,还是叫我爆炸头啦!”

“呵,这有什么啊,”红道臵抬起下巴“这不是实至名归吗。”

“可恶。。。”

“好了好了”大叔拍着手“你们准备好的话,就一起喊一二三然后伸出手吧。”

“哦哦。”

“知道了,大叔。”

明明只是猜拳,两人却相对着做出了夸张的架势。

红道臵身子喂喂向下弯曲,左手向后收着,这是升龙拳的准备动作。罗福安则是学起了棒球的发球姿势,双手举在头前,腿抬得特别高。

“余殷速,你来倒数吧。”红道臵眼睛瞟向桌子那边。

“唔,好,好吧,那我喊了。。。”

在这间隙,罗福安朝着看着他的红道臵说道:“喂,顺便说一句,我会出布哦?”

“随便你出什么啦。”红道臵回应道。

“一。。。二。。。三。。。!”

两人将充满着梦想和希望的手伸了出去。

剪刀。石头。

“不不不不不不————————怎么会这样————”罗福安抓着自己的爆炸头跪了下去。

“唔噢噢!干得漂亮红道臵同学。”童安琪和余殷速站了起来欢呼着。

  “诶嘿,赢啦!”红道臵转过身笑着朝魔黯得比着大拇指。

  “哼”魔黯蝶放下了手中的勺子一笑“现在就允许你耍帅一下吧。”

  店长大叔吧手搭在了红道臵的肩膀上“那么。。。这场对决最终的赢家是。。。这位红发小伙子!”

  “耶啊啊啊啊啊啊啊”红道臵喊着。

  几分钟后。

 “准备走啦。”魔黯蝶起身说着。

   罗福安依旧保持这个姿势跪在那里“为什么,红道臵,为什么会出拳头?”

   “啊?”

   “难道你连我所有的想法都料到了吗?”

   “哈啊?为什么出拳头吗?我只是觉得出拳头顺手一点。”

   “就,就这样!?”罗福安头垂的更低了。

   “你也尽力了,起来吧。”

“!”这是魔黯蝶的声音,听到魔黯蝶的这句话,罗福安立马就抬起来头。

“刚刚的牛排正常辣度四份打包。那么付钱就交给你了。”

“唔!”罗福安抬头迎接他的是四张如出一辙的魔鬼笑脸。

“那个打扰了先生,一共是825块钱,现金还是扫码?”服务员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

罗福安的背后。

  “现金。”

  “先生,需不需要也外带一份牛排。”

  “不,不用了。”是因为刚才吃的辣酱吗,罗福安此时的声音格外的沧桑。

   

  付完钱的罗福安在最近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了,双臂垂在腿间,低着头嘴角牵起一丝无奈的微笑,就这样他化作了雪白的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