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4月18日 PM 4:37

  那是一双坚定又迫切的眼睛,从中闪烁着光。它来自于一位红发少年,他做好了架势,注视着教室的最前方。

  当然,他绝对不是在看黑板前的老师讲课,而是盯着上方的钟。

  “53,52,51.。。。”他脚尖慢慢抖着,嘴里倒数着什么。

  “好,那么知识点基本就是这些了,下周上来就是期中考了,大家回去好好看书。。。”老师在黑板上写着作业边对下面的学生讲着。

  “21,20,19.。。唔!18.。”红发少年仍旧倒数着,不过样子看上去越来越焦灼。

  这位少年因为爆睡两节课忘记上厕所现在焦急的等待着下课的铃声响起。

  “4.3.2.1.。。。。”

  登登,登登登登~~~~~~

  “唔哦哦哦哦哦哦!”红发少年冲了起来。

  “等下,红道臵。”旁边的一双手拉住了他。

  “干嘛,魔黯蝶,我要去个厕所。”

  “等等再去,先听我说。”

  “我先去上个厕所,再听你。。。”

  “都 和 你 说 等 等 了。”

  红道臵能明显感受到被拉住的手臂那一方传来的力量。

  “什,什么事。”在这力量下红道臵还是停了下来。

  “那个,周末想叫童安琪在咖啡厅里一,一起复习。”魔黯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哈?那你自己和她去说啊。”

  “这,这种小事,当然是你去说啊,明天早上10点,就在上次吃过的那家咖啡厅。”

  “。。。好好好,我上完厕所就去和她说。。”红道臵边跺着脚边说着。

  “不行,等会说不定她就走了,你现在就去说。”

  “不会的啦,痛痛痛!”

  “现 在 就 去 。”

  红道臵绝望的走向了前面童安琪的座位。

  “童安琪。”

  “唔?”正在理书包的童安琪回过头“啊,红道臵同学。”

  “明,明天有空吗?”红道臵视线左右飘移着让自己尽量不去想要上厕所的事。

  “什么事?话说你为什么夹着腿?”童安琪看向了红道臵的下方。

  “没,没什么!明天约在上次吃过的那家咖啡厅,10点,噗啊!不行了!”

  “啊?红。。。”

  还没等童安琪问完红道臵已经全速冲向了教室外的厕所了。

  “10点噗啊?啊,是说10点半吗?”

4月 19日  AM 10: 04

滋——咔

余殷速走下了公交车,看了看天上的大太阳。“好热,天气突然就变得热起来了啊。”他嘀咕着。

他打开了手机看着红道臵昨天发给他的消息。

【明天10点,来上次你出院那天吃的那个咖啡厅吧。】

   “唔。。。结果还是来了啊,后来问红道臵他也没回我。。。”

    叮——

   “欢迎光临,这边请。”

余殷速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他还没来呢,红道臵周末约我出来玩还是第一次,啊, 难道说,是想找我玩上次安利他的那个手游吗,哈哈,那游戏果然他也迷上了吗。。”余殷速心里想着。

“一杯拿铁咖啡。”

就这样,余殷速一边刷着手机上的游戏一边望着外边来往的行人。

——啊,周六的早上真是惬意呢,偶尔这样也不错,咦,远的地方有很像魔黯蝶的人诶,哈哈,怎么还有人周末还穿着校服真搞笑,等等好像是我们学校的校服,莫非,这,这不是魔黯蝶!?

叮——

“欢迎光临。。。”

——怎,怎么回事,她也走进这家店里来了啊,完了,她好像看过来了。。。

“!”魔黯蝶注意到了余殷速“余殷速,你怎么在这里?”

“啊。。。。诶,好好巧啊,啊哈哈哈。。。”余殷速尴尬的朝着魔黯蝶笑着。

“啊,两位认识吗,那正好坐一起吧,现在顾客有点多。”

看着服务员示意的手势魔黯蝶坐了下来“嗯,啧。”

——她“啧”了一声吧喂,服务员你做了什么啊,看看气氛好吗?她很明显不想这样吧,超尴尬的啊,现在先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吧。

“那个,莫非也是红,红道臵他叫魔黯蝶同学你来这的吗?哈哈哈。。。”

“。。。红道臵那家伙!”

——果然是这样吗。。。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已经感受到魔黯蝶的杀气了啊,在发生什么危险事之前开溜吧!

“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

就在此时,服务员走了过来“先生,你的咖啡。”

“。。。。。。”

“。。。。。。”

——唔哇,气氛啊,气氛啊,你看看气氛再过来啊。

“啊哈哈,我都忘记咖啡了。”

“那喝了再走了吧。”

“!?嗯。。嗯!”余殷速冒着汗全力喝着滚烫的咖啡。

AM 10:17

     在咖啡店的不远处,童安琪慢慢的走来。

“唔,好像来的早了一点。。。今天好热啊”童安琪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滴“走过来真是失策了呢。。。唉。红道臵同学,叫我出来什么事都没告诉我啊,啊啊,究竟是来干嘛来着。

童安琪边走边回想着红道臵昨天和她说话的场景。

“嗯嗯,昨天红道臵和我的时候,感觉怪怪的呢,动作也很反常,好像话还没说完就跑走了,这很奇怪嘛!一定因为有什么事。。。”

“难,难道说”童安琪停下了脚步“今天红道臵约我出来,是是约会吗!?”

呯呯——呯呯呯呯!童安琪的心似乎跳得很快。

“不会的,不会的,应该不是吧。”她摇了摇头看向前面“就是这里了,上次吃过的这家店。不知道红道臵来了没有,咦?”

她看到了余殷速和魔黯蝶坐在咖啡厅里的场景。

“这,这是!?大姐头和余殷速同学。。。诶,他们为什么在一起,是红道臵叫他们来的吗,不,感觉不是啊,这这这气氛,这气氛绝对不是平常的见面。余殷速同学满头是汗,好紧张,手抖成这样喝着咖啡,但又带着点羞涩,啊!难不成,我明白了,难道说”童安琪用手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睛。“难道说,他们才是,才是在约会吗!?”

童安琪慢慢凑近,靠在了门边,探出半边身子张望着。

——唔。。。想不到会是这样子的事情呢,是上次余殷速住院的时候开始的吗,大姐头送给余殷速旺旺大礼包,然后两人感情急速升温了吗!诶,真的没想到呢,大姐头原来喜欢余殷速这种类型的呢。。。啊,红道臵同学还没来,到时候他看到这一幕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行,不能让红道臵同学看到,就让我守在门口阻止这一次修罗场吧!嗯嗯!

“啊,小姐,您是要进来的吧?欢迎光临。”

“诶,这就暴露了啊。”童安琪呆在那里。

坐在里面的余殷速和魔黯蝶注意到了门口。

“啊,童安琪。”            “童,童安琪同学。”

——搞,搞砸了呢,大姐头那瞪大的眼睛,还有余殷速那快哭出来的表情,打扰你们真是不好意思了呢。。。

“啊哈哈,好巧呢,我,我刚好路过这里,那么再见~”

“那个,不要走。”         “不,等一下,童安琪。”

“啊,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只是路过这里,真的哦。。我就先走了。。。”童安琪做好了逃跑的姿势。

“等等。”

“等一下,别走,求你了!”余殷速发出了如同孤岛求救般的叫喊声。

AM 10:27

“原来是这样吗啊哈哈,你也是红道臵同学叫来的啊,我差点误会了。”

“嗯嗯,就,就是这样子。”余殷速喝了一口已经温温的咖啡。

“红道臵没和你说清楚吗?”魔黯蝶小心翼翼的问着童安琪。

“是啊,他放学的时候,就和我讲了今天来这里。。。”

“对对,我也是这样。”余殷速放下了咖啡接起了话“昨天晚上发短信给我,也没说来干什么就叫我今天过来。”

魔黯蝶稍稍低下了头絮叨着:“。。。那家伙”

“所以,我们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童安琪问着。

“。。。。。。”魔黯蝶因为余殷速在场没有好意思说。

童安琪见没人回答她陷入了沉默,而余殷速见没有说话也没出声。这张桌子陷入了死之寂静。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大家脑子里想的倒是都一样。

——红道臵怎么还没来啊!!!!!!

一直望着窗外的余殷速终于发现不远处有一颗显眼的红头慢慢的移动着。

“你们看,是红道臵。”

魔黯蝶朝余殷速手指的方向看去也发现了那颗红头,她猛的站起来走向了店外。

童安琪也想去看看情况,但是被余殷速阻止了。

“不要去。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会,会很危险。”

“咕咚。”童安琪望着一脸认真的余殷速咽了下口水又坐了下来。

哒哒。。哒哒

魔黯蝶快步的走向了不远处的红道臵。

“喂,波奇!”

红道臵注意到了魔黯蝶。

“哟。”

“哟什么啊,你昨天根本没和童安琪说清楚嘛!”

“啊。。。”红道臵挠了挠头“是这样吗?可能昨天急着上厕所的缘故吧。。。”

“啊啊?”

“喂,冷静冷静。”红道臵似乎感受到了魔黯蝶的杀气。

“这个就算了,为什么余殷速也来了?”

“那个,人多一点不是更有意思吗。。。”

“你懂不懂啊,我,我是想和童安琪两个人,单独两个人。”

“好啦,好啦,来都来了。”

“那种两个要好的女高中生在咖啡厅聊着天一起学习的美好时光啦。”魔黯蝶抱怨着。

“这,这样啊,是哦。”红道臵一下子有点懵“那我叫上余殷速一起回去吧。”

“算了,现在已经一团乱了,还有,你为什么来的这么晚!”

“稍微睡过头了一点点,还有刚才扶老奶奶过马路费了点时间。”

“哈?”魔黯蝶叉着腰问“扶老奶奶过马路?我才不信呢,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魔黯蝶拽紧了拳头。

“是真的哦~”这时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从他们后面传来。

魔黯蝶和红道臵转过头去。

“诶?老奶奶你还在啊。”红道臵有些惊讶的问着。

“奶奶我走得比~较~慢~嘛”那位老奶奶转向魔黯蝶“这个小伙子人可好啦,扶着我走到马路对面,你们可不要吵~架~啊~”

红道臵对着魔黯蝶说:“看,我才没骗你。”

“可,可恶。”看着眼前这副情景的魔黯蝶无奈又生气“你这个,你这个虚假的不良的少年!”

“诶诶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