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4月15日  PM 1: 21

  “唔啊啊啊啊啊~~~今天天气真好呢。”红道臵伸着懒腰看着外面的风景。“好了没啊,她们在楼下等着呢。”

  “马上好了,不要急。”余殷速有些慌乱的整理着行李。

  今天,是余殷速出院的日子。

  红道臵搭着余殷速的肩膀说着:“嘿嘿,你可真爽啊,在医院休息了一个星期。”

  “还,好啦,红道臵你好像也没少翘课吧。”

  “啊啊?我,我可都是翘课过来看望你诶。”

  余殷速有些苦笑的样子,回想着这一周每天下午红道臵来他病房蹭吃蹭喝的场景。

  

  呯—

  这时红道臵的肩膀和一位路过的人碰撞了一下。

  “啊,抱歉。”红道臵转头过去看了身后的人。

  那是一位十分高大的人,穿着宽松的花衬衫,大概都快有一米九了吧,不过看见他的人第一眼就会关注的,还是他那巨大的爆炸头。

  “哎哟,痛痛痛,好痛啊,小兄弟。”他用那散漫的目光看着红道臵。

  “嗯?是你撞上来的吧。”红道臵回应着。

  余殷速倒是很怕,连忙在旁说着:“啊,我们不小心的,不好意思。。。。”

  在余殷速说完之后,那位爆炸头男子和红道臵都没有说话,盯着对方僵持着。

  “咿呀呀呀呀呀,痛死了!!!”经过了短暂的安静,爆炸头男子突然坐在了地上喊着。

  “!?”X2

  “唔啊啊啊啊!”爆炸头男子就这么在地上翻滚着。

  余殷速和红道臵看着这一幕都很惊讶。很显然,这是一次教科书级别的碰瓷。

  “喂喂,你这是搞哪出啊。”红道臵蹲了下来观察着他的情况。

  “好痛,我的肩膀好像骨折了,你们不能走,要留下来陪我钱。唔!”说完这句话的他闭上了眼睛就这么瘫在了地上。

  “。。。。。。”

  “。。。。。。”

  “走吧。”

  “。。。嗯!”

  在跑路方面,这一次红道臵和余殷速倒是难得达成了共识。

 

PM 1: 40

  “慢死了。”魔黯蝶双手架在胸前说着。

  红道臵挠着头说:“都和你说啦,在医院里碰到了一个奇怪的爆炸头。。。。。。”

  “真是慢死了,我和大姐头在下面等的都热死啦。”童安琪在魔黯蝶的一旁抱怨。

  “真的,真的有个奇怪的爆炸头。。。”余殷速也解释着。

  “吃饭去了,你请客。”

  “。。。。。。好啦,好啦。”面对着魔黯蝶的要求,红道臵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别吃太贵的那种诶。”

  在旁的余殷速倒是弯起嘴角终于有种赚到了的感觉。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红发小兄弟,喂喂喂。”后面传来了慢悠悠的声音。

  红道臵一群人回了头,发现了一颗爆炸头在他们不远的身后。

  “我睁开眼睛你们居然真的走了啊!喂喂!”

  “嗯?我看你现在好像已经没事了啊。”红道臵问着爆炸头男子。

  “啊,是啊,已经没事了,因为是装。。。唔哦!好险呢!喂喂!”爆炸头一脸惊讶的对红道臵说。

  “你这个人,自说自话什么呢。。。”红道臵看着他有些无语。

  “啊,这个人就是刚才说的爆炸头。”余殷速小声的向魔黯蝶和童安琪解释着。

  爆炸头男子看向那边:“喂,你们嘀嘀咕咕什。。噗哦!天使?是。。魔黯蝶同学吗!?”

  童安琪指着爆炸头男子问魔黯蝶:“大姐头,他好像,认识你?”

  “别管他,走了。”

  “喂喂,干嘛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嘿嘿,魔黯蝶同学真是害羞~真是的哈哈哈。”

  “啊啊?”听着这话魔黯蝶有点火大。

  “啊,那个,我劝你还是不要惹她生气,很恐。。”红道臵感觉有些不妙,这样说着。

   爆炸头男子根本没有在听,反而就些不好意思(?)的闭着眼说着:“哈哈,明明之前都是送我来医院的关系。。。。”

  ——诶?魔黯蝶还有这么好心的时候吗?红道臵在脑子想着。

  “是啊,用拳头送你进医院。”魔黯蝶不耐烦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吗!三人心里默默的想着。

“啊哈哈哈哈哈哈!”爆炸头男子似乎想用自己的笑声掩盖此时的尴尬。

“这个爆炸头之前怎么惹,惹到你了吗?”红道臵有点好奇又小心翼翼的问。

“只不过有阵子这家伙一直像跟踪狂一样跟着我,我就给他一拳。”

 魔黯蝶的一拳啊,那可不得了。。。红道臵突然有点同情眼前的爆炸头。

“啊,难道就是魔黯蝶传闻中的那件事吗。。。”余殷速似乎想起了什么。

“哪,哪一个传闻?”童安琪问道。

“就,就是刚开学的时候我听,听说,有人纠缠着魔,魔黯蝶同学,然后被她从2楼打飞下去了。。。然后,送进了医院。。。”

“喂喂,才,才没有那么夸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爆炸头男子依旧笑着,不过这时的笑声有些悲惨。

“吃饭去了。”魔黯蝶转过头去向后走。

“啊!等一下,喂喂喂喂。”爆炸头男子停止了笑声“那个,有一点在意,红发小兄弟,你和魔黯蝶同学走,走得好像挺近的嘛,你们是什么关系?”

“哦?和你有什么关系,要猜猜看吗?”魔黯蝶又转了回来看着爆炸头,又摸了摸红道臵的头。

“喂,你干嘛。”红道臵稍稍反抗了一下。

“什么!你们。。。居然,原来是这样吗!”爆炸头男子手颤抖着指着前面。

余殷速慌张的看向魔黯蝶,心里想着:“喂喂,这样事情反而会变得更麻烦吧。。。”

“为什么!这我也做得到啊!”爆炸头男子凶狠的看着红道臵“舔狗,我一个就足够了!”

“哈。。?我,我才不是舔,舔狗呢!”红道臵被突如其来的发言弄的不知所措。

“可恶!我也想被魔黯蝶同学摸头!喂喂,魔黯蝶同学我的爆炸头手感可比那个红发的好多了!”说着,弯腰凑到魔黯蝶的身前。

“来,你试试,摸摸头~~LOVE TOUCH,chu!”

呯——————!随着一声巨响,那颗爆炸头被魔黯蝶用力的按在了地上。

“。。。。。。”

“。。。。。。”

“。。。。。。”

“那个,好像都冒烟了啊,不会出事吧。。。”红道臵看着他抽搐的手指。

“吃饭去了,我饿了。”

“。。。。。。。。。。。”

童安琪和余殷速跟在后面,说不出话来。那是他们第一次真正见识到魔黯蝶压倒性的战斗力。

PM 3: 20

  “啊,结果还是要回来一趟,都怪红道臵一直催,耳机忘在医院里了啊。。。”余殷速急匆匆的在通向医院的小巷里嘀咕着。

  嘭。

  “唔啊,好痛!啊,对不起,撞到你了。诶诶诶诶诶诶诶!?”

  在他面前的又是那个爆炸头,看上去他似乎没什么事,只不过额头上多了一个大大的包。他正在自动售卖机前喝饮料。

  “啊,小兄弟,你是。。。”

  “那个!第一次见面,我先走了!”

  “哼哼,我可没那么糊涂呢,小兄弟你是,你刚才也走在魔黯蝶同学的边上吧。你。。。”

  ——唔啊,又要被他误会了吧,好想逃啊。

  “你难不成是魔黯蝶的弟弟吗!”

  ——诶诶?这次又是这样的误会吗!

  “不,不是,那个我还有事。。。”

“啊哈哈哈哈,魔黯蝶的弟弟啊,刚才的事你可能会多想。。。”

——怎么还是弟弟啊,好好听人说话啊

“其实啊,我和小,小蝶,嘻嘻,关系挺好的呢~”

——还小蝶吗!你在脑补什么东西啊,脸上表情很猥琐啊。。。

“啊哈哈,那个,要在你姐姐面前多说说我的好话哦,比如帅气模样什么的。”

——喂喂,你的包还肿着呢。

呯——

“喂!你撞到我肩膀了啊,没长眼睛吗傻子!”

爆炸头男子和余殷速说话的时候,肩膀又撞到了路过的人。

“嗯?”爆炸头男子转过去,看见了几个人“什么啊,小混混吗。”

“啊?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啊!揍死你!”那几个人中的一人说道。

而爆炸头男子却异常的淡定,反而先回头对余殷速的说起话来:“啊,没事的,你不用怕,其实我啊还挺强的,搞定之后我们再。。噗哦!人呢!?喂喂喂喂喂喂喂,什么时候走掉的?”

“喝!”小混混的头儿朝着爆炸头男子的脸上来了一拳。

然而,爆炸头男子并没有倒下,实际上压根连动都没有移动。

“什,什么?!”

“呼啊呼哈。。。”开溜的余殷速已经进了医院“找到了,耳机果然在这里。”他擦着汗顺手拿起了忘在了病房里的耳机。“呼。等会回去还是绕路走吧。。。我可,不想在遇到那个爆炸头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唔啊啊 ,你这个怪物,不要过来啊!”

  呯——!

  随着这一声,最后一个小混混也倒了下去。爆炸头男子蹲下身来翻着这群人的口袋。

“啊!LUCKY!想不到你们还挺有钱的嘛,啊哈哈哈,这就当做恐吓我的精神损失费啦~”

爆炸头男子站了起来,跨过一个个倒在地上的小混混,朝着小巷的外面走去,消失在了过往的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