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4月8日 PM 4 :03

  咔哒-咔哒-咔哒老旧的滚轮贴在地面转动着。

这是一个不早也不晚的时间点,三人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转悠着。

“啊~啊,请了一节课提前放学的体验还是第一次呢,是吧,大姐头?”

“!唔。。。嗯,嗯。”

“兴奋什么啊,我们可是要去看望余殷速才出来的吧。”红道臵看上去有些颓废,散乱着头发脸上贴着几张创口贴,他转过头对两人说道。

“。。。红道臵同学肯定不是第一次翘课了,所以才感觉这么没趣吧。”童安琪手撑在推车上调侃着。

“啊啊,就当是这样吧。”

“话说,你的身体已经没事了吗?你伤得也不轻吧。”

“我吗”红道臵挑选着架子上的零食说着“早就恢复了。”

“哦?”戳——魔黯蝶用手点了下红道臵的手臂。

“啊啊啊啊啊啊,痛痛痛痛!你干嘛!”红道臵整个人僵硬了起来。

 魔黯蝶叹了一口气:“还真是爱逞强呢,算了,给你坐吧。”

“啊?坐什么?”

 红道臵看见魔黯蝶指了指推车。

“搞什么啊,你当我小孩子吗?”

“坐 进 去。”魔黯蝶(和善的)笑着。

“你别说”红道臵接过一包零食“坐里面还挺爽的呢。”

“好了好了,小心一点,别把东西压坏了。”童安琪推着车对着里面说道。

“哦哦,”红道臵又接住了一包零食“等一下,等一下 ,你要拿多少旺旺雪饼啊,我们可是买给余殷速的。”

 “。。。。。。有什么关系,反正很好吃的。”魔黯蝶嘴巴气鼓鼓的放回了手中的雪饼。

 童安琪停在了水果区,“大姐头,果然看望别人还是买一点水果什么的比较好吧。”

 “对嘛,还是童安琪想的周到一点。”说着,红道臵接过了扔来的香蕉,梨子。

 “喂喂!?等等,魔黯蝶,等一下,不可以,榴,榴莲不可以扔过来。。。”

PM 4:52

  

  红道臵提着两大袋东西看着前面。

  “就是这里吗?没搞错吧。”

  “嗯,就是这,第二医院 。”童安琪看着手机“我问了老师,在12楼,我们上去吧。”

  三人来到了病房前。

  “不知道余殷速现在怎么样。。。好像,好像有点紧张啊。”红道臵咽了下口水。

  “进去不就知道了。”魔黯蝶靠着墙说着。

  “那准备进去了啊,你还在那边靠着墙。”

  魔黯蝶眼睛看向了反方向:“我又不进去,我在外面等你。”

  “啊?哦哦,那我们进。。。喂喂,那边。。。走来的。。。不会是余殷速的爸妈吧!?”

  童安琪也看向了那处“好像是诶,他们好像在打量我们。。。”

  不怎么会应付这种场合的魔黯蝶紧张了起来,问着童安琪:“怎,要怎么办,溜吗?”

  “啊,那个,就很平常的打个招呼就好了吧。”

  “嗯,就这么办,他们越来越近了。”红道臵说着。

  终于,那像是余殷速父母的两人停在了他们的跟前 。

  两人中的女士开了口:“请问。。。你们是?”

  童安琪先开了口:“叔叔阿姨。。。”

“啊,啊哈哈哈,哟!”但是还没有说完就被红道臵的声音压了下去。

场景进入了短暂的安静。。。

红道臵发现根本没有人回应,尴尬的挠着头。

看着眼前的这位奇怪的红发少年,两人不安的想着什么,然后把视线移到了旁边的魔黯蝶魔黯蝶发现视线转向了她不知所措,但她知道不能慌张,于是,她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看着前面的两位。

“噫呀呀呀呀呀呀!”那两人惊恐又困惑的叫了出来。

咔啦——这是门拉开的声音。

“怎么了?唔哇哇哇哇哇!?诶?”

“啊,原来是余殷速的同学啊,刚才真是失态了。”

“嗯。。。没事。”红道臵和童安琪不好意思的坐在那边。

“不过,那位长头发的女生不进来吗?”余殷速的妈妈有些害怕的打探着外面。

“啊啊!她呆在外面就好。”余殷速有些慌张。

“她,她有点怕生啦。就让她在外面好了。”红道臵解释着。

“她的眼神有,有点吓人啊。。。”余殷速的父亲扶了一下眼睛“还有,同学,你染这一头红发学校不会说吗?”

“啊啊,,,这个”

“好了,爸妈,别担心,他们是我的同学,都是好人,不要多想了。”坐在床上的余殷速终于开了口。

“可是。。。”余殷速的父母看上去有点为难。

“你们去吃晚饭吧,我和同学们聊会天。”

“。。。好吧,你要多休息。”余殷速的父母走出了房间。

“噫呀呀呀呀呀呀呀!”病房外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啊哈哈,魔黯蝶同学的眼神真的有点恐怖呢。”余殷速听着外面的动静“不过,魔黯蝶同学怎么会来 ?”

红道臵拿出一包旺旺大礼包塞给余殷速说着:“那家伙啊,我问她要不要一起来,她就来了,这个可是她买给你的哦~”

“哦哦。。。想,想不到呢。”

童安琪也从袋子里拿出了东西“这些水果也给你吃。”

“谢谢。”

“看到你还算精神我就放心啦~”红道臵拍了拍余殷速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啊,痛痛痛!”余殷速叫了起来。

“红道臵同学,你小心一点啊!你想让他加重病情吗?”

“哦哦,抱歉。”

余殷速看着红道臵:“话说,你怎么也满脸创口贴的,头发还散着。”

“。。。。我”

“呼,我去上个厕所,你们聊吧。”童安琪站了起来走出了病房 。

“你去找他们打了一架吗?”

“嗯。。。嗯,就是这样,抱歉,都是因为我害你被揍了。”

“那天有点倒霉,没能逃走啊唉。”

“你爸妈。。。知道这些吗”红道臵拆开了一包仙贝分了余殷速一片。

“没事的,咔嚓咔嚓,我和他们说是不小心从楼梯摔下来了。”

“咔嚓咔嚓,啊啊?鬼才会相信哦。”

“真的没事啦,就是一些皮外伤,这两天在医院还正好看了好多集的动画。”

红道臵叼着半块仙贝看着旁边说着:“那个,在学校里,我会和你保持点距离,这样你就不会。。。”

“说什么啊,一点都不像你,咔擦咔擦,我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现在的你,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红道臵。”

红道臵嚼着嘴巴里的仙贝。

“做你自己就好了,管他碰到什么样的家伙,把他打倒就行了。不用在意我,我,我自己也会变得更厉害一些的。”

“余殷速你。。。挨揍之后好像反而变得很酷啊!”

“啊?什么啊”余殷速手指搓着鼻子“也,也没有啦,对了,那个情书的事怎么说?”

“诶。。。。这个啊”红道臵并不想让他知道根本没有人来的事实。“诶,发生了什么呢。。。诶?”

“后来来了吗,那个女生?好不好看啊?不会没有来吧?到底怎么说?”

“那么,过几天学校见,走啦,嗯。”面对着灵魂拷问,红道臵选择跑路。

“喂喂,倒是听我说话啊!?”

咔哒————

“啊,你出来啦。”在门旁的童安琪说着。

“嗯,走了,吃饭去吧。”

魔黯蝶站正了姿势看着红道臵说:“嗯?好像,精神了一点?”

红道臵看着前方,伸了个懒腰:“啊啊,我果然还是要成为制霸学校的男人!”

“什么啊,看来脑袋还没好。先把你那个非主流的头发梳上去再说。”

PM 5:20

同一时间,学校的那间【化学实验室】里,今天的宣如琰依旧坐在那张黑皮椅上。

吱咔——

一名高高瘦瘦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留着长发,有着一双丹凤眼,穿着干净校服戴着手套。

“哦?你怎么来了。”坐在黑皮椅上的宣如琰转向了他。

“作为饿狼帮的干部,我有必要来一下。”那位长发男子看着房间里散乱的各物。“这两天,似乎闹得挺大。”

“放心吧,不过是些小事。”宣如琰继续转着黑皮椅。

“这样啊。”长发男子又打开了门想要离开。

“刚过来就走了?聊一会嘛,前辈。”

“我只是过来确认下传闻。还是说你想要知道些什么。”长发男子停了下来。

“那家伙还没出院吗,那位随心所欲的干部。”宣如琰问着。

“他吗?好像在第二医院里吧,他只是不想来学校上课呆在医院而已。”

“这样吗,有阵子没见到他,还挺无聊的。”

长发男子回头看了眼宣如琰说着:“老大也快回来了,别在坐在那张黑皮椅了。”

转着的黑色皮椅停了下来,宣如琰没有回答,脸上依旧带着那抹难以捉摸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