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4月6日  PM 3: 57

  “啪嗒,啪嗒,啪嗒。。。。。。”此时的脚步声听上去异常的清晰。

  余殷速正被三人带去见琰大哥的路上。他的双肩都有着充满力量的手搭在上面,就像一对沉重的锁链。余殷速紧张的左右张望着却无处可逃。

  “到了,进去吧。”三人中的老大催促着。

  余殷速咽了下口水,踏步进去,这是一件名为化学实验室的房间。

  “咦?”进去后的余殷速发现这里的场景并不是【化学实验室】那样。被移到两边的桌子,椅子,还有散落在地上的一些实验瓶,烧杯。

  这间屋子似乎已经是学校不用的地方。但在最深处有一张画风截然不同的椅子,那是一张没有灰尘的黑皮椅。

  “。。。琰大哥,不在啊。”小弟对着老大说着。

  “啊,不在啊,那我。。。可以回去了吧?”余殷速小心翼翼的问着。

  “回去什么,你给我呆在这里,不然我们怎么给琰大哥交代。”老大的手依旧按在余殷速的肩上。

  “唔。。。。。。”余殷速不知所措的站着。

  “或者你告诉我们红道臵在哪里,我们就放你走。”老大接着说道。

  “。。。。。。”

  “喂,你绝对知道的吧!你小子这时候就不说话了,真的要打你一顿你才会说吗!啊?”老大激动的拉起余殷速的衣领。

  “唔啊啊啊!”余殷速害怕的手挡在头前。

  “怎么了,吵吵闹闹的。”一名黑发少年打开了门看着里面,平静的说道。

  “琰大哥!啊。。。不好意思。”三人中的老大快速的松开了手和小弟一起恭敬的对着那名少年。

  那位少年穿着一套整齐的校服,三七分的头发有点长,遮住了一只眼睛,在眼睛前还有一副方正的细框眼镜。

  余殷速看清楚了他的模样,心里想着:“这就是他们说的琰大哥?画风完全不对啊,倒像是班里面的高分少年。啊,说起来,他不就是上个学期期末代表高一同学发言的人吗,怎么会和那三人扯上关系,他们还叫他大哥?”

  “这位是?”黑发少年问着。

  “啊。。。他是红道臵的朋友。”

  “诶~所以红道臵呢?”

  小弟有些慌张的解释道:“红,红道臵他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们只好把他叫过来,他他的话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这样啊。”黑发少年走向了余殷速“吓到你了吧。”

  “啊。。。嗯。也,也没有。”余殷速警惕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

  黑发少年接着说道:“所以,你是红道臵的朋友。”

  “。。。唔,嗯。”

  “我叫宣如琰,我啊和红道臵很久就认识咯,能不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那名少年报上了自己的姓名,眯着眼笑着问道。

  “诶。。真的吗。。。不过”余殷速挠着头移开了目光“我真不知道,他在。。。哪里。”

  “。。。。。。”那名叫宣如琰的少年就这么盯着余殷速。

  经过了短暂的片刻,宣如琰开了口:“嗯嗯~这样子的话也没有办法了,不好意思。。。”

  “嗯,嗯。”余殷速听着语气似乎感觉到了走的希望。

  呯——就在这时出现了一记不响却沉重的声音。

  “咦?”余殷速感觉自己好像腾空了,虽然只是几厘米。

  然而,这是事实。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宣如琰朝着余殷速的肚子来了一脚。

  落地后的余殷速痛苦的跪在地上:“唔噢噢噢哦。。。哦啊啊!”

  “诶呀,不好意思呢,既然你不配合,那只好让你晚点回家了。”

  “呼呼。。。”还没等余殷速恢复过来,又一脚踢在了他的背上。

  “啊啊啊,咳咳,好。。。好痛。。。呼”

  “小哥,你还真是坏呢,明明知道的吧,红道臵在哪里,就是不告诉我,那么蹩脚的演技,还真是让我发笑呢~”宣如琰笑着说道。

  余殷速慢慢的抬起头来,用那因疼痛半闭的眼睛看着上方。

  然而,宣如琰抬起来了一只脚,把余殷速的头踩了下去。“我不喜欢你的眼神。”

  在旁的三人呆呆的看着。

  “继续打他,打到他说为止。”

  三人连忙动了身。

  屋子里弥漫着长短不一的喘息声。

  “呼呼,琰大哥,这家伙晕过去了,呼呼。”

  坐在黑皮椅上的宣如琰望着地上的余殷速“真麻烦呢,还是不说吗。。。。。。”他站了起来,走向了余殷速,在他的衣服里塞了什么。

  “把他扔在楼下面草丛边。”

PM 4:59

  如今的黑发少年成功的引出了红道臵,在楼上得意的挥着手向下打着招呼。

  “你这家伙!!!!!!!!!!”红道臵怒吼着。

  “红,红道臵,你先。。。”此时的童安琪想叫红道臵冷静一下,但是看到那双眼睛,她停止了。

  那是野兽般的眼神,死盯着上方,充满了愤怒和疯狂。

  红道臵放下了余殷速,起身推开了身边的人群,在他动身前又停下了脚步。

  “余殷速。。。就拜托你了。。。”

  红道臵没有回头,跑向了正对着教学楼。

  “呼啊。。。呼啊。。。”红道臵一刻不停的跑着楼梯,到了之前从下面看上来的大概位置:“这里吗?”

  他慢慢的推开了门。宣如琰就坐在最深处,在周围被推开的座椅之间显得格外醒目。

  “就是你吗!”红道臵冲了过去。

  这时,红道臵的右手边突然阴了下来。

  咻——红道臵退后了半步,躲开了一拳,来自三人组老大的一拳。

  “啊,lucky!”宣如琰拍着手“你们两个还在干嘛?也上去解决他啊。”

  在另一边的小弟,楞了一下,也上前去。

  “原来又是你们几个,那边的是你们的老大吗?”红道臵看着这三人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这一次,你就给我死在这里吧!唔啊啊!!!”这三人气势异常的凶猛,大概是宣如琰又和他们说了什么吧。

  三人都冲了上去,三人中的老大双手张开想要抓住红道臵。红道臵一个低身横移就躲闪了过去,他又顺势推开了另外的两人。

  重新调整后的三人包围逼近着红道臵。红道臵朝后瞟了一眼,跳上了后面的课桌。

  “跳上桌子,你又能怎么样!”三人中的老大一脚踹向了桌子。

  桌子随着一脚的力量向后退去,红道臵在失去平衡之前跳了起来,这不是单纯的跳起来,而是向前跳去,一脚踏在了三人中的老大脸上面。

  “额啊!”三人中的老大捂着脸退后了两步,落地后的红道臵又补上了一拳。

  “。。。。。。哼,还是老样子,你的拳头根本没有力气啊!”老大回应道,也挥了一拳过去。

  不得不说红道臵真的很灵活,他又顺势闪了过去,还顺手拿起了旁边的椅子砸了过去。

  “啊啊啊啊!臭小子!”

  “啊啊?你好像很痛嘛!打余殷速的时候怎么不想。。。”话还没说完,小弟的一拳结实的打在了红道臵的脸上。

  红道臵被打倒在了地上。他睁开眼准备站起来时,看见前面的手里拿着他刚才用的椅子。

  “让你也尝尝!”三人中的老大用椅子砸了下去,红道臵连忙举起手挡着。

  “啊啊啊啊啊!!!”

  “嘿嘿,知道痛。。。噗哦?!”红道臵的拳头又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还没反应过来,椅子又回到了红道臵的手里。

  呯啪——

  椅子又一次砸在了三人中老大的脸上“噫呀呀呀呀呀呀”老大痛苦的捂着出血的头倒了下去,在地上打滚。

  后面的两位小弟当然想阻止这个疯狂的家伙,朝红道臵冲了过去。

  红道臵直接把椅子朝他们扔了过去,小弟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把椅子飞过了他们的头。

  椅子没有落地,飞向远处,那是宣如琰坐着的地方。宣如琰没有慌张,不,应该说是异常的冷静,只是像活动脖子似的,稍稍扭了一下头。椅子分毫不差的从他的头边穿了过去,砸到了墙上落了下来。而宣如琰的眼睛从椅子飞来到现在就没有离开过红道臵“真是热闹呢。”推了一下眼睛微笑着。

  红道臵看到这副景象,似乎有了些停顿。

  “我,我抓住他啦!”其中的一个小弟从后面锁住了红道臵。

  “可恶!放开我!”红道臵挣扎着却没有什么用。

  另一个小弟冲了上来给了左右两拳,又补上了一脚。红道臵身后的小弟放下了他,他们两人一直用脚揣着红道臵。

  “呼啊,,,呼呼啊。”不知踹了多久,两个小弟连踹的力气都耗尽了“他,呼哈。。。好像搞定了,琰大哥。”

  他们两人一边喘着粗气看向那边的宣如琰。

  乓啦————

  一个小弟的余光看见旁边的同伴倒了下去,他回头望去。红道臵又站起了,手里拿着砸向同伴头而破掉的半个烧瓶。

  “噫呀呀呀呀!”那个小弟无力的瘫在地上。

  红道臵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身上和脸上伤痕累累,但他的眼神却又是如此凶狠,仿佛要把周围的一切吞噬一样。

  看着无心反抗的家伙,红道臵丢掉了手上的半个烧瓶,慢慢的走了过去。

  “对,对不起!你,你不要过来啊!”小弟伸起一只手做出了求饶的样子。

  他感受到他的头被抓住,快速的朝地板逼近。

  呯!红道臵将他的头重重的砸向了地板。

  在红道臵的左边不远处,有一个人慢慢站了起来,三人中的老大撑着满是血的额头撑在桌子上。

  “臭小子!我,我特么要杀了你!你死定了!”他拖着沉重的身体咒骂着。

  “算了。”不知何时,宣如琰已经站在了三人中的老大的身后。

  “啊?这怎么能。。。”三人中的老大刚转头还没看清楚就已经被踢飞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老大已经倒在了旁边的地上了。在此之前宣如琰好像做出了一个类似圆舞曲的动作。

  红道臵看了一眼地上,转向宣如琰:“对自己手下也挺狠啊。。。”

  “手下吗?不过是群棋子罢了。”宣如琰一只手插在口袋弯下腰“我已经受够他们的无能了。”说着就像捡垃圾一样随手捡起一块刚才碎掉的烧瓶。

  “就是你指示他们打余殷速的吗?”红道臵问着。

  而宣如琰似乎没有听红道臵说话,看着捡起的碎片用手指摆弄着。

  “你知道吗,拿这种东西砸人可是很危险的哦~”

  “以后想搞事的话直接找我就好了,别做无聊的事,知道吗,你这家伙。”

  “诶~说的倒是很酷嘛,真找上你的时候,还不是像个胆小鬼一样的躲起来了。”

  “啊啊?”

  宣如琰继续摆弄着手上的碎片“不是吗?我可是等得心都凉了哦,伤心的我只好把那家伙踹了一顿。”

  红道臵冲了过去,准备出拳。

  宣如琰的目光终于移向了红道臵,一刹那,他把玻璃碎片甩了出去。

红道臵停了下来,他的脸上多了一道口子,血慢慢流淌下来。

“反应挺快的嘛,我可是瞄着眼睛丢出去的呢。。。”宣如琰做作的装出失意的样子。

红道臵用手臂抹了下脸上的伤口:“你疯了吗。”

“诶,我吗,不是吧,刚才对付那三个垃圾的你可比我疯狂多了,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生气的时候会这样呢。”

“。。。啊啊?说的好像从前就认识我一样,你这家伙。”

“。。。。。。这样啊,已经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啊,真伤心。”黑发少年慢慢的拿下了眼镜。

 隔在眼镜和头发之后的脸更加清晰起来,那是和预料中差不多的脸,只不过眼睛冷得可怕。

 “。。。。。!?”红道臵露出了从没见过的表情“你是。。。阿琰?”

 “哦哦~还记得我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宣如琰漫不经心的又戴上了眼镜。

 “。。。。。。”红道臵倒变得反常起来,之前的愤怒在脸上似乎消失了,反而显露出了一副说不上无奈反而是悲伤的表情。

  “这反应很冷淡呢,怎么了,红道臵。”宣如琰走近过来“不打我吗,的确是我叫他们动手的哦~”

“你这,混蛋!”红道臵挥出了犹豫的一拳。

宣如琰轻蔑的笑着:“喂喂,这是什么,真没劲,你已经不生气了吗,即使我说我踩着那家伙头很久,你也不生气了吗?”

红道臵挥舞拳头,却一记也没有打到。

“左边,左边,下面。。。这种一眼就能看穿的拳头,右边,能打到我吗?”宣如琰闲庭若步的闪着拳头。

呯——

红道臵被一脚踹到了身后的墙上。

“咳咳。。。咳啊”

又一脚紧接着踢在了红道臵的脸上,他倒在了地上。

“太弱了红道臵,染个红头发,还戴耳钉,你以为你是谁啊,完全不行啊。”踢击还没有结束,宣如琰边说边踹着地上的红道臵。

  他拉起了红道臵的头,此时的红道臵已经没了一点挣扎的力气。

  “啊啊,好像不行了呢,你只不过是个装腔作势的胆小鬼。”如琰凑近了脸,在那三七分垂下的刘海之后,一只灰色的眼睛若隐若现。

  “你。。。”

  “我啊”宣如琰在红道臵的耳边说着“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吱咔——

  宣如琰打开了教室的门,在他的前方有一个人影。

  “这么巧,是学校的黑魔女啊。”

是魔黯蝶站在过道上。

“如果你是要找红道臵的话,他就在教室里面哦。”宣如琰慢慢的关上了门。

在关门的同时,魔黯蝶看到了教室里面倒在地上的红道臵。

宣如琰往魔黯蝶的身后看了看“哎呀哎呀,我说叫来的棋子们怎么一个都没出现,原来都被你干掉啦,这群废物。”

在魔黯蝶的背后似乎有着很多个瘫倒在地上的人,一直延伸到了楼梯口。

“不,他们不弱,只不过我很强。”魔黯蝶回答着。

  “哈哈哈,从你自己嘴巴里说出来可真有趣啊。”

  

  咻呯!!!!!!!

 

   宣如琰闪到了魔黯蝶的身后。

  “不要嬉皮洗脸的。”

  “好险好险”宣如琰看着魔黯蝶击中的墙面“幸亏预判到了,不然可要出事了呢。”

  魔黯蝶收回了陷进墙上的手,墙面上有一个一米多大小的圆形凹陷,松动的沙土和小碎块从上面掉下来。

  “预判吗,那你觉得下一拳会打到哪里?”

  “我脸上?”说着宣如琰边说着退后了两步“喂喂,饶了我吧,为什么这么生气,因为红道臵吗?”

  魔黯蝶回过头去。

“不想死的话,就离他远点。他是,我的狗。”

“。。。真是有意思的回答,放心吧,我已经对他失去兴趣啦,所以,也把你满身的杀气收一收吧。”宣如琰依旧笑着一步一步的朝着楼梯退去。

  他见魔黯蝶没有追上来的意思,终于转过身往楼梯方向走着。

  “对了”走到了楼梯口的宣如琰又停了下来“天台上的纸条,是你藏起来的吗?还是看过了内容叫红道臵躲起来了?”

  魔黯蝶沉默了一会:“。。。原来是你放的吗,那封情书。我修改了一下。”

  “诶~情书吗?我可没写过这种东西,你这么理解的吗,那为什么要修改?想不到又是一个有意思的回答。。。”宣如琰走下了楼梯。

  

  吱咔——

  魔黯蝶打开了那间名为【化学实验室】的门。

  此时的红道臵已经恢复了意识,他缩着身子抱着膝盖融入在了散乱的桌椅之中。

  “余殷速的事我听说了。”

  “。。。。。。他现在怎么样了。”

  “童安琪她,送余殷速去医院了。”

  “。。。。。。这样啊。”

  魔黯蝶向前走了几步,又开了口:“这不全是你的错。”

  “。。。。。。”

  “走吧,天都要黑了。”

  “。。。。。。”红道臵依旧没有回应,保持着姿势。

  “是因为打输了吗?”

  红道臵看着地板的眼睛移向了一旁。

  “那家伙笑起来的样子很不舒服呢,让人捉摸不透。”

  红道臵的头抬起来了点:“那个人。。。是。。。那个人是我曾经的。。。朋友。。。”

  “。。。。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

“等你哪天想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吧。。。在这之前,你要变的强一点,波奇,然后再去找他做个了断。”

“会的,我会。。。变得很强!很强很强很强。。。很强!”

魔黯蝶没有说话,她摸着那颗有些颤抖的头,就这样漫无目的的看着窗外远方亮起的一处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