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4月6日  AM 11:25

  

  “咔哒——”天台的门打开了。

  和往常一样,魔黯蝶先来到天台上,等待着红道臵给她买的中饭。

  魔黯蝶慢悠悠的走向平时坐着的废弃课桌,这时,她发现在桌子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是一张折好的纸,压在一瓶喝了一半的饮料下面。

  “。。。这是什么?”魔黯蝶翻开了那张纸“。。。!?这,这是!?”

  几分钟后。。。

“喂喂,你说的限定鸡腿饭也太难抢了吧。。。”红道臵啪的一下推开了天台的门气喘吁吁的说着。

  “噫!”魔黯蝶似乎被吓到了,缩了一下身子。她背对着红道臵,双手一下子做出了好几个意义不明的姿势。过了短暂的停顿,魔黯蝶恢复了平静,一只手撑着栏杆,看着远方说着:“今天的太阳,真是温暖呢。”

  “。。。哦哦,饭我放在桌子上咯。。。嗯?”红道臵注意到了桌子上放的纸“这是什么,是你的吗”他随手拿起来朝着魔黯蝶挥了挥。

  魔黯蝶没有回头,眼睛向后瞟了一眼“嗯,嗯?不知道。”

  “?”红道臵歪了一下头,接着,他看向了纸,纸上有着一行行的字。

  “这是!?”红道臵的眼睛瞪得像乒乓球一样圆,一遍又一遍的上下移动着。

  魔黯蝶眼睛又偷偷的朝后面瞧去。

  红道臵的手一抖一抖的拿着那张纸嘴里嘀咕着:“不得了啊,不得了啊,魔黯蝶,这个,这个是。。”

  (叹气)是被吓到了吗,那家伙,也是啦,估计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东西吧,现在应该惊慌的不知所措了吧。魔黯蝶心里这么想着,将视线慢慢移到更上面的地方。

  在那双颤抖双手的上面,是一张极度猥琐的脸。

  “。。。”魔黯蝶的颜色暗淡了下来。

  红道臵揪着自己的头发尖尖看着魔黯蝶说道:“这个就是。。情书吧!”

  “哈?你在得意什么啊!”魔黯蝶把头别了过去。

  “嘛,没关系,我理解,我理解的,受欢迎还真是困扰呢~”这时的红道臵已经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了,身旁仿佛出现了花美男的背景。

  “理解个鬼啊,傻掉了吗?”魔黯蝶转过身来回应着。

  可没想到的是,天台上已经没了红道臵的身影,只有打开着的天台门下传来哈哈嘿的魔性笑声。

  “。。。得教育下了,那个笨蛋。”魔黯蝶手慢慢的握紧了。

AM 11:52

 “哼哼嗒嗒啦将~哼哼~咻咻嗒~”

  吃好的午饭的余殷速走在路上耳边传来一阵轻快又不知怎么有点恶心的哼唱声。

  ——唔,是谁啊。

  余殷速转头望去,一名红发男子在不远处一蹦一跳的哼着歌。

  ——。。。。。。是红道臵,他好像很开心嘛?算了,还是离他远点吧,太招摇了。嗯?他是不是看过来了,别发现我,别发现我,唔哇,眼神对上了啊啊啊糟糕。

   “余殷速~~~”红道臵朝余殷速蹦了过去“叫你呢 ,你低着头干嘛啊。”

   “你找谁啊?”余殷速慢慢抬起头来,脸上冒着汗做着凸下巴的模样想要蒙混过关。

   红道臵沉默了一秒,接着就是给了余殷速头上就是一锤。

   “唔啊,好痛!”

   “笨蛋吗你,跟我来给你看个不得了的东西。”

“我等会还有事,那个,等等我,唔啊啊啊啊啊啊——”话还没没说完,余殷速就被红道臵拽着衣服后领拖走了。

“咳咳,咳咳咳。。。你就不能慢点吗,咳咳。”被带到校园没有人的一角余殷速喘着气咳着。

    “所以呢,你要给我看什么东西?”

    “哼哼~瞧好咯,就是这个!”红道臵兴奋的从裤袋里掏出来一张纸。

“这是?”

“看上面的字!”

“诶。。”余殷速伸长了脖子“红,红道臵同学,下午,下午第三节之后来B楼花坛那边,有些事。。。有些事想。。。对你说!?一定要来哦。诶!?”

“诶诶诶诶诶?这,这是。。。红道臵这是!?”余殷速慌忙的把视线转向了红道臵。

红道臵闭着眼飘飘然的抬着头“哎呀~没错,你看出来了吧,这就是。。。”

“情书!?诶诶诶诶诶诶????是要告白吗?”余殷速吃惊的退了半步。

“啊哈~没错。”

“真的,真的假的啊,诶?怎么回事,红道臵,你是这种设定的人吗?”

“那个女生真的。。。很有眼光呢~”红道臵依旧闭着眼搓着自己的头发尖尖。

“诶。。。。。好气啊,不知道为什么。”余殷速嘀咕着。

“噫呀哈哈哈哈哈——”此时红道臵终于忍不住乐开了花。

啪啪——啪——啪啪啪——

脑内已经嗨到忘我的红道臵拍着余殷速的背。

“不过,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女生写的呢?”余殷速倒是一本正经的分析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觉得这个字,一点都不秀气,不像是女生写的呢。”

啪啪——啪啪——

“你看,一般会有女生会在句末加上括弧笑的吗?真的话那也太土了。。。”

啪啪——

“还有约在B楼花坛那里,是怎么回事啊,那边旁边就是垃圾站诶,真的会约在那个有点臭烘烘的地方吗?”

——

“唔啊啊啊,你的思想好恐怖啊,一般人,一般人会想到这么多东西的吗?”红道臵擦了把汗终于沉不住气说了出来。

“但是,红道臵你收到情书真的是太奇怪了。。。”

“。。。。。。”

“啊。。。我不是有意。。”

“蝎式固定!”

“呜哇哇哇,对不起,对不起,住手啊,痛痛痛痛。。。。。”

过了一阵子,两个人坐在地上,双手撑在了后面,看着远方。

“啊。。果然,被你这么一说,我有一点慌了啊。”

“唔,对不起,别在意我也就那么随口一说,说,说了一点。。。”

“。。。。。。”

“不过。”

“嗯?”红道臵头转向了余殷速。

“是什么样的人,总之见一面就知道了。”

“啊,那倒是。”

“要是真的是可爱的女孩子,你可要请我吃好吃的啊”余殷速笑着说。

“嘿嘿,OK啦~”红道臵也咧着嘴笑着。

PM 3:43

最后一节是体育课,余殷速慢悠悠的走向操场。

“唔啊啊,数学课听的头晕死了。。。”他抬起头喃喃自语“不知道红道臵怎么样了,真的会有女生去那里吗?放学了去问问看好了,要不现在现在去花坛那边看看,哈哈算了算了。。。”

走着走着余殷速的前面突然阴暗了下来,他下意识的向前看去。

在前面的是熟悉的两人。那两个人是曾经向余殷速收保护费的学长。

“唔哇啊!”

“别怕别怕,那个余殷速。。。”那两人急忙解释道“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不知为何,这两个人似乎没有了以前的恶劣模样,但是余殷速还是已经吓得半死,已经做好了跑路的姿势。

这时,背后一双手搭在了余殷速的肩膀上,那是前面两人的老大。

“冷静点。今天没打算对你做什么,只是想问你些事。”

余殷速战战兢兢的问着:“什 。。什么。。么事情?”

“红道臵。红道臵他和你很熟吧,他现在在哪里?”

“诶?红,红道臵吗,他,你们。。要找他复仇吗?”

“。。。。。。之前的那点恩怨就算了”那位老大说着,两位小弟有些为难的低着头“这一次是琰大哥要找他。”

余殷速看了看那位老大,那位老大之前被红道臵用扫把打的伤口还依稀可见。

“所以。。。那个琰大哥是?为什么要,找红道臵?”

“别管这么多了,红道臵他,他在哪里啊。”其中的一个小弟似乎有些着急。三人中的老大伸出一只手示意他别说话,又看向了余殷速。

“琰大哥是管理我们这群人的大哥,是饿狼帮的老大的二把手。不过我们也不知道琰大哥要找红道臵做什么,但是我们不带红道臵去见他的话,他可能就要把我们之前惹事还失败的事情告诉我们饿狼帮的老大了。”

“是啊,告诉老大我们可全完了,那个凶狠的老大不知道会对我们做出什么事情来啊!”小弟忍不住插上了嘴。

“。。。所以,能告诉我红道臵,在哪里吗。”老大沉默了一会说道。

余殷速咽了一下口水:“红道臵,红道臵,他,应该在教室吧,毕竟已经上课了。。。”

“你这家伙!我们都这样问你了,还不告诉我们吗,教室我们早就去过了,根本不在!”小弟们激动了起来。

“啧,算了,把他带过去给琰大哥吧。”三人中的大哥拽起了余殷速的衣服。

“唔,喂,放开我”余殷速挣扎着“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喂。。。”

PM 4:36

  “那个,染个红头发的是谁啊,好像上课的时候就一直站在楼下花坛那边诶。”

  “啊。。。他估计就是那个传闻中的高一转校生。。。”

  “诶~转校生?他是不良吗?”

  “你不知道吗,就是之前传说带个面具去女厕所的那个转校生啊。”

  “就是他吗!?啊,他往上看了。”

  “走吧走吧,收拾下书包回家了,可别和这种人扯上关系。”

  “我可不想,走吧。”

  下课后的走廊里逐渐吵闹起来,夕阳把学校照的一片金黄。

  红道臵抬起了头扭起了脖子,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唔。。。。。。还没有来呢,是不是有点害羞?噫嘻,那我再等一等好了。”

  这时,红道臵看见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正朝着他走来。

  

  ——卷卷的短发,大大的眼睛,好眼熟啊,这,这不是童安琪吗!?唔哇,童安琪怎么会来,难道是她写的吗?情书,love~message~居然是认识的人,好像有点尴尬啊,也不是说不好,童安琪很可爱啊,既然她都用文字表达出来了,那我也。。就好好的回应吧!

  “啊,红道臵同学。你干嘛把头别过去?”

  “啊。。。不是,你,你好呀~夕,夕阳下的你好耀眼。”

  “。。。诶?好恶心,你怎么了,笑的这么猥琐,你不要过来啊。停下。”

  “什,什么啊,说得我好像变态一样。”(真实)

  “刚才,真的很猥琐。”

  “诶,话说你,干嘛拿着垃圾桶?”红道臵有些疑惑的问。

  “?我今天值日来倒垃圾啊。”

  “。。。。。。这,这样啊,嗯。。。原来不是你啊。。。”

  “嗯?什么不是我,你在等人吗?”童安琪凑近了一步。

  红道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没有,没有,我只是,在这边,看风景。”

  “唔?看风景很可疑哦”童安琪眯起了眼睛左右打量着红道臵。

  “才,才没有什么,可疑的。”红道臵眼睛向旁边移去。

  童安琪更加凑近的问着“真的吗~真的吗?”

  “啊啊,都说了。。。。。。”红道臵吧视线移了过来,发现童安琪已经走向了垃圾站。

  “你要是还想看风景的话我是不会来管你啦”童安琪倒完垃圾又回头和红道臵说了声“不过已经放学了哦。”

  红道臵看着童安琪远去的身影,踢了脚边的小石子。

  “。。。真啰嗦诶。”

  

  才不久,红道臵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是急躁的跑来。

——喂喂,果然是你吧,还装倒垃圾,害羞,果然还是害羞吧,现在,压抑不住的感情失控了吧~真是的~来吧,我准备好了!

   “红,呼呼,红道臵!”

   “~~~~~嗯?”

   “不好了,红道臵!呼啊,呼啊。。。”

   “诶~~~怎么了呀?”

   “呼呼”童安琪停了下来喘着气“你是不是有个隔壁班的朋友,呼,就是,经常和你走在一起的那个同学。”

“嗯?是说余殷速吗?怎么了?”

“他,他全身是伤,倒在那边的地上面!快过来!”

“什么!?”

红道臵和童安琪一起跑向了学院楼之间的过道。那边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似乎围在一起议论什么。

“让开!让开!”红道臵推挤着凑在一起的人群有些艰难的往前。

前面的场景逐渐清晰起来。有一个人瘫倒在地上,是余殷速。他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满身是灰和脚印,脸上,手上有着大大小小的擦痕和淤青。

“喂!余殷速,发生了什么!?”红道臵有些慌张的扶起余殷速的上半身。“可恶!是谁做的!光看戏吗你们这群家伙!”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却没有人回应红道臵,这个时候,童安琪终于也从人群之中挤了进来。

“喂,余殷速,听得到我说话吗,喂!可恶!”红道臵生气的一只手锤在了地上。

“总之,先把他送到医务室去吧。”童安琪说道。

红道臵把余殷速扶的更正了一些,想把他搭在肩上。这时,在余殷速的校服里掉出了一张纸。

“。。。这是什么?”红道臵把它捡了起来。

【看上面】

纸上大大的写了三个字,后面还加上了一个笑脸的符号ヾ(^∀^)ノ

红道臵抬着头张望着,照着字面上的意思找寻着答案。

“上面。。。。。上面?”

4楼的一扇窗户后有一个黑发男子双手撑在窗台上,望着下面。

“。。。是你吗?是你做的吗!”红道臵死盯着窗户,大声说道。

那位黑发男子并没有说什么,似乎轻蔑的推了下眼镜,接着像是挑衅一样的朝红道臵挥了挥手。

“你这家伙!!!!!!!!!!!!”红道臵怒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