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4月5日  AM:10:40

  

  刚下课的走廊里通常十分热闹,但是现在,因为一个男人变得异常的安静。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戴着一副圆形墨镜,高高瘦瘦,穿着一双亮的反光的黑皮鞋快步的走着。

  “红道臵!给我到教务处来!”最终,那位墨镜男子停在了4班的门口。

  大家看向红道臵。他似乎刚睡醒,眯着眼睛看向门外。

  “快点过来!”墨镜男子很不耐烦的喊着。

  “。。。嗯。”红道臵挠着头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喂喂,教务处的臭脸墨镜找上红道臵了。”“那他死定了。”“昨天放学后那件事,现在估计全校都知道咯。”“哈哈,所以说他要退学了吧。”“真惨,刚转过来没几天又要转走了。”

  墨镜男走后,班上又吵闹了起来,议论着红道臵。

  魔黯蝶坐在座位上上静静的听着,合上了书本。

画面转到几分钟后的教务处。

“转学过来才几天,你就搞出这种事情来?”墨镜男子气愤的拍着桌子。

“。。。啊?你指什么啊?”

“还指什么,到了这里还装傻,你昨天是不是去女厕所了?”

“诶,你是说变态战士1号啊,那和我。。。”

“还什么战士?你自己看看,都被别人拍下来了。”墨镜男拿出手机摆在了红道臵的脸前。

是一张照片。那是红道臵在女厕所前把面具甩在地上的场景。

“。。。。。。”红道臵有些无语的锤着自己的额头。

“现在全校都传开了吧,一个男同学居然明目张胆的去女厕所。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没等红道臵开口墨镜男子又继续说了起来“这件事传到别的学校,别的地方,他们会怎么看我们学校?我们学校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变态!这可不是写份检讨就能解决的事了,把你家长叫来!”

“我妈在国外。。。”

“那又怎么样,我不管,叫你家长来,不来的话你就直接退学吧!”

“什么啊。你先听我解释一下。”

“你先给我叫你家长来!”墨镜男大声的拍着桌子。

红道臵有些气愤:“你这人讲不讲理啊!”

“怎么?女厕所都去了,现在又想和我讲道理?”

“喂!你!”

“红道臵同学。”此时,一触即发的气氛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红道臵转过头去。一位戴着厚厚圆眼镜的女老师正捧着书在教务处的门口。

“。。。历史老师?”过了几秒红道臵才意识过来。

“郭老师,你有什么事吗?”墨镜男子看着门口。

“啊,我,我刚好路过这里。”教历史的郭老师说着走了进来。“红道臵,怎么样?就算被误会也要好好的向刘主任解,解释清楚。”

“郭老师,你知道点什么吗?”

红道臵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历史老师会进来说这些,他支支吾吾的说:“啊啊,其实我,那个。。。”

“行为艺术。是,是行为艺术啦,红道臵昨天想做的其实是这个啦。”郭老师打断了红道臵的话说了起来。

“啊?你说进女厕所?”刘主任皱着眉头。

“其实都是误会啦,红红道臵其实是想做一场行为艺术,因为没有和大家提前说,有些人可能就想多了。他只是想用这些行为来表现当今社会中的黑暗啊。”

刘主任把头转向了红道臵。

“啊,嗯,事情就,就是这样。”红道臵有些尴尬的附和着。

“啊,而且”郭老师接着说道“我听说红道臵是昨天刚放学的时候做的吧,要是真是大家想的那样是偷,偷窥的话就因为选些人少的时候做啊。倒过来说他选在那个人多的时间,正是希望人多来达成他做行为的效果啊。而他戴着的那个猪面具正是象,象征着当今社会那些披着人皮的衣冠禽兽啊。”

红道臵眯着眼睛听着郭老师的说法,似乎很是认同的样子。

“啊,对了,你那面具哪来的?”

“诶,在,在舞台剧社那边拿的。”

“把面具砸在地上的那段演绎真的很棒呢。说起来,面具好像摔坏了吧。”

“嗯嗯,不,不好意思。”

“记得赔给社团啊,要好好道歉。”

“好,好的。”

听着红道臵和郭老师这一长段对话的刘主任呆呆的坐在那里。

郭老师看向刘主任,举起手说:“总,总之红道臵是没和大家说清楚就擅自做,做了一场行为艺术,绝,绝对不是什么偷窥变态啊!!!”

红道臵看着那个为自己辩解的郭老师,说起来和郭老师好像也就上课的时候见过吧她居然这么帮我,他心里这么想着。

“。。。声音太大了。郭老师。”刘主任开了口。

“不,不好意思。”郭老师似乎也意识到了,脸有一点红。

刘主任叹了一口气说:“红道臵,在学校里做这种极端的事情说的过去吗,还有没有校规了?”

“快道个歉,红道臵。”郭老师推了一下红道臵。

“。。。真是抱歉,下次不会了。”

“这次我是看在郭老师的面子上算了,下次,再有下次,你要再惹出什么事情来,直接退学!知道吗!”

“知道了。”

“出去吧!”

AM 11:25

在走廊上,红道臵和郭老师走着。

“刚才多亏老师你呢”红道臵手撑在后脖子上“要不是你我可能要被那个混蛋墨镜整死了。”

“。。。混蛋墨镜,哈哈哈,还没走远,被听到你就死定了。”郭老师有些尴尬的笑着“我其实也慌,慌的不行呢,刘主任能理解我说的东西真是太好了。”

“哈哈,老师你很厉害啊,你该去教政治啦。”

“传闻我也听到了,所以,你,你没有真的去偷窥吧。”郭老师小心翼翼的问。

“嗯,事情很复杂,那时候我在帮一个人。”

“这样啊,太好了,果然红虹月姐姐的儿子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红道臵很惊讶“?!咦,你认识我妈吗。”

“嗯嗯,果然是啊,姓红的人很少呢,而且你的眼睛和她一模一样”郭老师笑着看着红道臵“在我还小的时候,红虹月姐姐帮过我很多事呢。”

“哦哦,这样啊。”

“想起她穿着白大衣骑摩托车的样子现在还是觉得很酷呢!”郭老师说的时候似乎很兴奋。

“诶?老妈还有那样子的时候吗,暴,暴走族?”红道臵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心里想着。

“红道臵同学,有一点想告诉你。”

“嗯?什么。”

“这学校有些地方和人比你想象中的危险呢,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嗯嗯。”不知道郭老师说的究竟是什么的红道臵答应着。

“那我先走啦,不早了,去吃饭吧。”郭老师向红道臵招着手快步走远。

AM 11:45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童安琪踩着楼梯向上走着,她回想着之前红道臵对她说的话“那个,中午要是无聊的话,来老教学楼天台上。我和魔黯蝶在那边吃中饭。”

“应该就是这里。”说着她轻轻的打开了天台的门。

一阵风吹过童安琪的脸颊,对于童安琪来说,这里就像是一个新世界。温暖的阳光笼罩着天台。几张废弃的桌椅,两三包吃了一半的零食,一个开裂的垃圾桶。

“。。。他们还不在啊”童安琪双手放在背后,好奇的打量着天台的每一角。“想不到学校里还有这样的地方。”

哐噹————

天台的门被用力的推开了。童安琪快速的转过头看去,之后却一副失望的表情。是那两个女生。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两个女生打量着天台“怎么?你在这藏了什么东西?”“有事情找你我们就跟过来了。”

“你们不可以来这里。”童安琪语气中透着不客气。

“嚯,还敢还嘴了啊,真厉害!”“别以为昨天那事就这么结束了!”

“是啊,我也这么想的,你们太过分了。”童安琪冷冷的看着那两个女生。

她们看见童安琪态度这么反常像变了一个人,有些急躁起来,踢了一脚旁边的桌子。

“嚣张什么!你这个杀人犯的女儿,别以为有红道臵帮你,你就能这样子了!”“就是!”

一个女生突然坏笑起来“喂,早上你也看到了吧,那个臭脸墨镜找上红道臵了。”“嘿嘿,发生了这种事,估计要退学了啊。”

“红。。道臵同学他不会有事的。还有我也不会再逃避了,我会自己解决问题。”

“哈?解决什么啊,你始终是杀人犯的女儿。”“对啊,杀人犯的女儿!”

“是啊,我不否认。那一直拿这事说我的你们又算什么呢。”

“什么?”

“考试拿手机作弊,偷偷拿超市的零食的你们又算什么呢?”

“喂,别乱说。”“你,你在胡说什么啊!”

“慌张了吗?”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要干什么,去告诉别人吗?哼,杀人犯的女儿说的话会有人信吗?”

“那么要试试吗。”童安琪看着那两人,眼神毫不畏惧的说着。

“什么?你真是。。。”

咔嗒————

天台的门又被打开了。

“诶?”魔黯蝶走了进来发现天台上还有其他人感到意外。

“诶?X2”那两个女生对魔黯蝶出现在这里而感到十分意外。

在那个时刻,天台上的气氛十分尴尬。

“黑,黑魔女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啊”那两个女生慌张的小声说道。

“啊,大,大姐头。不好意思,她们是。。。”童安琪开了口。

“大姐头?!她在对黑魔女说?怎么回事啊?”“她居然找黑魔女当靠山啊喂。”“说来,红道臵和黑魔女走得很近啊是那么一回事吗。”

魔黯蝶看着那两人,虽然外表看上去很镇定,其实魔黯蝶的心里想了很多:她们是谁,好像是一个班的,是童安琪的朋友吗。她是带来她们来和我认识的吗?唔,这这进展也太快了吧。我还没准备好,唔哇哇,冷静一点。

“啊,童安琪,嗯嗯,我懂。”魔黯蝶最终这么说道。

这样啊,是红道臵已经和她说过了吗,童安琪心里这么想着。

什么,我懂?!什么意思,魔黯蝶是被童安琪叫来的吧,她都告诉黑魔女了吗?什么我懂,是要收拾我们的意思吗。那两个女生心里是这么想的。

“那,那个魔黯蝶同学我们还有事,就,就先走了。”“是啊,打扰了。”两个女生有些紧张用着恭敬的语气说着。

是不是我的出场太唐突了,她们也很紧张吧,说道紧张,微笑能缓解紧张,还能拉近双方的距离,哪本书上这么讲的来着。魔黯蝶心里这么想着。

   “这这么早就走啊。。。再坐一会吧,嘿嘿。”魔黯蝶回答着她们,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

    两个女生狂冒着冷汗小声的说着。“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好恐怖啊。”“完蛋,走不掉了,她她这是在威胁是吧。”

   “啊,我们是真的有事。”“让我们回去吧。”两个女生挫着手为难的说。

她们还真是害羞,我是不是该再友好一点。“真可惜,那么至少。。。。。。”魔黯蝶加大了微笑的力度,手放进口袋似乎翻着什么东西。此时,虽说她是在微笑,但那咧着嘴,挤出皱纹的脸却仿佛像是般若一样。

噫,果然黑魔女的传闻都都是真的吧,太太恐怖了。她要做什么,她在拿什么。要拿小刀吗,是刀子吧。她要怎么样才放我们走?像黑道一样切掉我们的小指吗。还是在我们脸上划道口子?

“咿呀!!!!!!!”脑子想着这些的两人叫了出来。“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就饶了我们吧!!!!”像百米冲刺般的跑下的天台。

“啊,等等。”魔黯蝶伸出手朝向已经关上的天台上“你朋友走得真快,本来还想给她们旺旺仙贝的。”她转头对童安琪说。

童安琪有些看呆了:“。。。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吧。”

“嗯?”

“什么,这么说她们不是你的朋友,是平时欺负你的人?!”

“嗯。事情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

“。。。唔,我刚刚还和她们说了那样的话。。。”

“没事哦,说起来我感觉她们是不会再来找麻烦了,反而效果很好呢。”童安琪笑着。“大姐头。”

“。。。别这么叫我,怪怪的。”魔黯蝶有些不好意思看向旁边。

“对了,你中午看到红道臵了吗?”

“早上被那个混蛋墨镜叫去之后就没看见了。”

沉默一会儿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童安琪撑着膝盖站了起来。

魔黯蝶抬头看向童安琪:“你要走了吗?”

“嗯。我去趟教务处把昨天的事情解释一下。”

“。。。不要紧吗。”

“嗯。多亏了红道臵我才能看清自己,现在也该我做点什么了。”说着童安琪走向了天台门。

咔哐————

“噢,童安琪你来了啊。”

“诶,红道臵同学。你,你没事吗?”童安琪担心的问着。在后面的魔黯蝶也悄悄的漂过去。

“嗯,SAFE~~~暂且没事了。”红道臵笑着说。

“哼,干的好,波奇。”魔黯蝶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红道臵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唔哇,站了好久累死了,对了,有没有什么吃的。”

啪——一包旺旺仙贝落在了红道臵的额头上。“奖励你。”

“哦哦,谢啦。”

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

“童安琪,你觉得天台怎么样。”

童安琪抬起头看着天空:“太阳很暖和,风吹着也很舒服,我很喜欢。”

阳光照在了童安琪的脸上,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她发自内心的笑着,就像另一个太阳一样。

PM 4:55

三个人畏畏缩缩的低着头对着前方的黑发少年。

“我听说了,你们被一个高二的转校生送进了医院?”

“唔,只是一时疏忽,不要告诉老大。”“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这次我们会让他进医院。”“对对,没错,千万不要告诉老大这次的事。拜托了。”三人卑微的说着。

“他是几班的?”黑发少年扶了一下眼镜。

“4,4班的。”“很好认的,一头红发娃娃脸,叫红道臵。”“听说还和黑魔女有来往。”

“哦,这样啊。”

“那个拜托了大哥,千万不要和老大讲!”

“下狠手也没关系,大胆去做吧。再失败了,你们就再去医院呆几个月吧。”

“嗯,明白明白。”三人慌乱的走了出去。

黑发少年从座位上起了身,拉开了窗帘,看着楼下放学的人群。

“。。。红道臵,如今你又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