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4月3日 AM:12:10

呼呼----------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

在老教学楼的天台上,两个人望着远方。

“呐,你跟着我也有不少天了吧。”魔黯蝶坐在废弃的桌子上任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飘舞着。

“啊啊。。。怎么了。”红道臵蹲在那里嚼着午饭看着前方问道。

“交给你个任务。”

“终于。。。要开始了吗?”

“哦!你也察觉到了啊,波奇。”

“什么时候开打?”

“嗯?是叫你调查一个人。”

“噢噢,对方势力的头目吗?”红道臵若有所思的说。

“你在说什么啊。”

“诶?不是因为地盘之类的要打一架什么的吗?”

“才不是呢,哼,打架的话我还用得上你吗。”魔黯蝶转头看过来。

“噫,和你比是差一点啦。”红道臵敢怒不敢言“那是要去调查谁?”

“童安琪。”

“?”

“。。。一个班的同学啦,童安琪。”

“哦哦,我没太注意过,调查她干什么啊。”

“我一直很在意呢。”魔黯蝶用手指搓着下巴说“她长得不丑,成绩又好,班上的同学却不怎么和她说话,她也很安静。”

“这有什么,说不定只是内向而已啦。”红道臵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可是,每当她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总有几个人跟着她呢。说不定是她的手下?说来,早上有时候,她的抽屉里会塞满很多奇怪的东西,可疑,太可疑了。”

“。。。哦是吗,你这么在意的话,自己直接去找她说话不就行了。”

“可恶!我也想啊,刚转学来的时候,我找同学搭话,每次还没开口,她们就躲得远远的了。”魔黯蝶一边抱怨着一边用手拍着桌子“哼,为什么呀!”

看着随手被拍裂的桌子,很多话红道臵硬是憋在了心里。

“好啦,你好好调查,说不定她和我。。。是同一类人。”

“噢,就交给我赤红之犬吧。”红道臵帅气的举起了大拇指。

“是波奇。”

“怎么说都是赤红之犬说出来比较酷吧。”

“是波奇。”

“。。。。。。好,波奇。”

PM 1:20

“嗯。。。那边座位的就是童安琪吧。”红道臵用课本挡着半张脸望着她。

童安琪留着短发。头发是卷卷的,但又不是普通的卷卷,是像山治眉毛,大大泡泡糖一样的超级卷卷。在红道臵的视角里,还看得到童安琪的侧脸。她有着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的上嘴唇。但是看上去却有一丝违和感。明明是双大眼睛,却看上去黯淡无光或者说似乎罩着一层阴霾。

登登登登。。。。。。随着下课铃响红道臵想着什么的走出了教室。

“啊,余。。。殷速!”

“诶,红道臵,干。。。干嘛?”余殷速似乎因为被红道臵叫住觉得有些尴尬。

“过来,问你点事。”

“我现在要去上厕所啦。”

“等会再去,先跟我过来。”

“呜哇哇哇。。。。。。”余殷速就这样被红道臵拖走了。

两人来到了没人的一处。

“这两天怎么样,那群人没再来找你吧。”

“嗯嗯,虽然没见过,但是好像听说住院了。”

“那就好。”

“你是特地来问这个的?”

“啊不是,童安琪,你知道吗?”

余殷速有些不解“嗯?我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她不是你们自己班上的吗?”

“对啊,你知道点什么吗?”

“我不了解诶,红道臵,难道说你。。。。。。”

“收收情报啦,别想多。”

“哦~~~这样啊~”

“。。。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你,你问我我也不认识啊,倒是好像感觉她总是一个人,朋友很少的样子。”

“这样啊。”

“对你来说,说不定是个好机会哦。”

“啊?”

“加油哦~”说完余殷速飞快的朝着厕所方向跑去。

“。。。什么嘛。”

4月4日 AM 10:20

数学课上红道臵依旧打量着童安琪。

“老师。”突然,童安琪站了起来“我想去一下厕所。”

“去吧。”老师停下来粉笔回答。

童安琪刚离开教室,一位女生也站了起来“老师,我身体不舒服,想去医务室。”另一位女生走了出来“老师,我陪她去一下。”

“啧啧,去吧。”老师有些抱怨的说道。

后面两个女生分明是想跟着童安琪才说要出去的,红道臵心里这么想“她们是要偷偷去做什么事吗?”他嘴巴里嘀咕着。

这时,他发现在他斜对角座位的魔黯蝶正看着他。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既然这样,我也跟着出去看看吧。”红道臵边想着边站了起来。

“老师,我拉肚子了!”

只见又一个人想出去,还是红道臵这个问题转校生,老师不耐烦的说:“你,你就别凑热闹了!”

“是真的啊。”

噗——————

红道臵用一记悠长而又响亮的屁声代替了所有的辩解。

“。。。去吧!”数学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

红道臵似乎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

啪!只见魔黯蝶手中的笔折断了,散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

红道臵连忙跑出了教室。似乎,他在放屁的时候没有想到魔黯蝶就在附近吧。

“呼啊,吓死我了。”红道臵吐了一口气朝着厕所走去。

这时,他看见了之后出去的那两个女生从厕所走了出来。

“那家伙躲哪里去了,居然不在厕所里。”“算了,先回去吧,真扫兴。”两个女生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

嗯?那家伙?说的是童安琪吧,她们,她们看来好像不是她的手下啊。红道臵有些搞不懂。

“算了,出都出来了,去上个厕所吧。”说着红道臵一步跨进了男厕所。

嘶——红道臵拉开了裤链。嘶啦——又一声。嗯?现在还有其他人上厕所吗,红道臵向周围望去,啊,原来是后面包厢门打开的声音。

是谁啊?红道臵不经意的转头看去。

“嗯?”

“。。。诶?”

“唔哇!”红道臵慌张的转回了头拉上了裤链。

诶?看错了吗,好像是童安琪。不不不,这里可是男厕所,怎么可能啊,一定是看错了。。。他心里这么想着又把头转了过去。

啊!就是她(?),是童安琪本人了!红道臵确信了,这就是班上了童安琪。

只见一个卷发少女(?)躲在半开的包厢门后面可怜楚楚的说:“红红道臵同学,你别叫,我绝对不是什么可疑人物哦!”

“你,你怎么在这啊?”

“说来话长,你过来啊,我解释给你听,嘿嘿,你过来啊。”童安琪边笑着边朝着红道臵招着手。虽说这个笑是缓解尴尬的苦笑,但是在那个情景,那个气氛下显得十分恐怖。

“总之,先,先出去说吧。”

“啊,好的。”

“想不到,你这个时候出来上厕所了。”童安琪似乎有些失策的说着。

“啊,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红道臵反而道起了歉。

“那个,我,我是女生,也不是什么变态,你不要乱想哦。”

“那你怎么进男厕所了。”

“本来是真的出来上厕所,发生了一些情况,所以说算是。。。战术性躲藏吧,嗯。”

“。。。是躲之后出来的那两个女生?”

“。。。。。。在女厕所的话,她们会拿水从上面浇下来”童安琪有些为难的说着。

“这,这不是霸凌吗!”

“啊,没事的,别在意,红道臵同学。”

“什么啊,下次有困难的话,我来帮你。”

“不用了,不用在意我的事,还有,今天的事不要说出去。拜托了。”说完,童安琪向着教室走了回去。

AM 11:50

天台上。

“喂喂,你出去了之后再也没回来上课呢,怎么了,是因为害怕我,不敢回来吗?”魔黯蝶盯着刚到天台的红道臵。

“唔,因为发生了很多事。”红道臵连忙解释道。

“我不管,课上居然在我旁边放屁,做好觉悟吧!”咔擦咔擦——魔黯蝶不爽的揉着拳头。

“等,等一下!”红道臵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挡在前面。

“哦?”魔黯蝶有些不屑的看着“区区一包旺旺雪饼就想阻止我吗?”

“果然。。。不行吗。那么,这个呢!还有这个呢!”唰唰---红道臵又快速的从口袋里拿出两包东西。

“唔!。。。浪味仙和旺旺仙贝!”

“怎么样!”

“暂时原谅你。”说完魔黯蝶一把抢过红道臵手中的零食。

咔擦咔擦咔擦。魔黯蝶津津有味的吃着。“那。。。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在男厕所碰到她啦。”

“什么?!。。。。咳咳咳,咳咳。她是男的吗!”

“啊不是。”

“那,那她难不成是变态?”

“不不是啦,她是女的,也不是变态。”红道臵连忙挥手否认道。

“那是怎么回。。。”话说到一半,魔黯蝶发现红道臵的视线已不在她这里,而是侧着头看着楼的下面。

是童安琪。她在下面走着,早上的那两个女生正跟着她。

“我下去一会儿。”红道臵留下了这句话跑下了天台。

“喂。”红道臵已经没了人影 “咔擦咔擦,算了。”魔黯蝶继续吃着零食。

“喂,童安琪。”“你早上躲哪了啊,挺能藏啊。”两个女生边说边走到了她的前面。

“嗯?你在说什么啊”童安琪手指挠着脸颊。

紧接着一个女生对着童安琪的小腿来了一脚。“还敢装傻!”

“唔,好痛。”童安琪捂着小腿蹲了下去。

“喂!你们别太过分了!呼呼。”红道臵出现在了她们的身后。

那两个女生回头看去:“啧,红道臵关你什么事,少来掺和。”

“欺负同学很开心吗?所以说我讨厌不良(毫无立场)。”

一个女生转头过去:“哼,挺行啊童安琪,转校生刚来几天就已经混的这么熟啊。”

“也,也没有很熟,我只是看到你们这样不爽而已。”红道臵说着。

“诶~这样啊,那么我们来帮你重新介绍介绍童安琪吧~”

“喂,好好听着哦”旁边的女生附和着。

“童安琪同学,是不是看上去乖乖的,学习好,还有着自然卷的头发,但是呢,别被她的外表骗了。她可是杀人犯的女儿,想不到吧,平时这样实际上却是这样的人 。”

“什么?!”红道臵听完有些惊讶。他看向童安琪,她正双手抓着裙子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

“明白了吧,别在乱出头哦,我们可是在帮忙教育她哦,教育她成为一个真正品行端正的人。”

“别说蠢话了,这些事又不是她做的。”红道臵甩了一下手。

“啧,还真是死脑筋啊,别以为你和黑魔女走的近就不会怎么样了,像你这种天真的家伙,饿狼帮最喜欢了,到时就等着瘫在医院吧。”

“饿狼帮?”

“我们走。”说完两个女生离开了。

“你都听见了吧。”童安琪开了口“我可是杀人犯的女儿,像大家一样不理我就行了。”

“什么不理,你可是被欺负了啊。”红道臵叹着气。

“因为我是杀人犯的女儿啊,这有什么办法。”

“哈?这又不是你的错,真是莫名其妙。”听着童安琪的回答红道臵有些气愤。

“都说了跟你没关系了。”

“难道你要被欺负到直到毕业?”

“反正不用你管,你这个染个难看的红发,搞不清状况还一脸呆样的家伙。明明就是不良,就别在这里装老好人了。”

“什么,还敢说我引以为豪的红色飞机头,气死我了,好啊,我不管了,好心帮你还被你这样说,你怎么样都和我没关系,我再管你的事,我就是猪头!”

红道臵气冲冲的走了。

PM 4:30

登登登登。。。。。。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作业写在黑板上,明天见。” 老师整理着讲台上的教材对学生说着。

“喂,童安琪的事情怎么样了。”魔黯蝶走到了红道臵的座位边。

“她的事情我不管了。”红道臵把书本塞进书包里。

“什么,为什么?”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和你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就这样。”

“中午的时候你不是还挺在意她的吗?”

“那是中午的事了。”红道臵背上了书包站了起来。

“。。。你是在闹别扭吗?”

“我好心帮她,她居然。。。”

“喂!快来看,走廊吵起来了!”红道臵的话被一个冲进班里的同学打断了“有人看到说童安琪偷偷进男厕所里。”

“什么,好恶心。”“真的假的,去看看。”“她还有奇怪的癖好?不愧是。。。”“看热闹去。”

班上的人陆续都走了出去。

“你不去看看吗?”魔黯蝶看向红道臵。

“。。。不去。”红道臵架着手有些赌气的说道。

“我,我没有去。”

“还说没有,别的班上体育课的时候有人看到了,说你从男厕所出来!”是之前欺负她的那两个女生。

“那是看错了吧。”

“诶?是吗,不太可能吧。”另一个女生追问着。

“大家都听见了吧,大家相信她吗?”

面对这样的场面,童安琪没想过她们会把事情弄得这样大。

“都被人看到了,那肯定是真的咯。”“噫,真恶心。”“啧啧,不知道去里面做了什么呢。”“果然她不是什么好人呢,毕竟是杀人犯的。。。”“她怎么好意思天天来上学,真恶心,去死吧。”“对,去死吧。”

周围充斥着攻击性的话语,童安琪闭上了眼睛不知所措。

“噫呀呀呀呀”这时,不远处的女厕所那里传来了女生的尖叫声。有几个女生惊慌的从女厕所里出来。

“有变态,有变态进了女厕所!”

“什么,这时候?不可能。”欺负童安琪的两人疑惑的望向了那边。

走廊里的人群吸引力也转向了厕所那边。

“听说有人污蔑我的名号。”说着一个人走出了女厕所。

“哈?这家伙是什么人。”大家茫然又害怕的看着那边。

他是本校的学生,穿着校服,是个男生。头上戴着一个猪头的面具,脖子上的风巾微微飘逸。

“哼,你们在问我是谁吗,变态战士一号,参见!”那家伙说完摆出了假面骑士的姿势。

“唔哇,他是真的变态啊。快,快去叫老师!”走廊上的人喧哗着。

“说什么我进男厕所,身为变态战士,去的厕所只有一处,那就是女厕所!”

“嚯!你这个理直气壮的口气!这么说,体育课上看到的,不是童安琪,而是你去女厕所吗?”

“没错,呼哈哈哈哈哈!”那家伙狂妄的笑着。

“喂,你是。。。红道臵吧。”人群中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什么啊,我,我是变态战士1号!”那家伙似乎突然慌张了起来。

“就是你吧。”周围的人说道。

“我不是!我没有!都说了我是变态战。。。”

“拉倒吧,红头发露出来了,这学校里这么醒目的红头发只有红道臵你了吧!”

“。。。什么!”

“下次头发遮遮好再来啊,变态红道臵。”

“可恶!”红道臵似乎有些脸红的把面具砸在了地上。

“唔!真的是他。”“哇,真的是好变态。”“露馅了吧,全校都要知道了哈哈哈。”

欺负童安琪的两个女生这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她们回头看向童安琪。

可惜,她早已不在那里了。

PM 5:25

夕阳把地面照的金黄,童安琪一个人坐在公园的椅子上,无神的看着地上。

“喂。”

童安琪听到了招呼,把头转了过去。是红道臵,他站在不远处的草地。

“又是你啊。”童安琪似乎透漏出一丝厌恶。“你没事吗,现在全校应该都认识你了。”

“诶?你,你说的是变态战士一号吧。”

“。。。不就是你吗。”

“你怎么知道?!”

“那红头发一看就是你吧。”

“。。。!”红道臵微微低下头,大概是对自己变装有种失败感吧。

“那两个女生闹的也够大的,你不生气吗?”红道臵又开了口。

“我也。。。没想到她们会这样,但是我又能怎么样。”

“当然是反击啦。”

“无所谓”童安琪看了眼红道臵又转了回去。

“什么无所。。。”

还没等到红道臵说完,童安琪又说了下去“相对好事,一旦犯过错,人们总是会记住错事吧,把好事忘到一边。我已经很努力了,在学校好好听课,取得优异的成绩,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改变不了什么,在大家的印象中,我还是个杀人犯的女儿,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

“这,不是你的错。”

“我没有选择啊,谁叫我是那个人的女儿啊,他们讨厌的是我的本身啊,我的,我的存在就是个错误。”说到这里,童安琪好像都要哭出来了。

“才没有,不是这样的。”红道臵想要安慰一下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似乎还是死了比较好吧,我想去死!!!”童安琪喊了出来。

红道臵很惊讶的看着她。这大概是他听到童安琪说的最响的一句话。

“好啊。”

“什么?”

红道臵一把抓住了童安琪的手跑了起来。

“等等,你要干吗?”

“跟我来。”红道臵没有回头。

“呼呼。。呼呼。。喂,放手啊,你到底要带我去哪。”童安琪被红道臵拖着手脚步急促的跑着。“喂!”没有回应,红道臵依旧向前跑着。

“就是这了”红道臵停了下来叉着腰说道。

童安琪低着头急促的喘着气。当她意识过来的时候,他们俩已经身在了新月大桥的桥中间。

“你带我来着干嘛?”童安琪缓和了呼吸。

红道臵望着桥下的水面,说:“你觉得,有多高?”

“多高?30多米吧。”

“嗯。。。还挺高的呢,准备好了吗?”红道臵转过头笑着对童安琪说。

“准备什么?”

“来吧!”

说完红道臵抱起了童安琪踩着护栏跳了下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童安琪一脸刷白的尖叫着。

咻呯——————————水面砸出了两道巨大的水花。

好黑,好难受,这是哪儿。啊对了,我掉进了水里,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好难受,呼吸不了。我要死了吗,好安静,就这样结束也不错吧,糟了,意识好像。。。。。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是什么,是什么好像在附近,好像有一双手。是什么,河童吗?

童安琪手伸向了那个方向。她被拉了上去。

“噗哈,咳咳咳咳咳咳,噗,呼呼哈,呼呼。”X2

“是,是河童吗?”

“你在说什么,清醒一点,你,你还活着呢!”红道臵大口喘着粗气面目狰狞的说道。

“唔!是河童!”

“河童个鬼啊,是我,是我啦。”红道臵试着把狰狞的脸恢复的平静了一些。

“啊,红道臵同学!”

“对,对,是我。”

“我不会游泳,怎么办!”

“没事,有我在呢,拽着我的衣服,我们到岸边去。”

看来关键的时候红道臵还是有一点靠谱,童安琪心里莫名有那么一丝感觉。

手掌弯曲,手肘弯曲,两腿弯曲。START!红道臵四肢慢慢的滑动着。

“这是,狗刨吧。”童安琪说道

“狗,狗刨怎么了,少瞧不起狗刨!”

就这样,两个人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终于抵达了岸边。

“呼啊,累死了,累死了。”红道臵一下子瘫在了草地上。童安琪也坐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

“你这个人也太乱来了吧。”

“事先告诉你的话,你绝对不会同意的吧。”

“。。。。。。为什么要救我。”

“我当然要救你啦,而且,你自己也伸手了吧。”

童安琪默默的看着身下的草地,红道臵看了一眼童安琪。

“你知道吗,传闻说一个人只要经历过快要死亡的体验,恢复意识醒过来就会有不一样的心境呢。”

“所以说,你带我跳进水里就是这个原因吗?”童安琪看向红道臵。

“啊啊,嗯嗯。不好意思。。。。。。。那你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

红道臵把手垫在了脑袋后面“我之前也做过这种事呢,从很高的桥上跳下去什么的。”

“。。。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讨厌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

“。。。。。。”

“其实,我觉得每个人应该都有些不想回忆起或者不想说的糟糕事情吧。那个,我想说,不要把那些当成自己的错,一个人承受着。”红道臵接着说道“什么杀人犯的女儿,你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吧,你是你,他是他。”

童安琪又看向了旁边的红道臵。

“这个世界还是有的,充满希望的东西。好玩的游戏,好吃的食物,好看的漫画。。。生活下去就好了,自己去寻找答案吧。”红道臵坐了起来。

“噗。”童安琪突然捂着嘴巴笑了起来。“你鼻涕流出来了。哈哈。”

“唔!糟糕。”红道臵说着用手擦了擦。

“不过。”

“嗯?”

“头发垂下来说着这些话的红道臵同学意外的蛮帅呢。”

红道臵听到似乎有些害羞“什,什么嘛,头发竖起来的时候也很帅啦。”说着眼睛瞟向上方,手搓着前面湿掉的刘海。

童安琪拍了拍草站了起来:“我已经没事啦,今天谢谢你。”

“哦哦,眼神变得明亮些了嘛。”红道臵看着童安琪也站了起来。

“喂。”这时魔黯蝶出现在了几米远的地方走了过来。

“诶,你怎么在这?”红道臵惊讶的问,而童安琪则在红道臵后面默默的观察着。

“刚好路过这里,看到好多桥上的人看着下面,于是就发现你们了,才不是因为担心什么的。”魔黯蝶漫不经心的说道。

“啊,对了,说起来,是她叫我在学校里多注意你的呢。”红道臵转头向童安琪说。

“是这样啊,你你好。”童安琪有些拘谨的向魔黯蝶打着招呼。

“。。。唔,我叫,魔,魔黯蝶。”她似乎很意外童安琪会和自己说话。为了表示友好魔黯蝶挤出了一丝微笑。

唔哇,她在想什么啊,她想吓跑童安琪吗,危险,这个笑容太危险了。红道臵脑子里想着。

“我听说过一些关于魔黯蝶同学的传闻呢。”童安琪继续说道。

果然,想想也是,在这学校里怎么可能还有人不知道自己的传闻。魔黯蝶的眼睛在躲闪。

“他们叫你黑魔女吧,是,是这样称呼的吧。虽,虽然我知道现在突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是。。。我可以叫你一声大姐头吗!”童安琪似乎在用着自己很大的声音说着。

“诶?”魔黯蝶一脸惊讶,似乎没能理解前10秒钟发生的事。

“收我做小弟吧,可,可以的吧?”

呯呯呯呯呯呯呯。魔黯蝶心脏疯狂的跳着,她不敢看童安琪的眼睛。“你,你愿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唔哇,谢谢你,虽然我听过一些奇怪的传闻,但是你和红道臵是朋友,那我觉得你一定也不坏吧。”

“不是朋友,是主仆关系。”魔黯蝶小声的说道。

“嗯?”

“啊哈哈哈,不是朋友是搭档啦搭档。”红道臵极力的解释着。

“啊,这样的话,我也是红道臵的小弟哦!”

“噢噢,我不介意呢。”红道臵食指蹭着鼻子说。

“哼,你们关系还真好呢,怪,怪恶心的,我先走了。”说完魔黯蝶转头离开了。

PM 7:30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魔黯蝶朝着家走着,说起来今天她回家的步伐似乎比之前轻快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