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3月25日  AM 9:40

  “同学们,安静一下,今天有一位转校生来到我们班。因为一些原因,现在才到,诶,那我们上课之前,先请他进来做一下自我介绍。”班主任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知所措的向同学们解释着。

  “转校第一天就迟到,哈哈,好糗啊。”

“听说是男的,还是不良呢。”

“诶。。。不会吧,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班上的学生已经轻声的议论起来。

过了几秒,一个红发少年抓着痒走进了教授里。

“那个,我叫红道臵,今天转来这里上学,请多指教,嗯,就这样。”他漫不经心的介绍着。

“喂喂,真的是不良啊。。。”

“这头红发也太显眼了吧。”

“你看你看,他脸上还肿着呢,绝对刚打过架吧。”

“危险危险,我们学校的怪人越来越多了啊。。。”

见识到转校生之后班里炸开了锅。

“好了好了,安静!那么红道臵同学后面空着的就是你的座位。”班主任边说边拍着手示意学生们安静下来。

红道臵听完走向了那个在最后空着的座位。

走着走着,他莫名感受到了一丝寒意,在他的左边,有一个眼熟的人。

那是个一身黑的少女。那双冰冷又充满杀意的眼睛红道臵没有忘记。

“噫!”红道臵忍不住发出了声音,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而少女看了他一眼,将视线转回了书本,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想不到和她在一个班,糟透了。”红道臵坐在座位上撑着额头心里想着。

AM 11:30

“登登登登。。。”随着声调逐一升高的铃声,早上的课全都结束了。同学们整理着书本,开始结伴去吃中饭。

“喂,波奇。”不知道什么时候少女已经站在了红道臵的座位边。

红道臵毫无防备的被吓了一跳。

“跟我来。”说完少女从教室走了出去。

“啊,等。。。”红道臵慌忙的把书本甩进抽屉,急忙追了出去。

“什么情况,那个红头发的不是转校生吗?”

“他怎么和黑魔女走在一起。”

“诶?难不成他们之前就认识?”

“唔!快走快走,眼神对上了。”

在路上看见少女和红道臵的学生们悄声的八卦着。

走了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一座老教学楼的顶楼天台。

少女看着前面,背对着红道臵说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你还没忘记吧。”

“啊,嗯。”红道臵尴尬的挤出一点笑容。

“我可不会原谅你!”少女转过身来带着生气的眼神。“从今天起,不管什么我叫你做什么你都得答应哦。”

“是。。。是”红道臵点着头。

“回答一声就够了!”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少女又开了口。“我饿了,去给我买吃的。”

“嗯,你想吃什么?”

“旺旺雪饼和牛奶。”

“诶?旺旺雪饼?这样就行了吗?”

“什么,有意见吗,我就要吃旺旺雪饼,旺,旺,雪,饼!快去买!”被红道臵那么一问少女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我去了。”

“喂。”

“嗯?”红道臵回头看向少女。

“你的头发太刺眼了,小心被人找麻烦。”

“啊啊,没事的。”

“你要是,遇上什么事,就汪一声,或者大喊主人,我会去帮你的。”

“。。。。。。”

“。。。。。。”

她有些尴尬的看向前面的红道臵,因为之前她说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

在她面前的是一张神似尼克扬的问号脸。

“你,你这家伙!”少女有些恼怒。

“那我去买啦。。。。。”红道臵感受到了杀气,早已跑下了天台,声音很长,越来越远。

啪嗒,啪嗒,啪嗒。。。。。。红道臵跑跳着下楼梯。

“什么嘛,那女人脑子里在想点什么,真是无语。”他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又拿她没办法,她的怪力,想反抗又不行啊。”

啪嗒,啪嗒,啪嗒。。。。。。

这时,楼梯的转角突然冲出一个人影。“啊。”红道臵意识到了,但是他的腿已经停不下来了。

咻呯---------------

“痛痛痛痛痛。”红道臵撞到了头,闭着眼揉着早上的伤口。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声音似乎有些熟悉。红道臵睁开眼看向了撞到的人。

“喂喂,你是不是。。。?”

“啊哈哈,果然是你啊。”嚼嚼。“我就说这个道歉的声音很熟悉。”说着红道臵吃着那位少年的便当。

“唔,早上真的不好意思,我太害怕了 。”那位少年依旧道歉着。

“哦哦!这个肉丸真是好吃,多谢你分一半吃的给我。”红道臵注意力似乎全在这个便当上。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吃完肉丸的他终于在意起了那位少年。

“我叫余殷速,高一五班的。”少年回答道。

“哦。。。那就在隔壁啊,我是四班的。”

红道臵咽下了最后一口饭,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呼,还得给那家伙买吃的,魔,诶她叫什么来着。”

“难不成是魔黯蝶吗?我们学校的黑魔女?”余殷速有些好奇又担心的问。

“啊,没错,就是她。你怎么知道?”

“我们学校姓魔这种稀有的姓的也只有她了吧。。。话说,你们难道认识吗?”

“嗯,算是吧,虽说今天才认识。。。”

“诶。。。”

“你们干嘛都叫她黑魔女,上午那群人也是那么说的。”

“因为她很危险啊,还有些恐怖的传闻什么的。”

“哦?说来听听。”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余殷速遮住一侧的嘴巴靠近说道“她是上个学期刚开学的时候转过来的,因为她的名字和气质都挺特别的,所以大家当时都很关注她。之前我们学校的不良找她搭话,结果被揍得半死呢!有人看到说,魔黯蝶一个人站在倒在地上的不良中间,拳头上沾满了血,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嗯,,,嗯。她的话,可能真的做的出来。”红道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之后就在学校传开了,于是大家就给她起了黑魔女的绰号,把她当成十分危险的人物,都离她远远的。啊,你知道吗,我们学校的不良有五大势力呢。”

“五大势力?”

“组成着五个势力的都是不得了的存在,而魔黯蝶同学她一个人就是一大势力呢!因为她压倒性的破坏力。据说她认真起来墙都可以打裂,真是太可怕了。”

“呵呵,,哈哈哈”回忆起什么的红道臵苦笑着头上的汗越来越多“不早了,快点带我去学校的超市。”

AM 12:10

“啊。。。居然只剩两小包了,旺旺雪饼,不知道够不够她吃。”红道臵有些不安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食物。“话说。。。”他转过头去“你为什么离我这么远啊?”

在后面的余殷速挠着脸说:“诶。。。你的红头发太招摇了啊。”

“什么嘛,帮我拿牛奶。”说着他把牛奶塞给了余殷速。

他们朝着刚才的老教学楼走着。

“呜!”后面似乎传来被惊吓到的声音。

“嗯?”红道臵听到转过头去,他看到了三个熟悉的面孔。

“你小子碰上了黑魔女居然没事?”三人中的老大手搭在余殷速肩上看着红道臵 。后面的两人也不怀好意的盯着,

“。。。又是你们啊,离他远点。”

“怎么”老大看了看余殷速,他正看着地面双手紧抓这牛奶。他又把眼神转向了红道臵“现在这家伙成你小弟了?”

小弟接着说道“哈哈,你可要想好,之前他从小巷里跑出去头都不回的。”

红道臵并没有动摇“那又怎么样。”

“话说,这小子逃的时候可跑的真快啊,哈哈哈,就和他的网名一样,喂,你知道他网名叫什么吗?”

“网名?”

余殷速好像猜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皱着眉头把头侧向了一边。

“叫超速跑者啊,哈哈哈,笑死。”三人说完起哄的笑着。

“还不错啊,我觉得很酷。”

余殷速似乎感觉很意外,抬起头来看着红道臵。

“啧”老大有种自讨没趣的感觉“你这什么垃圾品位。”

“赤红之犬。”

“啊?”

“我决定了,那我就叫做赤红之犬。这就是我的绰号了。”红道臵食指蹭着鼻子“制霸这所学校就从你们这三个开始吧。”

“这条疯狗早上是不是被我打傻了?”小弟摊着手问着。

三人中的老大推了下余殷速,对着他说:“喂,你自己选,你要跟着这红发小子一起挨揍还是乖乖走人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嗯?”

余殷速眼睛疯狂的游走着。

“你走吧。”红道臵对着余殷速说。“我可是很强的。”

余殷速又跑走了。

“噗哈哈,他倒是挺识相的,那么,就像早上一样乖乖的挨揍吧。”老大坏笑着,两位小弟揉着拳头慢慢的靠近。

红道臵看了看他们,又撇了一眼右手拿着的旺旺雪饼。

“喂,算你们走运,今天让你们一只手陪你们玩。”说着红道臵左手摆出招呼的手势。

“哼!我要打到你哭为止。”一个小弟率先冲了过去。

“哦?那快来试试啊,我赶时间呢。”红道臵笑了一下。

“呼呼。。。呼呼”此时的余殷速在操场上喘着。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身处在这里了。

又逃了一次啊。他心中想到。红道臵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他都说让我走了。余殷速调整了呼吸,看向天空。

可是。。。他不自觉的看向了教学楼的方向。算了,就算我去,我又能做什么呢,只会碍事吧,是这样的吧。。。余殷速低下头慢慢的走着。

画面回到红道臵那边------

“啊?还闪?”

红道臵躲过了一记快拳。

“你小子有本事再闪啊!”

呯!结实的一拳打在了红道臵的脸上。

“呼啊,呼啊,再来啊!”红道臵反手也给了他一拳。

“都说了你的拳头根本不管用了!”小弟不屑的说。

“啊啊?气死我了,那么这个呢!”说完,红道臵咬着牙使出了一招头槌。

“什么?”他似乎小看了红道臵,这记头槌稳稳的击中了下巴,当场他就失去了意识。

“喂喂,你这小子!”老大看到此景愤怒的拿起旁边的扫把挥了过去。

红道臵伸出左手斜着挡住迎面而来的挥击。小弟和老大的击打力道越来越大。

没办法,快挡不住了。红道臵心里想。只能再撑个几秒了。。。

“等,等一下,住手!”这时,一个声音出现在了他们的后面。

啊,是余殷速,他又回来了。只见他抖着腿站在那里。

老大和小弟不耐烦的转了过去。

“干嘛,回来找。。。”老大话还没说完,一瓶牛奶扑到老大和小弟的脸上。牛奶进了眼睛里,他们着急的揉着。

“趁,趁现在快逃!”余殷速似乎对红道臵说着。

“啊?当然是打倒他们啊!”趁老大反应过来,红道臵已经夺去了他手上的扫把。

红道臵反拿着扫把,只听见啪的一身,被打中头的老大翻着白眼倒了下去。

另一位小弟刚擦干眼睛看到此时的场景,瘫软坐在了地上。

“喂喂,有话好说。。。”

又是啪的一声,小弟也倒了下去。

喘着粗气的红道臵看着地上倒下的三人,与其说是咧着嘴喘气,但嘴角又过于上扬。他似乎还在笑着。

“唔哇,我是想叫你逃啦,怎么打上了。”余殷速在一旁有点害怕的说。

“逃掉又能怎样,他们还去来找你的。还不如在这把他们干掉。”红道臵顺手扔掉了已经变形的扫把。

余殷速摸了摸脖子“还真是不可思议呢,我居然会把牛奶撒向他们,真是疯了。”

“多亏了你呢,对付三个人还是有点吃力,你帮我创造了好机会。”红道臵看向余殷速。

“。。。。。。我当时真是吓死了。”

“不过,那句等一下住手,真是逊毙了呢,等,等一下,住手。”红道臵模仿着当时的余殷速的神情。

“那,那要怎么说啊。”

“当然说些更狠的话啦。”

“比如?”

“受死吧!怎么样,明显更酷吧。”

“。。。。是这样吗,我反正是从没说过这种话。”

“你现在说下试试?”

“啊?。。。受,受死吧?”

“什么啊,气势,气势呢。”

“受死吧!”

“哦!感觉对了,喊出来,大声点!”

“。。。。。。受死吧!!!”

“哦哦!就是这样,你还是能做到的嘛。”红道臵满意的点了一下头。

“喂,什么受死,谁在欺负我的波奇。”此时一个少女向他们走来。

“是你吗?”魔黯蝶看向了余殷速。

“不不不。。。。啊,我。。啊啊”余殷速慌乱的不知所措。

“欺负我的狗,下场会很惨的,你明白吗?”说完魔黯蝶歪着头看过来,露出冰冷的笑容。

“等等,他是来帮我的,你说是不是。。。”红道臵转头过去,可是他的旁边早已没了人影。

定睛一看,余殷速已经在30米外的远处,害怕的望着这边。

“哇,他是真的跑的快啊。。。”红道臵向他挥着手并做了个扫兴的动作。

“所以,地上的那些人才是。。。”

“对啊,不过已经结束了。”

“。。。。。。那走吧。”魔黯蝶似乎有些失望的样子。

天台上。

“给你。”红道臵拿出了右手中的旺旺雪饼。“店里就剩这两小包啦。”

“啊,本来还给你买了牛奶,不过洒啦,对不起。”他又补充道。

魔黯蝶接过了旺旺雪饼。“真神奇,你打完架居然都没有碎掉。”她撕开包装,拿出一片来。

“因为我很强咯~”

“这样啊,我才不信。你的脸都肿成猪头了。”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魔黯蝶默默的吃着雪饼。

“呐,你为什么不喊我来,明明大喊一声,说不定我就能听见的。”她突然开了口。

“。。。。。。”

“喂,我问你呢。”

“。。。。。。那我说了你不准生气。”

“?”魔黯蝶不解的看向红道臵。

“不准生气哦!”

“嗯嗯。我不会生气的。”

“主要还是。。。太羞耻了啦!”

“哈?”

“虽,虽说我之前答应了你的要求,但是要当着别人面说主人,汪汪什么的,怎么说的出口啊,太羞耻了,我觉得不行。”

“。。。也不是一定要你叫主人的。”

“还有你刚刚出现说波奇的时候,我身上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啊”

“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多。。。好,好了,我只是感觉那个场合这样说比较有气势。”

“不不不,不会有效果的啦。你还是用你冰冷的眼神好了。”

“。。。闭,闭嘴。”

“啊,说起来,你当时说的时候还带着恐怖的笑,难不成,你,乐在其中?”

“啰嗦,吵死了!”好像被人说中什么的魔黯蝶大喊着。紧接着是一记侧勾拳。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红道臵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以上是今日为止,红道臵受到的最重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