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3月25日 AM 7:25

“呼啊。。。呼啊,呼呼。”在早上喧闹的街道上,一位少年慌乱地跑着,时不时的回头看着什么。

“还敢跑,真是胆子大了。。。呼呼”三名和少年穿着相同校服的人恶狠狠的追赶着他。

跑着跑着,突然一只手搭在了少年的肩上。“噫!”他整个人像是触电似的缩了一下。“对不起,对不起,钱下周我一定会给的。”少年连忙道歉,并低着头。

那个人一脸呆滞的看着他。“哈?”并移开了搭在少年肩上的手。

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少年疑惑的抬起了头,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学生。他有着粗粗的正气眉毛,左耳上还带着两个耳环,更夸张的是他留着夸张的红色飞机头。“噗叽,噗叽。。。”他嚼着口中的早餐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怎么看都很糟糕吧,但是那张稚气的脸却又给人一种说不清的亲和感。

“你是二中的学生吧?”嚼嚼。。。“学校在哪里啊,我找不到。”红发的学生打破了沉默。

少年也回过神来,想到不是刚刚追赶他的那些人,松了一口气,回应道:“你问别人吧,我现在情况有点麻烦。”

“哦!请多指教,我叫红道臵,今天刚转学过来。”说完红发学生又把一大块早餐塞入了口中。

“哦哦,你好。。。不是,我现在,在被人追着,所以没空带你去学校啦。”少年慌张的东张西望的解释着。

“那么就拜托你了。”叫红道臵的学生一脸希望的望着他。

“什么东西啊,好好听人说话啊喂!”少年略激动的对红道臵说。

这时,一片大的阴影遮住了他们。

少年感觉到了不对,慢慢得把头朝后面转了过去。原来是刚刚追着他的那三个人围住看他们。

“嗯?不跑了吗,跑起来啊。”

“啊。。。学长,不是。。。”

“这么能跑,怎么不去参加运动会啊。”说着,三人一步一步把他们堵进了旁边的一个巷子里。

“你们有什么事,他还要带我去学校呢。”红道臵问道。

“啊?小子你谁啊?”“你是二中的?怎么从来没见过你?”三人中的两个人不耐烦的问着。

“你这一头红发太跳了吧。”三人看似大哥的家伙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噢,怎么样,很酷吧,你也想染吗?”红道臵回应了他。

“这么嚣张的吗,臭小子,你这娃娃脸学什么不良。”这句话说完感觉得到此时的气氛一触即发。

“怎么说,只有像你们这样一脸苦瓜样才能当不良吗?”红道臵神态自若的说着。

“你特么。。。”在后面的一人立马冲上前来。

“等等。”前面的一人拦住了他。

“大哥,这你都不打他?”小弟气汹汹的问。

“你小子有种。”大哥看向旁边的少年,“今天放过你,走吧。接下来,我们要教育这个狂妄的红发家伙。”

少年慌张的看着那三人,又看了看红道臵,咽了一下口水。“对。。。对不起!”说完,急忙跑出了小巷。

“哈,立马走了呢,和我想的一样。现在,就剩你一个人了呢。”三人中的大哥用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啊~~~啊,看来等会得自己去找学校的路了。”红道臵叹了口气说着。

“怎么不来问我们啊,啊?”

“你们?等会死人怎么说话啊?”

“臭小子,揍扁你!!!”恼羞成怒的三人朝着红道臵冲了过去。

嗖-----------一拳挥了过去,红道臵轻轻的晃了下头躲了过去。

“什么?”他们没想到这个红发的小子竟然能闪过去。

随后来的拳头更加猛烈。刷刷刷----就像职业拳击手的甩头动作似的,红道臵一一都躲了过去。

“那么轮到我了。”红道臵说着露出了不一般的笑容。

“怎么会?!”那三人都惊呆了,赶紧用双手挡在头前,做出防御的姿势。接着感受到一顿乱拳击在了身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拳头不断的击打着。

“?”

奇怪,这么多拳打过来却没感受到多少痛处。。。三人中的老大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前方快而紧密的拳头依旧击打着。但是,依旧没感觉到多少痛处。

“?”

老大不解的看向身旁一样在防御的小弟,小弟也心有灵犀的将视线对了过去。

以下是三人的眼神交流翻译。

“老大。。。这?”

“你也。。。?”

“是啊。”

“我。。。我也是。”

“不痛吧?”

“不痛。”

“你这么说来好像真的是。。。”

“真的耶!”

“难不成,那小子。。。”

“刚刚躲掉的几拳全都是因为运气好?”

“嗯嗯,我觉得是。”

“应该是。”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红道臵的拳头没有停下来过,但是那三人却慢慢放下了防御的架势。

“真的不痛啊,莫非这小子其实很弱?”

啪!老大用手接下了红道臵的拳头。

“什么?你还蛮有两下子嘛。”对于这个行为,红道臵似乎有点惊讶。

“搞什么啊,刚刚还真是吓了我一跳,臭小子!”老大零距离的一拳打了过去。

“唔哇!”

“对吧,其实超弱的!”身后的小弟就像考试完对到了正确答案似的语气说道。

又是一拳,红道臵应声倒了下去。接着三个人对着地上的红道臵一阵乱踹。

“呼呼。。。呼。。。呼”不知过了多久,小巷子里充斥着满满的喘息声。

“呼,以后给我老实点,下次再让我们看到你的红毛,就打你一次!”三人的老大对着瘫在墙角的红道臵说着。

之后,老大示意小弟们回去。

就在三人快要走出小巷的时候。。。。。。“啪!”一块木板飞了过来落在了老大的后脑勺上。

老大楞了一秒,瞪着眼睛把头转了过去。

红道臵鼻青脸肿的站在那里。“要去哪里,我还有意识呢。”说着露出了挑衅的笑容。

“马的,你小子疯了吧,你这条疯狗!”三人气势汹汹的又冲了过去。

“吵死了。”这时突然听到一个少女的声音平静的说道。

“啊?谁啊,别特么多管闲事。”三人回过头去,寻找这声音的主人。

只见一个女生站在小巷的路口,她也是二中的学生,穿着相同的校服,一头乌黑的长头发,额头盖着齐刘海,左手提着书包,用长长睫毛下的那双眼睛不屑的看着小巷里面。

“诶,这不是我们学校的女魔头吗?”

“怎么,怎么会在这里?”小弟脸颊上留下了冷汗。

“啧。快走吧!”三个人像见到鬼似的急忙跑出了小巷。

出了小巷的三人边走边回头嘀咕着:“没想到居然在这碰到她,危险的黑魔女。”

“那小子也算是够倒霉了吧。被我们打完又碰到她。”

“呼,她是真的恐怖,惹不起,惹不起。”

“过几分钟估计那小子就变成一摊肉泥了吧。”

“估计会这样吧,走了走了。”三人慢慢的走远了。

“呼啊。”红道臵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其实你不阻止我也能搞定的啦。”

“我才没有在帮你。”黑发少女走近了一些,打量着红道臵。“我只是路过,觉得这里很吵,说了一句而已。”她补充道。

“诶。。。”红道臵挠了挠后面的头发“这样啊,不管怎么说,多谢啦。”

这时黑发少女反而换作了一副恶狠狠的看向红道臵。“喂,你这家伙,不许感谢我,小心我揍你。”

?!

“诶?啊啊哦!”少女突如其来的反应让红道臵有些不知所措。“话说。。。刚才那三个人认识你吗,他们看见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你不知道关于我的事吗?明明也是二中的”她质疑的看着地上的红道臵。

“我,我今天刚转学到这里。”

少女依旧怀疑的看着。过了几秒,少女放松了眉头,转了过去。“算了。”说完慢步朝小巷门口走去。

“啊,等等。。。。。。”红道臵匆忙的站了起来,伸手向少女走去。“去,去学校的路往哪。。。里”话说到一半,红道臵被脚下的石头拌了一下失去了重心,朝着前面倒去。

在倒下之前,他本能的用手抓住了什么。

嘶啦------

似乎有什么东西随着倒下的红道臵也被拉了下来。

回过神来,趴在地上的红道臵发现自己左手紧抓着的,是一条裙子。这条裙子从少女的身上被拉扯到了地上。

。。。。。。红道臵慌张的慢慢抬起头来,看向了上方。

首先是两条白白的腿,再往上去,似乎也是什么白色的东西。红道臵立马把视线移向了更高处。上面也是白色的,一张从没预料会有这样发展而被惊到白硕的脸。

“唔。。哇!”红道臵连忙转过头去“对。。。对不起。”

少女反应过来,似乎有些红着脸的提上了裙子。

大概过了三秒,她轻轻的说道:“算了。”

“啊。。。真是不好意思。。。”红道臵半信半疑的转回头来,向少女望去。

“反正你马上就要死在这了。”

转过去的红道臵此时看到少女一脸黑线,除了那双犹如伊藤润二漫画里的恐怖眼睛。那一瞬间红道臵整个人汗毛都立起来了,他感受到了从没体会过的黑暗。

呯------!

死盯着他的黑发少女,愤怒的将手挥向了旁边的墙面。同时墙上周围的一整块都陷了进去,小碎粒掉落下来,而裂缝逐渐伸向了远处。

“唔。。哇!”红道臵又一次的叫了出来。相比上次,这次的声音倒是更加凄惨,还破了一点音。

他迅速的退后了几步。此时的他脑子里想着“喂喂,发生了什么,墙被她打裂了啊。连我都做不到吧,虽说我也没试过。把她裙子扯了下来,我知道她很生气,但是生气也不能砸出这么大裂缝吧。。。。。。难不成是因为正值青春期,不不,就算因为青春期也不大可能。这已经不是常人的力量了。”

“怎么了,说话呀,不说句遗言就去死吗?”黑发少女慢慢的逼近过来。

“想点办法啊”红道臵流着汗边退后边脑中高速运转着“大声呼救吗,还是趁她不注意逃出去,她到底是什么来头,这这看人的眼神已经和死神一样了啊,好可怕,怎么办。。。”

红道臵的脚步停止了,他转头看了看,已经靠在小巷最里面的墙上了。

呯------!

少女边靠近的同时又朝着墙来了一拳。还是同样的威力。

“受死吧。”此时此刻,少女已经在红道臵的跟前了,摆出了出拳的姿势。

这下子是真的完蛋了,看着前方那少女冰冷没有感情的眼神,红道臵放弃了思考。

呯---!

又是猛烈的一声。不过,不用担心,这并不是少女一拳打中红道臵的声音。

这时,红道臵正跪倒在少女的面前,那是他强大求生欲促使的土下座。而刚才的那一声则是他头用力磕向地面造成的声音。

“真的对不起!我知道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但是我什么都没看到(乱讲)!只要你愿意,叫我做什么事都行,所以原谅我吧!”红道臵尽可能发出最大的声音喊着。

沉默着,没有回答。滴答,滴答,滴答,红道臵脸上的汗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这可能是他过的最漫长最绝望的几秒钟吧。只有刚刚使用头槌砸向地面的额头冒着烟呲呲作响。

“。。。只要我愿意的话吗?”少女终于开了口。

“!”红道臵似乎感受到了生的希望“啊啊。。。是的。”他战战兢兢的抬起头额头上的血和鼻血一起往下流。

“那群人刚刚叫你疯狗吧?”

“?”

“POOKIE。”

“嗯?什么,你想吃百奇棒吗?”红道臵胆战心惊的问着。

“波奇,这就是我给你取的名字,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狗了。”

“?!”

“听见没有,以后无论我叫你做什么你都要答应。”

“唔。。。唔哦!”虽说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但红道臵也只能一一答应着。

“ 魔黯蝶,这是我的名字,好好记住吧。”说完黑发少女拿起了地上的书包走出了小巷。

留在小巷里的红道臵歪着头一脸茫然。

“。。。。。。嗯,虽说事情和想象中发展的不大一样,但是总算捡回一条命。。。。。。啊,去学校的路还是没问。。。。。。”他一个人默默的擦着额头上的汗嘀嘀咕咕的说道。

就这样,红道臵的新学校生活就这么奇怪的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