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充满了剑与魔法,爱与希望的世界,人们安居乐业,结婚生子,坦然的走完自己幸福的一生。

这同时也是一个魔物横生,灾厄频发的世界,边境时常战火连篇。人类与魔物的抗争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小到冒险者们在森林里与各种怪物发生战斗,大到组成探险队讨伐大型魔物。

冒险与机遇,毁灭与重生,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的相伴相生。

这样的世界,就像高潮过后的乐章一样,理所自然的迎来了终焉之时。

“喂……廉!……听……见吗!我们马上……赶……吱……嘎!……”胸前的魔导晶石在能见度伸手不见五指的暴风雪中,亮着微弱的荧光,发挥着它最后的机能,断断续续的传来了人呼喊的声音。

“实在抱歉啊……我现在,恐怕并没有空闲等到你们汇合了……”名叫威廉的青年男子惨然一笑,抬起头来,“对吧,我们两个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三年前,国家术士们确定了虚空领主的苏醒坐标,旋即火速通过王国会议判定为“灭世”级灾难。很快,由一批精挑细选的形形色色的精英皇室护卫队组成的“零号”小队成立了,经过三年的训练,磨合,最后他们每人被分别分配到了近一百人的高级步兵来照顾他们的起居生活和消耗小型魔物战斗——说白了就是保姆兼炮灰,但是在高层的鼓动下,每个人都充满了斗志和对空口承诺所谓的“王国的荣誉”心驰神往。当然,政客的游说手段千奇百怪,这并不奇怪。

而后,他们踏上了前往极北之地的消灭虚空领主的旅程。

很不幸的是,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让大家措手不及,威廉的队伍和大部队偏离了,恰巧又在此时误打误撞遭遇了虚空领主,普通步兵很快全员阵亡,单凭他一个人对上虚空领主,生还几率实在渺茫。

面前悬浮在半空中似乎勉强能称之为生物的东西,便是虚空领主。他扫开了最后一个挡着他的尸体,发出了雄浑的笑声“哈哈哈,区区人类,有趣,能与吾等战斗拖至这种地步,着实有趣!不过在这之前,吾有一事相问”

“想不到堂堂虚空领主还有事情要来请教我这个人类,哈哈,恐怕我死后都能吹好多年了”

虚空领主晃了晃他满溢着黑雾没有腿的下半身,并没有理会眼前黑发男子的调侃“汝等与吾缠斗至今,乃是为何?据吾所知,乃无非便是金钱,荣耀亦或者,是可笑的‘浪漫'?汝等疲于奔命,搭上性命,就为了这种东西,哈,哈哈,说白了便是金钱!名誉!女人!这些东西皆从吾等身上夺取!无非便是给吾冠上名为‘恶'的头衔罢了,以此前来彰显汝皆正义!哈,可笑!哈哈哈可笑至极!咳哈哈哈哈哈!吾且问你,吾言如何?”虚空领主全然不顾形象地挥着巨大的爪子捂着脸大笑起来。

“我呢”,威廉一边拉开魔兽皮大衣,把已经毫无用处的通讯魔导晶石扔在地上,一边给手上的短筒状的东西不慌不忙的填装东西“我这个人呢,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或许吧,你所说的对于别人来说是那样的,但不巧的是,对我来说并不适用呢。”

“其实我很清楚你不过是一介元素罢了,作为元素的‘王‘,又是虚空这等让人捉摸不透的属性,很自然会让无知的人产生恐惧感,老实说,我倒是不认为你会对我们人族社会产生什么主动性的威胁。”

“汝乃聪明人,那为何要为汝等的人族领袖卖命?”

“哈哈,老国王驾崩,新王拥立,自然要做出点政绩来以服民众,勇者斗恶龙的俗套故事哪怕是三岁小孩都烂熟于心,而你呢自然就是那个‘恶龙'啦,当然你到底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恶龙'象征的你,能为他们带来什么。你只要在这出滑稽的故事里,乖乖扮演好属于你自己的反派角色就好了。”

“精彩精彩,吾相信询问汝等依旧为其卖命的目的恐怕也不会有结果,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汝孤身一人遇见吾等,吾很是痛心人才,可惜可惜。”

“废话了这么多,我可没打算死在这里!”威廉突然毫无征兆地用魔术强化双腿起跳。

“拖延了这么久的时间就是在准备术式吗,可惜”虚空领主身躯一震,四周的薄雪被震起了一片,所在周围,一切低级的魔法强化效果皆被强制解除。

威廉明显感觉身躯一沉,失去了魔法的加持很快就从半空坠落下来。

“羸弱的人类,魔法无效后,你们还能做什么?”

“哪有打牌上来就掏King的道理?”威廉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很快又站起来,握住胸口的宝石挂坠,怀念似的微微一笑“寄宿于大地之中的精灵啊,吾以精灵之力的根源命令你!——‘土墙'!”

很快黄色的光点从雪下的冻土里冒出来,霎时间耸起了一座座魔术强化过的泥墙挡住了飞来的虚数飞弹。

“无用,太弱了!”虚空领主大手一挥,再多一倍的飞弹接踵而来,附在泥墙上脆弱的术式逐渐被剥离,飞溅的泥土散落的到处都是。

“区区中级魔法而已,你会为你的自傲付出代价,到此为止了!可怜的聪明人”再次发力的虚空领主迸发出了遮天蔽日的飞弹,密集的轰炸很快把可怜的土墙轰炸至渣。

“呃……?”轰炸结束后的烟雾里迟迟没有动静,若要说高级护盾类魔法虽然不能保命,但好歹还能呻吟几下,这样就粉身碎骨了,不过是个徒有其表的小聪明罢了。

“空之精灵!指引吾等前行!——浮空!黑之术式——相位转移!”浓烟中闪了一下耀眼的蓝光后很快又归于平静。

“喂!这家伙,这么乱来!”虚空领主很震惊于这个男人居然能在他的飞弹下存活还能使出带有禁忌诅咒性质的黑之术式——尽管他并没有认真用出全力。

对于区区人类来说着实值的赞赏了。

“我收回之前对你的轻视,你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虚空领主轻松的转身抓住了从背后相位传送过来的威廉。

“不过你应该很清楚,只要我有所准备,区区魔法伤害我是完全免疫的。”虚空领主的大手抓住了威廉的腰肢,像捏着一个比例滑稽的玩偶一样。

“所以我说过,哪有打牌上来就掏王的道理?”威廉举起之前在手上把玩的短筒物体,食指一动。

“嘭!”巨大的声响和火花同时在虚空领主的脸上炸开来。

威廉趁机从松开的手中逃脱。

顺着地形滚开两步之后,之前在相位转移时布置的机关依次爆开,隆隆的声响震的耳朵疼。

“不……这,这是什么东西!你算计吾!啊!”

“没什么算计不算计的,我可没那么笨到会和你正面杠上。”威廉心满意足的看着机关阵地正中心被炸的左摇右晃的虚空领主。

片刻之后,声浪停息。

“接下来,只要补刀就好了~”威廉愉快的踏上虚空领主失去生气的身体,伸出了火铳。

“生命……这一概念……对吾……等……并没有什么意义……”

“咦?这算是什么奇怪的遗言?”威廉把枪口凑到了虚空领主的脑袋上。

“否则,吾也……愧对‘亚神'的冠位……”

“亚……什么?你这家伙居然!”威廉急忙想要跳开拉开距离,他很清楚亚神封号的实力。

虚无是什么?虚无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定位,它可以什么都是,也可以什么都不是,世界诞生之初,虚无之境自然作为这一元素的支配本源,溢满了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

要怪只能怪现在虚无属性的元素太少了,更何况还有这种元素化生成具体生命的存在,经验不足,让威廉吃了大亏。

然而一切都晚了一步,虚空领主的身体化作波涛汹涌的浓浓黑雾,狂野霸道的窜上威廉的身体,疯狂而贪婪的钻满了每个身体的孔洞。

威廉只觉得自己像个蜗牛一样,自己的意识逐渐在被剥离这个蜗牛壳,身体里面灼热的像火烧一般。

他痛苦地跪倒在地,疯狂的抓挠着自己的面部,恨不得把耳鼻口眼全都撕扯下来。

“滚出去!不……!你不能!”无用而愤怒的嘶吼带来的负面情绪,加速了黑雾的侵蚀,很快,意识就像沉入海底一样,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吾等仆人,作为你新的身份,苏醒吧。”

噗通一声,威廉彻底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团小小的雪花。

滚烫的脸颊贴着凉凉的冰雪,好舒服。

这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内心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