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嗨,早上好,执茜。”突然出现的咲点点,看着和以往稍有不同,变得更加精神的夏执茜,“你在东张西望着什么啊。是不是昨天我走后有人欺负你啊?”

“没。没有。”有些违心的说着,只是夏执茜那微微一笑的唇角,她不自觉的想到了昨天那名神秘奇特的少年。

看着走神的夏执茜,咲点点有些醋意,故意捉弄到:“哟。。执茜你刚才竟然笑了哦,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快说昨天发生什么了,给我从实招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哦!”

说完,咲点点就在她的面前,伸出了一双邪恶的小手,张牙舞爪着准备对夏执茜进行’严刑拷打‘。

“哪。。哪有啦,你别胡说。。”眼神变得更加慌乱的夏执茜,不敢在看着好友那挑逗八卦的目光。

咲点点醋意更浓:“哼。哼,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嘛,每当你说谎的时候,你的手就会不停揪搓自己的衣角,看看你现在是不是这样。。”一直盯着夏执茜小手的双眸,狡黠一笑。

发现自己现在的举动,在好友那捉弄的眼神下一览无余。哗的一下,夏执茜马上把自己的手藏了起来:“讨。。讨厌。不。。不理你了!”

咲点点看着前面因为慌乱而逃跑的夏执茜,小嘴不由一撇,心里有些不满。不过最多的还是因为好友的变化,她还是非常开心的。

只要那个人不会伤害到执茜,咲点点是绝对会无条件支持夏执茜的。

小跑着的夏执茜没有看到前方,一位少年正慢步的走着。嘭~夏执茜撞到了对方的后背,琼鼻有些微红,不一会便传来了一阵和昨天一样好闻而又熟悉的气味。

尴尬的抬起头,看着样貌和昨天一致,气息却有些冰冷的少年,夏执茜有些紧张:“对。。对不起。。”

在确认对方就是昨天的少年后,她本想再次好好的道谢,却因为太过紧张,原本鼓足勇气要说的话,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小手不知所措的揪着裙摆。

许崎溟并不打算与夏执茜交流,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少女那尽显羞涩的眼眸,便再次转身向前走去。

看着离去的少年,夏执茜有些小小的失落:“刚才,我是不是惹他生气了呢?”

“执茜,怎么啦?刚才那人是谁啊,你们班上的么?”从后面追上来的咲点点,刚才的一幕她全看在了眼里,看着变得无精打采的夏执茜,她有些担心。

“没事,不小心撞到了他一下。”

之后,一路无话的两人来到了学校。

“我先回教室啦,执茜。有什么事记得来找我哦。”

与好友道别之后,夏执茜也独自来到了班级。刚进到门口,就受到了和往常一样被人瞩目的洗礼。唯独一个坐在最后排的少年,径自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整理好东西的夏执茜,时不时瞥向身后一直看着窗外的少年。两人各怀心思,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

“好了,大家都坐好,今天我要通知一件事情。下周一,全校高一年级会进行一次三天的修学旅行,如果有特殊情况去不了的可以向我请假。”班导说完后,便不由看向夏执茜,只是奇怪的是今天的夏执茜,让她觉得此时眼中的少女没有了昨天那种让她忧心忡忡的压抑,而是好像变得有些朝气了。

原本是想等下课后单独找夏执茜,劝她,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下周的修学旅行是可以不用去的,尽管这次活动只有一次,不去的话有些可惜,但班导更不想看到自己这个学生再次受到他人的欺凌。

现在看着夏执茜,班导觉得应该等她本人自己想好确定不去的话,应该会和她说的。

随着铃声再次响起,对于英语课十分煎熬的学生来说,他们也得以解脱了。而夏执茜也在最后的挣扎下,决定把洗好的制服,送还给那名少年,并正式的为早上的事情道个歉。

忍着向自己投来的异样眼光,夏执茜终于来到了少年的座位前,强装镇定的轻声说道:“那。。那个,这个给你。。。还。。还有就是早上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

好不容易说完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语,刚松了一口气的夏执茜,却没有得到少年的回应,又变的不知所措,低着头不停的揪着小手。

原本趴在桌上休息的许崎溟,当听到夏执茜的声音时,也是微微一愣。随后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眼中开始慢慢浮现雾气的少女,他随意的回应道:“没事。”

即使是轻轻的一句没事,这就已经让原本失落无比的少女,好似在无比昏暗的深渊中看到了一丝光明。

在还没有完全褪去雾气的眼眸中闪现出了一丝欣喜,夏执茜展颜一笑:“还有就是,昨。昨天的事,谢谢你。。那么,我。我就先回去了。”

回到座位的夏执茜,心脏砰砰的狂跳不已,双颊之上也感觉燥热不已。

“你们刚才看到了么,那个一直面无表情的绷带少女竟然笑了哎。。”因为夏执茜那一瞬间的举动,在旁人眼中显得是那么的异样,因而让教室也变得突然安静下来,现在又开始了一阵阵的窃窃私语。

“是的呢,不会是他们昨天一起值日,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不过看样子,呵呵。。他们俩还真挺般配的呢!”同时注意到了一切的陈婷,因为昨天被班导斥训而一直火大,也故意大声的讥讽道。

原本有些小小满足的夏执茜,当听到众人议论自己和那名少年的话语时,又变的十分自责。因为自己的原因害的他也受到了大家的嘲笑,她只好低着头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刚刚开始有了想和他人处好关系的萌芽,也在那些嬉戏的嘲笑中被摧残殆尽。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天台之上一对少年少女十指相握,两人都沉默不语。他们之间并没有像恋人之间该有的那样甜蜜美好的景象,氛围一直是无比的尴尬压抑。

看着那依旧被过长的头发遮住脸庞的少年,夏执茜还是没能按捺住内心那无比纠结自责的情绪:“那个。。今天都是因为我,连累你也被别人。。。。真的很对不起,我不应该主动去找你说话的,对不起。。”

许崎溟沉默了一会,还是回应了夏执茜那过于多虑的想法:“只是一群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无关紧要嘛?”听到少年的回答,夏执茜歪着小脑袋喃喃自语,知道少年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心中有些窃喜。不知为何原本沉重的心情也变得有些释然了。

“那个,可。可以的话,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吧。”夏执茜真挚的看着他,希望能得到少年的回答。

“没必要,等治疗结束,你我也只会像以前一样,互不干涉而已!”许崎溟没有任何在意的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是的,直到现在,即使两人做着如同恋人般的亲密举动,他也没有想要与眼前少女产生任何羁绊的想法。

不曾拥有,便不会有所失去!

在夏执茜的耳中,这句话却变得比任何嘲讽都要残忍,整个人也好似跌落到谷底一般“是啊,我和他一直都是陌生人,我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啊”心中的自嘲,令她悄悄看了一眼自己的样貌,不知为何却让夏执茜想到一个让她内心无比慌乱的想法。

在夏执茜的眼中,神秘无比的他,少许露出头发之外的侧脸也是那么帅气耀眼,这让她在少年的面前又变的自卑起来。

是啊,我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呢。。想到这里,夏执茜没有了想要多呆在少年身边的想法,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想再让少年看到她这般被旁人认为是一种异类,丑陋的模样!

“那。。那个,我先回去了,明。明天见。”如果能不再相见就好了,夏执茜强忍着内心那好像被撕裂般的疼痛。

她本可以说,不用少年再为她治疗了,可是。。内心无比矛盾的她还是想能够与少年再次在天台相见。

夏执茜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回到家中的她,时不时的就会想起那天突然出现将她救下的少年,与他十指相握,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温暖和那小小的的幸福。

异样的情绪不断扩大,让夏执茜因为自己有了那种不明的情愫而感到无比羞耻。她竟然也开始讨厌自己的模样,厌恶自己有着想要独占那名少年的丑陋想法。

原本看着夏执茜那显得无比失落,匆匆离去的背影。许崎溟才注意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好像太过冷淡无情了。

算了,这样对那个女人来说反而更好。甩了甩头,许崎溟不再去想那些毫无意义的情绪。

在即将到来的翌日清晨,有人却一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