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墙上摆钟的指针走动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教室里安静的令人感到有些压抑。

突然少年停下手中的动作,直起身来,朝着夏执茜的方向走来。看着一步步靠近自己的少年,夏执茜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以为又要受到和往常一样被人嘲笑羞辱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夏执茜慢慢的睁开双眼,看着提着水桶再次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少年,暗自松了一口气,狠狠的甩了甩头后提起另一个水桶跟了上去。

“什么!因为突然有事,今天的联谊竟然取消了!!!真是。。。。啊!!!”听着同伴刚刚告诉自己的消息,陈婷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心中气愤不已。

“肯定是因为那个女人,今天差点让我做值日,现在联谊又取消了,肯定是那个恶心的女人把霉运传染到我身上了!”

“对对。肯定是这样!”其余人也因为联谊活动的取消,心中同样不爽,不知如何发泄怒火,便都不可理喻的把责任推到了夏执茜的身上。

看着同伴们和自己有着同样的想法,陈婷看着校园的方向,冷笑了一声:“走。我们去找那个罪魁祸首,今天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去!”

走廊处,一个娇小的身影吃力的提着水桶,迈着有些笨拙的步伐向着教室走去。

少女本就不怎么红润的小脸,现在也略显有些苍白。正当夏执茜快走到教室门口的时,不知什么时候在她身后出现了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哟!这不是绷带少女嘛,还挺能干的。水桶应该很重吧,你身体不好,就让我们来帮你一下吧!嘻嘻。。“陈婷幸灾乐祸的笑道。

看着眼前面带不善的三人,夏执茜不由往后缩了缩身子:”谢。。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三人充耳不闻,陈婷察觉到对方也是在警惕着她们,便向旁边二人使了个眼色,随后乘夏执茜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二人快速的的来到了她的身后,并分别制住了她的手臂。

计划意料之外的顺利呢,陈婷双手环抱于胸前,刚才她就想好了怎么修理一下面前这个一直受班导特殊照顾的女人,她趾高气昂的看着没有了任何反抗能力的夏执茜:”别怕嘛。来,让我帮你一下!哈哈。。。”

随后她直接拎起地上的水桶,其余二人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直接将夏执茜推倒在地,闪到了一边。

突然受到一股推力,反应不及的夏执茜重重摔在了地上,还不等她出声,身上随后而来的就是一阵冰冷。

夏执茜直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为什么?“。以前的遭遇她早已习惯,只不过是些别人在她背后的议论与嘲笑,现在突如其来的一切,不管是衣服还是绷带都完全湿透,让跪坐在地上的少女内心变得茫然,眼神也变得无比暗淡。

“看你每天裹的严严实实的,想必热的很难受吧,现在应该很凉快了吧?也不用提这么重的水了,真是一举两得呢!不用谢我哦,哈哈。。”看着浑身无比狼狈的夏执茜,陈婷心情变得无比畅快,心中想到:“哼!就会装柔弱,要不是咲点点那个暴力怪胎,真想每天都修理你一顿!”

另两人也开始落井下石,以表自己始终是站在陈婷这一边的。谁叫陈婷家境那么好呢,得罪了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之前就有一个女生受不了陈婷的刁难,最好选择了转学。

其中一个女生在看到刚才夏执茜摔倒时,一只手还紧紧的护着帽子,对此而感到十分好奇:“对了,你们觉不觉得很奇怪啊,为什么夏执茜同学一直都带着帽子呢?让我把她的帽子摘掉看看是不是。。。哈哈。。”

说着便直接强行扯下了夏执茜紧紧护着的帽子“你们快看,还真是和我想的一样没有头发呢!”。

“哇~,夏执茜同学尽然没有头发哎,这可是个重大新闻啊,快拍下来,发到网上去,嘿嘿。。”看着头上同样缠绕绷带的夏执茜,三人更加恶趣味的打算着另一种修理手段。

“不。不要。把帽子还给我。。”夏执茜伸出无力的双手,想要去维护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但内心的恐惧让她变得更加绝望。

面对外界再多的嘲讽,夏执茜只是会觉得自卑,不过却还可以承受。但是因为皮肤的原因也导致了她从来都没有长出过头发,这也是她唯一一件最害怕让人知道的事情。

无论是谁都会对自己的头发非常在意,更何况对于一个女人来说!

“你们两个,去把她的手拿开!挡着我都不好拍了。”陈婷看着拼命遮挡头部的少女,不满道。

少女用尽全身的力气开始挣扎,想要挣脱那些控制自己的手。。戏虐的奸笑声和拍摄声一直环绕在耳边,她觉得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不知过去了多久,再也没有了力气的双手垂在了地上。

最后少女缓缓的闭上了那暗淡无光的眼眸,隐藏在衣袖中的双手慢慢紧握起来,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

看着不再反抗的少女,陈婷也没了刚才的兴致,故作好意的弯下腰:“来,夏执茜同学,我来帮你戴好帽子,下次可别掉了哦,要不然还真是。。。呵呵。”说完便转过身准备离去。

“你们在做什么!不知道这是违反校规的行为吗!”看着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景象,身为这个班的班导,她气愤不已,更对于原本的因为心软而答应夏执茜坚持值日的要求十分懊悔。

在三人被训斥之时,夏执茜也缓缓地站了起来。

“夏执茜,你没事吧?有哪里痛吗?”班导担忧的看着那浑身狼狈不堪的少女。

“谢谢老师,我没事。我能先回去了么?”少女绝望声音中带着最后的一丝请求。

“可。。可以,有什么事的话就和老师说。”感觉夏执茜的突然的变化,班导有些慌乱,不知所措的转过身对着另外三人呵斥道:“你们三个跟我过来!”

几人离去后,一直没有被他人注意到的少年却依然站在一侧,他静静的看着前方,一名浑浑噩噩的少女正在向着天台楼道走去。

“我是不是错了?”许崎溟心中有些懊悔。

原本就一眼看出那三人是来找那名少女麻烦的他,因为他不想与他人产生不必要的牵扯,所以并没有上前阻止,而是去找了班导。

当赶到之时,看着欲走的三人和跪倒在地上的那名狼狈无助的少女,他就知道自己还是晚了一步。

另一边,已经慢慢走到天台的夏执茜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着天台护栏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