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两旁,时不时的能看到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少年、少女们。他们有说有笑,其中也有不少愁眉苦脸的,虽然每个人的心情都不相同,但是他们那身颜色统一而又独特的校服,都表明了他们是林正高中的学生。

男生们身着西装式的制服,而女生略有不同的就是她们那齐膝的折页短裙,光洁雪白的小腿裸露在外,无不彰显着这个年龄段少女特有的青春靓丽的气息。但是美好的事物中,总会有那么一点瑕疵而不尽人意。

“看!绷带少女来了,还是和以往一样呢,这么热的天气,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嘻嘻。。我都有些同情她了呢。”刚进入校门的一群女生中,为首一个促狭的转过头,特意在同伴面前高声说着。

“咿呀。。你别说了。我今天早上因为晚上睡觉热的一身汗,又洗了个澡,现在又遇到她,害得我都闻到一股。。。好恶心的,赶紧走啦!”人群中一个身材较好,打扮的十分清纯的女生,看向后面的眼神有些厌恶。

一直受到他人议论却一直不吭声的少女名叫夏执茜。她的样子与那些朝气蓬勃的学生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夏执茜从小就因为罕为人知的疾病缠身,导致皮肤表层异于常人,变得对阳光特别敏感,只要皮肤被光线照到,立刻就会红肿,隔一天就会开始脱皮并且疼痛难忍。因此不得不每日用绷带将自己全身上下都缠的严严实实,仅仅只露出了眼睛和嘴巴。

夏执茜的着装除了制服以外,她头上戴着帽子,其余露在外面的手脚都是绷带缠着。这两中搭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让她在别人的眼中变成了异类的存在,这样的样貌,也让她变得自卑,更加内向。

“我身上真的很难闻嘛?”夏执茜低着头,偷偷的往身上嗅嗅了,深怕别人看到自己的举动而不敢抬起头来。

“哈~!你们有完没完啊!闲着没事是嘛!都快上课了,还不赶紧走!!!”这时一位个子稍高,脸上有一对可爱酒窝,外表有些文静的女生却和外表有些不符的大声朝那群要走不走的女生吼道。

女孩是夏执茜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咲点点,也是除了家人唯一一个不嫌弃她样子的人。每当有人欺负夏执茜时,咲点点就会立马冲上来,挡在她前面替她出头,抨击那些闲着没事,却没事找事的人。

别看咲点点外表像是一个文艺少女,她可是一个跆拳道练到黑带,人称外号暴力点姐,不过凡是叫她外号的人,隔天都进医院去了。。。。

一点也不在乎他人眼光的咲点点,二话不说就拉着夏执茜快步地朝着教学楼走去。

“执茜,她们刚才没欺负你吧?”路上,气愤的咲点点有些担忧的看着夏执茜,因为她知道虽然执茜被别人说坏话,但她从来都不吭一声,更不会去回击别人,永远都只会默默的去忍受。这让咲点点心里很是难受,因此才决定去练跆拳道,她要保护自己最好的朋友。

“没事的啦,我都习惯了,所以点点你就不要在生气了,如果那些人真的太过分的话,我也是会反抗的哦。”为了不让咲点点太过生气,因而去找那些人的麻烦,夏执茜还特意握紧了小拳头以示决心。

今年春天,她们俩才凭借各自优异的成绩进入了这所全市排名第一的林正高中。

憧憬的高中生活就要开始了,想法总是美好的,现实却十分的残酷。因为从开学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除去夏执茜每周一和周二两天因为身体原因要去医院治疗外,每天都会受到别人有色的眼光,时不时的就会出现和今天早上所发生的同样的事情。、

夏执茜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让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受到别人的歧视和伤害,“如果自己也有能够保护他人的能力就好了,我也想。。。。。。那样的话该有多好啊!”心中不禁有些苦涩。

可以说夏执茜的身体,她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即使她的病情被家人隐瞒的再好,但是随着病情的加重,她也早就感觉到了自己时间已经快不多了。

“高中啊!应该会经历许多令人难以忘怀的事情吧?如果我能遇到自己以后人生的另一半的话,那还真是让人也有些期待呢,但是应该不可能遇到了吧?“夏执茜甩了甩头,看向了隔壁咲点点所在的教室:“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的,即使到那时候我已经不在了,我也会永远祝福着你的。“

叮铃铃。。。一天的课程就这样结束了。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值日生留下来打扫,其余的同学也赶紧收拾回家吧。”班导说完便拿起了值日表,尽然发现了夏执茜的名字。

夏执茜的情况,她还是比较清楚的,并且成绩也十分优异,因此她也很照顾夏执茜。不管对方什么样子,在她眼里夏执茜也是她的学生,所以心里不免也有些同情自己这个学生的遭遇,在夏执茜不知情的情况下,从来没有在值日表上写她的名字。这次应该是有人故意写上去的,刚想自己重新点一个学生来值日时,但还是晚了一步。

班上平时最爱捉弄人的一个男学生开玩笑似的大喊了一声:“老师,今天是夏执茜和某个比较阴沉的家伙一起值日哦!”

看着低着头,不敢说话的夏执茜,班导还是决定换一个人:“夏执茜同学的身体大家都知道,所以还是换别人来吧。陈婷今天你来做值日吧。”

话音刚落,此时夏执茜也鼓足了最大的勇气,有些微弱,但却无比空灵悦耳的声音在教室传开:“不。。。不用了,老师,我。。我可以的。”

夏执茜不知道有一道凌烈的目光,在她还没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一直注视着她。

“哼!算你识相,要是耽误我今天和外校的联谊的话,明天非让你好看不可!”看向夏执茜那充满怨毒眼神的主人正是早上那名十分清纯的女生,也就是班导所说的那名陈婷同学。

学生慢慢的都离开了,咲点点也和夏执茜道别之后,现在教室里就只剩下了夏执茜和那个被别人说成比较阴沉的少年。

少年并没有理会夏执茜,独自开始了打扫。

夏执茜看着对面的他,心里并没有原本所想的害怕,只是有些好奇:“你。。你好。”刚才那动听的声音,又怯生生的响起,总会让人觉得说话的人必定是一个清新秀丽,十分娇羞的人儿。

不过由于绷带的缘故,除了家里人,至今没有人知道少女面纱下到底有着怎样的容颜。

少年仍然没有理会夏执茜的问候,只是微微抬起了那被过长碎发遮掩住的一双漆黑且略带一些疲惫的眼眸后,继而独自打扫着。

相遇,或许只不过是一次轻轻的回眸,一时的冲动之言未必就是那期盼已久的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