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诺亚的夏天十分热。

夏天的太阳总是出来的很勤快,天天盘在在人的头顶,赶也赶不走,撵也撵不开,他就一直黏着你,就像被汗水浸透了的衬衫粘在皮肤上一样。好容易来了一片云,却没有下出来雨,只是和太阳打一个招呼,便到别的地方游历去了。

烈日之下,人也变得慵懒了许多,总想在家好好睡上一觉。诺亚的夏天,最好的度过方式就是在家,躺在床上,打开所有可以打开的制冷设备,好好睡上一个回笼觉。一切都是显得如此慵懒与和谐。

似乎这里,是整个诺亚最热的地方,漫天的黄沙随着大风呼啸着,沙漠已经炎热到了一种让人无法忍耐的地步,千里之外,看不见一个活人,只有几个孤零零的草房子,立在那里,里面的人似乎早就逃难去了,门口积了一层厚厚的沙子,甚至有的房顶都被漫漫黄沙压塌了。这个地方别说是人,骆驼啥的也很难生存。沙子是一种比热容奇大的物质,在太阳的烘烤下,它可以温度高达七十多度。

一只蝎子蜷在沙坑里,他已经很久没有猎物了,在这个温度下根本没有别的什么生物可以活下来,连他都要靠着一株巨型仙人掌内部的水才活了下来,成了这一片沙漠中的最后一只蝎子。

突然那只蝎子动了一下,他似乎感觉到了远方的一些动静。慢慢的那个动静越离他越来越近似乎就是朝着他这个方向来的,慢慢的他听出来了,远方的似乎是骆驼的蹄子声,而且还不止一只。

他又蜷在了沙坑里,准备这很久都没有进行过的捕猎运动。

近了近了,那蹄子声越来越近。

没错就是现在。

那只蝎子从沙坑里跳出来,准备袭击那只靠近他的骆驼。

可是迎上他的却是一只骆驼的脚。

“喀吧”

这片沙漠中再也没有了蝎子。

那只骆驼上坐着一个男子,一身红色的战铠,红的不能再红了,给人以十分炙热的感觉,就像是一把火,一种红色出现在像这样的环境里,更是火上浇油。

那战凯看起来颇为高端,按照身形来制作的胸甲刚刚好勾勒出男子身上的肌肉,胸甲的正中央还镶着一个拳头大的红宝石,红色的护膝,护肩,护腕,在这等高温之下竟不被融化,一定也是奇宝,两只手上各套的一只手套,手套似乎是一种红色合金做的,每只上面各镶着红橙蓝绿四颗宝石,你们可以脑补一下,把灭霸的手套除了宝石以外全部涂成红色。

男子用手套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然后从背后掏出一张藏宝图。

“妈妈呀,这地方到底在哪?怎么找都找不到?父亲真是的,还非要让我穿这身破盔甲来这种地方,还美名曰什么锻炼意志,真是岂有此理!还说什么,我必须找到这里的宝藏,才能够战胜那个什么「琞」,真是讨厌。那个藏宝的人也真是的,非要把宝贝藏在这种地方,就不怕太阳把宝贝烤化了吗?”

有最热的地方,同样也有最凉爽的地方。

夏天最适合度假的无疑便是海滩。沙滩之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太阳伞,伞底下各色,各地,各样的人都有,当然也不乏一些谈情说爱的情侣。

碧蓝的浪涛一浪,高过一浪,后浪又将前浪推倒在沙滩上。

“轰”

一阵巨浪拍打在一块沿海的礁石上,就好像寺庙里的钟声,又像是在平静的水面上扔了一颗石头,声音被一圈一圈的传到远方。

“扑通”

一只美人鱼,哦不,一个女孩从海里突然跃了出来,溅起了一阵水花。那女孩在空中来了一个七百二十度大翻转,脚尖轻点礁石,稳稳的落在上面。

碧蓝色的长发好似要和大海融为一体,皮肤也似水一样吹弹可破,瞳孔自带蓝色,像是大海的颜色,像是天空的颜色,就连眼神,好似也带了一点蓝色,饱含着大海一样的温柔。

“最后一次了呢!明天就该要出发了吧?希望我以后还能回到这个地方。”

少女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又低头看看水里的太阳,会心一笑,转身,轻跃,又像鱼儿一样钻入水中。

论人气,这里和海滩倒是相差无几,不是因为这里的自然环境多么好,气温多么令人感到舒服,那是因为这里是全诺亚的政治经济中心——圣城,一个神圣的地方。

虽说诺亚已经解体,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作为五百年前的政治经济中心,这个地方经济仍旧经久不衰,尤其是这里的玉器制造业更是世界有名。

这里温度虽和卡尔顿城差不多,这里的人却要比那里的勤快很多,圣城的人们似乎不知道疲惫,在如此热的天仍旧不停的在外奔波,为了自己的前程,和向往的美好生活。

世界著名的圣神大教堂,又是圣城的中心,这是诺亚境内除了神山以外另一个能和神挂上钩的地方——曾经诺亚的皇帝,和神签订协议的地方。

教堂今天按惯例需要进行维护,拒绝一切来客。就让早早就慕名来到教堂门口的旅客们深感遗憾。

教堂伸出的一个拐角,有一间会议室,那里从来不对外人开放。

玉白色是这里的主调,清一色的白玉制成的巨大的桌子和清一色的白玉椅子,以及玉白色的陶瓷杯子,端正的摆在每一个玉白色椅子前,尽管椅子上并没有人坐。

玉白色的墙上,镶嵌的两根象牙,象牙向墙外突出,两根象牙之间,架着一把玉白色的宝剑,宝剑看起来并没有如此多的纹路,做工却是十分细致,宝剑很宽,甚至都和小型的盾牌的直径差不多,剑也不是非常锋利,战斗中唯一的优势似乎就是厚重一些,宝剑的剑柄也很普通,并没有什么宝石镶嵌。这剑可能就是放在会议室里面观赏性较强吧。

会议室只开了一个小窗户,窗户外面是教堂的一个天井,四面都是墙壁,这是专门为这扇窗户开的天井。

窗户旁边站着两个人,两人穿着相同的玉白色的礼服。

“那边事情我已经办好了,内应也已经联系好,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左边的男子开口了,声音略显沧桑。

“是,父王,孩儿一定不让您失望。”

右边的,似乎也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

“宝剑就在那里挂着了,你要想用就拿去用吧,他能助你一臂之力。”

“是。”

“哦,对,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哦,什么事?”

男孩回过头,露出一张侧脸。十分清秀的脸庞,玉白色的皮肤让人第一感觉以为是一个女生,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眼神似乎还掺杂着一点血色,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熬夜了。

“昨天成功逮到了那个卡尔顿城的间谍,那个人已经全部招了。果然,今年卡尔顿城增派了人手。”

“哦!”

“而且这一次领队的并不是我们预测的那个杰,而是那个卡洛夫。”

“嗯?!”

“听说是那个杰思想政治不过关,战斗时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

“怎么可能?卡尔顿城里面有谁有这么强的实力?”

“所以我说如此反常,一定有鬼,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那个杰,切不可大意。”

“是。”

“还有那个间谍,你准备怎么处理?”

“全部交给我好了。”

十分钟后,在圣城的西南方向,有一声惨叫。

这片树林显得十分寂静,但这寂静只是暂时的。

“嗖。”

一棵百年老树下的灌木丛中,突然间射出了两根藤蔓,捆在了百米外的树干上,藤蔓绷直,一位女子从灌木丛中飞出,像是美国大片的蜘蛛侠。

那女子身材高挑,一身紧身的黑衣,却是用藤蔓做腰带,一根藤蔓,将长发胡乱捆成一团,却用一根小树枝作发簪。可能由于黑衣的缘故,皮肤显得略白,左手抓着两根藤蔓的尾部,右手却抓着一把和她身形完全不符的巨斧,巨斧以黑色为主调,合金做的巨斧的斧柄上面还缠绕着几根藤蔓。更令人感到无语的是,一身冷色调的衣服,却配了一双带有大红花的鞋子。

整个人物都和绿色植物联系在了一起,绿色可能有点狭隘了,整个人都和植物联系在一起。

女子左手一震,藤蔓带着她腾飞了起来,然后左手一旋,两条藤蔓瞬间被她收入囊中,巨斧一挥,一斧头劈入一颗直径接近一米的树上,斧头被卡在树干内,她也抓着斧柄挂在树上。

“队长,队长……”

远处传来了呼唤。

女子在树上荡了荡,超那边吼道。

“喊什么队长?叫女王,懂不懂?有什么事快给老娘说,别在那磨叽。”

神山之下,太阳正缓缓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