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去上个厕所而已。没事,我答应了,我们继续谈。”

法拉哥准备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

琳转过身来吃惊的望着他。

“哈哈,你也不早说,我就说你不是这么不识抬举的人。”

法拉第大笑了一声,脸色从麻木冷淡,瞬间变成了热情。这反而吓了,杰一跳。

三人就坐,准备谈正事。

“咳咳。”

法拉哥正了正领子,清了清嗓子,好像要准备开始一篇长篇大论。不是好像,他就是有一篇长篇大论。

“我觉得我需要,给你们普及一下十城大战的一些情况。”

法拉哥看了看两个人,眼神好像在寻求意见。

琳和杰同时点点头。

“是这样的,十城大战,起源于五百年前的诺亚战争。他的本意是让十城联合起来对站巨人。

而就在三百年前,十城的城主共同聚在一起,达成了一个协议。

他们为了提高年轻人的积极性,和上进心。制定了一套比拼规则。

当年轻人的队伍开向巨人的领土时,他们可以缴获一些非常有用的东西,例如巨人的骸骨。那些骨头要有非常好的导魔性和耐用性,是做武器的最佳材料,而且巨人的领土里面还有一些珍稀的药材,矿石等。所以说每个队伍几乎都可以淘到宝贝。

而他们的比拼规则就是,比拼哪个队伍获得的东西多,比拼哪个队伍获得的东西更有价值。

比拼获胜的队伍可以获得所有城市的就业权,极高的声望,还可以获得大量的奖励。

于是,比拼变成了每一次十城大战的看点,每一次十城大战,几乎都会有惊人的消息出现,甚至在五十年前,一只圣城的三十个人组成的队伍,居然总共杀了十几个头巨人,死伤却不到一半。当时这个消息震惊了十个城。要知道在之前的所有对决中,人类几乎每一次都败给巨人,从来没有一换一的战绩,每一次一个队伍中都得要死伤五六个人,才可以斩杀一头落单的巨人。

于是之后每个城池的之间的比拼越来越激烈,胜利的成果也越来越丰厚。”

法拉哥在这里顿了顿。

“但是就在十五年前,一只圣城的队伍却在大战将要结束时袭击了焱城的一个小队,夺取了焱城的战利品,于是那只圣城的队伍便成了最终的赢家,但是他们手脚十分干净,那支焱城的队伍一个人都没有跑掉,焱城也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件事情最终就不了了之了。

在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中,焱城集结了海城,木森城,将圣城的三个小队团灭,圣城城主,因此大发雷霆,于是十城大战停止了三年。

三年以后十城大战又规定了一条。

不允许各个城池之间的部队相互争斗。

这一条十分有效,十个城池之间的军队,很少有大规模的冲突。但是暗地里的争斗并没有停止。这三年来经常有城市军队进入巨人的领土,个别小队无一人生还的情况,而这些情况都只发生在蟹城,小龙虾城,和卡尔顿城身上。弱国无外交,这些城市不论从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是最弱的。

再后来,蟹城和小龙虾城,各自攀上了海城和焱城,他们答应将战利品分给海城和焱城一半,以求海城和焱城保护他们的性命。

于是最终势单力薄的只剩卡尔顿城。

就在去年的十城大战上,卡尔顿城派出的五支军队,共计一百五十多人,无一人生还。而其他九城给的解释是,我们的这五支军队遇到了巨人的大规模部队,在争斗之下,全军覆没。这是从十城大战来几百年,从未有过的。但我们又没有任何证据,实力又不能让别人感受到威胁,这事最终就不了了之了。这是卡尔顿城的耻辱。所以今年的卡尔顿城招募了两百七十位强者。我们需要一雪前耻。”

“让我们去攻击别的城市的队伍?这我做不到。”

杰说,自相残杀是他最看不起的事情。

“你的情况我大致了解,我和你这些说这些不是让你去进攻别人,而是要引起你足够的警惕,你的任务只是带领好你手下的这三十多个人让他们活着回来。进攻围剿别的队伍的事情,留剩下八个队伍去做。”

“嗯,我知道了。为了我那幸福生活,我也得要保全我的小命。”

杰微微点点头,回答。

“琳小姐,听到我的介绍以后,你还要去吗?”

“是的,我还要去。”

“好吧,希望你能平安。杰先生,麻烦你照顾好她,保护她的安全,她关系到卡尔顿城未来的一切。”

杰抬头看看琳,又看看法拉哥,完全不懂那句话的意思。

“看来琳还没有告诉你她的身份啊,她是卡尔顿城主的女儿。”

这是出发前夜的最后一个晚上。

琳和杰被要求和军营里的战士熟悉一下,会一个面。

由于琳和杰的到来,军营里面开了宴会,来互相熟悉彼此。原本这群士兵想要带杰去参观一下他们的宿舍,但由于琳的缘故,杰没有去,直接跳过了参观宿舍的环节。

宽广的大厅里面,摆着一张长长的大长桌,长桌的四周摆着一圈长凳。大厅不是十分豪华,砖墙,木质的天花板,水泥地面,十分普通。长桌和长椅也是那一种只有四条不一样长的腿的劣质产品,其做工粗糙,一看就不像精细的工匠做的,可能是士兵们到山上砍的木材拼凑而成的吧。

桌子上坐坐的便是杰和琳,而桌子的其他方位则围了三十个人,他们便是杰这一队的队员。

可能是由于经费缘故,大厅里面好不容易凑齐了三十多套餐具,但是餐具的样式却是五花八门,并不是十分整齐。平均一个人只能分到一只碗,或者是一个盘子,配上一个筷子或一个勺子,不像现在的餐馆一样,盘子,勺子,筷子,叉子一应俱全。大多数的碗还是烂了边缘的,使用的人只好从另一面来使用碗,防止那个碗划破了嘴。三十多套餐具里面最醒目的是杰和琳的餐具。在一大堆陶瓷碗,陶瓷盘子,木筷子,铁勺子之间,放着两只高脚玻璃杯,没错,这就是琳和杰的餐具。两只高脚杯还是整个军营的人,举全员之力找到的唯一两件可以拿得出手的洋家伙。

饭菜也不能说可口,也不能说美味,也不能说花样翻新,也不能说种类齐全。一荤两素一汤是军营的标配,今天由于杰和琳来的缘故,多加了一荤一素。三素是青菜,大白菜和土豆。可能由于要节省开支的原因,两荤分别是红烧狮子头和辣椒灌肉。这两荤菜十分有意思,直径十厘米的红烧狮子头里,只掺杂了几个小肉丁,其他的全是面团,辣椒灌肉就更搞笑了,里面不仅灌了肉,还灌了一些米饭,这倒是非常有创新精神,杰用手抓了一个辣椒灌肉,第一口咬掉下去没吃到肉,第2口咬下去咬过了,也没咬到肉。

至于酒水方面还是比较齐全,这些很可能是食堂没收那些违纪士兵的酒,所以摆上来的酒,有着各种各样的品牌,而且大多都是被打开喝过一半的。不论酒是好是差,对于人来说貌似都是一样的,只要有就行。

宴会开到一半,就已经有几个人不胜酒力的醉倒了,杰也是被灌了几杯,已经有一些醉醺醺的了。琳喝的倒不是很多,却也喝了一杯,辣的她小脸通红。

人喝醉了就该耍酒疯了,而且一大群人一起耍才带劲。

杰摇了摇面前的玻璃高脚杯,里面的液体已经被喝干。因为折射,他透过玻璃高脚杯看到三十多个扭曲的人形。他将玻璃高脚杯放在桌子上,那杯子在桌子上摇了几圈,才终于站住了脚。他一拍桌子。

“咱们是不是应该取一个队名?”

“对,没错,应该取个队名。”

“一定要那种…最霸气的。”

“我看「无敌队」这个霸气。”

“不行不行,你那个队名太俗。”

“就是你有没有文化,让队长来取。”

“队长不行,得让队长夫人来。”

一句话一出,便如沸水里面扔了一块砖,真是炸了锅。虽然说杰和琳以兄妹为名,参加的这次十城大战,但似乎人总是有讲闲话的倾向,他们更喜欢称琳为队长夫人。

“不…不行…嗝…还是由你们来。”

杰已经被酒撑的开始打嗝了。

“陆金,陆银,陆铜,你们先来取…”

杰指挥着他手边的三个人。这三个人是杰的直接下属,可以理解为小队长之职,每个小队大概十个人。虽是同姓,这三个人并不是兄弟,完全只是巧了。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站了起来,这老头比歇斯密年轻一点,长得却比歇斯密更要猥琐,小眼睛,厚嘴唇,与生俱来的抬头纹,而且从出生时印堂就发黑,一直黑到现在,不知道他是怎么还能活着的。他一张口一颗金牙便露了出来。

“老夫没有什么学问,想法肯定也不是很好,不过要是非要说的话,我觉得「天理队」不错,我们代表上天去消灭那些巨人,岂不美哉?”

“好!”

底下顿时有几个人开始叫好。

“砰”

一根大铜锤砸在了桌子上,瞬间给破木头桌子砸了一个坑。一个三十多大汉手持铜锤站了起来,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他手臂上的肌肉鼓了起来。他便是整个场上最能喝的一个——陆铜,他一个人喝倒了五六个。

“乱打架,我陆铜还行,来文的,那我可是什么都不会。还是让银弟取一个好名字。”

“好好好,那我就来取一个。”

随着一阵开扇的声音,一个男子手执银扇,从酒席的一个角落中站起来,宽袍大袖,十分有儒士风范。他似乎一直都没有喝酒,是少数的几个喝的比琳还少的人。

“我看不如我们的名字就叫做……”

“叫什么?”

“快说呀,别在那里磨叽。”

“不如就叫做「物华队」怎么样?“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说的不正是我们吗?”

“好!”

又是一阵叫好声,而且好像还是上次那几个人。

“咳咳。”

杰轻轻咳了两声,大厅里总算是安静了。

“「天理队」名字有点土,「物华队」名字过于洋气,你讲的那些大老粗也听不懂,我看不如两个队名综合一下,就叫「物理队」。”

又是一阵叫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章节越写越长,原来一章是2000,慢慢变成2500,3000,这一章我没想到竟然能写到3500。不知道是我写作技术的提高,还是我的废话越来越多。希望是写作技术的提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