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享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杰在琳的家里,享受着贵宾的生活,一晃就是三天。

身体上的问题已经大致上解决了,只不过在左小臂处留下了一个伤疤。

“给,这是你的早饭。”

素颜的琳端着一个小盘子,腰上围了一个十分普通的红格子围裙。她轻轻地将小盘子,放在铺着方格子桌布的桌子上,推到了杰的面前。

“十分谢谢你啦。”

杰对琳笑了笑,他现在已经不觉得住在女孩子家里是一件不合适的事情了,因为琳的做饭手艺实在高超,在他的舌头的强烈要求之下,他恨不得一辈子都住在这儿。

“没有关系的啦。”

琳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小脸微红,可能是做饭的时候热的吧。

小盘子里面放了一个圆圆的金黄色的煎鸡蛋,一小块面包,几根薯条,一些酱料。

杰十分小心地从盘子里面捏起一根薯条,轻轻地蘸了一点酱料,然后把它放进嘴里。这酱料似乎十分神奇,可能是琳家里祖传秘制的酱料吧。酱料吃在嘴里微甜,微凉,不是非常咸却又是十分够味,正合杰的口味。

“你这酱料秘制的可是越来越好了。”

嚼完了这一根,杰又迫不及待的用手再捏起一根薯条,又在酱料上轻抚了一下,准备将它放进嘴里。

“今天中午的时候,法拉哥要来,他有一些事找你谈谈。”

琳从厨房里端出了她的午餐。

“唔,咳咳咳……”

听到这话,杰差点把那根薯条吐了出来,不过想想浪费粮食总是不应该,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却被薯条渣呛了嗓子。

“他来干什么?”

杰问琳。

“真是的,我帮他们军方抓了歇斯密这么一个罪犯,他一直都没有来道谢,把我扔给你这个小女孩照顾。他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麻烦我?又想起我来了?”

琳从桌子底下缓缓的抽出椅子,将她的早餐也轻轻的放在桌子上。她的早餐和杰略有不同,她的早餐里面没有煎鸡蛋。

“你别着急嘛,这事的确是他有麻烦。当然这是你还有一些我的事情。”

琳看杰似乎有些生气,连忙解释。

“哦,你有什么事情?”

毕竟琳照顾了杰好几天,人总要知恩图报,当前听到这事跟琳有一些关系的时候,心情也就平缓下来。况且琳是个女孩,杰也不想对她发火。

“你难道不记得,我找到你是因为有一些个人原因吗?”

“唔,好像是的喽。”

杰想起琳曾经好像这么跟他说过,不过被歇斯密那档子破事耽误了,琳还没有来及和杰说她的目的。

“其实我找你是因为我想参加十城大战。”

杰再一次听到这个熟悉的词汇。

“十城大战吗?我并没有参加,我拒绝了那个法拉哥。而且那个东西不是只有勇士才能参加的吗?”

在和琳生活的这段时间里,杰并没有发现,琳身上有和勇士有关的任何东西。

“不,其实你错了。十城大战,只要是当年当选的勇士,勇者,强者都可以参加。听说今年卡尔顿城十城大战参加的人数比往年都要高,有一个勇者,九个勇士,还有两百七十个强者…”

“如果所有人都可以参加,那为什么要找我呢?”

琳耐心的跟杰解释,不过杰还是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

“因为我既不是勇者,也不是勇士,也不是强者,事实上我是废人阶级。”

琳低下了头,看起来有些难过。

“啊,对不起,哎,你别哭啊。”

杰看见琳的眼眶红了,他最怕女孩子哭。

“没事,就因为我是废人,所以我才需要找你。每一个勇士有一个携带家眷的机会,你就说我是你的家眷就好了。”

琳用手揉了揉眼睛,一双琉璃般的眼睛看着杰。

那眼睛可能刚刚被泪水浸润过,显得十分清澈透明,杰从那眼睛中看见了自己,又连忙将目光瞥向别处。

“家眷…不太好吧。”

杰觉得有些不合适,但那眼神又十分无法拒绝,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没关系的。你就说我是你的妹妹,当然,要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我也不在意啦!”

“啊?!女朋友就算了,还是妹妹吧。”

之后便是一阵沉默。琳慢慢的吃着她面前的那份早饭,样子十分优雅。杰也是一声不吭的吃着早饭,不敢抬头看一下琳,就好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不敢抬头看老师一样。他戳开那款煎鸡蛋,煎的八分熟,还略有些汤心在里面。

这样的沉默总是十分难熬,杰最受不住这一种沉默,他宁可一个人待在实验室里孤独一生,也不愿意接受这种沉默一秒钟。当他快把盘子里的早饭吃完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你想参加十城大战干什么呢?那不是很危险吗?”

杰想和她说话,但又不敢将话题引到“家眷”上,所以只好引到别的位置。

“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看看那片拥有巨人生活的世界。听说有一个传说,说巨人不攻击废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虽然我是废人,但我是因为思想品德不过关,也就是说没有上进心,才被判定成了废人,我和其他废人不同,是因为我可以掌控魔力,而且能掌控很多魔力。即使那些巨人来袭击我,我也有把握逃生。”

琳摊开手掌,手中的铁勺瞬间缠绕上了许多青色的能量,慢慢的旋转着,浮在了空中。

“很精纯,很强大的能量。”

当然,杰对这能量强弱的定义,只是仅限于从外观上看起来是强还是弱。

“那既然你是个废人,又如何拥有如此多的财产?又如何拥有如此高的地位,可以使唤法拉哥跑来跑去。”

拥有好奇心的人的问题总是无穷无尽的。

“这个嘛,不告诉你!”

琳做了个鬼脸,撒了个娇。“不告诉你”这对付杰这种好奇心强的人的最佳办法。

杰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花,随风一摇一摇,粉红粉红的晃人眼,看着蓝天逐渐变成白云,再看着白云逐渐变成蓝天,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升到了头顶。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

“来了来了。”

接着是琳急急忙忙的脚步声。

“咔”

门开了。

“请问窗边那位欣赏好风景了吗?”

正是法拉哥的声音。

四方形的桌子,三面坐着人,形成“三缺一”之势,哦,不,“三足鼎立”之势。

杰用手指甲敲了敲桌子。

“说吧,你有什么事?”

“我想叫你参加十城大战。歇斯密已被判处终身监禁,十城大战里面他代理的那一支队伍,需要你来代领。”

法拉哥将脸本成了一张雕塑,不带任何情感的说。

“我若是不要参加呢?”

杰翘起了二郎腿,完全没有下级对上级的样子,反正法拉哥脾气好,那一脸严肃样肯定也是装出来的,谁知道他肚里想的什么花花肠子。

“你不参加,也不会发生什么。这只是我们建议你参加而已,如果你不参加,我可以将那一队队伍,并入卡洛夫的队伍。”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参加了对我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将生命放在危险的地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没得谈了。”

杰摆摆手,怂怂肩,“一脸我想参加,但是条件不允许的样子”。他放下跷着的二郎腿,用手拍了两下大腿,装作准备站起来走人。

“你给我坐下。”

这一声吓得刚准备站起来的杰腿一软,又坐回到了板凳上。

“哎,我就知道你这家伙难缠。不如这样,事后,我们给你一个虚职,只要卡尔顿城存在,你每月都可以有大量的收入,而且还不用参与这些烦人的政务,如何?”

法拉哥双手托着下巴,这已经是他可以给的最大限度的条件,而且这个条件诱惑力十足。

杰本来还想一口咬定不愿意参加的,然后让法拉哥开出更好的条件,不过当他注意到法拉哥,那严肃的眼神时,他知道似乎这是最大的限度了。而且同时这个条件十分让他心动,来到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找一个可以赚钱又可以在家睡觉的工作,然后继续在家里完成物理研究,干了法拉哥这一票,似乎他的计划已经唾手可得了。

“你可要想好,但是我可以给他最大的条件,不可以再添加任何的优惠了。而且,你参加了以后还可以满足琳小姐的愿望,抱她这几天的照顾之恩岂不是很好?”

沉默,又是沉默,而这次沉默和早上的沉默不同,早上那次杰是被动沉默,这次是他主动沉默。

良久,似乎杰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他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离开了座位。

留下了失望的琳,还有一个对着方格子桌布失神的法拉哥。

“看来没戏,对不起,琳小姐,打扰了,我还有事在身,我得赶紧走了。”

法拉哥回过神来,对琳鞠了一躬,转身打开门,左脚跨了出去。

“唉唉,等一下别走啊。”

只见杰又火急火燎的跑回来,坐回到座位上。

“我只是想去上个厕所而已。没事,我答应了,我们继续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