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杰先生这么不给面子,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歇斯密使用了反派常用的套话。

“哦!你想怎么不客气?我想和卡洛夫战斗的时候,你并没有使用全力,对吧?我想你应该是有一个什么绝招,但你却故意留着不用,等关键的时候给人出其不意的一击,我的这个猜想应该没有多大的偏差吧?”

杰笑笑。

歇斯密同样也笑了笑,当然两个人的笑容是无法做对比的。

“呵呵,我说过你是聪明的人,你猜的不错,而且你马上也就会见到那一招了,这将是你生前的最后一场战斗了,你根本没有活着的机会。”

“那就来试试。”

杰扎了个马步,搓了搓双手。

歇斯密向身后那两个人,缓缓的挥了两下手,两个人迅速包围了过来。

“你快去找法拉哥,我估计打不赢他们三个。”

杰偏过头,低声对琳说。

“你…”

琳嘴里咬着她的手指,琉璃似的眼珠旁,挂着一滴晶莹的无色液滴。

“哭什么,我又死不了,你赶紧去。”

琳掉头跑向小山坡的另一边,还时不时的回头看,杰看着她慢慢的向山脚下跑去,她的背影慢慢变得模糊,好像还用袖子在脸上抹着什么。

“还真是英雄救美的一幕啊。”

歇斯密鼓了鼓掌,示意旁边那两个人不要追赶。

“这个拦路虎在这里,你们两个是过不去的,我们三个先把他解决了,那小女孩,以后再抓,反正有的是机会。”

两个黑衣人点点头,包括歇斯密在内的三个人,站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的阵型,将杰包围在那个三角形的重心,当然同时也是内心,垂心,中心。

歇斯密缓缓抬起了那根拐杖。

“给我上,宰了他。”

犹如三头恶虎,犹如三匹饿狼,歇斯密和他那两个小手下,扑向了处在正中间的杰。

杰缓缓闭上了双眼。没错,小说里的主角就是这么喜欢装,装成自己深不可测的样子,闭上双眼显得跟他更加厉害,就像斗地主里的明牌一样,不过像这样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杰在心里默念琳刚教给他的口诀,大脑中学习物理的欲望一股脑都涌了出来,没错,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上进心,杰只感到自己一阵头昏脑胀,他感觉自己的头就要炸了。

一根铁棍挥来,直逼杰的头部。刚才这时杰微微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随手用用右臂挡住了那根铁棍。

“铛。”

这是一阵金属敲击的声音。

可以看到,杰的右臂上缠绕着淡蓝色的透明能量,没错,就是那种动画片里面看起来非常非常厉害的能量。

杰右臂一翻,右手一扣,抓住了那根铁棍,又用同样的操作抓住了左边那根铁棍。双脚站稳,双臂同时用力,将两个人,还有他们的铁棍一起甩起,同时右脚发力,一个一百八十度回旋,一脚踢中了歇斯密的拐杖。同时那两个黑衣人带着他们的铁棍,重重的摔在地上,顺着山坡的弧度,向山脚下滚去。

歇斯密毕竟是个勇士,只是略微退后了两步,拐杖一点地,卸去了拐棍上残留的力量。

“呵呵,现在你唯一的优势也没有了。”

杰耸耸肩,指了指正在往山下滚的黑衣人。

“一群废物。”

歇斯密咬了咬牙,用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狠狠的说。

“不过你以为,我没有帮手,你就能打过我,那也太天真了吧!”

歇斯密动动胳膊,动动脖子,甩甩腿,发出骨头爆裂的噼啪的声音。

“你小心一点,别闪着腰。”

杰笑了笑。在地球的时候,他可是非常注重养生的,他知道像这样骨头发出爆裂声是非常伤骨头的,一般有撇手指这样的习惯的人,年老以后手指都会不灵活。说实话,他现在很好奇歇斯密这个老家伙为什么还没有把自己的腰扭断。不过估计他也活不长了,像这样折腾下去,不得个什么腰间盘突出,颈椎病之类的都没有天理了。

“闪着腰,我这辈子还没闪过腰,你别看我年龄大了,我可比你这牛犊子强壮多了。我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

“来来,再吃我一棍。”

歇斯密拖着那把拐杖冲向杰,拐杖顺势从下往上,直逼杰的下巴。他这个动作,十分像现代的高尔夫球,只是略微显得暴力了点。

杰向后一个趔趄,险险地躲过了这一击。

战斗把握的就是节奏和契机,谁把握了战局的节奏和契机,谁就是胜利者。再强的人,如果没有把握住战斗的节奏,失去了良好的机会,他很有可能会被一个弱者打败。

这个道理歇斯密是懂的,所以他又顺势用右手接住了拐杖的底端,用拐杖的另一头以刚刚同样的动作攻击杰。这一次才真正的像打高尔夫球,因为拐杖的另一头是弯曲的,和高尔夫球杆的底端是一样的。

这时的杰身形还不稳,双手正在保持平衡,于是杰只好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向那根拐杖迎了上去,淡蓝色的能量再次出现在杰的腿上,正好击中了拐杖弯曲的那一头。

踢中的那一瞬间,杰觉得有些不对劲。

在战局刚开始的时候,杰也踢中了那根拐杖,只不过踢的不是拐杖弯的那一头,但他感觉之前踢的那次,拐杖上的力量远远没有这次大。上次那一脚踢过以后,他根本没有什么感觉,这次一脚踢上去以后,他却有了极其强烈的疼痛感,就好像所有拐杖的质量全部都集中在拐杖弯的那一边。似乎,歇斯密第一次攻击时拐杖转动惯量较小,第二次攻击时,拐杖转动惯量较大,在角速度近似相同的情况下,第一次的角动量远小于第二次的角动量,这样杰第一次受到的冲击就远远大于第一次。

(老规矩角动量和转动惯量在第一百章普及)

“这棍子绝对有问题。”

这根棍子已经引起了杰的高度重视。正常的棍子类武器优点就是平衡,这种反常的情况十分少见,如果这样做对歇斯密没有好处的话,谁都不会把自己的武器做的头重脚轻。

“有什么武器是头重脚轻?”

必须搞清楚敌方的武器杰才能做出最有效的办法,他才能找到应对的最优策略。当然思考的同时也不能忘记战斗,他刚刚伸出手臂格挡住了歇斯密迎面而来的一棍。

边思考问题边战斗,可是非常考验一个人一心二用的能力,不过这方面的能力他从都不缺,而且非常强大,因为在地球上他打小就是边玩手机边听课,而且效果非常棒,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

一波进攻之后歇斯密停了下来。

“不错不错,你还是一个值得让我使用秘密武器的人。”

歇斯密笑的笑容十分猥琐。

“是你手中的拐杖吗?”

当说出这话时,歇斯密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拐杖被撑在地上,他正用手指敲打着那根拐杖。

“你知道这根拐杖有问题,你也无法挡住他的攻击。就算你是铁臂阿童木都不管。”

说着这话,歇斯密右手握拐杖弯曲的那一头,左手托着拐杖靠近中间的位置,将拐杖平平的抬起,拐杖的另一头缓缓指向杰,歇斯密脸色十分狰狞。

“这场景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是抗日神剧里?咦,这歇斯密的笑容怎么那么像日本鬼子兵的狞笑?”

杰凝视着歇斯密,大脑正在飞快的旋转,他感觉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了。

他若先想出答案,胜利的一定是他。

如果他没有反应过来,死在这里的也一定是他。

终于,终于,拐杖终于对准了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