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嗝,吃的好饱啊。”

杰打着饱嗝,步履蹒跚的从面条店里面走出来。

“你吃这么饱干嘛呀?不撑死你才怪!”

琳跟在他后面走出了面馆,嗔怪道。

“不行呀,不吃完不浪费吗?”

“那你明知道吃不完浪费,为什么还要再点两份?你今天可是吃了四碗面条了。”

“可是那面条实在是太好吃了,我一忍不住今天就吃多了。”

“不要找借口,你的错就是你的错。”

林从杰的身后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呀妈呀,我错了我错了。”

杰只能连忙求饶。

“下面我可要谈正事了哦!”

琳将小手背在身后,一本正经的说。

“你难道不觉得说正事需要找个正式点的场合吗?”

杰环顾环顾四周,这虽是田间小路,但似乎是田间小路的主干道。虽没有城市里的繁华,但也是十分热闹,时不时的有农民扛着劳动工具走过去,或是有小孩背着书包上学堂,再或者就是可怜的流浪狗流浪猫,在路上寻找吃的,偶尔遇到一个好人,便可以饱餐一顿。这样鱼龙混杂的地方,的确不太适合谈正事。

“你意思说我们是要在找一个饭馆吗?”

琳白了杰一眼,刚刚那顿饭可是花了她不少钱。

“啊,不是,我现在不饿了,我的意思是说找一个清静点的地方。”

杰尴尬的笑了笑,对于白吃人家小女孩四碗面条这档子事,他还是心怀愧疚的。

“你要是再提吃,我可就不理你了。”

琳撇起了小嘴,还撒起了娇,和杰待在一起的这一段时间,她似乎从心里面接受了杰,不知道是因为杰骗小女孩的技术太高超,还是她的心理防线过低。

“谁管你理不理啊?不是你求我有事吗?”

杰也耍起了性子。

“咳,清静的地方我倒是知道一个,有兴趣一起去吗?”

琳清了清嗓子说。不过她很没有经验,清嗓子的声音让人一听就是在岔开话题,掩饰尴尬。

“既然,琳小姐都这么说了,我不给面子就不好了。”

杰又开始打官腔。

“那,你跟我来。”

琳一蹦一跳的往前跑,杰也只能跟着她。

“嗨,你能不能慢一点?我刚吃完饭,可不想得阑尾炎。”

杰在后面无奈的喊。

如此欢快的两人,并没有发现身后的危险。

那是一片寂静的山包包,当然也可以说成小土坡。土坡脚下,是一片麦田,土坡顶上种了几棵树,还开了粉红色的花。突破上面铺了一层,绿油油青草。

“哇,这花好香啊,好漂亮啊!这是什么花啊?”

琳跑了过去,问杰,女生似乎都对花比较感兴趣。

“管他什么花,能看能闻不就可以了?只要这朵花能让我开心,我就会很喜欢。”

杰随口答道,其实这不是他敷衍,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而且他心里本来就是这么认为的,他的处事准则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开心就好。

“世上的花其实只有两种,一种叫做好看好闻的花,一种是不好看不好闻的花。”

“哇哦,你好随意哦。”

这是琳对杰的评价。

“嗯,是很随——意哦。”

杰回答道,当他说到“随”这个字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后背发凉,觉得有些不对劲。

然而琳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同时也没有发现杰的反应。她现在注意力全部放在这些花上,还有这片美丽的草地。

琳跑向了那几棵树,在那几棵树下的一片草地上躺好。

“杰,快来用魔力攻击这棵树。”

琳指着一棵百年老树,对杰喊到。

“啊?哦!”

杰愣了一下,他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魔力。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顶上去,用拳头击打了一下那棵树。

“哎哟,疼。”

杰揉着自己的手,惨叫了一声。

“笨蛋,使用魔力啊!”

“魔力?怎么使用魔力?”

“你不会使用魔力?”

琳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回过头,好奇的问杰。

“不会啊。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前一阵子失忆了。”

“唉!”

琳叹了一口气,好像在说“你怎么就这么扫兴”。

“算了算了,你不会就罢了,你过来,我们开始谈正事了。”

琳感觉似乎杰在骗她,因为魔力这个东西,三岁小孩都知道。

“我不会,你可以教我嘛!”

琳一看就是会使用魔力的人,首先一个不会使用魔力的人,都不可能有好的收入,去付清高档餐馆的账单,那些人只能像杰一样,到地摊去吃面条。其次,从琳的一些举止来看,他是一个比较有修养的人,应该是来自一个大户人家,怎么说大户人家的人都该会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能力。

杰正巧需要学会使用魔力,他知道如果他会使用魔力的话,他的战斗力可以大幅提升,他也多了一些自保的手段,同时也多了一些谋生的方法。就像他与迪根的对决一样,尽管他占尽了天机,但是魔力仍旧胜他一筹。就算从琳那里学不到如何使用魔力,他也必须得打听一些关于魔力的事情,这样他以后遇到别人使用魔力,也好想办法应对。

“嗯,好吧。”

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魔力呢,首先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是由上进心催发而来。它可以让人的战斗力短时间大幅度提升,在瞬间爆发出无穷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也不是凭空得来的,催发一点魔力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

“上进心是催发魔力的必要条件。一个没有上进心的人,没有办法催发魔力。当然有些特殊的人例外,我的上进心的评价就比较低,但是我天生就有较高的魔力。”

果然不出杰的所料。

“催发魔力是需要大量的能量的。就比如说如果一个人,他在正常情况下可以攻击五次,如果他是有魔力的话,就只能攻击一次,便筋疲力尽了。但是这一次的攻击力将会是原来的三到五倍。”

“这是肯定的,能量守恒嘛!”

杰在心里这样想。

(能量守恒是高中物理必修1的内容,我将在第一百卷补充)

“这样的话,可以催发魔力的人,在战斗中很可能一击必杀,在瞬间解决对手,面对比自己强的人也有一战之力。而爆发魔力的强弱也和人的上进心有关。上进心强的人爆发的魔力就强,当然相应的消耗也多。”

“当然魔力也可以注入武器之中,这样可以大大提升武器的战斗力。”

“可是我要如何使用魔力?”

杰不会只满足于了解魔力,他要操控魔力。

琳从草地上坐了起来,开始手把手教杰如何操纵魔力。

太阳已经慢慢往下降,一小部分已经藏在远处高大的山脉的阴影里。西边的落霞,染红了半边天,偶尔一只鸿雁飞过,将霞光和山色搅和在了一起。

有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当然时间再快,也快不过杰的接受能力,仅仅只是大半天,魔力的任何操作方法,杰已经可以熟练使用了。

“哇,你学的挺快的嘛。而且你的魔力也很雄厚啊。”

琳抹了一把汗,一下瘫坐在地上,教杰了一整天,她也的确累坏了。

“现在你可以满足我的要求了吧?”

琳躺在那片草地上。

杰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感受自己身体的每一处变化,感受周围万物的每一处变化。他突然右手握拳,睁开双眼,一拳打在那棵百年老树上。

那棵老树有两人合抱这么粗,却在杰这一拳下不停的抖动,数十朵花从树上被晃了下来,飘在了琳的身旁,拂过琳的面颊,环绕在琳的指尖。

“哇,好美哦。”

琳伸出右手,闭上双眼,杰突然感到周围的能量有一丝变化,似乎能量都汇聚在琳的右手上。琳的右手手向虚空中一探,远处一朵飘下的落花,便神奇的浮在空中,向琳飘来,悬浮在琳的上空,还不停的打着转。

“嗯,请问一下琳小姐?您享受好了吗?”

杰十分不合时宜的问了一句。

“怎么了?”

琳缓缓睁开了双眼,那朵花便飘在了她的手心。然后她从草地上慢慢坐起。

“请问各位在躲猫猫吗?”

杰对着山坡下大吼一句。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连胜冠军杰机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