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来到了城门口,就是那个城门口面馆。

“诺,就是这家的面条。可好吃了呢。”

杰指了指那家面馆,可能那还不算一家面馆,只能算作一家买面条的地摊。

“原来你说的就是这家面馆啊,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档面馆呢。”

琳撇了撇嘴,似乎对这个面馆十分不满。

“哈哈,你别看它卖相不好,可是这家的面条味道真的是非常好。”

杰尴尬的笑了笑。

“卫生条件极差,服务态度不合格,产品质量差。真是的,这样的店怎么能在卡尔顿城出现?我一定要让它关闭……。”

“你刚刚说啥?”

“没说什么。”

琳的目光有些躲闪,脸还有些微红,一看就是没有说过谎话,演过戏的女孩子。她似乎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哦。”

杰现在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女孩有些神秘,不过就是有些单纯。

“你这也太没有品味了吧。就着面条,要配菜,没有配菜,要盐没盐,要糖没有糖,要肉没有肉,简直就是四无产品!我不吃了,你也不准吃,你跟我来,我带你去好的面馆。”

琳将筷子往碗上一摔,随手丢给老板两个硬币,拉着杰的手就走。

老板接住了两块钱币,一看,心里乐开了花——两个银币,他的面条只是要两个铜币,这一波他赚大了。

“客官慢走,下次还来啊!”

“好的好的。”

杰含着一嘴的面条,含糊的说。他现在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他已经快要被琳拽的飞起来了。

“急这么很干嘛?就不能慢慢走吗?我才吃了一碗面,我可不想得阑尾炎!”

杰终于咽下了那一口面条,对琳喊道。

其实他叫琳停下的另一原因是,他不想在路人奇怪的眼神之下被一个小女孩拉着乱跑。

琳还真的停下来了。

“阑尾炎是个什么?很可怕吗?”

似乎这个世界还没有阑尾炎这个词。于是杰充分动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花了二十分钟才给琳解释清楚。

“好吧,听你的,我们走慢点。”

琳怂怂肩。

“不过就怕那家店的特色菜卖光了,那样就可惜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

杰似乎穿越以后,对吃特别感兴趣,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的。

“你不是怕得阑尾炎吗?”

“那都是小事情。”

二十分钟后,杰被琳带到一个建筑物前。

那是一个类似于哥特式的小型建筑,大约是两层,房屋上面还有两个哥特式建筑独有的小尖顶。双开式的拱形玻璃门上挂了一个牌子。

上面写着:

卡尔顿城的面馆。

杰还在牌子的右下角发现了一个数字3。

“哇,这是连锁店吗?”

杰不惊叹到。

“你去过其他两家吗?”

琳偏过头,好奇的问道。

“是的,那两家就在我家楼下。”

“原来你家住那里。”

“嗯。”

杰又瞥了一眼这家面馆的广告,他特别喜欢找广告的亮点。

这个广告没有让他失望。

本点为卡尔顿城最大的面馆,价格绝对比其他面馆公道,味道绝对比其他面馆好。

下面还有一行字。

曾招待过勇者法拉哥,勇者……,还接待过圣城,海城等八城城主,并得到一致好评。

“走吧。”

琳扯了扯杰的衣袖,催促道。

“嗯。”

杰便跟着琳走进面馆。

“欢迎光临。”

玻璃拱形门旁的两个接待员帮杰和琳打开门,微笑着说。当然,是那种职业微笑。

“谢谢。”

杰对那两个服务员说。尽管他在地球素质不高,但既然穿越了,总不能丢了地球人的脸。

这是一家高档饭店,安静的就像一个图书馆一样,就连餐具敲打的声音都很少,偶尔才能听到有人小声交谈的声音。

“您几位?”

琳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好的,请跟我来。”

杰和琳跟着那位女服务员,来到了饭店角落,一个靠窗的地方。

那是一张方形檀木桌,桌子两边摆了两张沙发。杰躺了上去,感觉那沙发特别软,整个人都像陷进那个沙发里一样。

琳也十分优雅的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双手接过菜单,洁白的手指在上面划了两道,服务员看了看,点点头,拿着菜单走了。

窗外便是一片田野,田野之中,一条小路,将田野划为两半,那便是他们来的那条路,路上经常有人或是小猫小狗,从上面经过,还有一群孩子,打打闹闹的从这条路上跑过去,后面还跟着几个大人,他们气喘吁吁的追着那些孩子,嘴中大喊着。

“慢点慢点,别摔着了。”

一只麻雀从一棵树上扑棱到另一棵树上,田间还能偶尔听到青蛙的呱呱声,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美妙。

这些无限勾起了杰的回忆,他回忆了童年那些不靠谱的损友,回忆了童年他干过的那些傻事,回忆了童年那种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状态……

“嗨,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琳的小手在杰的眼前晃了晃,杰,这才回过神来。

“你刚刚在想什么呢?”

琳似乎有些埋怨,毕竟人家单独请你吃饭,总不能自己一个人想心思,不理他人的感受吧,尤其对面还是一个女孩子。

“也没想什么,只是回忆了一些往事。”

“回忆往事,回忆你的以前那些辉煌吗?”

“哦,不。那些辉煌是一个我,我刚刚回忆的是另一个我。”

琳胳膊肘撑在桌子上,两只手握在一起,撑着下巴,想看什么有趣事情一样看着杰。

“另一个你,听起来好有意思的呢!”

“嗯,是挺有意思的。”

琳,下巴离开那两只手,似乎在有些犹豫“是否应该问他令一个你指的是什么”,纠结了半天,似乎觉得还是不问更好。

“今天的天气很美啊。”

琳伸出一只手伸向窗外,好像想把美丽的风景握在手中一样。

“不错,是很美的。”

杰也非常喜欢这样的田园风光,在地球上,古诗里面,他最喜欢的莫过于归隐的诗,那种幽静,恬雅,自由自在让他感到很舒服。

“两碗鸡汤面,您的餐已经齐了。”

一个餐盘被端上了桌子,上面摆着两碗面。碗里最抢眼的是横着躺着的那根鸡腿,鸡腿旁边,还摆着一个荷包蛋,一团面条浮在金灿灿的鸡汤里。

“看起来好好吃哦。”

尽管杰已经吃过一碗面了,但是在美食跟前,十碗他都不会嫌多。

“嗯,快吃吧。”

杰又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和杰一个对比,琳吃面就显得十分优雅,她轻轻地从碗里夹起一小撮面条,张开小嘴,轻轻的咬了一口,然后细细的咀嚼。

窗外一缕阳光,洒在桌上,洒在面条上,洒在琳和杰的脸上,一切都那么自然与和谐。

当然有阳光总会有黑暗。

面馆二楼的楼梯口处,站着两黑衣人,打量着杰和琳的那边。

“大哥,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那个人吗?”

“嗯,就是那个女的,错不了。”

“那旁边那个人怎么办?”

“如果碍事,就顺便给他解决了。以免坏我们的大事。”

“那,那边的钱到了没有?”

“放心,兄弟,少不了你的。跟着大哥干,保你月薪全卡尔顿城前一百。”

“呵呵,有大哥这话我就放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