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吃饱了就该睡觉了,这话一点都不假。

吃了一肚子拉面的杰,打着饱嗝,颤颤巍巍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离开了城门口大面馆。这时的他终于感觉到疲倦了,奔波了一整天,四肢传来的酸痛感,还有大脑中的疲倦感,如潮水一般袭来,他现在就想好好找个地方躺下睡一觉。

郊区毕竟是郊区,高楼大厦少了,田野,草地,树木多了。

杰沿着直通城门口的一条大道走,想找一个住宿的地方。他快要支持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于是就拿大剑当拐杖,在城门口的大道上面,留下一个个坑——这是剑头插在土里,产生的。

走了两三里的路,一路上除了路旁的农作物,什么也没有,连人似乎都是罕见的东西,只是偶尔有一两个行人匆匆赶过,那些行人头都没有抬一下,就从杰旁边走过,这和城里的人来人往大不相同。一路上似乎也没有什么建筑物,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农田——郊区的人还是要种地,生产大量的粮食,解决城里人的温饱问题的。所以地广人稀,普遍是郊区的一大特色。

眼皮就要挂不住了,杰只记得他的双腿双手,不断的摆动,不停的向前,向前,向前。他感觉到疲倦涌入大脑,意识逐渐模糊,不久便再也没有意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杰的大脑里有了意识。

“我这是在哪?”

眼前一片漆黑,不过这句是废话,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睁眼,当然是一片漆黑。

于是他强行睁开了那双被眼屎糊住的眼睛。

尽管还有些困,还有些迷糊,但在他的努力之下,他终于回忆出了昨天发生的事,然后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推理还有证明,他得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结论——

昨天,他由于疲倦,露宿街头了。

准确的说不是街头,是大路边的一个小草丛。

伸了一个懒腰,虽然胳膊和腿还有一些无力,但总比昨天长途跋涉一天以后全身酸痛的感觉要好。

他开始清点周围的物品,就像玩“荒野求生”这类游戏时清点道具一样。

然后,他傻了眼。

他没有想到,郊区的个别人的素质,居然这么差。

他周围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大概都被别人捡走了,口袋里放的金币似乎也没了,那把大剑也不知所踪。现在的杰,除了上衣裤子以外,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

“真是的,这也太惨了吧!”

在郊区的人和城里的人还不太一样。在城里即使你把金币摊在地上,让路人去捡,都没有人理你,因为他们太重视名誉。在这个世界的郊区的人,当然也很在乎自己的名声,但毕竟是月黑风高的夜晚,拿了也没人知道,所以偷了就偷了,也没有人说去制裁这些偷东西的人。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杰摇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起来。

“不过好在裤子没丢。”

有一些人总是乐观的。

“下面一步要干嘛呢?”

杰箕坐在路边,随手从旁边的草揪了一根草,叼在嘴里。(“箕坐”在《荆轲刺秦王》一篇中有涉及,大致可以理解为两腿岔开坐在地上。)

嚼着嘴中的草,自己使劲思索着,回忆着从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每一件事情似乎都很不如意,但造成结果的原因似乎都是相同的——

他现在并不了解这个世界。就像玩游戏的人不懂规则一样,无论如何,输的终究是不懂规则的人。

“看来我需要获得知识的力量啊!”

杰长叹一声,从地上站起来,即将开启他的学习之路。他没想到,转世以后,还得继续学习。(ps:不学习你还想干什么?)

杰刚走了两步,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根本没有地图,也根本不知道他要去哪才能学到知识。

不过他很快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请问哪里有免费的图书馆?”

杰在路旁蹲点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了一个路人。首先,图书馆,便是一个充满知识的地方。其次,他特意强调了“免费”这二个字,因为他现在身无分文,如果找了半天,找到一个要钱的图书馆,那他非得气吐血。

“免费的图书馆?去那种地方干嘛?”

那个路人喃喃道,皱了皱眉头,然后手指向一个方向。

“那边,那边有一个咖啡图书馆,只要你不点咖啡,就不要钱。”

“啊,谢谢啦。”

杰向那人人抱了抱拳,便向那人手指的方向跑去。

留下那个路人傻傻的站在那里,半天吐出了一段话。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废人不求上进,在知识的海洋里溺水?难道不应该节约时间训练战斗技能,提升思想政治水平吗?把时间浪费在看那些破书上有什么用?看书又不能升职,加薪,也不能提升社会地位,为什么要读书呢?”

显然似乎在这个世界里读书不是一个光彩的事,当然排除一种叫做思想政治的读物。思想政治读物你可以理解成类似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红星照耀中国》,《小熊维尼谈治国理政》这类书籍。

不过杰并没有听到路人说的这些,他还在为即将到来的学习之旅感到兴奋。

那咖啡书城并不难找,沿着那路人指的那个方向,不久就可以看到地平线处缓缓升起一座较大的建筑物。其实,在如此空旷的郊区,广袤的田野中间,孤零零的竖立着一个庞然大物,想看不见都难。

这个书城和现代书城差不多,都是一个十分窄小的门,门上挂着一块匾,写着“咖啡书城”四个大字。门周围的墙上都贴着乱七八糟的海报,海报的内容和地球世界倒有些不同。在地球上,海报一般都是关于什么漫画呀,小说呀之类的,在这里却是《对手的100种死法》,《名誉获得秘籍》,《降敌十八掌》,《思想政治宝典》,《打怪英雄传》……你可以把它们认为是打怪这门课程的教辅书。

杰走了进去。

他在郊区里面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

书店的布局很简单,每一个长长大大的书架旁边,都摆着两张沙发和一个小圆桌,供读者休息,读书。很多沙发上都已经有了人,不过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只是喝咖啡,拉拉家常而已。角落里还有几对情侣谈笑风生,好像这个世界里,只有他们,周围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书城里还放着音乐,是类似于轻音乐,古风歌曲这种让人感到舒心的音乐。光看环境,就知道这是有钱的暴发户休闲娱乐场所。

书城一共有两层,沿着檀木的楼梯,杰来到第二层。

第二层和第一层相比显然是更加清静一些,音乐也没有,非常适合学习。杰的目光从书架上一排书上扫过,手指头书皮上拂过,鼻子里充斥着书籍的香味(其实就是油墨味),让他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从书架上面取下一本名叫《诺亚通史》的书,看名字似乎是一本史书,这正是杰所需要的。杰拿着书,随意躺在角落里的一张沙发上,开始阅读。

令他觉得好笑的是,他发现这本《诺亚通史》,居然不是一本史书,而是一本类似于宗教书籍和武侠小说混合而成的书,书中都是些什么神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样,什么仙女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样,还扯出一些八大神仙,九大老祖什么的。

草草翻了几页,他就失去了读这本书的兴致,他需要知识,而不是这些糟粕。

就在这时,一个人坐在了他对面的那张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