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似乎被全城针对了,重点是他只想出来吃个早饭。“科学,永远是虚荣的敌人。”名声对于科学工作者并不是十分重要,但话虽是这么说,当你不被世界上所有人认同的时候,心中总会感到十分煎熬。

“不管这么多了,先吃完早饭再说。”

对于杰来说,肚子总是最要紧。

他去了一家烧烤店,却被一群客人用烤串砸了出来,他舔了舔被砸在脸上的孜然粉,又向另一家饭店奔去。

这次似乎是一家快餐店,但是他根本没进店,就被快餐店门口的服务员拒之门外,原因是“杰和小狗不得入内。”

他又去了一家大排档,坐在餐桌旁,等了好久,却没有服务员过来点餐,他已经被完全无视了,他向那家大排档店的老板投诉,却被骂了一顿。

“算了,还是在路边吃点小吃吧,小吃店总不能也这么极端吧。”

从大排档里灰溜溜的走出来,他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不过这个决定似乎还是错的,而且错的很离谱。

他走向了一个烧饼夹里脊的摊位,结果那个摊位从今早上就再也没有卖出一张烧饼,他被愤怒的卖烧饼的大妈拿着扫帚追杀了半里路,上演了一场城市跑酷。

他又去了一个卖糯米团的摊位,摊位老板看到他,二话没说,直接收拾东西推着三轮车走了,只留给杰一个苍老的背影。

他想去吃烤鱿鱼,却有一个小孩拿串串戳他的大腿,疼的他满大街乱跑,形象十分狼狈。

突然,他停了下来,似乎看到了救星,就是那个以他为偶像的小男孩。(详见第一卷第6章。)

“在这小屁孩的帮助下,我应该能吃上饭了吧?”

杰在心中这么盘算着,向那个小屁孩走去。

结果那个熊孩子,看到他以后,哇的,一声哭了。一只小手不停的抹着脸上的泪水,另一只小手指着他,大叫着。

“你个骗子,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呜呜,妈妈…”

然后,便跑开了。

留下了愣在原地的杰。

果然这个世界的追星和地球世界一样,追星族都是一时冲动就开始追星,等清醒了就开始骂的那种。

这小孩跑开了不要紧,重点是吸引了大部分的路人,然后杰就像一个欺负小孩子的坏人,被路人围在中央。

“这不是那个骗子,杰吗?”

“是啊是啊 果然是骗子呢。居然连小孩都欺负,这还是勇士吗?简直连废人都不如啊。”

“卡尔顿城这几年在军事上一直处于弱势,和这样的骗子少不了干系。”

“就是不知道军方里面还有多少这样的水货呢!”

“嘘,小心有军方的人在这里。”

……

杰捂着耳朵从人群中挣脱出来,不要问我,他怎么逃出来的,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就神通广大的从一大群人中挤了出来。

狼狈的逃向一个小胡同里,在小巷子中拐来拐去,这才摆脱了那批多管闲事的路人,还有他们的目光。

他站在巷子的最深处,背靠着一堵破墙,墙上已经长上了很多苔藓,显然是很久没有修缮了。要在平时他一定不会将后背靠在这样的一堵破墙上,因为他有洁癖。但这个时候他也管不到这么多,他只想着靠在上面休息一会,而且他的衣服在烧烤店就已经脏过了,再脏一点也无所谓了。

“哒哒哒…”

杰听见一阵脚步声,便抬起头,望向巷子的那一边。一个黑衣男子,从那边慢慢向他走来,那人一身黑衣,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那礼帽被压的很低,看不见下面的那张脸。

杰后背离开墙,站了起来,下意识的用右手,握住了背后的剑柄。

“你是谁?”

“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

听见那人语气,杰松了一口气,这个语音语调他一定不会忘记,能发出这种魔性的声音的也只有法拉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呵呵,我从你欺负小孩开始就一直跟着你。”

“找我有事?”

“嗯,想和你谈谈一些事情。”

“关于我思想政治零分这事?”

“这只是一部分,当然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不会介意。”

“好,你说吧,有什么事?”

“关于思想政治零分这事,我们军方还在调查之中,但暂时并没发现以前你有作弊或者信用不良的记录。所以军方暂时不会因为这事调动你勇士的职位,但是你应该警醒,反思。军方这样做可是承受了很大的风险。”

“我知道。”

人家都这么说了,杰只好像一个认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也不去反驳他,毕竟对方给了他很大的面子。

“这只是其中的一件事。最重要的是另一个。”

“哦?”

杰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

“一个月后的十城大战。”

“十城大战?是个啥?”

“你可别给我装蒜,这个东西三岁小孩都知道,你要是不知道,我觉得可以考虑撤除你的勇士之位。”

“嗯…”

勇士这个职位在这个世界还是比较吃香的,所以杰也不会轻易把它丢掉,于是便乖乖的点点头,将疑问放在心里。

“我来这里就是问你。你是否参加?”

“不参加。”

杰的语气十分果断,对于他不清楚的事情,他可不会傻傻的去趟这浑水。

“真的不参加?”

“真的不参加。”

“好,我知道了。”

法拉哥的表情有一下迟疑,但很快恢复了自然。

“不愧是在军方呆久了的人物。”

杰在心中暗道,那一下迟疑刚好没有躲过他的观察。

“对了,最后再给你一个建议。卡尔顿城估计你现在是呆不下去了,建议你直接去郊区生活,那里的人不太关心时事,也是大多数不求上进的废人的聚集地,他们不会太在意。你在那里可能还可以度过一段休闲时光。”

“我知道了。”

通知完事情,法拉哥转身离去,刚走了五步,又停了下来,他回头对杰说。

“建议你现在就前往郊区,天黑之前应该可以赶到并吃上饭。”

一听吃饭,杰就来劲,背上大剑便立刻前往郊区去了。

落霞染红了半边天,杰,终于离开了卡尔顿城。果然,离开了卡尔顿城,就没有多少人再歧视他了。他站在城门口,双臂张开,好像想要拥抱这个世界似的。

“郊区的空气很新鲜啊,对了,先解决温饱问题吧。”

城门口有一个小面馆,好吧,都不能算作是小面馆。这个饭店和现实的地摊差不多,四根甘蔗上面顶着一块破布,还有一根杆子上面挂着一块破布,上面写着招牌——城门口大面馆。那块破布随风在空中摇摆,远看就像是一面旗帜。

他在城门口大面馆买了一碗面条,好吧,和上次同样的品种,卡尔顿拉面。

杰闲坐在摊位前,翘个二郎腿,慢吞吞的吃着那碗拉面,嘴里哼着小曲,一天的奔波他的确也是很累了,现在的他只是想坐着吃一碗面条,欣赏欣赏黄昏的风景。

“这拉面比城里的好吃多了。”

杰这样想,不知道是饿了还是真的好吃,反正他现在十分有胃口,于是又来了一碗。

而且这里的价格好像也似乎也很便宜,两碗才花了两个铜币。

“郊区,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