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根将手中的匕首抛在空中,匕首上的纹路格外闪亮,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亮,甚至在匕首表面可以看到一层汽化的能量,就像是冰棍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上面环绕着一层水汽。

那匕首悬浮在场地的正中央,还在空中打着转,场面有点诡异。

“悬浮,打转,还能无视重力,施力物体看不见摸不着,双磁刃……”

杰来回念叨着招式的名称,以及招式的一些效果,想从中找出一些端倪。他知道尽管换了一个世界,物理不会变。

因为“科学,永远是所有力量的源泉。科学,永远是万物的法则。”,违反科学就是违反了世界。不要问这是二次元还是几次元,科学永远是王道。

对于一个前世物理学家来说,找到符合这样的现象的事物似乎并不困难。

“这显然是电磁场嘛…”

(电磁场出现在高中物理课本选修3-2中,未上高中和未学磁场的同学注意了,我将在第100卷里面补充磁场的知识)

杰叹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就好理解多了,一个竖直向上的电场抵消了重力,一个竖直向上的磁场,令匕首在原地打转,可能还有一些水平方向的电场使这个运动轨迹变得复杂,让人琢磨不透,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物理模型。

“故弄玄虚,还取了一个什么双磁刃的名字,真是好笑。”

一个不屑的微笑浮出现在杰的脸上。

“哇哦,杰面对迪根的大招,居然能够无动于衷,根本就是看不起这种招式啊,临危不乱,镇定自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难道是他心中已经有破解的方法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主持人依旧在讲着废话,不过似乎每次讲废话的时候,观众席上都会安静几分,可能讲废话是主持人管纪律的一种方式吧。

不过梅卡和华联卡可不会停下她们的悄悄话来听他在那扯,她们毕竟也是强者阶级中的强者,可比这种二流主持人看问题透彻多了。

“那个笨蛋在搞什么鬼啊?迪根这一招变幻莫测,除非先发制人,否则大多都会陷入被动之中。他居然能在那闲情自若,真是的,非要逞什么能啊?”

梅卡双腿在空中漫无目的地踢着,不由自主的抱怨道。

“可能这就是他上进心的一种表现啊,他像这样消极比赛就能打败敌人,自己便能获得更多的名望。这样他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这样也才能更好的为卡罗夫做垫脚石啊。”

华联卡装作安慰梅卡,拍了拍她的肩。

“嗯,就当你前半句说的是对的,后半句我可没听见啊。”

“随你。”

华联卡摆摆手,目光又转向场地之中。

迪根的蓄力更快便完成了。他双手交叉,结成一个手印,手印结成,就像水往低处流,大量的能量开始在手印之中汇集,这让他的脸色更苍白了一分。

“这个杰搞什么鬼?他是不是傻?迪根这一招就没有人能预测那匕首的走向。蓄力之后迪根几乎就是无敌啊。”

取经组合中的八戒皱了皱眉,说。

在候场区,候场的那些人,也把场上的形势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杰没有那么简单。”

卡洛夫摇了摇头,表示不赞成杰是傻瓜这句话。他一直以杰为竞争对手,杰若是傻瓜,那他是什么?那他岂不也成了傻瓜,他当然不会承认。

“呵呵,你输了。”

迪根保持着结手印的那个姿势,但是嘴角撇出了一丝冷笑,他脸上的血色正在慢慢减少,豆大的汗珠滴下,他却没能及时抹去。

“哦,看来你对你的这一招很有信心啊?你信不信我能预测你匕首的轨迹?”

杰还给他的一个冷笑。

“预测?好几年前我就找了多位勇者大人鉴定我的这个大招,他们就已经得出结论——这大招永远无法预测匕首走向。你吹牛能不能吹一些实际的?”

“你信不信我闭上眼接了你这大招?”

“闭上眼睛?除非你找……”

那个“死”字迪根还没有说出,他便看到了,杰缓缓闭上了双眼。

“他在干什么?他怎么可以中了这么简单的激将法?”

梅卡不停的用拳头锤着,椅子上的扶手,十分恼怒。

“完了,迪根出动了,看起来他似乎没有给杰留活路。梅卡,我只能说我很遗憾看到这个结局。”

华联卡面色平静,她其实也不想让杰死,首先,梅卡是她的好朋友,虽然常常斗嘴,但还是心意相通,其次,她还希望卡洛夫战胜杰,来获取更多的声望。

“哎,希望他能活过去吧。”

梅卡叹了口气。

候场区里。

死一般的寂静。

突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就这么少一个强力竞争对手?”

卡洛夫一直盯着场中的情况,淡淡的回答道。

“也不能说他是竞争对手啊,毕竟在一个月后,我们可能还要并肩作战。现在就少了一个强力的……”

卡洛夫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让所有内行人都会惊讶地张开大嘴的一幕。

他们看到,杰在原地轻飘飘的转了个圈,大剑一挥。

“砰”

正巧击中了划着弧度攻击过来的匕首。那匕首就像被棒球棍打飞了的棒球一样,飞向空中又落了下来。

这一击不要紧,但迪根似乎受到了重创,他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手印中的能量也开始暴动,但是比直接创伤它更可怕的,是让迪根产生了畏惧。在战斗中畏惧,和失败其实也就不远了。

“不,不,这不可能。”

迪根瞪大了眼睛,以前虽说也有人接住他的匕首,那也是靠的强大的反应能力,绝对不可能有人闭着眼能够预测他匕首的轨迹。

候场区里的人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

梅卡已经呆掉了,她已经不想用任何话语来评价杰,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评价杰。

可能有人猜测这是运气成分,但后面更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迪根一滴血从嘴角滴到手印之中,手印之中的能量变得越发精纯,他左手食指和右手中指微动,那把飞出去的匕首,纹路一亮,和另一把匕首以犄角之势向杰攻来,这次,来势到是比上一次凶猛,在空气中留下两道匕首的残影。

杰紧闭双眼,退后两步,大剑往面前一横。

“铛,铛”

两把匕首十分巧的,都击打在大剑的剑身上,尽管碰撞产生了两道极亮的火花,但是匕首仍旧被大剑死死地抵御住。杰怒吼一声,右脚一跺,大剑一抖,震开了那两把匕首。

“噗嗤”

又是一口鲜血洒在场上。

静,全场只有一个“静”字来形容。

主持人也不敢说话,他怕破坏气氛而遭到观众的殴打,毕竟以他的解说能力,被殴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被多次殴打之后总得要长点记性。

“不用打了,你输了,迪根。”

杰收起了往日的笑容,严肃的说,现在,他对迪根也有一些佩服了。

“不可能。”

匕首又再次袭来,杰向左后方闪了一步,又向右后方闪了一步,身形一晃,刚好擦边躲过两把匕首的攻击。

迪根再也坚持不住了,这两次击空,让他有一种用错力的感觉。他再一次吐出一大口鲜血,想要再坚持一下,却是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总该主持人讲话了。

“我宣布,这场战斗的胜利者是,杰……”

这时他瞟了一眼杰。

“哦,不,我说错了,是迪根。”

刚刚跳起来准备欢呼的梅卡,听到这里,便又瘫倒在了座位上。

杰也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一脸疑惑的看着主持人。

“原因是,杰先出界,根据比赛规则,迪根胜。”

杰,这才想起来还有出界这码事,忙低头看看地面。令他很无语的是,他刚好出界了,他离界线的那个大圈圈,只有小半步。

梅卡这时已经昏迷了过去,一旁的华联卡不停的晃着她。

“呵呵,真是令人尴尬的结局呢。”

杰怂怂肩,表示“我闭着眼又看不见界线的位置。”他走到迪根那里,捡起了那两把匕首,背起迪根回到了候场区。

“下次一定得要注意定义域了。”

(定义域是高中数学基础知识,我也将在第100卷中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