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试测试已经结束,请各位考生停笔,不停笔也没有关系,马上会有人强行收取你们的试卷。”

勇者法拉哥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

心如死灰之木的杰,拿上他的牛仔帽和墨镜,背上他的大剑,走出了那个属于他的考场,那个令他十分懊恼的地方。

其余9个人也陆陆续续的从考场走了出来,10个人再次汇聚在了一起。

卡洛夫表情麻木,完全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迪根则是一脸诡异的笑容,看起来十分有自信;那个糟老头还是驮着背,柱着那个铁质的拐杖;其余几个人也有几个眉开眼笑,当然有喜就有悲,剩下几个表情和杰也差不多。

“好了,下面我们步行去到大马戏团,如果中途掉队或者迷路,自动算作弃权。”

法拉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背后,然后又诡异的绕到了他们的前面,头也不回的向大殿外走去。

10个人赶紧跟上,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若是之前,杰可能会认为“自动算作弃权。”这句话是开玩笑,但吃过一次亏的他现在再也不会这么天真了。

出了大殿,杰发现外面还是人山人海。只是人海中多了一些穿盔甲的士兵。他们手执长矛,身穿铁盔,当然他们的长矛肯定没有卡洛夫的好。

“这些应该都是卡尔顿城的军队吧!”

杰在心中想。

这一名名士兵分开人群,留出一条道,给勇者大人和这十位考生走。

然后有趣的一幕发生了。

像现在某明星出现在某机场,明星被一群保安围着,外面的粉丝就跟着明星跑,只是中间隔了一层保安而已。

这里的情景也差不多,一大群人跟着这十一个人的步伐,在外围的人想挤到靠前的地方,内围人眼里又只有这十一个人,后面的人挤前面的人,前面的人又挤士兵。可惜那群人挤不过士兵,否则杰真会怀疑,他们会不会被外面那群人吃了。

当然尽管有士兵维持秩序,士兵保护的只是他们中间这些人的安全,像这种情况,没有踩踏事故都算我输。

当然踩踏事件不是我们现在要研究的问题。

外面的这群人中似乎有一些花痴少女,她们中有些人大喊着杰啊,卡洛夫啊,迪根啊…的名字,当然后面还追加了类似于“我爱你”“我支持你”这样很蠢很傻的话。

最尴尬的是,没有人喊歇斯密这个名字,那个糟老头,好像并不太招人喜欢。

“老头,你似乎没有支持者呢!”

取经组合的瘦猴拍了拍歇斯密的肩膀,略有些嘲笑的说。

“要你管。”

歇斯密白了他一眼,继续低头走他自己的路。

杰一直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因为不停的有人在那对他指指点点,他现在就感觉自己是一只被运往马戏团的猴子。很巧的是他们正在前往马戏团,这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于是他带上了他的牛仔帽,还有那副墨镜,他要尽量遮住自己的脸。

杰还在人群中看到了梅卡和华联卡。不用想都知道她们一定在讨论杰和卡洛夫。

“你看看卡洛夫多么成熟与稳重,你再看看杰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上那家伙的,让我看杰现在一定考得一塌糊涂。他怎么能和卡洛夫比?”

当提到了卡洛夫,华联卡一脸自豪。

“切,你的卡洛夫只是脸皮厚而已,谁知道他考的差还是好?杰可是连续取了好几次冠军的人。考得再差也比卡洛夫强。”

梅卡不服气和华联卡争着。

远处的杰注意到这些,他通过嘴型就知道梅卡和华联卡在聊什么。

“这两个人真是无聊。”

就在这么多人的目光注视之下,杰等一共十一个人终于到了马戏团。

马戏团是一个类似于西班牙斗牛场一样的圆形的建筑,一圈是高高的看台,看台中间围着空旷的圆形场地,这是他们即将进行实战测试的地方。

一件令不喜欢被人关注的杰头疼的事情发生了,他发现卡尔顿的市民居然可以买票进入看台,观看他的实战考试。

“真的不是一件好消息啊。”

杰拍了拍发热的脑门,在如此嘈杂的环境里,他的大脑会发热,并且无法思考,这会大幅影响他的发挥。

杰终于与人群分开,他们到候场区准备比赛,而那群疯狂的市民大多都去马戏团的窗口买票了,上演了一场中国春运的买票大作战。

候场区里面除了一张茶几和十一张沙发以外什么都没有。法拉哥坐在正中间那个正对茶几的沙发。杰也随便找了张沙发躺了上去。等剩余的九个人就座以后,法拉哥开口了。

“你们马上要进行1对1的淘汰赛。现在我手上有10个签,上面标有数字1到10,抽到一的,和抽到十的对战;抽到二的,和抽到九的对战;抽到三的,和抽到八的对战,以此类推。你们可明白?”

“是”

“明白”

尽管回答不同,但是意思都表示,他们已经明白了抽签规则。

“啪啪”

法拉哥拍了两下掌,一名士兵踏着正步从外面进来,递给法拉哥一个小竹筒,筒里面放了十根竹签。

“好,现在开始抽签。”

法拉哥晃了晃那个竹筒,将竹筒递向那十个人。

卡洛夫面无表情的从中抽了一根签,上面写着六。

歇斯密也面无表情的从中抽了一根签,但是当他看到签上的数字时,他的表情瞬时变了,他抽到的是五,毫无疑问,卡洛夫是这十人里面最难缠的人之一,他的运气十分不好。

“抽签算命吗?”

杰在心中想,毕竟算命也是中国的特色文化之一,他曾经也研究过这些东西。杰搓了搓手,伸手拈了一根签,上面写着八。

“哎哟,不错,这个数字吉利。”

又有两个人抽了签,分别是1和4。他们都不是杰的对手。

签筒轮到了迪根的面前,迪根随手抽了一根,上面写着数字3。

“看来很巧啊,我抽的是三,杰。”

迪根挥了挥手中的那根签。

“呵呵,早想揍你了呢!”

杰朝迪根挥了挥拳头。

迪根回了杰一个微笑。当然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那种。

抽签轮完了一遍,所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对手。

法拉哥转着手中的竹筒,继续说。

“1对1的淘汰赛,可以淘汰掉5个人,还剩5个人将进行团战,在团战中没有队友,只有自己,自己努力从5个人中获得胜利。”

“那如果4个人一起针对一个人,这岂不是不公平?”杰问。

“那只能说那个人运气不好。”法拉哥怂怂肩,其实他对这个规则也感到不满,但是这个规则自从开始就是这样,这是改不得的。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考虑考虑你能不能活过一对一淘汰赛。”

迪根玩弄着手中两把匕首,头也没抬。这是对杰的藐视。其实迪根心里也没有底,他只是想搅乱对手的心境罢了,毕竟心情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发挥。

“那我随时奉陪哟。”

对于别人的藐视,杰从来不会计较。他知道一切只有用实力说话,就像他连拿十届诺贝尔奖一样。所以迪根想扰乱他的心境,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好,现在你们都清楚规则了。那么——”

法拉哥放下了手中的竹筒,在茶几上轻敲一下。

“先是3号和8号对战吧,其他人休息。”

“嗯?!”

“咣当。”

正准备休息的杰突然呆住了,他没想到第1个竟然是自己。玩着手中的匕首的迪根,也愣了一下,一把匕首没拿住,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