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宇曈走在街上,嘴里舔着冰淇淋,太阳的温度将冰淇淋融为冰水混合态。他东张张,西望望,就像一个好奇宝宝,好吧,就是一个好奇宝宝。

四周的建筑十分普通,方块形的楼房,配着笔直的大路,典型的现代都市风格。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也有许多低头族。一辆辆汽车从车道上飞驰而过,扬起一阵浮灰。高端商场的墙面上,安放着大大小小的投影屏幕,一张张广告宣传着一种种不同的商品。唯有让杰感到不舒服的,便是这个世界的文字,尽管他已经学会了,但用起来总没有母语熟练。

“这世界除了语言没有啥奇特的嘛。”

顾宇曈嘟囔着,对他穿越而来的世界十分不满。

“嗯?”

他这时看到一群人拿着棍子从路旁的一个小巷中冲了出来,站成一圈,迅速将他团团围住。两辆警车呼啸着赶了过来,四名武警持枪从上面跳了下来。

“哈哈,我难到穿越到了侠盗猎车手这款游戏里?”

他记得游戏里面好像有激动人心的打斗情节。

“我等奉命逮捕你,和我们走一趟吧。”

武警中的一人,似乎是这一伙人的头领,拿出一张类似于小抄的纸头,大声宣布道。

那纸头太小,字也太小了,他只看到了纸头题头上面写了两个大字——死罪。

“哎,啊?”

顾宇曈还没反应过来,他便看到十几个人向他扑来。

“啊啊啊,我的天,救命啊…”

顾宇曈从床上蹦了起来,然后头碰到了天花板上。

“唉哟,好像只是个梦唉!”

顾宇曈揉了揉自己的头,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松了了口气,又躺回到床上。突然他又从床上跳起来,一拍脑门,当然,吃一堑长一智,他的头这次没有碰到天花板。

“我前世是干什么的?万一那家伙真像梦境中所说犯了什么死罪,那我岂不是惨喽?”

于是他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牙也没刷,脸也没洗,蓬头垢面的就拾起了那本日记。

他记得他上次已经读到了10岁的日记。

“我成功考入了什么什么什么中学,遇到了一个叫什么什么什么的同学和一个叫什么什么什么的老师,学会了什么什么什么理论。”

他用手指着上面的字,一行一行仔细的读着。

当太阳开始直射大地时,他已经读到了最后一页。

他已经知道了第一面写的那个字的意思。

那应该是他前世的名字,杰。

“好,我以后就叫杰了。”

(插入题外话,为了以后指代方便,便都叫做杰)

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虽然日记之中大多是废话,但是通过这些日记,他到是知道了一些很有用的东西。

首先,杰,父母双亡。

“不错,这样以后就不用认一些奇奇怪怪的人作父母了。”

当他看到这里时,他是这么想的,有一点点同情,不过更多的一些欣喜,他清楚的记着,在一些玄幻小说里,主人公一般都有一个菜的离谱,只会拖后腿的父母。

其次,杰似乎还有一个女朋友。名字叫作梅卡。

“满意就算了,不满意就立即分手。”

看到这里他是这么嘟囔着,反正理论上,这女的只算是以前的杰的女朋友,和现在的杰没有任何关系,甩了她也不会有什么心里负担。

接着,是杰貌似没有任何朋友。

好像是因为杰过于优秀,就像是地球上的顾宇曈一样,因为优秀而失去了朋友。

“太好了,这样就没有一群垃圾在我旁边转悠了。”

这是他对待普通朋友的评价,就像评价那群垃圾助手一样。当然知己除外。

最后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

似乎明天他要参加一个勇者考试。据他分析判断,这是一个类似于高考的东西,貌似很重要,在日记之中,以前的杰十分详细地写下来他的复习计划,密密麻麻排了一张纸,并在每一项后面都打了个勾。于是他猜测以前的那个杰是由于临近考试,紧张过度,灵魂出窍,这才让杰有可乘之机。

“这个世界也有考试?不错不错。”

想当年他考试就没有不过的。

考试科目似乎是语言,战斗常识,实战,思想政治和物体力学一共五门。

“嗯,语言似乎没有什么问题,物体力学应该就是类似于物理的东西,也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思想政治嘛,吹一吹牛不就行了,这个我最在行。这个战斗常识和实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凭我天才的智慧应该可以临场发挥。”

没办法,这人似乎就是这么有自信。

“咚咚咚”

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吱呀”

杰打开门。

“你,你谁呀?”

杰挠挠头,一脸迷茫的问。

门口站着一个少女,粉红色的头发,1米7左右的身高,背后还背了两柄大剑。她的衣服似乎挺奇怪,好像是几种衣服的混合款式,上身是略有一些紧身衣味道的运动服,肩膀上还附带一块护肩,裤子到是青少年正常穿着的休闲裤,不过,上面镶着一块护膝。整体来看,她要是再在胸前装一块护甲的话,杰还真以为她是巾帼英雄花木兰。

杰十分不明白,这样一个奇奇怪怪的人是怎么找上他的。

“我,我是梅卡,怎么?不认识我了?”

少女伸出手,放上了杰的脑门。

“没生病啊。”

“当然没生病,像我这种身强力壮的人,怎么可能生病呢?”

杰把她的手拿开,一脸正经的说。

“哦,对,这是你的大剑,给你。”

少女从身后取下一把大剑,递给了杰。

剑长大约一米五,剑身漆黑,上面刻了一些玄妙的纹路。这柄剑很宽,约两寸厚,不是很重,大概一千零一克,十分锋利,透过剑锋的反射还可以看到杰惊讶的脸。

(反射为初中物理知识,不知道的读者朋友可以参考第100章)

杰从日记中知道这柄剑叫做卡瑞斯特,在这里是一种不算非常稀有的剑,他没想到的是这柄剑竟然如此锋利。按照日记中所说,实战考试是每名考生带指定武器参战,先进行1对1的淘汰赛。名次越高,分数越高,而那指定武器,就包括这把。

“勇者考试难道还有生命危险?”

杰抚摸了一下剑,问道。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一刀劈在人头上是个什么场面。

“废话,勇者考试选的是最勇敢而且最有上进心的人,考试当然有生命危险。杰,你这次一定要考第一名,这样我的男朋友就比华联卡的男朋友考得好了。”

华联卡的男朋友叫卡洛夫,一直位居考试第二,根据日记所说,杰以前每次都考第一,胜他一筹。

“好吧,我尽力。”

杰耸耸肩,表示“真拿你这种人没办法”。

“哎哎,你怎么是这个表情?你心中难道没有升起战斗的欲望?你难道就不想把卡洛夫比下去?”

梅卡似乎有点疑惑,也似乎有点慌张地问道。

“非要和别人比干什么?和自己比不就可以了。比原来的自己更好就是进步啊。”

“哎,你现在怎么一点上进心都没有?嗯…是不是生病了?”

“我再说一遍没有生病,难道非要和别人比才算有上进心?”

杰的声音提高了一些,有些生气。他不喜欢和别人比来比去。

“废话,当然是这样。”

梅卡跺了跺脚,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嗯,知道了,再见。”

杰,直接把门关上了。

“砰砰砰”

又是一阵拍门声。

“哎呀,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你是不是生病了?我这里有药!”

透过门隐隐可以听到梅卡的抱怨声。

“药,你自己留着吧。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没生病。”

杰往床上一躺,在他心里这个女朋友已经被pass了。

“这是什么垃圾女友,为了自己攀比的虚荣心。居然不顾男朋友的性命,科学,永远是虚荣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