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宇曈揉了揉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变得更清醒,然后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指尖和脸颊的触感。

“真的有身体了哎!”

这种失而复得让他感觉很兴奋。

“那我现在是不是穿越到别的时代了吗?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世界。应该不是那个什么愣子世界吧?”

顾宇曈努力回想看过的小说情节,幻想着自己可能到达的地方,是什么斗气大陆,还是什么斗罗大陆…还有可能遇到什么神奇的种族,什么吸血鬼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努力睁开了朦胧的双眼,打了个哈欠,开始正视眼前的事物。他环顾4周,自己好像在一所木房子里。房间很简陋。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一个水龙头,一张床和一把椅子。桌子上好像还有类似于书一样的东西。

“切…”

环顾四周完毕,他似乎有点失望,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美好,他似乎穿越到了一个和原来差不多的时代。

“真没劲。”他自言自语道。

生了个懒腰,努力从床上爬了起来,用水龙头,接了点水,草草地洗了把脸。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外面出现了喧闹声,他向窗外望去,没有望见街道,只看见了对面的楼房。他走近窗户,把头伸到窗户外面,向下看,他这才发现,他住的这栋楼大概有一百多层,从楼上往下看,街道就像一根面条一样。楼房只有在关键的地方是由钢筋混泥土组成,其他地方均是木头,包括地板,天花板,墙壁都是这样。

“什么鬼嘛?我难道来到了贫民窟?”

他心里已经对这个地方的印象大打折扣。

“哎。”

他往床上一瘫,一脸颓废。

“真不知道那群人是怎么穿越的,我为什么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难道我就要过以前那种平凡的日子?”

他趴在床上,两只脚,乱蹬着,疯狂抱怨着。在他的眼里,30岁以前获得10个诺贝尔奖,是平凡的日子。

“等等那我变成了什么?”

他记得有一些小说里,主人公和异性交换了身体,或者变成了史莱姆,他现在想知道他变成了什么怪物,或者是什么盖世英雄。

于是他从床上坐起来,又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不放过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变化,从头,到胳膊,到腿,到脚。然而很尴尬的是,他没有变成异性,也没有变成史莱姆,好像也没有变成吸血鬼什么的,身体里似乎也没有什么斗气啊之类的东西存在。他似乎还是一个男性人类,只是年龄小一点罢了,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

“哎,没劲。不就是返老还童吗,还只返了四五岁。”

他再次往床上一躺,刚提起来的兴致又没了。

他突然又从床上坐起来,他想到了那个类似于书一样的东西。他走到桌子前,拿起那本书,类比一些游戏,这本书一定是重要线索,一些密室逃脱的游戏都是这样的。他摊开书,这才发现书里还夹了一个没有盖盖子的钢笔。他发现里面的字都是歪歪扭扭的,才知道这是一本类似于日记的东西。

“我前世的字写得也太丑了。”

他嘟囔着,毕竟,他小学的时候可是获过青少年书法大赛一等奖。

他将钢笔的盖子套好,放在一边,然后仔细辨认着上面的字体。精通十八国语言的他发现,这上面的字,是一种类似于中文,吐火罗文,日语,还有英语的一种融合体。

这是一本很厚的日记,大约有两套《物理学难题集萃》这么厚(量了一下,一套大概5cm),而且越靠前的字迹越丑,看这样子似乎是从刚会写字就开始记日记了。

(《物理学难题集萃》的介绍详见第一百卷)

“这毅力也太好了吧。”

他感慨道,毕竟他原来也写过日记,后来并没有坚持下去,因为那天他突然发现写小说十分有趣,便改行写小说了。

“那我就从第一页开始看吧。”

然而,第一页就一个字,毕竟没有学过这个世界的语言天赋再高也猜不出那是什么字,于是只好跳过。

翻开第二页,他张大了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这页还有画,虽然画的有点丑,只能算作小孩的涂鸦,但是勉强可以认出来画的是啥。

就这么通过图文对比以及通过强力大脑猜测,顾宇曈已经能够大致掌握这种语言的语法和单词,他还从柜子里找到一本类似于词典的东西,又研究了一下。遗憾的是,仍然不知道这些单词的发音,虽然说旁边有类似于音标的东西,但是这种鸟语的音标,他又没学过,有音标也是白搭。也就是说,他现在上街还是听不懂人话,顶多看懂别人写字而已。

天慢慢黑了,当太阳收走最后一摸阳光,周围便变得漆黑,他再怎么睁大眼,都看不见那上面字了。

夜很静,对面的楼上突然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似乎有两口子吵架,吵的可激烈了。

虽然看到对面楼里灯火通明,但是学了一天鸟语的顾宇曈实在不想探究这个世界如何照明,而且他现在正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当然,不是睡觉。

“加油,吵的在激烈一点!”

顾宇曈在心中默念着,这老几在偷听别人吵架来学习这个世界的鸟语的发音。

他边听还边笑着,翘着的二郎腿还在一抖一抖的,似乎是听出了什么门道。

接着是一阵摔玻璃杯,摔碗的声音。

终于,吵架声停了,两口子中的男的一方以离家出走的方式结束了顾宇曈的发音课程。

“真扫兴。本来还想巩固巩固呢。那个男的也真怂,怎么这就走了呢,怎么说也要再骂几句啊!”

这顾宇曈已经会听读那些单词了。

这是质的飞跃。

“明天再学习吧。”

顾宇曈眼一闭,便立刻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