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水珠,从荷叶上滚落,水面上荡起阵阵涟漪,惊走了周围正在戏耍的鱼儿。清风吹过,荷叶随风摆动。

荷塘边,一个二十多岁的蓝衣男子在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绿衣男子争吵。

“我都说了你错了,,,”

“这不可能,生物学研究表明,人类可承受最大电压为36伏特,不可能承受36000伏特的高压。”

“放屁,那只是人类的理论可承受值,只要有一些主观或客观原因,就可以让这个值提高上千倍。”

“不可能,你不信你翻中学教课书,上面写着是36伏特,而不是36000!”

“那鬼玩意是你自己写的,你都是错的,别说那本破书了。真理是这样,在真理面前,你的说辞显得极为无力。”

蓝衣男子面红耳赤的争着。

“你凭什么说自己掌握了真理?你有依据吗?来来来,看看吧,这是近十年来因触电而死的人的名单和电死他们的电压值,看看吧,小于36000伏特的电压电死的人共50000人。”

绿衣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的厚厚的纸条,然后他一点点展开,纸条上面好像记载着一张表格,当他展到一半的时候,蓝衣男子一把将纸条抓了过来,将纸条用力窝成球,将其投入那个荷塘之中。

“扑通”小纸条溅起了一阵水花,荡起了阵阵涟漪。

“你这堂堂物理界首席怎么这么没素质!”那个绿衣男子指着蓝衣男子骂到。

“呵呵,那张纸可是你们生物界的资料哦,上面还有你们生物界的公章,谁都不会说是我扔的,哈哈。而且,那张纸上的数据也无法表明一切。我说在主观条件影响下才能承受36000福特的电压,你怎么知道这些被电死的人有没有受到了什么主观影响?”蓝衣男子放肆地大笑道,清风吹过,荷塘中的荷花随风摇曳,也将那个小纸条吹向了池塘中央。

“顾宇曈,你疯了吧?你已经从14岁开始,连续十年拿了诺贝尔奖,八个物理,一个信息技术,一个化学。你就这么想要这个生物的诺贝尔奖吗?还有你知不知道我为那张小纸条做了多少调查?我花了一个月时间,整整翻越了24国的资料库围墙,翻阅了24国的死亡记录,才整理成这一张表格,现在却被你扔了。你对得起劳动人民的汗水吗?”

“你可别想把这大帽子扣在我头上,就你还算劳动人民?整天就是,吸烟喝酒去网吧,偶尔搞搞生物研究,骗骗国家研究费。”

顾宇曈也不理会绿衣男子愤怒的表情,面对一塘荷花,神情惆怅。

“嗯——我都拿了这么多奖了,都没有一个是生物的奖,拿一个,此生才能无憾啊…”

“你是疯了吧?”

绿衣男子用力摇了摇头,而顾宇曈却用力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只是因为不想看你们在那错误的知识里挣扎罢了。这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样吧,我们去做实验,你用36000伏特的电压电我,我要是不死,就是我对了。我可是为真理拼了,咱们打个赌,就赌一张羊肉卷饼,你觉得怎么样?”

“好。”

绿衣男子也是争得急了眼,也不想想电死物理界首席的后果,就一口答应了。

而且两个人还同时忽略了同样一个问题,如果顾宇曈赌输了,被电死了,谁给这个绿衣男子买羊肉卷饼?所以有句话说,冲动是魔鬼。

物理实验室就在旁边,面对那一塘荷花。那是一栋小阁楼,有着中国古风的味道,和旁边的荷塘显得十分般配。两个人离开了荷塘,钻进那小阁楼里去了。

阁楼内外的风格则是完全不同,阁楼外观清新淡雅,内部构造则是充满了科学的冷调。冷色调的实验室里,摆满了大型实验仪器,还都是那种稀有的,什么世界最大的粒子碰撞机啊,什么大型高压电源啊,等等。实验室的角落里还有一些小发明小创造,好像是这个神奇的科学家,改造的升级版老年代步车什么的,实质上就是把老年人开的电瓶车变成了老年人开的飞机。可能由于中国对电动三轮车的整改问题,这个电动的老年人开的飞机才还没有上市吧。

“你这家当可以开一个类似于卡文迪许实验室的东西了,不然就叫顾宇神实验室吧,还霸气,然后再招募一些疯子助手和你一起疯,岂不美哉?”

绿衣男子打量着这豪华的物理实验室,一脸羡慕,可能是游戏玩多了,绿衣男子使用了“招募”这个词。

“不可能的,我的实验室只有我一个人,这才是我的实验室。那么多垃圾助手在旁边影响我思考,妨碍我的创造。不过我死了以后,你可以将这个实验室开放,或者捐给国家,这就不关我事了。”

“额…你才二十多岁哎,想让你死,哪那么容易。”

绿衣男子叹了口气,摇摇头,表示“你这话跟没说一样”。

“你就这么想让我死吗?”

顾宇曈带绿衣男子来到一个巨大机器旁边。

“就用这个?”绿衣男子疑惑地问道。

“嗯,这是我做的超导电源,靠着九九八十一个变压器和六六三十六个电阻箱,可以将电压调到一到一百万伏中的任意位置,电路用超导体链接,路端电压偏离值不会超过一伏特,简直是实验必备神器。”

顾宇曈抚摸着这台机器,一脸陶醉。

“家里有矿。”绿衣男子只好这么说。

“开始吧!”

顾宇曈走到机器的正中央,左手抓住了一根接线柱,右手也拿了一根,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呼出一口气。

“哦。”绿衣男子不停地点着机器上的屏幕。

“这玩意咋用啊,怎么点不动唉。”

绿衣男子用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又将手上的汗抹在裤腿上,可能搞科学的人生活上都是如此随意吧。

“笨蛋,这是用遥控器的,遥控器在那边。”

顾宇曈朝旁边一个桌子努努嘴。

绿衣男子走了过去拿到了遥控器,脸色十分难看,好像写着“你怎么不早说。”他在遥控器上用力点了六下。

“三,六,零,零,零,确定。”

机械的运作声传了出来。

“啪”,两个接线柱只见瞬间加上了巨大的电压,那电压直接击穿了空气,将两个接线柱之间变成了一片银白色的世界,当然,那电压也顺便击穿了顾宇曈。

绿衣男子也由于空气极化过强,体液中,正负离子定向漂移,内环境的稳定被破坏,瞬间昏了过去。

“砰”

全城停电。

供电局里。

“喂喂喂,怎么搞的,怎么全城都停电。害得我都没法看番了。”手机中响起一阵暴跳如雷的声音。

接线员战战兢兢地拿着手机,手不停地抖着,那声怒吼,吓得他手机都拿不住,“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在这失业率极高的城市里,他要尽量保住自己的工作。他赶忙弯腰拾起手机,继续向领导汇报情况。

“报告局长,505号路接入较大的用电器,电路超载,电线全部被烧断了。”

“……快点,我看番刚看到精彩的地方,记得先给我家这边铺电线,24小时内必须完工,否则你就惨了。”电话那头也只有无语,电线被烧断,这得多大的电流啊。不过,那台大型电源好像完全可以做到。

接线员全身抖着,连忙答道,“是是是”他很清楚惨了的意义是什么。

绿衣男子过了一会儿就苏醒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梦。当他睁开眼睛时,他没有看到那名叫做顾宇曈的年轻的科学家,不过,他闻到一股焦臭味混着烤肉味,就像路经烤羊肉串店的时候闻到的那种味道,不过似乎少了些孜然粉。

“完了,世界最牛的物理学家兼化学家,生物学家,发明家,死了。”

他在那站了一会,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良久之后,他回过神来。

“看来,我得考虑将实验室开放了啊…”

之前顾宇曈用的那把钥匙,由于强大的涡流已经被融化。他又从顾宇曈的抽屉里找到一把钥匙,离开了实验室并把它锁上。

他跑到荷塘边,找扫地大妈借了一根扫把,捞出了那个被顾宇曈抛出去的纸团。他小心翼翼地将其打开,铺在地上,用太阳的余晖蒸发着上面的水气,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在最下面一行歪歪扭扭的写下。

“顾宇曈,36000伏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