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稍微在这里先说几个我写小说的习惯啊,这个每一段故事开始的数字代表的是行间,也可以说是分割线,故事从数字开始也是由数字结束,1、2、3、4这类是正文行间。而0、-1这两个是开头与结尾的引入和后记。

“ ”引号为对话、名词以及特定称谓的强调;【】、『』这两个框多半是旁白或者一些不方便当前明确说明的声音,一般比较重要的话语用的框框。至于心里想的层面基本上是‘ ’这个符号,或者直接不使用符号~

还请大家区别阅读QWQ

另外,感谢各位观看本章!

“已经结束了...”

茫茫四野,夕阳如血。平原萧然,落幕硝烟...

那昔日曾如同画卷诗篇一般美丽的纯净圣地,如今却以变得尸横遍野、血腥四露。

夜幕逐渐降临于这片已被鲜血染红的平原...

仿佛昨日、昔日所有回忆都是梦境一般。

在那平原之上...

依旧伫立着的仅有两人。

只不过两个人的处境完全相反...

“够了...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所以...放弃吧!”

其中一名拥有赤红色头发的男人,用他充斥着蔑视的血色双瞳俯视着他眼前这位已经体无完肤,逐渐奄奄一息的男人。

负伤的男人正拖着已经接近散架的身体,依旧拄着他的长剑不肯倒下,即便是死,他也绝不肯将膝盖屈于眼前这名赤发血瞳的“外族”之下。

“xi...咳...咳咳!!!”

剧烈的疲倦感与麻木感已经袭上了男人的大脑,他拼上命想要说些什么,不过马上就被喉咙处卡住的血块打断了。

男人不住地口呕着鲜血。

只差一点,他就因为失去了最后站立的力气,从剑柄上松手了。

但他还是坚持住了。

也是与此同时,男人将双目对准了注视着自己的那双血瞳。

那是不屈!

即使在生命垂危的当下,他依旧不会就此放弃希望。

那双眼睛就是证明!!

那双虽然早已因为充血与满布的血丝渐变的同他注视的“外族”无异。

但那其中的战意、愤怒、决心、不屈...

以及那份如今的赤发“外族”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的“感情”。

他再一次动了起来!!!!!

拖着他本就早该马革裹尸的身体,再一次挥起了手中的长剑!!!

战斗的意志从未从他的意愿中逝去,因此他不会惧怕任何东西,也不会屈服于任何人。

这就是...

他的战斗!!!!

1

“啊啊啊啊啊啊!!!米诺陶洛斯啊!!!!” “快逃,快逃!!!”“喂!你别扯我啊!!!”

“救命啊!!!!救救我!!”

“冒...冒险者呢!!??这种时候不是应该他们出手了么!!!”

“先不要管那些了,先逃命啊啊啊啊...”

......

接连的哭闹声,打破了本该祥和宁静的安德莫萨。

先是“魔王”,又是“上级魔物”。

这些生活于安乐之中的人们可能就连做梦也未曾出现过这般恐怖的桥段。

接连穿梭于自己的人群...

惶恐不安的氛围...

无法控制的局面...

一只米诺陶洛斯就让整座安德莫萨陷入了恐慌...

赤发血瞳的少年沉默着伫立于这场闹剧之中。

如同一名旁观者一般的他,正用他血红色的双瞳扫视着身旁的一切。

四散而逃的人群也好、群众脸上恐慌的神情也好、掉落在地上被人来回踩过踢走的铁剑与铁矛也好、相互间的口头责骂与拳脚相向也好。

一切在“魔王”的眼中都是如此的怪诞...

少年瞪大着他血红色的双瞳依旧环视着四周的一切,突然...他的身体不自主的向前一倾。

一个银白色的身影碰撞到了少年,对方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甚至在少年再次抬起头看向他时,那个人影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少年不明白。

他不明白。

“魔王”不明白...

明明拥有如此多的人数...

明明武器就掉在地上...

明明只要选择捡起刀枪就可以与之战斗...

可却无人站在自己的另一侧...没有人愿意逆着那人群站出来...

惊讶么?

这些算不上。

充其量只是好奇而已。

与在来时路上询问老车夫故事的时候一样的感觉...

可两次,都让少年并不抱有好感。

如果说人族口中口口相传的“传说勇者”的传说只是“人类的自我慰藉”的话。

那么眼前的这群人就是...

“已经成为熟睡了的......”

少年将那血红色的双瞳缓缓的闭上了,于此同时发出低声的感叹...

“家畜罢了......”

在那一刻,少年心中最后一点对人族的敬畏...

也变得荡然无存。

2

“让一让,让一让啊!!”

同一时间,在陷入慌乱的安德莫萨一涌而至的人群之中...

一个身影逆着过往的所有人群,吃力的挤着向前缓步迈进。

身边不住的骂声与拳脚,丝毫没有阻挡他前进的决心。

那是一名身高在180cm以上,身着安德莫萨士兵盔甲的驻守士兵。虽说如此,但此人的年龄也不过在18、9岁上下,留有棕色的碎发与透过盔甲可以看得出还算坚实的身板。

就是这样一名在安德萨斯随处可见的人人瞧不起的“士兵先生”。

他正逆着人群朝着纷乱的中心艰难的迈近着。

没有任何外界因素可以阻挠他前进的脚步...尽管现在所有过往的人群都将其当做是“白痴”或“神经病”。

但是当下他是唯一一个敢手握兵刃的人。

并非冒险者击杀魔物寻求报酬,也并非上阵杀敌斩获功勋,更不是生死之战非己莫属。

即使这个时候顺着人群逃窜,也不会有人埋怨他半句。

但是...

“等着我啊!”

我们的士兵先生并不是这么想的!

他穿插着拥挤的人群,以更快的速度前行着...

可能慌乱的人群之中他的存在并非至关重要,但是他的声音还是会传出来的。

那坚定...以及...

不屈的声音!

“我这就过来!”

3

“哞啊啊啊啊啊啊啊!!!!!!”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依旧在继续着。

长着牡牛头颅的巨型魔物,正无节制地破坏着眼前的一切。

道路旁的房屋、高塔被摧毁殆尽。

植在路旁的参天大树也被连根拔起当做挥舞的武器。

毫无计划,仅仅就只是为了破坏...

“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它那已经翻白了的眼眶中,已经完全寻找不到一丝本该属于它的理智。

那声嘶力竭的呼喊,与其说是发泄,不如说是痛苦的哀嚎。

赤发红瞳的少年沉默着...一言不发地伫立在原地,而此刻在他的脑中一个不属于他的意志如此正低语着:

『这就是你所追求的么?』

那是一个扭曲的声音,从音调上来听根本无法分辨男女,那仿佛是将多个声音揉捏在一起进行合成一样的杂音。

『你所希望的结局?人族依旧将魔族当做敌人...』

『斩杀魔物也成为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甚至还将其划分成等级,是商品么?』

『被这群家畜划分成为商品的等级!?』

赤发红瞳的少年依旧面无表情,他做的仅仅就是向依旧在竭尽全力“哀嚎”着的牛头人慢步走去...

『斩杀他们被人族当做是荣耀?』

“掌管死亡的神祇...”

『将魔族的战争叫做“入侵”,而人族的杀戮则叫做“讨伐”』

“听从我的命令...”

『勇者的传说?人族的胜利?和平的生活?都只不过是“虚假”的自我安慰罢了!』

“予以吾眼前万念俱灰之人以平静的死去...”

『“正义” ?“善” ?』

『那些只不过单方面的认为。』

赤发红瞳的少年低语着缓步到达了米诺陶洛斯的身后。

『人们都在祈求“恶”与“反”被击倒,他们憧憬着“善”与“正”...』

少年的双手此刻正散发着淡紫色的暗光,血红色的双瞳之中依旧只有无尽的蔑视,但是在此刻...

仿佛还有掺杂着其他别的什么。

体型巨大的米诺陶洛斯似乎注意到了身后有物体的迹象,他缓缓地扭过身,狰狞的面孔与眼角微微流出了殷红色的鲜血。

即使将其放在这里不管,过上数十分钟它也会逐渐失去生命。

『所谓的“正” 也好 “善”也罢。』

即便如此,眼前庞大的魔物依旧张着血盆大口朝着挡在他前面的赤发少年不住的咆哮着。

『不过是大部分人口中冠冕堂皇的借口...』

米诺陶洛斯不停挥舞着手中已被砸的稀烂的树根,最终将矛头指向了少年。

『满足自己,催眠无知者的,十足的“伪善”而已。』

二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足一米,那已被削成棍状的巨大“木槌”正不偏不斜地朝少年赤红色的头顶砸来。

但对此,少年所做的也仅仅只是依旧平静的缓缓抬起了焕发着暗紫色光芒的右手。

并在那“木槌”即将砸在自己头上的前一刻,率先将散发着“死亡”气息的手掌放在了眼前这只发狂魔物的体肤之上。

『要问为什么的话...』

“睡去吧...”

『因为...』

伴随着那死一般冰冷的话语,耀眼的紫色光芒将眼前庞大的牛头魔兽吞没了...

『“虚假” 与 “伪善” 本就是一丘之貉!』

4

“让一下,让一下!!!”

与此同时的另一侧,紧赶慢赶的士兵先生终于是在冲过匆匆人群过后,抵达了城门临近处。

这骚乱的发生地...

可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他却反而停住了脚步。

因为此处已没有忙于逃命的人群了,取而代之的...

此处所有的人全都呆滞的停住了。

就仿佛刚刚的骚乱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们的士兵先生一时间还是无法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他注意到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一个点上...

那势必是解决这一切骚乱的人!

“借过,借过...”

被好奇心所驱使,刚刚赶来的士兵先生推开身前一个个发楞的行人,挤到了队伍的最前列。

当他终于与于众人的视线汇合,注视到了一切骚乱的中心之时...

他也为之震惊了。

“这...”

在他眼前的是一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看似略显羸弱的少年。正毫发无损地站在已经倒在地上失去气息的“上级魔物”——米诺陶洛斯跟前。

一般这种等级的魔物都要出动冒险者的小队,一齐讨伐才能应对。

眼前这位少年仅凭一人,甚至毫发无损的就解决了...

“喂...你看到了么...”

“啊啊,那个孩子仅一招就打败了米诺陶洛斯!”

“一...一招!!??”

“喂,他的头发和眼睛,看艾利托斯的宣传单了么!?那个不是魔王的特征么...”

“是呀!!!莫非这孩子...”

“喂,别瞎说。魔王怎么可能帮咱们...”

...

在人群唏嘘的议论声中,击败米诺陶洛斯的勇士却一言不发地呆立在原地。

他用血红色的双瞳瞥视着身侧即使魔物被击倒了依然与自己保持着一定距离的人群。

可憎?

还是可悲?

其实都没有。

他并没有感情所驱使。

如果说他出手的目的,也仅仅不过是顺手而已。

面对眼前的人群,少年已经没有任何期望的必要了...

他低下了头,看着那逐渐散紫光的双手。

一种不知名的空虚感油然而生...

‘这样就...结束了...’

“让开!!让开!!我们来处理骚乱了!!!”

就在此时一个浑厚的声音打破了唏嘘议论的人群。

一名身盔铠甲,体态魁梧的大叔带领着身后悉数赶来的士兵团队,终于是姗姗来迟的赶来处理事端了...

“真是的!贝欧先生又不听指令的一个人跑过来了么?” “啊!别把~那样我们不就没得玩了么~”

而在人数并不多的士兵团中,不光有仅士兵,还零星的掺杂着几名衣着端庄亦或是怪异的少年少女。

他们正是城镇冒险者公会的“冒险者”们,被当地兵团雇佣进而留在了军队里面。

也就是罗卡斯口中的“一个个自称勇者”的家伙。

“快...快让开,古巴德来了!!”

一个男人在听见喊声后,回过头来,立即顿足喊道。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全都跟着回过头,注视着这支“浩浩荡荡”的队伍。

带头的叫做古巴德的中年大叔一脸厌烦的穿梭进特意为他敞开的一条过道之中。

所有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都扭过来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当他走过人们的身旁,所有人全都不由分说地垂下了头,一副极其惧怕的样子...

古巴德·D·蒙卡迪奥斯安德莫萨的兵团团长也就是整个城镇士兵的头头,(不过更像土匪头子就是了...)

这个令整个安德莫萨为之肃然起敬的名字,有些时候,甚至比魔族还要可怕也说不定...

“据说这一次有上级魔物进到城里是真的么?是真的么?”

随行军队中一个人影蹦跳着窜出了队伍...

橘金色柔发及肩,眼睛紧紧眯成一条缝。小巧且精致的五官与身材让人第一眼无法分辨出是男是女的年龄大概只有10岁左右的孩子,(他/她)正玩笑一般地斜着探出头于此刻自动让到两旁队伍中的一名路人怪里怪气的询问着。

“嗯?”

被选中的少年一脸诧异地向四周望了望,随后便苦笑着用食指指了指自己。在得到眼前冒险者微笑点头的回复后他才终于磕磕巴巴地做出了回答:

“啊...那个...是的...没错。的...的确是有米...米米米诺陶洛斯出现在城...城里...不过刚刚已经被...被那边的少年就...就一招打...打打打倒了...”

被问到少年很显然并不是太会应付这种场面,在支支吾吾之后,他指着不远处的城门,吞吞吐吐地将一切事态大概说了出来。

“哦!!!只一招么?把那个米诺陶洛斯!”

听到这个消息的金发...emmmm,冒险家!

总之仿佛十分吃惊,紧闭的双眼也微微露出了金色与深蓝色的光芒。

“是...是的...就...就是那个...咦...”

被这样一问反而更加惊吓到了...本来看起来胆子就不大的路人少年,只想赶紧把麻烦甩走,所以他抬起头继续透过人群指着更加精确的位置,那只米诺陶洛斯所倒下的位置。

可是在他抬起头的这一瞬间映入眼帘另一幕却让他更加惊愕了...

“刚...刚刚还在那里的...”

明明方才还是大家万众瞩目的焦点,可是却在这仅仅一个瞬间,那名只一合就击败了上级魔物“米诺陶洛斯”的少年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被选中的路人一时间被迷得目瞪口呆。

陆续的...

越来越多的人抬起头,惊叹着...

一时间唏嘘声再次遍布了整个人群...

“安静!!安静点,你们这群废物!!”

叽叽喳喳的声音似乎吵到了我们的兵团团长,他扯着嗓子大声地对着身后大声地怒吼道。

随后领着几名跟上前来的士兵,蹲到了已经失去生命迹象了的米诺陶洛斯身前。

“被杀死了么...而且除了拳头上之外,几乎没有外伤...”

看似魁梧彪悍的大叔却在这里勘察分析的有条有理。

“别说刀伤、剑刺...就连用魔法灼烧的迹象都没有...”

看到这里古巴德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不停地抓着自己已经泛白的短发,对着自己的身后的人群大吼道:

“喂,这家伙真的是被人击败的么!??啊!!??”

那语气与其说是在询问证人,不如说是在审讯犯人...而且还是那种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死囚QAQ...

可以说古巴德在整个安德莫萨被百姓所惧怕多半都是因为他那凶神恶煞鬼见愁的长相,再者就是这说话的语气...

据说就古巴德的功勋与军龄完全可以去安德洛斯主城“安德沃尔”担任将军或者统帅,谋求更好的发展...

不过...

我们的古巴德大叔似乎不是太会拍上司马屁的那类人...而且再加上时常不听从命令多次降级,如今人到中年偏至半百却依旧只谋到个兵团团长的职务。

当然这些都是废话啦...他自己本人并不在乎这些...

“咦~...”

被如此“逼问”,群众们自然是都不敢说话,纷纷低下了头。

其中刚刚同金发QwQ交谈的少年最是如此。

他甚至想找个地缝赶紧钻下去...

就这样人群大概沉默了有近半分钟,当然...在这半分钟内我们的古巴德老大额头上的青筋也是呈乘数在向上增长的...

不必多想,这份沉默不会持续过久...

作为士兵团的一员,我们的金发QvQ正透过紧眯着的眼睛不停地盯着眼前的这位可怜的路人看着...

虽然感知到了有人的目光,不过他根本完全不敢与之对视...更别说什么出面指认了...

但是...只是偷偷瞄一眼的话...

就在少年抱着这样侥幸的想法并付出行动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的是...

金发眯眯眼诡异的微笑...

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不祥预感席卷了少年路人的全身...

随即...

“队长!!这个人知道哦!!”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那种情况...就是在那种因为特别尴尬或者特别严肃的所有人都沉默着的场景里面,一旦有人先说话你的第一反应会是松了一口气...

是的,在场数百人一时间内都舒了一口气。

但与此同时...

一名少年现在可以说是面如土灰。

他正张着大嘴望着自己被高高举起的右手...

虽然说这名金发眯眯眼的冒险者直到刚刚还无法辨认性别...

但现在绝对可以确定了的...

这家伙是...

就这样...已经失去生命色彩的少年被金发及肩的“恶魔”一点点拖到了人群的前面。

身高惊人的古巴德为了可以正视已经如同烂泥一般的少年,蹲了下来用一副“和善”的面孔“微笑”的询问道:

“啊!!你说你知道是吧!?啊!!?”

“啊啊啊啊啊...”

“说啊,这怎么回事啊!!!!????”

“是...是...是是是...”

这样一问一答的对话,难免会让人心疼少年。

不过这也都是为了剧情发展...

“是什么,说啊!”

“是是是...是一名赤发血瞳的少年,用了奇怪的魔法将米诺陶洛斯击败的!!!”

这一次少年倒是流利的一口气说下了了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啊!?赤发血瞳!?好像在呢听过这个特征...emmmmm在呢来着...”

经过简单的询问,古巴德站起了身,反复在大脑中寻找着有关“赤发血瞳”的信息...

“是魔王啦!魔王!”

金发的眯眯眼一句话点醒了思索许久的大叔.

“啊!对了。是魔王啊...我就说很耳熟嘛,这个特征...嗯嗯....等等...”

被提醒到这里,我们睿智的兵团团长终于觉察到了问题的不对...

“喂!!!你小子唬我是吧!!!!!!!!啊啊啊啊!!!魔王!!??你跟我扯魔王!!!啊!!!???”

很可惜少年早就惊吓过度昏过去了...

大叔一脸琐屑地将已经瘫成烂泥的无辜路人丢到一边,随后继续将视线对准了其他的地方...

“喂喂喂,真的是赤发血瞳么!!??嗯?”

虽然无论怎么说他自己都是不相信的,但是古巴德还是出于万一,在丢掉手中拽着的已经失去意识的少年后,他还是尝试性地询问着身后的人群...

不知道是对刚刚的少年的同情,还是这群人今天之内已经受到足够多的惊吓了。

这次很多人发出了声音...

“是的...的确是...看的很清楚,赤发血瞳!”

越来越多的声音出来了。

但是这却不是什么能让古巴德开心的起来的事情...

因为如果这群人没有说谎的话...

一边如此想到,大叔再一次抓了抓已经杂乱不堪的头发,一边盯着倒在地上死去许久了的米诺陶洛斯...

“这一次...”

“可能是安德莫萨又一次大劫难了...”

5

昏暗且潮湿的角落...

即使是安德莫萨这种喧闹的城邦也是有这种无人问津的小巷的...

更何况如今人们已经全然将注意力集中在正门那里的骚乱...根本无人过往这种堆积垃圾,散发肮脏腐臭的狭窄小巷...

(话说安德莫萨这种没人注意的小巷还出乎意料的蛮多的...)

而我们刚刚击败米诺陶洛斯的勇者正独自一人走在这条只属于他的“勇者之路”上。

赤发血瞳

这可能是现如今少年最为世人所认知,或者说是惧怕的一点...

这与初代“魔王”如出一辙的特征。

让人会自动将其划分到“魔族”一侧,却无人会将确实击败“上级魔物”的功劳划分到他的身上。

他自己也并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的独自离开了,当然这要利用一些魔法就是了...

没有人注意到他,或者说他躲避了所有人的视线。

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离开了...

并没有作为人族的英雄在事后被万众所敬仰、也没有作为魔族的君王放任米诺陶洛斯的恶意破坏不闻不问...

说到底要问他为什么要去攻击那只米诺陶洛斯,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如今的他别说胜利的喜悦了,就连落寞的寂寥...那种失落感都没有...

他还是一如往日,沉默的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着...

在那个只有他独自一人存在的“赤红色”的世界之中...

他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比任何人...任何物...无论魔族还是人族都要习惯已久...

这般寂寞的...

这种无人的...

“那个...”

赤红色的世界...

“请问...”

悄然的...

“你是刚刚的冒险者么!?”

被敲碎了零星的一角...

一个声音叫停了沉默前进着的少年,那赤色的世界。本该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世界...

突然掺入了....

其他的颜色。

6

“你是...?”

原本只属于少年一个人的世界,那个在他眼中赤红色的,不存在任何人的世界,一个声音打碎了零星一角。

一名身披盔甲,棕色碎发淡棕色双瞳的少年喘着粗气一脸傻笑地对着自己挥着手...

“我的名字叫贝欧·奥格!是这里的驻守士兵!”

同样就连自我介绍也是一样的傻里傻气...

但贝欧·奥格...

这个名字...

“士兵?”

提到士兵,赤发的少年多少有了些警觉,因为现在这个城邦还并不欢迎自己,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但是,

我们的士兵先生本人仿佛并没有那么多想法。

“是的!士兵编号:269345!所属职务是...”

完全没有给赤发少年反应的时间...

就这样,这名叫做贝欧·奥格的少年就开始吧啦吧啦个没完。

各种关于自己的事情...

当然,这些并没有让赤发血瞳的“魔王”起什么兴趣。

他在意的是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是怎么追上自己的,自己明明用了“视线封锁”的魔法。

理论上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何时离场,即使有人注意到自己消失,也不可能跟随着知道自己的位置的。

“嘛,总之就这些吧!那么,请多指教!”

在一堆叽叽喳喳过后,棕色头发一脸傻气的叫做贝欧的年轻人终于是结束了他的又一轮自我介绍...

然后,他理所应当的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赤发血瞳的少年眼前...

“这是...”

那双如血液一般殷红的双瞳盯着眼前这个热情的有些犯傻的少年递来的右手。

老实说我们的魔王仿佛并不知道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处理。

“这是?握手呀!握手...就两个人彼此问候的一种方式呀!”

见到眼前那一副“不懂世事”的赤发红瞳,贝欧用一副惊讶的口吻,拿着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声情并茂地表演着“握手”的方式。

当然这过程难免会有些滑稽...

“握...手...”

可能有些发懵吧。

在他的世界里并没有任何的社交辞令,更没有必要向任何人示好,或者糟践。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而“握手”一个人是做不到的...

少年也看到了一个人做出来的“握手”有多么滑稽...

说到底,他根本不了解眼前的这名人族少年,不清楚他的底细...当然人家有好好的自报家门,只是我们的魔王自己没有认真听...

虽然只是隐约之间,但眼前这名叫做贝欧的少年却让魔王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也许他只是单纯的一个傻瓜而已,只是思考方式和正常人不同罢了...』

这样吐槽着,当然这是谁都听不到的思想世界,他不属于任何人,甚至赤发血瞳的少年自己。

潜意识,或者更深层的一种想法...

握手

这可能...

是一步...

人族...

与魔族...

相互间...

重要的一步...

踟躇之间...

少年最终还是渐渐地准备举起自己的右手...

去迎接眼前那向自己递来的右手...

“喂!贝欧!!!你这家伙躲到哪里偷懒了,出来啊!!要不然队长又要发飙了!!!!”

“不好不好!!!”

突然之间,小巷外的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打破了这僵持时间极长的一段思绪...

身着盔甲的贝欧在听到“队长”这个词后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慌张神情。

“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本来还准备和你好好聊聊的...不过我好像要优先处理我这边的工作了...”

被突如其来的“工作”冲昏了头脑,贝欧收回了本来准备握手的右手,并将其放在自己那乱作一团的头发上,一边抓着还一边傻笑着抱歉。

“嗯。”

这边的少年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同时借此收回了刚刚准备抬起的右手。

“那我先走了...”

“嗯。”

“呀嘞呀嘞,队长又要发飙了!!!”

望着名叫贝欧的少年逐渐远去的背影,人族同魔族的又一次交集,在这里也就此结束。

少年自己也不明白刚刚是出于什么感情,准备伸出自己的右手...

只不过是觉得很熟悉...自己的记忆里...

有这样的片段,并且他在促使自己伸出手...

当然...这些都是他自己所想,现实却是现在他依旧还是一个人又回到了那个赤红色的...

“喂,朋友!”

突然,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叫住了赤发的少年。他抬起头用血红色的双瞳无感地盯着已经离自己有一段距离了的叫做贝欧的少年的身影。

“你那个头发!!!还有眼睛!!!要当心哦!!!”

男人洪亮的嗓音从巷子的那一侧喊到了少年所在的这一侧...

是贝欧正指着自己的头发和眼睛声情并茂的喊着...

对此赤发的少年做出的回应依旧只是微微地点了下头。

然后依稀可以见到远处少年呲着牙傻笑的那滑稽的表情。

说罢贝欧便消失在了这街头角落小巷的拐角处...

说实话,这一切在他眼中依旧是那么的无感...

或者说他不知道要拿什么感情来看待这件事,亦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并没有选择感情的能力。

这恐怕也是...

作为“孤傲”的“魔王”最大的惩罚吧...

不过即使抛开这些对他来说无用的情感,或者说少年如今唯一遵循的行动准则。

也就是他零星会出现的记忆碎片。

这些不定时会出现在他脑海中的记忆,会如同一颗颗残损的碎片,逐渐汇聚出一块巨大拼图一般,正在毫无章法地随意拼凑着。

而他如今遵循的也正是跟着这所谓“记忆的拼图”一步步的前进着...

包括他来到安德莫萨也是...包括他梦中的独战魔族军队的勇士也是、包括他踏足暮荧星原所听到的冤魂一般的声音也是一样...

正是这些零碎的“道标”一步一步地指引着少年朝着“真相”走着...

说到这...

“那个少年...”

赤发血瞳的“魔王”盯着自己刚刚准备递出的右手低声的喃喃着。

那个身影...

在记忆之中有出现过么?

很熟悉...

或者说...

很像某个人...

某个...

逝去许久的人。

嘛~

想了这么多没有用的。

少年收回了眼前的手臂。

‘接下来...’

血色的瞳孔之中逐渐失去了高光。

‘要开始...’

“小柿!”

突然,一阵女声传到了少年的耳朵之中。

少年猛地回过了头。

但在他身后,方才贝欧离开的巷口处此处却空无一人。

“刚刚那个声音...”

少年独自望着寂静的街巷,自言自语般的继续轻语道:

“是谁?”

7

“完了,完了!这下老爹一定会生气的吧!!一定会生气的!”

无人问津的街巷巷口,一名身着安德莫萨士兵盔甲一头棕发的少年此刻正以全速前进的方式寻回自己队伍的方向。

当然一边奔跑着,少年的嘴中还在不停的捣鼓着什么。

什么“惹怒了...一定会死呀...”什么 “那家伙比魔兽还要恐怖...”这样意义不明的话。

总之,现在的少年慌的雅痞~

以至于,他根本无暇注意...

前方的拐角。

“呀!” “额...”

少年与正巧路过此处的某人相撞了。

两人因为相互作用力的关系,双双以屁股蹲的方式跌在了地上。

“啊~~好疼!唉!!真不好意思,我着急赶路没注意前面!!”

双手正揉捏着摔得不轻的屁股,名为贝欧的少年恍然大悟般地连忙跳了起来,快步上前准备扶起刚刚因为自己也同样摔得不轻的路人。

“啊啊,没关系哒,没关系哒!我才是,不熟悉这边的路,不知不觉就迷路了走到这边,刚刚我也是在低头想怎么办呢~”

接过搭在眼前的手,同样跌倒的路人面露微笑的缓缓站起了身。

那是一名看样子就很有钱的男性。

年纪的话,大概与贝欧差不太多,对方应该要比自己大一些。

一席华丽的银灰色礼服即使在昏暗的小巷中依旧光彩夺目,俊俏秀气的脸庞让人很难第一时间辨别其真正的性别~不过这是褒义的意思就是啦。

而在那精致的五官之上,是在安德洛斯很少见的纯银色发丝,柔顺的发势并没有刻意去梳理,而是再普通不过地搭在少年面带善意的灰瞳之前。

“啊...您是外地来的旅人么?第一次来安德莫萨?”

虽然自己现在要事在身,但贝欧实在是做不到刚刚撞完人就相安无事地跑路了,所以出于礼貌的他还是憨笑着发出了话题。

“嗯...是哒呀!我是第一次来这边的城市,感觉和我故乡那边差了好远呢~”

银发的美少年微笑着如此说道。

“您的故乡?是在离安德洛斯很远的地方么?”

“嗯...算是吧~”

好像考虑了很久,但其实也没多久啦,因为现在小贝欧的时间比较紧的缘故,所以哪怕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流逝他都会觉得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嘛...那还是要祝您旅行愉快了呢。我这边还是一些急事要处理,总之,还是十分抱歉!”

因为的确是自己有错在先,所以完全没必要多说别的。贝欧再一次沉重地向眼前银发的少年鞠了一躬.

“没事哒,没事哒。别看我这样,我其实超勇哒!所以没关系哒!”

对方似乎也是很好说话的类型,自始至终银发的少年都在面露着微笑。

“嗯,知道啦!那么,也就不多废话啦~我先走了朋友!”

事情还算圆满结束了,贝欧朝着银发的少年挥了挥手,随后又继续小跑了起来。

但是还没跑几步,他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回过了头。

贝欧正用一种原地踏步跑的姿势朝着身后的银发少年挥了挥手。

“喂,朋友。你不是迷路了么?朝这里往前直走,过了这条巷子朝左看,有一间驻守站!(驻守士兵轮班值岗的民事部~脑补现在的警察局。)去那里问问吧~啊!对了,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依然用着滑稽的原地踏步跑,棕发的少年正有理有条的陈述着,最后抛出疑问。

你的名字是?

呵,虽然这里没有楼梯,也没有台阶。

我们面面相觑的主人公还是两个男的。

但是别在意嘛~

“名字么?”

银发少年歪着头重复着。

那个面容精致的美少年随意地抓了抓浮在眼眉上的刘海,随后自然地将头微微歪向了另外一边并微笑着款款说道:

“瑞斯! 瑞斯·艾露森。我的名字!”

-1

“咳咳!!咳!!”

依旧是那片由于战乱而寂静不已的平原之上...

一名身披盔甲的勇士,他最终还是失去了最后一丝站立的力气,正不住地从腔内咳出大口的鲜血...

不过他深知,自己已经给予身后百姓、王国以及“那个人”争取了足够多的逃跑的时间...

这对他来说就已经够了...

勇者安然地躺在草坪之上,躺在他最喜欢的这片平原之上...

渐渐的...

夜幕也随即降临了...

点点星光闪耀而生...

当然那不是天上的明星...而是这片草原上的原住民——“暮荧”

那耀眼的亮光真的如同天上的星光一般夺目!!耀眼...

仿佛整片平原都全然是在它们的装饰下才变得如此引人入胜...

‘啊啊...好漂亮啊~~’

点点星光渐渐歇落在了勇者的身旁,落在了他的身上...渐渐将他点缀...淹没...

与此同时,在暗不见天日的平原之上,一名赤发血瞳的少年正坐在勇者的对面。

他如同惋惜一名故人一般,独自坐在原地静静地一言不发...

这一战可能在“魔族入侵”之中并不算什么可以载入史册的战争,那个男人也不会被编写成为“勇者”传颂下去。

留下的仅仅只要一个焚城的笑柄...

以及...那句他到最后隐约听到的耳语:

“下次,三个人一起来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