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动作麻利一点呀,混蛋!难道你们想被人发现么...”

满是腐臭垃圾味道的幽静小巷角落之中,传来了阵阵咒骂的声音。

一名身材彪悍的中年男人正独靠在小巷的出口处,时不时地向外面探出头观察着什么。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他在放风。

“就算您这么说了!可这个臭小鬼,死活就是不松手呀!”

而回应魁梧男人的是与其同行的身材消瘦头戴斑纹头巾的青年,他此刻正同身旁另外一位一席黑衣的胖墩儿小哥拉扯着什么。

可能有人想问他们在干什么...

那么我想答案应该是:

拉人。

什么是拉人?

就是字面意思。

在潮湿且昏暗的角落尽头,正趴着一个活生生的人。

更加准确来说的话,

是一个女孩,

年龄大概只有7、8岁上下。

此刻的她正双手死死握紧着小巷内的水管,拼了命的不想被眼前这群人带走...

“哈?你们两个是废物么?就连个小女孩都搞不定!?”

终于,在巷口放风的大哥无法忍耐同伴的墨迹,在连连望了两下巷口确定没人后,才气愤地推开了挡在眼前的胖瘦二人组,自己径直蹲在了女孩的身前。

“喂,老大。可不能伤到这小鬼了,卖家可是说了要“完好无损”的!”

看见男人的架势,被推到墙壁上的胖墩儿赶忙上来制止了他。

一目了然,

这伙人就是我们口中的 “人贩子” ,当然在这个世界他们有另外的名号:

“用你教我么?你以为我做 “人口商人” 多少年了?”

只见自称人口商人的男人并没有如自己同伴那样的拉住少女的双腿硬拽,而是绕过女孩,去掰她紧握着水管的手指。

这个方法的效果很好。转眼间,女孩已有三根手指被强硬的掰离了水管。

其实到了这里应该很多人就要问了:

为什么女孩不求救呢?

即使这里是无人问津的小巷,也一定有过往此处,或者临近此处的人家住户存在的。

可为什么女孩不选择发出呼喊去向他们求救了?

答案是...

做不到!

为什么做不到?

同样也就是字面意思。

女孩发不出声音。

当然也不是因为她存在着先天缺陷,而是被人施加了魔法。

名为 “木滞催眠” 的催眠魔法。

女孩,此刻的状态正处于可以拥有自己的意识,但身体却无法听从自己的控制。

就好像我们这里常说的 “鬼压床” 这样的感觉。

“喂,大哥。真的没问题么?我们干这一行...”

即使已经淌上贼船,但很显然除了带头的男人,其他的二人都属于人口商人里面的新人。

其中,那名带着斑纹头巾的瘦弱青年正胆怯地望了望四周后小声地询问着。

“怕?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只要把这批 “货” 运出安德洛斯,去其他的城邦,那群没用的 “士兵先生” 就管不到我们了。就算我们被发现了,只要我们逃到其他的国家。“和平宣言” 都能保护我们!怕个鸡毛?”

男人百无聊赖地朝着话还没有说完的头巾青年发泄般地痛骂着。

而另一边,女孩此刻的一只手已经脱离了水管,被男人狠狠地踩在了脚下。

疼!

女孩感受的到。

但她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救...救救我...’

女孩的心里以不止一次发出这样的咆哮。

但是此刻的她别说挣脱了,哪怕是连像样的反抗都做不到。

就好像自己是旁观者一样,看着眼前的 “自己” 一点点的...失去最后的一丝曙光。

终于,那仅剩的寥若希望也逐一消失了:

『四根.』

发不出声音...

『三根.』

做不出动作...

『两根.』

看不到...

『一根.』

希望...

“!!!”

突然!

一缕微光透过纯黑的帷幕,进入了女孩的视线。

此刻的小巷口,一名男人路过了这里,路过了此处。

他与她的视线...对焦了。

现在的女孩起码眼珠还可以控制,她正凭借这哪怕一丁点的信息,朝着巷口的...

救命稻草发出了求救的目光。

‘得救了。’

这样就...

“救...”

也不知是何时,女孩干燥的嘴唇开始可以微微颤抖了。

希望,

就在...

那里。

就在...

那里么?

“???”

不知是真的在身处绝境中才能让人产生超越常人的才能呢?还是超越常人的才能往往都躲藏在绝境之中呢...

本来在生活中完全不明白何为 “察言观色” 的小女孩,却在那与陌生路人仅仅对视了数秒后,便读懂了什么。

那与她对视的双目之中的...

毫无疑问,女孩所读到的是:

退却...

男人强硬地转移了视线,故意装作什么也没有注意到的慌张走开了。

“为...”

女孩不明白那是为什么。

因为无论怎样的绝境,如何的去磨砺她,她也不过是一名仅有7、8岁的普通女孩。

“为什...”

即使把名为 “现实” 的文章放入课本让她背诵多少遍她也不会明白的:

“为什么?”

何为: “大人的世界”

“老大!刚刚那个...”

胖墩儿小哥浑身冷汗地低语道。

“没看到么?...是个识相的家伙。”

而另外一边,此刻也浑身警备的魁梧男人这才缓缓收回了握在右手中的短柄小刀。

“好啦。给我绑紧点...别再让她跑了!”

收回小刀的男人已经完全将女孩的双手从水管之上掰了下来。

解除危机的他一边用手拍了拍身上刚刚沾染上的灰尘与废水,一边向着身后的小弟们下达了指令。

“喂,老大。刚刚那家伙不会叫士兵过来吧...”

虽然手上还有着活,但仍无法了(liao)了头巾哥多忧的性格。

“你再墨迹,下一个挨绑的就是你!艾蒂利亚可不缺专养宠物的富婆!”

脸上写满厌恶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脱去了身上已经染上污水恶臭的外套。

“......”

被这样警告后的两人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忙着手上的活了。

“切,就算那群没用的士兵先生来了。又能做什么呢?”

最后男人的这句话,并不是对自己身后的同伴所说的。

比起对话,更像是自言自语,或者说是发泄...

心中的某种不平。

‘不能得救了么?没人来救媛媛了么?’

被两人压在身下,女孩此刻已经连疼痛都无法察觉的到了。

在她脑中的早已不再是失去希望时的绝望了。

取而代之的,

是一种木然。

一种超乎常理的麻木感。

放弃希望了么?

并没有。女孩并没有?

那为什么不求救?

为什么女孩不求救呢?

答案...

是一个问句。

‘向谁求救?’

孩子的心里,就是这样。

即使你欺骗或者你去叮嘱过他一次、两次、三次、他都不会当以为真,记在心上。

可一旦...他们真的切身体会过了。

他们将记忆犹新。

直至,终身。

那么,

问题再一次摆在各位面前。

‘向谁求救?’

想到这的女孩缓缓闭上了眼睛。

还好,她还有眼睛可以动,即使无法改变结局,起码她想少看到一些...

索性,

睡一觉吧。

醒来之后...

就能见到了吧...

“妈妈...”

“咚!嘭~”

“喂喂...你这家伙...”

女孩的意识逐渐朝着更远的地方飘去了。

以至于她现在根本无法注意到自己身旁发生的一切。

她仅能感觉的到的,并不再是继续粗糙的捆绑,而是有陆续 “叮当叮当” 的声音。

还有...

沙包的声音?

她不懂了。

她早就不懂了...

是有人来么?

她不知道。

所以她再一次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可能是因为魔法的缘故吧,此刻女孩的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哪怕能瞥见残像,也都是如同透过镜面上的水雾所看到的光影。

隐约之间,他只能看到一个身影,缓缓地朝着自己的方向慢步走来。

“你...”

女孩的嘴唇在微微颤抖,她想要说些什么。

那个身影也仿佛读懂了这条讯息一样,慢慢蹲下了身子。

“你是...”

女孩如蚊蝇般细小的声音恐怕谁都听不到的吧?

眼睛已经渐渐可以捕捉的到成型的图片了。

在女孩身前的这个身影,她是见过的!

或者应该说,女孩见过的...

是这身衣服。

“你是...来救...救...”

那位身披盔甲的身影,温柔地解开了女孩身上的绳子。

那个衣服是,

哪怕7、8岁小孩都认识的...

安德莫萨士兵们的盔甲。

“你...是来...救我的么...?”

那个身影并没有说话。

取而代之的,士兵将女孩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向谁求救?’

“你是...”

女孩微颤着嘴唇,想要再询问一次。

但是,这次抢在她之前,那名士兵先生率先张开了嘴。

由于公主抱的原因,女孩也借此可以看到他的脸了。

那是一张....

没什么的特点的脸。

头发的颜色是...棕色的!

孩子的眼中,只能看到这一些了。

当然...也只能看到这些了。

因为在捕捉到这点信息后...

女孩便沉沉地睡去了。

那是离女孩世界无比遥远的彼方。

一个听起来傻傻的声音如此说道:

“再睁开眼,你就能见到妈妈了!”

1

安德莫萨

这座位于人族六大国之一的——“安德洛斯” 最东侧,以接收派发世界各国悬赏任务的冒险者 “公会”云集而闻名的被称为 “招募之乡” 的旅游业城市。

其占地面积在整个安德洛斯的三大城邦之中排名第一。

其主城城区分布大致如下:

城南、城北、城西、城东。

这四个简单不做作的区域如同字面意思一般划分着整个安德莫萨。

而其中城东及城南一侧是因为市区位置较好与人口流量数值偏大,这两大区域多半被人们称之为 “闹市区”。

而偏向城北这边人口与建筑会稍微稀疏一些,因此国家将其设置成了大部分的军事城垒,以及部分公会也稀疏坐落在这里。

不过相比市区中心那笙歌鼎沸的闹市区,城北一侧并没有主市那般的繁华,相比较之下更加威严与庄重。

至于最后与正门最为遥远的城西区,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安德莫萨这种大国城邦该有的景色,就算单拿出来说是人烟稀少的村落,相信很多人都会相信的。

这里虽然是不能算是,但很多人都会将其这里称之为安德莫萨的...

贫民区

几乎少有人家居住在这边,更别说什么能让人铭记住的标志性建筑。

唯一值得一提的恐怕就只有足以眺望整个安德莫萨的一座孤独的瞭望塔了...

但并不是说城西区在安德莫萨就毫无用处。

城西区域在这座偌大的城邦之中多半起到的作用更像是运输枢纽亦或者说是换做我们现在世界的车站,这种感觉的位置。

位于城西区的城墙处也有一座并不起眼的城门,那本来是曾经用于皇族战败时逃亡用的,可如今在和平年间,这座城门经过扩建逐渐演变成了供安德洛斯本国补给物资所修建的专属通道。

综上所述,这四个城区构成了如今的安德莫萨。

【而我们的第一段故事...】

“传说中的勇者么...”

“赤发血瞳 ” 那正是初代 “魔王” 的特征。

“不过是人族可怜的...自我慰藉罢了...”

在一片寂静的暮荧星原之上,少年独自一人朝着他的目的地安德莫萨前进着...

【也就由此展开了!】

2

“好的,我们知道了!我们这边会注意的!嗯,感谢您们的提醒!”

作为新一章故事的开始,我们的切入点是两名士兵的对话。

其中一名士兵正手握一枚发着玫红色淡光的深蓝色的水晶,并朝着水晶的另一侧给予感谢。

这是一种在人族被称为 “通讯水晶” 的比较常见的魔法设备,由魔法师给予特定水晶以附魔,就可以如我们今天的手机一般方便通讯。(当然距离是有限制的)

“好!明白!我们这边会妥善处理的,您们放心!”

手握通讯水晶的士兵在反复承诺之后,将深蓝色的水晶放在了专门为之安放的台子之上,与此同时以水晶为核心发出的玫红色淡光也随即逝去。

“怎么了!?”

“邻邦的小城据说有一名老人报告说,见到过了一名赤发血瞳的年轻人,朝我们安德莫萨过来了...”

“什么!!???那要赶紧去向上级做报告!!!”

“不用着急,这个月这种报告已经是第四次了。”

“可是今天才四号呀...”

“是呗,自从这个月月初艾蒂托斯那边贴出的什么“魔王”特征的宣传单。真的可以说是全民响应呀~ 是见到头上有缕红毛就报告,见到眼睛有血丝的都要叫卫兵。”

一边说着,士兵先生一边一脸无奈的坐在了身后的窗户之上。

士兵的名字叫做罗卡斯,与他说话的身材有些偏胖的士兵叫做梅罗。

两人是本地安德莫萨的驻守士兵。

不过他们的任务并非上街巡逻...

而是坐在位于城西区之前提到过的可以洞察安德莫萨全貌的瞭望塔内观察着城池内外的动向。(没有轮班!)

这就是二人单调切平凡的工作。

“这说明人们还是对魔王复活还是很重视的呀!”

叫做梅罗的士兵一脸佛系地笑着说道.

“重视!?算了吧,大家想要的就只有大财主艾蒂托斯提出的丰厚奖金,谁管他们举报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魔王”。”

罗卡斯一脸厌恶地说着。

“红头发红眼睛。这种含糊不清的悬赏,错误举报没有任何的惩罚,到时候只要说‘哎呀~人家也是害怕魔王嘛~~’ 这种恶心的桥段。”

“......”

“喂,梅罗。你还记得上一次打仗是什么时候么?”

“呃......不...不记得了。”

“是吧,我老爹都不记得了...”

一脸无奈的罗卡斯百无聊赖地耸了耸肩继续说道:

“现在全世界的士兵估计也都和你我这样无所事事,你也知道吧!外面的人怎么叫我们?”

说到这罗卡斯停顿了片刻,仿佛很难启齿一样的,他咬着牙继续说道:

“没用的...“士兵先生”!”

几乎是如同发泄一般,罗卡斯低声说着。

“我本来参军是想报效祖国,上战场奋勇杀敌,抗击外族的!结果现在...拿着上面给的铁饭碗,守着这根本没人碰的到的白痴塔楼。啊啊啊啊!!”

罗卡斯透过窗户眺望着整个安德莫萨,厌恶的话语从他嘴中不止地发出,说到最后罗卡斯索性放声大吼了出来。

置于此处的他们,没有人会注意的到。甚至没有人会关注他们是否有来“上班”。

在声嘶力竭的呼喊过后,罗卡斯发出了沮丧的感叹:

“这个世界太过太平了呀!”

“太平点是好事。”

依然佛系满满的梅罗,从随身的包裹中拿出了一个朴素的饭盒。

“喂喂喂,梅罗!我今年29岁了,而你已经30了吧!我们还这样一事无成呀!!!”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每天什么都不需要做,还能有钱拿。再说了,不是也有不少的魔物么,现在...”

小胖子悠哉地用叉子插起饭盒之中的火腿,大口的吃了起来。

“得了吧,那些魔物也轮不到我们士兵出手啊!!全都有那些一个个自以为自己很牛X的冒险者们去抢着杀!!”

说到这里罗卡斯更加的不爽了。

“今天的你怎么了呀,怎么那么急躁呀~”

“没啥,就是觉得现在这个国家。不...是这个世界都太差劲了。”

“没有纷争、更没有战乱。即使有什么问题也都有自诩正义的“勇者”们来处理,人力解决不了的就用财力,所有人都渐渐地习惯了这种生活了...”

说着,男人的眼神变得愈发地尖锐,最后罗卡斯用几乎是自嘲的口吻总结为:

“这种...羊羔一般的生活。”

自从5000多年之前,“魔族入侵”的结束。人族在艰难地击退了“魔族”之后。

艾蒂利亚的初代国王卡德摩斯·A·艾蒂利亚参与重建了人族的整个社会,并为了守住这来之不易的人族和平,他颁布了——《和平宣言》。

并将此宣言以魔法烙印的形式置放与四大国的国王手中。一旦有人违背《和平宣言》,向其他国家挑起战争,其它三国将无条件达成同盟!也就是说违背《和平宣言》的国家就意味着是以一己向其余三国发出宣战,那等同于自杀...

当然,这是一种以暴制暴。

不过他也算有效的制止了世界的暴动数百年。

但这份宣言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就是他只针对外战,而对内战则毫无用处。

由此延伸出的内战,也是时有发生。

不过大多都被吞没在时代的潮流之中。

唯一值得一说的就只有 “龙华联盟” 中分裂与独立的 “须佐” 和 “珀利阿斯”,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当然之后都会介绍到的。

算一算,除此之外基本上就没有发生过可以载入史册的战争了。

就这样各国相安无事地度过了数千年,直至今日...

“有时候真想要爆发一场战争,然后让本大爷展露手脚!”

“嗯,嗯!”

一边吃着手中的三明治,一边点着头的梅罗可以说是特别捧场了。

换做其他人,听到这话,肯定笑话罗卡斯是神经病了。不过可能他也只是见怪不怪了而已...

“啊啊啊啊!!我们这群士兵做的真的是太失败了!!!”

“我觉得很不错了哈,要不然你可以去学一下贝欧呀!”

被提到“贝欧”这个人名后,罗卡斯就如同泄气的气球一样,一下没了精神。

“算了算了,他那种的我可学不来,还有没有了,给我拿一个。”

“没有啦,就剩这一个了。” “唉,你还藏,你那里面不还有一个嘛!!!”

之后,两个人就开始为了争夺一个三明治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而他们口中所提及的这个 “贝欧”...

则正是不限于罗卡斯话语中的平凡...

贝欧·奥格,安德莫萨以至于整个安德洛斯士兵界都为之议论的 “楷模”。

士兵们中传着这样一句话:

“没有人可以像贝欧那样...”

“毕竟没有人能像贝欧那样...”

“傻。”

塔楼中的二人,在谈笑风生之间一如既往地完成着他们单调...

且平凡的“工作”...

【一直如此...】

【或者说...】

“嗡!!!”

一声尖锐刺耳的鸣响打破了屋内的 “平静”.

“啥啥啥!!!”

“警...警报? 是城内出骚乱了!”

同样是这间并不算大的石塔屋内的棚壁镶嵌着的碗口大小的水晶正伴随着愈发剧烈的噪声闪着红光。

这种魔法警示灯对危害等级的反应还是有很大识别性的,除非是对城镇危害较大或极大的事件和损害才会有预示和警告。

也就是说...

“啊啊啊啊!!!?我刚刚说完就应验?”

...

“这到底...”

...

“是闹哪样呀!!!!!!!!!”

【本该如此!】

2

“一碗加大份牛肉汤面,一碟酱汁牛肉,总共14艾利铜。”

一间装潢简陋的店户之中,身着白色半截布衫,头顶依稀发丝的中年男人正悠哉地擦拭着手中的酒杯。

男人并没有刻意清点,而是仿佛早已习以为常了一般的将以上话语脱口而出。

“哟逗~”

与此同时,一名身披安德莫萨士兵盔甲,留有深棕色杂乱碎发,从外貌看上去只有18、9岁的士兵少年豪爽地将手中曾装着 “加大份牛肉汤面” 的空瓷碗敲到桌子之上。

“吃的好饱呀!”

年轻的士兵先生,一边满足的倾靠在身后的凳子之上,一边从盔甲内侧的布衫中掏试着硬币。

这时,店长大叔体贴的拿来了一杯冰水,递到了少年的眼前。

“又是到这边巡逻的么?”

二人算是旧认了。

“是啊是啊!每次来城东区巡逻我都必须来大叔家来要一碗牛肉汤面。真的太好吃了!!”

接过店长递来的冰水,少年士兵爽快地将其一口送入喉中,随即而来的一阵舒爽感顺着喉咙油然而生。

“哈哈!我这家小店也就只有小伙子你一个客人了!”

大叔爽朗的笑着,即使他也知道,作为一名店长他无疑是最失败的了。

“没呀,大叔家的面真的很好吃的。可能是店面比较偏吧。”

棕色碎发的少年将数枚铜色的硬币放到了身前的餐桌之上,一边安慰着店长大叔一边将倾靠在桌角处的长剑和薄盾从新佩戴回了身上。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这不是还有你来么。”

“那我可得向上面申请每个月多来城东巡逻几次啦!”

两个人笑着道别过后。

年轻的士兵穿过这人迹罕至的小巷,再一次回到了城东区的闹市之中。

他还要继续进行他同罗卡斯和梅罗等安德莫萨士兵一样的 “枯燥的工作”了。

但是这名年轻的士兵相比其他人还是有所不同的。

因为从少年的脸上从未露出过一丝厌倦或是说过一句抱怨,他正 “出色”的执行自己所能做到的本职。

无论是日复一日,还是年复一年。

少年朝着初春温暖和煦的阳光大大的抻了个懒腰,他还将继续他的工作。

“啊~午餐时间结束了!那么,继续巡...”

“咚!!!”

一声几乎传遍整座安德莫萨城池的响声在少年的不远处迸发而出。

‘这是...’

“正门那边么!?”

年轻的士兵并没有露出“突发事件”这种时刻该表现出的慌张,反而是短暂惊吓过后表现出了出奇的冷静,以及不属于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决断。

并没有多加考虑,那名身披钢铁盔甲,在这安德莫萨再平凡不过的 “士兵先生”。

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大步迈进着奔跑了起来!

有些时候,有些人选择安于现状并不等同于顺从现状。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

“现状”

就是最好的境况了!

3

“嗯!?”

仍是那家装潢简陋的面馆,年至中年的店长刚刚送走了自己面馆唯一的常客。

此刻正收拾着餐桌上的碗筷,但在擦拭餐桌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

大叔缓身弯下腰,搜寻着餐桌的下方。

“这个是?”

一块椭圆形剔透无瑕的青玉,被丢弃在了这平日无人问津的小店之中。

“那位小伙子掉在这里的吧?”

大叔抓了抓自己甚为稀疏的黑发,无奈的猜测着。

“下次来的时候再给他好了!”

如此自言着,店长大叔苦笑着将青玉揣进了衣衫内侧的口袋里面。

虽然感觉这块品相不错的玉石可以买个不错的价钱,不过我们的店长大叔似乎并没有想过将其占为己有。可能是因为他与这位常年来他店里和自己聊天的少年多少有了些感情吧~

他总是这么冒冒失失,之前有一次甚至还将佩戴的长剑落在了面馆里。

“哈哈,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呀!”

店长大叔回想着少年曾经的冒失行为,不由得再次发出笑声,伴随着轻声的感叹。

年至中年的他如今已然成为了残烛之光,但还有这种年轻人愿意陪自己聊聊天,解解闷。

‘总觉得,心里还是挺舒服的。’

大叔如此的想着。

“对了,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也并不是刻意去回忆啦,就是想到这了。大叔用右手的中指抵着自己的太阳穴,促使自己尽可能地回忆着。

“我记得他曾经好像和我提过...叫什么...什么...”

‘他是这么没有存在感的人么?总觉得明明那个身影就在眼前,或者说经常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却怎么也回想不起他的名字和样貌。’

“啊!想起来了。”

突然,好像恍然顿悟到了什么一样,店长回忆起了少年的名字。

“贝欧·奥格。”

少年的名字!

4

让我们将时间向前回调两分钟分钟左右。

我们的主角,赤发血瞳的少年,终于是穿过了昔日的暮荧星原来到了他所标记的目的地安德莫萨。这座被称为“招募之乡”的以招募伙伴与接收委托任务而闻名的圣地。

“......”

穿过了平原,“魔王” 终于是站在了那座暗棕色的城门之前的山坡处。

莫名的熟悉感涌入了少年的脑内,在他的记忆之中有这里的画面,但是眼前的一切却又都与他记忆中的画篇存在着不止一点的出入。

昔日威严且充斥着血腥味道的高大城门如今失去了它曾经的 “气味”。

大敞的城门,内外市民随意的进出...这放在千年以前没有人会想象的到:

这座曾经以军事武略著称的 “战争之城” 如今已经变成了闹市一样的旅游乱市...

“这里是安德洛基?”

短暂沉默过后,赤发少年如此自问道。

是呀,战争结束了。

没有人再需要长矛,他们甚至将其拿来晾晒衣服。

“......”

过分的感叹已经没有用了,现在少年的沉默是因为他看到了其他的什么。

【小心魔物】

四个大字的牌子赫然插在少年不远处的草坪之上。

并没有做出过多的言语。

少年低下了头,慢步朝城门处走去...

与此同时,随着他脚步的每一次迈近,愈来愈多的记忆随即涌入他的大脑。

包括这里,这座城池曾发生的一切!

变迁也好...

衰亡也好...

到如今的喧闹...

在少年的脑海之中就如同播放电影一般飞速略过。

“我不想死!!!”

“王啊!!王啊!!!”

“救...救救我...”

“啊啊啊啊啊啊!!!!!”

无数的哀嚎如同冤魂一般缠绕着少年,在他愈发接近安德莫萨就愈加。

“反正都已经没有活路了,何不如大家随我一同,死于安乐!!”

......

“无止境的侵略,滥用战争的利矛!只是为了你们的私欲,人族是永远不会败给你们的!!”

人类的生命啊!!!

远比你们想的要顽强的多!!!!!!!!!!

在所有的声音之中,某个男人的身影最终占据了少年的大脑。

在满是糟粕的记忆碎片里面,那个男人的身影显得格外的醒目与清晰。

不知是习惯了这份混乱的记忆,还是索性将其当做一种线索。

少年被这份记忆所指引,这也是之所以他会出现在这里的一个原因。

当然,一切并不会有他想的那么顺利...

“啊!!!!!!”

一声尖锐的女声将少年的思绪强制打断了,那万千如同冤魂一般的记忆碎片在那一刻也都全部烟消云散了开来。

“喂!停下来!!说你呢,站住!!”

一直低头沉默的少年,缓缓地抬起了沉沉底下的头颅,他正用他血红色的双瞳注视着眼前声音的来源:

一名身披盔甲,手持铁矛的中年士兵。

他正将矛尖指向自己,虽然他的语气很强硬,但是身体却不住的颤抖着。

在他周遭的人们,在少年抬起头,注视到了他的血色的双瞳后。也全都露出一副恐慌的模样,颤抖着、尖叫着、胆怯着、有的甚至拉上自己的孩子仓皇逃走了...

少年还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对于这个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了和平的国家来说,无疑是一场劫难。

尽管他根本不准备伤害他眼前这群四散而逃的人族,或者说他根本不想理会他们...

“赤发!血瞳...我...我们将以疑似魔...魔王罪名逮捕你!”

四散而逃的人群,无法控制的场面,毫无威严的士兵。

“简直太难看了...安德洛基...”

面对眼前的闹剧,被冠以“魔王”罪名的少年仅仅是无奈的吐了一口气后这样低语着。

“喂!!!你...你你不要搞什么小动作!!!”

看着眼前这位赤发血瞳与传说中 “魔王” 特征完全一致的少年,即使再过勇猛的士兵也会难免打怵...

锋利的矛尖不停地颤抖着,如同豆粒一般的汗珠从士兵的额头上不住地往下流着...

威胁!?

这个算是么?

那血红色的双瞳如同在看待蝼蚁一般轻蔑着、藐视着眼前的一切...

赤发血瞳的少年在伫立了数秒后,决定无视眼前慌乱的众人,继续低下头一言不发地走过去...

即使只是低下头,向前迈出一小步的那一个过程。

这短短不足一秒的瞬间,与他对立而站的守门士兵就险些因腿软坐在地上.

那是一种令人厌恶的压迫力,以及让人为之退避的恐惧感。

即使根本没有与眼前的少年交过手,但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清楚的在告诉着他...

‘我和这个人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

就这样...

少年已经在手握铁矛的士兵眼前走了过去...

整个过程不过数秒...

可是那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感却马上涌上了士兵先生的全身...

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完全无视自己,到达了自己的身后。

如同摆设,甚至完全将其当做了空气。

这无疑是一种屈辱,但是在得知对方在自己身后的那一瞬间,士兵先生的内心第一反应却是...

庆幸...

那手中本来紧握着的冰冷的铁矛险些从士兵先生的手中滑落,但马上他又再一次死死地将其攥住了。

一股怒火一时间涌上了他的心头...

“你这混蛋啊啊啊啊啊!!!”

完完全全被激怒了,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勇气,士兵先生借着这股劲头,毫不留情的转过身将锋利的矛尖刺向身后这位背影与普通17、8岁少年无异的“魔族之王”。

屈辱的感觉,会让一个人崛起!在他失去理智的那个瞬间...

而反观另一侧,完全没有准备回过头迎击,哪怕那利刃离自己的后脑只有短短几毫的距离...

并不是因为身为“魔王”,少年无所谓这种人类的普通武器,也不是他留有后手,仅仅是因为他早已预看到了...

另一场骚乱...

“咚!!!”

一声巨响,突然出现!瞬间传遍了整个安德莫萨。

路上的行人纷纷用手捂住了耳朵。

“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爆炸一般的巨响,接即而来的是在沙尘之中逐渐站立起身的巨大怪物。

身长大概在4、5米左右,巨大是身姿让人不敢靠近,浑身坚实的肉体,哪怕用铁质的刀剑都无法刺穿的体肤。

最后在那项上是如同牡牛一般的可怕怪脸。

“米...米...诺陶洛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米诺陶洛斯”上级魔物,在人类侧魔物大概分为以下这几个阶级:

初级魔物:如同:南河三、魔物猫咪这类基本上对人族没有任何威胁甚至可以当成宠物、使魔拿来养的魔物。

下级魔物:如同:哥布林、史莱姆这类出动一般士兵就可以完成击杀的类型魔物,危害不算太大的。

中级魔物:如同:魔族士兵这类的可以参与进战争之中的拥有威胁的魔物,这类需要召集冒险者或士兵进行战斗。

上级魔物:如同:米诺陶洛斯、喀迈拉这种对人类威胁极大的魔物,多半这类魔物需要冒险者们呈团队进行讨伐。

高级魔物:如同恶龙、巨魔这类的初次“魔族入侵”存活至今的可怕物种,这种需要国家号召各路冒险家呈军队的形式才能抵抗,且只是镇压还不能将其击败。

神级魔物:七眷属级别的魔物,这类魔物已经不再是魔物的外形,已经完完全全可以以人形出现于世,如若发现必要出动整个国家的力量与之对抗。

最后,魔王级别的魔族,“魔王”!传说中的存在,如若再现,必联合人族所有成员与当世的 “勇者” 及其七名伙伴一齐对抗。)

站在少年身后的刚刚还鼓起勇气的士兵先生,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眷顾了。

本来就已经将心提到嗓子眼,将所有胆量绘于一线之间了。而这意料之外的“魔物”算是彻底击毁了士兵先生心中最后的一道防线...

他直接昏厥了过去...

已经很难为他了...

刚刚被逼的涌上了自己全部的胆量,马上就熄火,这样的大起大落让人不由得会可怜他...

当然,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型魔物“米诺陶洛斯”却是的确存在于此的。

突如其来的灾祸!?谁能来平复这场风波?在这被称为“招募之乡”的冒险者圣地,站出来解决纷乱的究竟是谁!?

被名为“和平”的毒药逐渐抹去棱角的国家、赤发血瞳拥有“魔王”特征的少年、传说中曾凭借一己之力阻挡“魔族入侵”的男人。

战争之城 “安德洛基” 到如今的招募之乡 “安德莫萨”。

我们的故事...

在这里......

才正式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