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故事的开头,我们先来简单的讨论一个问题。』

『世上是否真的有纯粹的正反?亦或者说是“此” “彼”。』

『打个比方,就好比我们抛出一枚硬币......』

在那满是残迹的战场之上,出奇的安静。

广廖的平原之上,一名身披铠甲满身疮痍的男人正急促的喘息着...

男人身上的伤口换做普通人,完全足够其死上数次,但我们眼前的这名男人依旧拄着他插在地上的长剑,吃力地站立着...

而在他的周围横尸的尽是已经被其斩杀于此的魔物、魔兽。

毫无疑问!

他是一位勇者!是一位英雄...

当他凯旋!所有人都会高呼他的名字,为他接风洗尘。

国王会赐以恩赏给予他勋章与爵位;

公主会爱慕且敬畏他与其共度人生;

大街小巷上的孩子们、村庄城市内的百姓们会将他的事迹书写成故事传承下去。

但是...

『我们如何判断哪一面是正面?』

男人停歇了许久,终于还是踉踉跄跄的直起了身子。

他是一名王国的士兵,他今天的任务很简单。

守在这里,仅此而已。

男人缓缓地抬起头,望着远处平原下的草地。

那早已不复昔日祥和的净土了。

放眼望去,只有黑压压一片的,尽数皆是数都数不过来的魔物军队。

几万,甚至十几万,几十万...

战争的铁蹄,并没有准备停歇。他们的目标同样也只有一个:

攻陷眼前的城池!

无需多言,也没有那个必要。

男人所做的仅仅是长叹地吐出了一口气,伴随着坚定的眼神,他也下定了决心!

男人用那早已沾满鲜血的右手将插在地面中的长剑重拔而出。

可与此同时,从他的盔甲中滑落了什么。

男人并没有发觉。

一声清脆的响声打破了这死寂的杀场...

而我们的勇士要做的壮举也不过是同他下定的决心一起...

战斗致死!!!

『或是反面...』

1

“年轻人,年轻人!醒一醒...到了你要到的地方了...”

画风一转,

这里以不再是喧嚣狼藉的战场了...

取而代之的是朦胧睡眼之下,和谐安宁的一片草原。

和煦的春风轻轻地安抚着地上的绿茵,祥和的气息笼罩着整片土地。

在这片草地缓缓驶过的一辆牛车上,一名少年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再往前面走上10分钟左右,就可以到安德莫萨了。(注:“安德莫萨”——地名为安德洛斯帝国的三大城邦之一,有着“旅途发源地”以及“招募之乡”之称的,是招募旅途伙伴,接收派发任务最盛行的城邦。)”

一名年过半百的老人在停下了缓缓驱进着的牛车后,指着不远处的前方低声的说着。

被如此告知,在牛车后堆成小山的草垛上,一名少年跳了下来。

并没有理睬老者,少年只是默默地拍打着沾在自己身上的草屑。

“...看你的样子,也是来这里招募伙伴的吧?”

不顾少年是否予以理睬,老人还是悠悠地看着远方若有所思的询问着。

虽然被如此询问,但少年似乎并没有准备回话。

...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咳咳

老人似乎有些装不住的向车后瞄了瞄,仿佛是在刻意从上到下的打量着这位孤傲的少年。

即使是一言不发,但少年身上所滋生的气质却并非常人所能拥有的,与其说是普通的达官贵人,不如说是帝王公爵这类的。

先不说少年本身就拥有着几乎是精致到作弊的五官;不输给妙龄少女一般高挑且细瘦的身材;白皙到令人嫉妒的皮肤;当然,最为令人在意的还是要数那深红色发丝下散发着冰冷气息的血色双瞳,就连老者这样奔走于世界各地的车夫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发色与瞳色的家族,想必定不是什么普通人。另外,那血色的双瞳给人的感觉不只有冷怯与陌生,应该还有更加深邃的东西,那与其说是一种孤高,不如说是一种轻蔑,对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与物,报以一种极致的鄙夷。最后,少年身上所穿着的衣物:暗红色的一套静止礼服,看用料和做工怎么也不像是平民人家或者普通大户。这套着装,少说是伯爵之子,帝王将相也说不准...

这正是帝王所拥有的气质与装束,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

当然老人在意的并不是这些,这些都是我写给你们看的。

而老车夫真正在意,以及反复搭话的目的...

还是这位“自命不凡”的孤傲小少爷并没有付给车夫路费...

“那个,这位小伙子。那个路...” “这里曾经是不是发生过战争?”

还没等车夫把话说完,那位拥有帝王之征的少年抢先提出了反问。

这一问彻底把车夫问懵了。

因为根本前后不搭...所以出于本能他还是如此询问道: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只是刚刚梦到了。”

虽然感觉少年说话多少还是会带着一些官调,不过仿佛这位年轻人还不算坏,起码可以好好对话。

可能真的只是他比较寡言吧...

听到这里,车夫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因为如果是哪家不讲理的公爵、伯爵家的公子,这钱说不给...不也就不给了么。)

咳咳。

“是啊,还不是小战争呢!”

重整状态的车夫将背靠在了牛车后的挡板上,随后语重心长的感叹道。

“小伙子,你知道“魔族入侵”么?”

老人这样反问着,当然并没有等少年给予回应,他就又继续讲到:

“那时间要追溯到5000多年以前了,当然没人能活那么久,故事都是前人们一代一代的传下来的...”

“据说,在5000多年以前。

占据这片大陆的除了我们人类之外,还存在着另外一种种族。他们的名字叫做“魔族”,他们拥有着人族不具备的可怕身体机能,并且数量惊人,最开始他们只是栖息在大陆西侧,与当时人类最大城邦“安德洛斯”只有一片“无日之森”相隔,(注:“无日之森”——地名。远古隔阂魔族与人族的面积广阔的森林,因为林中不知为何常年阳光无法进入,其内部全年暗无天日,顾在人族取名“无日之森”当然后面会详细讲解,这里先做简单介绍...)本来相安无事,两族之间也并没有发生任何纷争。

可不知道为何,在千年前的某天。

魔族迈过了人族一直视为封印的结界——“无日之林”。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魔族军队大肆入侵人族的领土。

人族可以说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浩劫打的是手足无措,以至于当时的四大城邦:“安德洛斯” “艾蒂利亚” “斯嘉蒂诺斯” “龙华联盟”四国不得不放下国于国之间的隔阂一齐出兵抗击外族入侵。

虽然军队人数上人族与魔族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甚至人族还要占得些许优势,但无奈魔族拥有的先天体质优势以及在庞大的魔族之中诞生了这么一位...

先天的领袖!

这位领袖在人族和魔族都有着共同的称呼——“魔王”!”

...

听到这里,赤发血瞳的少年不自觉的皱了下眉。

留意到这一细节的老人讲的更加来劲了

...

“位“魔王”拥有着无尽的魔力,以一敌万的武力,料事如神的军事才能。可以说仅凭他一己之力就已经改变了战局。

并且不光“魔王”一己,在他手下还有直属于“魔王”自身的七位协助其战斗的七大眷属。

可以说在与魔族的全面战争中,人族是节节败退。

当时人类最大的帝国“安德洛斯”也是被打的接连迁都,抱头鼠窜。

在攻占了“安德洛斯”近一半的领土后,魔族军队也就到了这里。

也就是你我所站的这片土地。”

说着老者向下指了指脚下。

“片原本被称为“暮荧星原”的净土。(注:暮荧星原“安德洛斯”最为祥和的净土,因为每逢春夏两季这里会在夜晚时分盛产一种叫做“暮荧”的萤火虫,其发出的光芒十分耀眼,如同天上的星光一般夺目,所以如此得称,当然在第一次“魔族入侵”后,在这片平原上再也没人见过“暮荧”了...)

本来一片和谐的净土,被魔族战争的车轮狠狠地碾了过去。

不过这里有个民间的小传说...

据说当时在这片平原之上,有一名勇士,曾凭借一己试图阻挡住当时的魔族主力军队有整整40万的兵马。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了...”

说到这里,老车夫连忙面露笑容的挥了挥手,如同邻里乡亲在茶余饭后闲聊开玩笑一般的阐述着不可能存在的“传说”。

“虽然这不可能是真的,不可能有人敢一个人站在那种军队面前...更别说一个人挡下来了...不过,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位勇士真的是太过凄惨了...”

说到这里,老人不由得收回了方才憨厚的笑容,转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

刚刚少年的梦里的确见到了某名战士伫立在这座平原之上,以一敌万战斗过,但并没有后续的梦境了,所以他还是如此询问着。

“因为那之后...”

说到这里老者不自觉的用手掐了掐自己的眼角。

“他身后的这座当时的“安德洛斯”的首都“安德洛基”由当时的国王带头,全体国民在得知一定战败的消息时,于魔族入侵的当天自我了断...”

“焚城了...”

听到这样作答的少年并没有表露出老人期待的惊讶,反而平静的出奇。

“你听过这个故事么?”

“没有,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我了断,可能对当时的“安德洛基”来说也不由得是一种出路吧...”

面对没有任何希望的战争,与其被外族糟蹋致死,不如自己潇洒自尽来的更加洒脱。

“这就是他们的选择么?”

少年没有任何感情的如此询问道。

“选择?哈哈!!谈不上什么选择,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当时城内什么样只有当时城里的人知道。”

“不过还是,苦了那位传说中的勇士了...当然那些都只是传说罢了...”

老者反复强调着这一切不过是“传说”。

“虽然有这些悲痛的经历,不过最后魔族还是被击退了...”

明明已经讲述完少年所提出的问题了,不过老人仿佛还是不准备停下来,他依旧背靠着牛车,继续讲述着...

人族与魔族的战争...

“首都“安德洛基”的沦陷,也使得当时人族最为强盛的“安德洛斯”几乎被灭亡,虽然王国还有国民奋起反抗,不过也都是无济于事,一代帝国“安德洛斯”的荣光也于此泯灭了。魔族甚至将已经被焚毁的“安德洛基”当做据点,向外占据了整个“安德洛斯”,并将矛头指向其他三国,更大的战火正进而被推向了高潮的旺盛。

得知“安德洛斯”战败的消息,剩下的三大国由于在之前初次对敌出动过了巨大的兵力,如今也已经几乎没有了再战的能力,当所有人都准备放弃的时候。

一个男人出现了.

那是一位不知道来自何方的传说中的“勇者”,他带领着七名伙伴先斩恶龙,后屠巨魔。在那七名伙伴殊死击败了魔族的“七眷属”后,最后“勇者”终于站在了与“魔王”一对一的战场之上,在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那不可一世的“魔王”被击败斩杀了...

在失去“魔王”后的魔物军团,顿时溃不成军。

虽然拥有巨大的数量优势,但是在当时“艾蒂利亚”国王——“卡德摩斯·A·艾蒂利亚”站了出来!

他临危受命,召集的余下三国的将士,加上残存的“安德洛斯”势力从四方一齐朝此时聚集在“安德洛基”的魔族发起了人族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总攻。

史称:“终焉之战”

双方在一番混战之后,魔族退败。再一次退回了“无日之森”之后,随后卡德摩斯皇帝又号召人族最为优秀的魔法师们联手布置了结界,封闭魔族的再次入侵...

也是至此之后,魔族在再也没有如此大规模的动静了。

人族毫无疑问的大获全胜了!这场战争的胜利,存活下的人们无疑最要感谢的就是斩杀了“魔王”的传说中的“勇者”了!

但在这一番激斗过后,当人们再去寻找他道谢时,却发现“勇者”与他的七名伙伴以失去了踪影,甚至连“魔王”的尸首也一同消失了,唯一留下的只有在那一战之后插入地缝中的“勇者”的佩剑。虽说有人试着尝试将他拔出,但所有人都失败了,那把剑就如同被释加了某种强大的魔法一般,除了“勇者”之外没有人可以将它拔出。

自那以后,“勇者”与他的七名伙伴的事迹逐渐被神话传颂了下来...

同样为了纪念当时在最后率领四军斩获最后胜利的“艾蒂利亚”国王“卡德摩斯·A·艾蒂利亚”的指挥与战绩,当下所有国家将“艾蒂利亚”奉为“最大国”。并每年上供...世界也在当时的卡德摩斯皇帝的号召下,重建划分。”

“也正是因为前人如此的努力才有了如今我们老百姓这和平的生活啊。”

一句感叹,老人终于是将故事讲完了。

虽然这些都是身为人族来说最为平常的神话,或者说是人尽皆知的故事。

不过老车夫还是讲的很投入,想必往返于此的乘客之中也唯独只有少年愿意安静的听他把故事说完吧...(当然也因为是家喻户晓的故事,基本上谁都听过,就没人愿意听了。)

先人的故事我们无从考证,

正与反.

本来就是对立的面。但反之却又是相同的面...

就如同硬币一般...

在得到自己的答案后,赤发的少年依旧面无表情。

但...

“...这个给你。”

在沉默了良久的少年那里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一枚金灿灿的硬币飞在了空中...

金色的耀光在半空着划出了一道弧线,不停旋转的金币最终还是落到了车夫的手上。

“一...一枚艾利金币!!!(注:大概的这里货币的换算方式:世界基本上通行的货币为“艾蒂利亚”发行的“艾蒂利亚币”简称“艾利”而发行的货币分为“金” “银” “铜”三种。大概换算方式如下:1艾利金币=10艾利银币=1000艾利铜币,而即使是艾利铜币的换算比例也不低,往常车夫这类的单程获得的报酬也不过50艾利铜而已...当然其他国家也有货币发行,不过要说全大陆通行的还是要数“艾蒂利亚”发行的“艾蒂利亚币”)”

正当老者被这忽如其来的巨款搞得摸不清头脑,准备抬起头来道谢少年时。

在他的眼前,那位年轻并拥有“帝王之相”的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

仅留老车夫一人与他的牛车呆呆地驻在原地久久无法缓过神来。

在懵逼良久后,车夫自言自语道:

“真是个奇怪的年轻人...”

2

另一侧...

在微风缕缕的宁静草原上,一名衣着华丽的少年慢步向前走着。

赤红色的发丝与血红的双瞳,足以让接近他的人感到一阵畏惧,另外那打从一开始就不将其他人放在眼中的蔑视,总给人一种不可一世的奇怪感觉。

这名少年正在前往“安德莫萨”这座被称为“招募之乡”的冒险者圣地。

多数前往此处的冒险者们都是来这里召集伙伴,或者在此地的公会接受一些悬赏任务维持生计的。

而今天赤瞳少年的目的也正是如此...

召集伙伴。

借由传说中的“勇者”与七名伙伴的故事。

这片大陆上的年轻人也争先模仿起来,而其中每位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也都要到当初的圣地:“安德乔治”去试图拔出传说中的圣剑。而途径最大的城镇就要数这座“招募之乡”了。

当然让人们很难想象的到这座“安德莫萨”正是千年以前曾作为魔族入侵总营的昔日“安德洛斯”的首都“安德洛基”。

独自走在了通往“安德莫萨”的平原之上。

血瞳赤发的少年脑中回顾着方才老者所讲的故事。

首先映入脑中的并非模糊的幻想,而是真实存在的...如同少年亲眼所见一般的当时的一切...

无论是“魔族入侵”也好、“暮荧星原”上独自作战的男人也好、魔族与人族的次次战争也罢。都如同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全部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少年的脑海之中。

与其说少年是经历者,不如说是旁观者...所有记忆的片段拼接着,逐渐汇成了一个人的身影...

紧接着...他毫无预兆的脱口而出道:

“传说中的勇者么...”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少年的口中传了出来。

那声音与其说是自言自语不如说是在嘲讽着什么...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停下来脚步,在沉默了良久后...

并非在对谁发问,更不是想传达什么,可能仅仅就是一句如同发泄一般的...

他再一次发出了轻语...

伴随着柔和的暖风,那最后的话语也消失在了这无人的平原之上...

这位拥有“帝王之相”不可思议的少年。

继续向前,向着已经可以看到轮廓的“旅途发源地”继续前进着。

3

“对了刚刚忘了告诉那个年轻人了。”

就在与此同时,刚刚送完“奇怪”少年准备原路回家的车夫老人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一样,从上衣的内侧口袋取出一张宣传单一样的纸张。

“最近魔物又开始活动了,得提醒他夜晚要注意一下的。”

老人单手甩开那张刚刚普及的宣传单,上面醒目的四个大字:“小心魔物”。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据说“魔族”那一侧又有了动静,有大批的魔物越过了“无日之森”,出现在了人族的领地。

还有传说魔族之所以这样猖狂是由于魔族内部产生了新的“魔王”,而新的“魔王”准备向人族复仇,而大举冲破禁忌,进一步向人族宣战。

不过这些毕竟都是谣传的啦...

老人深知这些,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朝手上的宣传单瞄了几眼,而另一只手则不停地驱使牛车前进。

宣传单上的内容大多都是一些,诸如:深夜请勿外出、出远门请结伴出行之类的,并划分了一些禁止入内的区域,等这类的一些就算平时没有这种事情也会贴出的警示。

不过这次的宣传单的右下角,多加了一项。

老人起初并没多在意,依然漫不经心地一边驾驶着牛车一边瞄着手上的宣传单。

...

!!!

但在看到了某一行文字之后,他整个人都惊住了。

手中拴着牛车的缰绳狠狠地拽停了下来。

拉车的公牛因为受到了惊吓,车子整个摇晃了一下。

但车夫已经完全不在意这些了。

而是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手上的传单。

在惊讶了大概数分钟后,他整个人都瘫软在了车子上。

那张传单也随着风飞向了远方...

特别注意:

如何辨认“魔王”

经由艾蒂利亚史记记载:“魔王”基本样貌形态与“人族”无异,单从外貌无法直接辨认。唯一一点辨认的方式:

“魔王”拥有赤红色的发色以及血红色的双瞳。这些均为人族内不存在的体质,经各国史记共同记载,目前根据初代“魔王”的辨认方式,推断唯一能辨别“魔王”的方式仅有如此。

往广大民众,如果发现有此类人种请及时到当地兵团部门提出举报。——艾蒂利亚

赤红发色,血色双瞳。

那位少年...

不!

魔王最后传在风中的话语:

“不过是人族可怜的...自我慰藉罢了...”

4

和煦的春风再次吹过。

不同于千年之前的血战,此处以没有血迹与马蹄。

如今从这条路上走过的他.

也不再是入侵者的“魔王”,而是...

斩杀魔王的——

“勇者”!

5

最后让我们来继续讨论“正”与“反”这个问题。

之前我们反复提到了“硬币”。

我们中有人会将硬币定义明确的“正”“反”么?如果有,那么依据又是什么?

字面、花面。

如果将字面定义为“正”则“反”就是花面。

反之,将花面定义为“正”那“反”则是字面。

理论上仅有这两种排列方式。

但不觉得这种定义方式有一些问题么?

永远是被率先定义的一方被决定好的同时,另一方就自然而然的被默认定义好了。

而如果之后这个定义被翻转,其中一侧改变了原本的定义,那另一侧就自然而然的随着进行着改变。

不知道有人可以听得懂这话么?

有人可以理解么...

“正” “反”

从一开始仅仅就只是作为人们所选择定义的两个“标签”。

他们的存在本身,也仅仅是人们议论一件事物或者一个人的一个“框架”。

...

人们口中的美妙神话也可能是其他人脑海中不愿回忆的旧伤。

人人鄙之讨伐的“恶”也可能在世界的某个地方也是一名纯粹的“善”。

“魔王”在人族即为“恶”为“反”。

而“勇者”则秉承着万千人的希望被定义为“善”为“正”。

不提小说故事,这个定义就已经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万千的“勇者”与“魔王”的故事之中了。

但如果我们今天将标有“正”与“反”“勇者”与“魔王”的硬币翻转,并抛于空中。

那么...

来选择吧!

哪一侧,是 “正” !?

哪一侧...

又是 “反”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