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快起来啦~再不抓紧赶路的话天就要黑了啦!”

温柔的女声,发牢骚一般地对着眼前正呼呼大睡的若干人等呼喊着。

嘟着嘴的,绿发的少女跨过一具具横躺着的东倒西歪的人身,最终停在了人族之中,一位此刻正背靠参天大树微微低下头熟睡的“首领”。

“别,别动我!别~ 别...”

一个模糊的身影,如小孩子一般不愿轻易起身地仍在连连求饶。

“啊啊啊,不管你们啦~晚上在这里露宿可是会招来野兽的哟。”

是呀。

会...

招来野兽的!

少女沉默着,低下头。

而她的四周,所谓的氛围也已经在悄然间变化了样貌。

本来欣欣向荣的树下美景,在转瞬之间即变荒芜。

死寂...死寂...

还剩其他别的什么么?

少女并不知道。

逐渐的...

寂寥的平面之上,出现了一丝殷红。

那是血么?

少女也不清楚。

她缓缓地抬起了头。

周围伴随着她的伙伴早已失去了踪影,而此刻的她却出奇地平静。

就好像...

她早已习以为常了一般。

血红的印记正随着时间的递增而逐渐扩大,扩大。

直至她注意到,它以化为了人的形状。

它拥有了人的轮廓,人的样貌、人的五官...器官...躯干。

或者说,它早已变成了人。

是的,

它,就站在她的面前。

她看的见:

它的全貌是...

1

夜幕的平原之上,伊俄缓缓睁开了双眼。

梦中惊醒的她,表现的并不像常人做噩梦被吓醒那样慌张、或者发出尖叫。

她反而异常地平静。

就好像早已料想到了一样。

伊俄缓缓坐起了身,此刻的她正身处安德洛斯与艾芙伊斯边界的一片不知名的平原之上,而她的目的地,似乎是安德洛斯境内的一座边境小镇,那里居住着她的朋友。

当然,赶路中的旅人不止伊俄一个。

少女简单地调试了呼吸后,将目光投向离自己稍微有些距离的,那名此刻无疑进入熟睡了的一身红色装束的少年身上。

“小柿”

这是伊俄给他起的名字,据说他自己的名字自己并不知道~

而少年的目的地是安德洛斯三大城邦之一的安德莫萨。

两人的行径路线还算有所重叠,所以二人便结伴旅行了。

“嗯?呜~哟哟...”

深夜从梦中惊醒的伊俄显然已经没有了再马上再回到梦乡的精力,当然她自己本人也是不想回去就是了。

总之,出于闲着没事瞎撩骚的准则。

少女悄悄地在从露宿的草地上站起了身。

随后,少女便蹑手蹑脚地朝着刻意在睡着之前离自己拉开距离的少年的身边凑近着。

顺着夜晚的微风,伊俄悄然地蹲在了侧躺着早已进入熟睡了的少年的身旁。

“哟哟哟~ 小柿白天也真的是累坏了呢~ ”

伊俄看着熟睡的正香着的小柿微笑着小声说道。

明亮的月光照在少年那俊俏的脸庞之上,平添了几分姿色。

熟睡的月下美人?

“嘿嘿。”

伊俄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随后,少女从布衣的怀中掏出了一枚块头不小的淡蓝色水晶。

先暂且不提她是怎么放进去的~

伊俄将水晶放在自己的眼睛前,另一侧则对准此刻正熟睡着的小柿的方向。

在一串叽里咕噜的咒语之后,少女手中的水晶缓缓发出了光亮,这光芒由淡至深的渐变仅仅用了数秒。

但在那光芒最为耀眼的一瞬结束后,水晶就好像失去了生气一样恢复到了最初的样子。

“嗯嗯!”

少女将水晶对准月光,换着不同的角度端详着手中的水晶,最后在一声赞许的声音发出后,伊俄这才满意地双手叉腰微微一笑。

“呜~ 嘿嘿!”

将水晶收入腰间口袋之中的伊俄就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带着欣喜的笑声再一次蹑手蹑脚地回到了自己原来睡觉的地方。

少女卑微的愿望,可能仅仅如此就能得以满足...

那可能只属于她的...

小小心愿。

但是...

她所不知道的,或者说无法察觉到的。

此刻缠于少年身上的细线又在不知不觉之间断裂了几根...

2

“呜~嗯...呜~”

带着不愿起床的低鸣,伊俄再次睁开朦胧的睡眼时,时间早以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不对...

硕大的太阳正高高地悬于少女的正上方。

“呀!几点了?”

少女大梦初醒般地惊坐而起。

自己昨天睡觉前曾和同行的少年约好了第二天早晨七点起床,再继续一起赶路。

但昨晚因为做了噩梦,伊俄早早地先醒来了,之后本想着就这样挺到清晨...

...还是睡着了么?

少女焦急地环顾着四周,但已经看不到那名浑身赤红色的少年了。

其实这样的结局,少女应该早就能预想的到。

那名赤发血瞳的少年,从一开始就不想和自己结伴旅行。从他的眼睛中就能看得出来的...

他不是和自己一路的人。

是这样的。

更何况...

自己还是,

咎由自取。

“小...小柿...”

失落的语调,从这位楚楚可怜的少女口中微微发出。

“已经12点多了吧。”

但下一秒,在少女的身后。

一个她无比熟悉,哈哈。其实也没多熟悉啦,因为两个人毕竟也没聊多久,而且基本上都是少女单方面的在询问...

“小柿!”

“怎么了?别发呆了,要出发了。”

完全没有理会此刻眼角微微溢出泪珠的少女,那名赤发血瞳的少年依旧面无表情地低言道,随后继续沉默的朝着他目的地的方向慢步前进。

“嗯嗯!来啦,来啦。”

擦拭过湿润眼珠的晨间一滴泪后,少女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后快步追了上去。

“呜~ 那个...不好意思。”

“什么?”

“让你等了那么久。”

“我也刚醒。”

“嘿嘿。小柿出乎意料的是个暖男呢~”

“......”

“听我说哦,听我说哦,小柿。我其实很早就起来了哟,被噩梦吓醒的呢~”

“哦。”

“嗯?你不想知道我做了什么梦么?”

“不想。”

“呜~ 我收回刚刚说你是暖男的话!你个直男!!!”

伊俄嘟着嘴,结束了这段对话。

“梦的话我昨天也做了一个。”

“哦~ 是什么!?是什么!?”

就好像上了勾的鱼儿一样,伊俄两眼放光地盯着身侧那赤红色衣裳的少年。

“一名少年...与少女的分别...”

他这样说道...

...

“没了?”

“嗯。”

“什么呀!再详细一点嘛~详细一点~”

就这样...

少年和少女的旅行还在继续。

只不过现在不再存在谁追逐着谁了,因为此刻的他们...

正并肩前行!

“告诉我吧~告诉我嘛~~”

嘛~

一个人摇着另一个人的胳膊前行!

3

正午的炎日仍在天空的正中照耀着大地。

初春的微风缓缓拂过青草之地.

看似祥和的平原之上,就在不久前,曾爆发了一场由于能量波动而引发的爆炸。

那是以一名少年为核,后由另一名少女的介入才得以平息的魔力暴走!

被那份魔源席卷,整片草席。不! 是那一带的土地已经俨然成为一块废地。

柔嫩的芳草被皆数消融,化为春风中的一部分,随处可见坑坑洼洼的凹痕交错组排,魔力的碎屑至今还有些许残留未能消散。

“哟~看来闹得不清呀!”

在这片被摧毁的平原之上.

一个爽朗的声音于平原正中的荒地处款款而出。

一名少年的身影,逐渐映入这片草地的眼帘。

【没人知道他从何而来】;

少年满脸困惑地摆弄着自己特意背过头顶的银发。

【就好像没人曾注意到他何时来过一样】;

可能是在思考什么吧?少年的动作停止了。

但不知道是想明白了,还是想不明白了。

少年使劲地抓了抓自己打理整齐的背头,使其失去了曾经的造型,柔顺的银发顺着发际线划了下来,正好搭在那双浅灰色的瞳眸之前。随后少年缓声说道:

“接下来可有的玩了呢~”

4

“话说...那个...”

画风稍微进行改变。

让我们继续回到红配绿的少年少女这边。

伊俄正紧跟着走在前面的小柿,而此刻的她似乎略有困惑地犹豫是否要将接下来的话问出来。

“?”

少年并没有多做回应,只是微微回过头。

“那个...小柿你...不饿么?”

虽然并不是多么难为情或者隐私的问题,但伊俄在说出这句话时她的脸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

少年并没有马上回答。

“因...因为。从昨天碰到小柿开始,小柿好像就从来没有吃过东西!”

少女的脸依旧红的如熟透了的石榴一样。

“......”

少年并没有多做回答,但他还是选择停下了脚步。要问理由的话...

因为伊俄停下来了。

少女此刻正羞红着脸,颤抖地微微抬起双臂。

“?”

“那...那个...如...如果不介意的话...”

带着仿佛随时会在下一秒哭出来一样的娇羞声音,少女缓缓地将颤抖的双手停在了身体上的某处。

就好像是双手奉上一样的!

伊俄双手托住了自己胸前最引以为傲的两颗硕果...

“请...请用吧!”

.....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一种很难用言语形容的氛围。

即使是赤发少年此刻也完全出于本能地停止了言语...

在时间短暂暂停了数秒后,少年还是做出了回应:

“抱歉,我应该已经过了哺乳期。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想!想什么呢!”

可听到这个回答后,反过来伊俄满脸涨红地挥舞着双手。

“人家说的是这个啦~”

说罢,伊俄从怀中掏出了用干净布料裹饰着的两块干粮。

“前几天还在龙华的时候买的~是叫做 “馒头” 的粮食哦!”

说着,伊俄将手中雪白的馒头递给了一旁的少年。

“哦。”

“在我的国家呀...男女之间是不能共坐一桌吃饭的~ 只有互为夫妻或者恋人才可以在一起用餐的哦~ ”

小口地啃食着依旧软蓬蓬的馒头,伊俄羞红着脸小声的嘀咕道。

“......”

少年并没有多做评价,而是呆呆的看了看手中并不算太大的椭圆形干粮沉默了数秒。

“怎么了?小柿。不爱吃么...”

“不,只是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哦~ 你之前吃过馒头么?”

“不知道。”

少年干脆地说着,随即咬了一口手中的馒头。

味道很淡,或者说几乎没有什么味道,仅仅是用来填饱肚子的。

但是,其实隐约的还是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存在的,那不像是谷稻该有的香味,反而像是人身上的味道。

少年看了看眼前正像兔子一般小口咀嚼着手中馒头的伊俄。

并未作出太多的感想,而是继续咬了一口手中的干粮。

两个人的用餐并没有多奢华,甚至在这荒郊野岭连口水都弄不到...

但是...

“嘿嘿。”

少女傻傻地笑了出来。

“怎么了?”

“没什么!”

虽然这么说。

但伊俄仍然背过身子继续傻笑着。

或许,

少女眼中的幸福真的就只有这么简单...

在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用餐结束后,二人继续踏上了旅途...

大概又过来几个小时...

时间大概来到了晚上的6、7点钟左右。

“看呀!就是那里!我们要到地方了哟~”

伊俄欣喜地指着不远处隐约可以看到的一间木质小屋大嚷道。

“那里就是安德洛基?”

“安·德·莫·萨!而且那里才不是呢~ 真是的!小柿你刚刚又没有听我说话对不对!?”

绿发的少女嘟着嘴,一脸不满地埋怨道。

“那里是 “旅行者小屋” 啦!是专门供给给路径此地准备前往下一座大城池的旅行者们歇息的地方!”

一边慢步走着,伊俄一边绘声绘色地讲着:

“路径此地的旅行者可以无租金地随意居住在那里,每天早上和下午都有车夫来这里接送小屋内的旅行者前往他们所要前往的下一个大城池或者更远的地方!”

也就是说...

“小柿你只要在这里等到明天早上!自然会有车子送你去安德莫萨就是了。嗯?...对了...话说小柿你有钱么?”

依旧处于旅行之中,伊俄似乎注意到了最重要的一点信息。

“钱?”

“啊啊啊!!我就知道~”

伊俄无奈地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脑门。

“?”

“总之先到小屋吧~我慢慢跟你讲一下流程。”

就这样两个人快走几步,进入了旅行者小屋。

5

“啊啊啊~好累呀!!”

刚刚进门的伊俄就一下扑倒在布置于小屋内的用于休息的床铺上。

“......”

紧跟其后的,赤发的少年也进入了小屋。

整间小屋的布局并没有多大,仅能放下三张供人休息的床铺,其余基本上就没有太大的活动空间了。

小屋的整体构造,是再普通不过的木屋,尖角式的屋顶设计,使得还算防雨,在小屋两侧有两扇看样子很牢固且并不会透风的窗户。

其余可能真的就没有什么太需要叙述的地方了。

“还算结实,这个屋子。”

少年敲了敲床边的木质墙壁,得出了以上的结论。

“是呀!而且路过的旅人都很有素质的。因为这些小屋都是旅行者们自己搭建的,所以大家都格外的爱护。基本上就是睡上一觉第二天一早就走人~ 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损伤的。”

伊俄微笑的看着小屋的内部如此阐述着。

“而且我们今天的运气不错呢~只有我们两个人。虽然说不准晚上会不会有其他的冒险者来休息!不过小屋的规矩向来都是先到先得嘞~”

少女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中一样自然的笑言着。

“你还真了解呢。”

说着,少年也躺在了床上。

“嘿嘿,毕竟之前我也算是冒险者嘛!这种小屋已经住过了无数次了,都有种回家的感觉了~”

伊俄同样脱下了穿在自己小巧脚丫上的浅黄色短靴,躺在了与少年相邻的床铺上。(虽然是伊俄先选的床就是了。)

“冒险者么...”

“是呀。”

“现在不做了么?”

“也不是不做了...只是...”

少女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没必要和我讲那么多,就好像我不言我的一切那样,你也一样。不必回忆了...”

少年用很正常的口吻,说着这种很...不好理解的话。

“嘿嘿,果然小柿是那种会哄女孩子的男生呢~”

伊俄则露出了邻家大姐姐的笑容,微笑着将身子对向了赤发少年的方向。

“呐~小柿。我们来聊聊天吧!”

“不是已经在聊了么?”

“这个不算啦~ 要更像好朋友那样的!聊天。”

少女嘟着嘴说道。

“......”

很显然,少年并不懂这些。

“比如~ 小柿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或者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

伊俄一脸期待的问道

“喜欢的东西?我不知道。我的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只要我跟着声音指引的去做就应该算是所谓的 “喜欢” ...至于害怕的东西...”

说到这里,少年停顿了片刻。

但在数秒后,他还是给出了他的答案:

“黑暗。”

一个空洞的词语。

“哟~ 小柿是个怕黑的孩子呢~ ”

在一旁的伊俄用一副小孩子之间比个子发现自己比对方高出一两公分时候的那种蜜汁自豪笑着说道。

“我呀...最喜欢的就是和伙伴们,一起冒险了!当然也不用非得留下什么太过出名的事迹了!不用非去打败什么出名的魔物啦~ 就是简简单单的...和伙伴一起过好每一天,每一刻。而我能将这些美好的时刻全部记录下来,用我的眼睛去见证,用我的嘴巴去欢笑、用手脚去战斗、最后...用心来将这一切铭记下来,这就是我认为最幸福的事情!也是我最喜欢的事情~ ”

少女露出了这世上最可爱的笑容,那是真正的向信赖之人展露心扉时才能发出的,发自内心的笑颜。

面对这样的笑容,不知道曾经多少的人们被其感化,与她为友。

数千缕,不!数万缕的细线此刻正交汇于这名看似傻里傻气,说话做事都并不精明的,自称公主却因为吃了一个馒头就傻笑不止的...

可笑少女。

“真好呀。”

少年这样谗言道。

“嘿嘿,好像说的太多了呢~”

“没。”

“啊!你又敷衍我~”

“看你怎么想吧。”

“呜~ 小柿欺负人。”

“......”

......

二人之间的对话并没有因为一时或一句的停顿而中断,或者应该说偏偏是这样有间接性的对话才更适合少年的性格。

“啊,对了对了。刚刚就要和你说的那个,钱的问题,钱的问题!”

终于,在进入小屋后将近一小时后,伊俄终于想起了刚刚沿途自己说过的那个最重要的话题。

少女坐起了身,将手伸进了衣服的胸口部分,在怀中摸索着什么。

“你的那里真的什么都有呀。”

少年指了指伊俄手伸入的地方低声感叹道。

“里面有内兜的~ 内兜!”

当然并没有把这句话当一回事,少女在又摸索了一会之后,终于是找到了什么一样,欣喜地将某个东西掏了出来。

“就是这种货币啦~ 你那里有么?”

说着,伊俄从怀中的内兜中取出了一枚金光灿灿的硬币,纯金制成的硬币之上印刻着特殊的徽章,由于质地较轻的原因,即使是一名少女随身携带数枚也不会觉得吃力。

此刻的少年也已经坐起了身子,他指了指少女手中那枚在月光下隐隐发出光亮的货币,如此说道:

“你那个给我看一下。”

“嗯,给。”

伊俄也并没有多想,而是很普通地前弓身子将硬币送到了少年的手中。

“虽然其他货币在相应的国家也都还可以使用,不过现在的话这种艾蒂利亚币还是最为通用的了呢。”

少女将身子直过来后,对着正端详着手中金币的少年自说自话地讲解了起来。

“这样呀...”

少年注视着手中那完全不知道何等价值的货币,若有所思地缓缓将金币握于双手手掌之中。

紧接着,一股未知的魔力向着少年的双手处聚集开来。

“...小柿...”

那是伊俄从未见过的魔法,所以现在的她也只是歪着头在一旁观望着。

在赤色的魔法耀光乍现过后,于少年的手掌内,传来了硬币碰撞的声音。

“大概...这样就可以了吧?”

当少年再次张开双手,包括伊俄本来交给他的硬币在内,整整十枚金光灿灿的艾蒂利亚金币竟盈盈在目。

“喂!小柿。你这个...”

见到此景的伊俄被吓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她正不敢相信地擦着自己的眼睛。

“怎么了?这个样子不可以么?”

完全没有任何实际感的少年还一脸不解地歪着头看着此刻早已手舞足蹈的绿发少女。

“不...我也是曾是冒险者。我并不会批判其他冒险者获得利益的方式,但...但小柿!你的那个能给我看看么?”

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从疑惑中得以解答的伊俄,最后指了指少年手中的金币说道。

“嗯。”

果然,一切都要眼见为实。

虽然早就有了料想,但在少女真的接过两枚金币并仔细端详,对比后她才真的得以确信。

“哇!居然真的一模一样呢...就好像真的是用艾蒂利亚的专用模具雕刻出来的一样!”

伊俄反复查看着手中完全从各个方面都一模一样的两枚硬币叹为观止。

“小柿小柿!你究竟用了什么魔法呀!”

“魔法?很普通的分层魔法呀。”

少年再普通不过的回答道。就好像发出感叹的伊俄才是异类一样~

“分层魔法?”

伊俄不解地歪着头重复道。

“在硬币的上一层再制造一个与它相同的空间,填充进与其相同质量的“物质能量”,这种魔法很简单的。”

少年拿着手中刚刚复制出来的金币,绘声绘色地笔画着解释道。

“嗯?嘛~ 大概是一种我无法理解的魔法吧~”

当然听了少年再详细的解释,伊俄也依旧无法理解的了这完全陌生的概念。

“总之,这样就可以乘车了呢!而且有了金币就可以干很多事情了呢。”

伊俄强笑着地将手中的金币交还给赤发的少年。

“这两枚你留着吧。还有这里的都留给你吧,我已经记住了这种货币的模型了,随时可以再制作出来相同的。”

“那可不行!虽然我不否认这种制作钱币的魔法。但是这毕竟算是犯罪啦!犯罪!”

伊俄颠着丰硕的胸脯,一脸严肃的说着NO!

“犯罪?”

“对哦!记住,小柿。你的这个魔法千万不能在别人的面前使用哟。会被当做坏人抓起来的~ ”

“这样呀,很麻烦呢。”

“是呀!人的世界本来就是充满着各种麻烦的呀~”

面对少年的吐槽,伊俄也予以了赞同。但是...

“不过呢,正是因为有着种种这些形形色色的麻烦,才有冒险的价值嘛!”

她笑着,如此说道。

“那就暂时使用这九枚金币吧。”

“放心!这种金币的汇率很高!足够小柿花很久的了!”

“这样呀。”

最后,少年还是接过了伊俄交还给他的那枚金币。

至于伊俄自己本来的那枚,少年还是拒收了。

...

“话说时间也不早了呢。”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闲聊。

伊俄看了眼窗子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夜景不由得感叹道。

“是吧。”

“今天就先休息吧。明早还要早起嘞~”

“嗯。”

并没有再多话语,二人就在各自的床铺上沉默着,然后安然入睡了...

这一夜,伊俄睡得很好。并没有如往常那样做噩梦,更没有什么足以让她惊醒的刺激,就这样...安然地睡过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清晨...

...

“呜~ 姆~ 呜...”

少女揉了揉朦胧的睡眼。

此刻的天才刚刚全亮,时间大概应该只有六点十余分左右。

“嗯!”

看着外面的光亮程度,伊俄放心地点了一下头。

“今天没有睡过头呢。”

当然说出这话的并不是少女自己啦,而是此刻正坐在少女身侧临床的另外的一名旅友。

“你真的起的好早呀~”

伊俄不由得感叹道。

“早安,小柿!”

简单的打过早安后,浑身乱糟糟的伊俄缓慢地穿上了整齐摆放在床铺下的淡黄色短靴。

“不过真的一晚上都没有其他的旅行者来耶~”

浑身疲倦的她,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左右扭了几下身子,但感觉这样并无法消除身上的疲惫感后,少女便毫无忌惮地张开双臂对着窗户的方向 “狠狠” 地抻了一个懒腰。

那胸口悬挂着的两颗丰硕的果实在这样剧烈的运动下也显得格外的醒目。

是的,

醒目。

此刻正对着伊俄的少年,用毫无感情的血瞳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盯...

“呜~好舒服呀!果然一大早伸个懒腰是神明大人赐予我们人类最神圣的运动!”

少女还在说着一些不明觉厉的话语。

当然此刻的她也发觉了少年的视野。

“咦~ 小柿你干嘛那样看我呀...”

伊俄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胸口,一脸疑惑地后退半步苦笑着问道。

“......”

少年并没有给予回答。

“呜~~ 果然你也觉得我的身子很奇怪对吧。”

可明明没有做回答的少年反而像是触到了伊俄的禁区一样,少女嘟起嘴巴低下头扭捏着手指说道。

“啊?”

“因为你看呀!我的身子一点也不苗条,也不美型嘛!胖胖的~ 走起来还会一晃一晃的!”

少女羞红着脸如此敞开胸怀好像彻底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的轻声说着。

“从小时候就是,相同年纪的女孩都会指着我说我是怪物呀~ 长大了也是,我无论用什么办法都瘦不下来啦~ 就连走在大街上,我也可以感觉到四面八方的视线...果然...果然...”

(emmmm,这里稍微扯一句题外话。珀利阿斯崇尚的女性魅力以纤细的身姿,或者应该说以瘦条的线条感为美。 转念说,在珀利阿斯大家更喜欢平胸的女孩。)

伊俄仍在自说自话地碎碎念。

但少年这边早就不管对方之后的话语了,他向前走了两步,到达了少女的身前。

只见少年将并不算多大的手掌放在了少女的头顶,看样子毫无经验的他,生疏地用手掌左右搓了几下。

“小柿?”

“你的价值不是别人说给你听的,而是活给自己看的不是嘛。”

少年一改往常的,在那一直冷漠的嘴角处,一缕弧线微微上扬。

伊俄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揉了揉双眸,当她再次抬起头注视此刻正对自己进行 “摸头杀” 的少年时,刚刚所隐约感觉到的那一缕名为 “微笑” 的情感却早已消失的不见踪影了。

留下的,仍是那个面无表情的血瞳少年。

“怎么了?”

他问道。

“没...没什么。可能刚刚睡醒眼睛花了...”

少女抖擞了一下身子,并从少年的 “摸头杀” 中挣脱了出来。

“小柿你真的不适合这个...”

“什么?”

“摸头杀呀!还有那个话,都和你太不搭了。”

“这个么...似乎是别人教我的。”

他如此回答。

“别人嘛...”

少女仅用自己可以听见的音调小声重复道。

“嘿嘿,不好意思小柿。刚刚好像有些失态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只要和人谈起这个话题就会变成这奇怪的样子嘞~”

还没有等这消沉的气氛沉淀,少女新一轮的爽朗笑容就已经又将氛围拉回了 “伊俄的氛围”。

“哦。”

依旧少年的回复只有简短的一句。

真的...

从一开始认识他到现在,一直没有变耶。

“嘛~ 时间也快到了呢。车夫们应该也都快到这边的小屋了...”

伊俄望着由简陋木窗射进小屋内的数缕阳光,若有所思地如此微笑的搭着话。

“是呀。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七点了...”

“嗯!差不多要和小柿说再见了呢~”

她微笑着对他说。

“嗯。”

“总觉得这一路下来还挺开心的呢~”

“嗯。”

她微笑着对他说。

“我追着小柿在草原上跑了好久好久,嗓子都要喊哑了~ 可是小柿就是不愿意回过头看我呢~”

“嗯,当时没有注意到。”

“而且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你是谁!?” 哇啊!太伤女孩子的心了啦~”

“嗯。”

他低声回答了她。

“之后我们一起在草原上旅行~ 然后露宿在野外,我本来想要找一些木柴来生火的,可是最后发现根本没有木头呢~ 这片草地。”

“嗯”

他低声回答了她。

“之后我们一起露宿了一夜,然后白天的时候小柿等了稍微起晚了一点点的我~之后我们又吃了馒头...聊了好多糕点的话题...之后之后...”

她...

一边掰着手指,将所有发生过的事情一件件地细数着。

他...

歪着头,默不作声地听着她将明明自己切身体会过的事情再一一徐来。

“最后呀最后。小柿安慰了变得奇怪了的我~而我们现在正在等着清晨的车夫!”

终于,伊俄结束了她的回顾。

“嗯。”

赤发的少年也微微抬起头,做出了最后的回复。

“哒哒哒...”

门口已经可以听到车子缓缓驶过草地的声音了...

此刻黎晨的阳光也正好透过窗口的玻璃照亮了整栋小屋。

“嘿嘿,我们的旅行到这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呢! 那么记住哟,小柿!出门后叫住那个车夫,然后让他拉你去安德莫萨!记得哟,要说安德莫萨。否则人家会困扰的。然后记得你用魔法制造出来的钱在下车的时候递给车夫就好啦...”

绿发的少女如同叮嘱临行的孩子一般地重复着一件又一件的小事。

“好啦!就这样吧,不然车夫先生要等着急了。”

伊俄双手猛地一拍,就好像将所有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全部打上了句号一样。

“嗯。”

心领神会的少年先行一步推来了门...

仅留下屋内还面露微笑的伊俄,以及那一句...

“再见啦~ 小柿!”

6

“年轻人...乘车么?”

“嗯,乘车。”

“要去呢?”

“安德洛...不...”

那个赤色的身影将挂在嘴边的话语收了回去,随即又马上更正的说道:

“安德莫萨!”

-1

清晨的旭日缓缓升起,即使还会有一些寒气浮于空中,但那丝毫不影响当下依旧是一片好天气的这个事实。

“嗯~ 好啦!接下来又是我一个人的旅行了。”

一名留有绿色顺直长发,身着粗制布衫配淡绿色长裙的女冒险者此刻正一个人行走在旅途的路上。

和煦的阳光照射在了她金色的瞳孔内,少女出于本能地用手遮向了阳光所投来的方向。

清晨的阳光并不算太过刺眼,甚至还有一些温暖。

被这样温暖的阳光所照射到的少女好像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一样,面带微笑地在她腰间的口袋里翻找着什么。

终于,

一枚淡蓝色的水晶。

那在人族中被叫做 “记录水晶” 的魔法道具。

使用方法很简单,对准水晶的一侧释放魔力即可通过水晶内的折射记录水晶另一侧景色的画面,虽然每一枚水晶只能记录一处画面,且记录下的画面只有在光线下才能查看,但只要被水晶所记录的画面只要水晶不被破坏,就可以永久记录在水晶之中!

不会消失...

“嘿嘿~”

少女对着柔和的阳光,将淡蓝色的水晶抵在眼前。

一名赤发少年的睡脸正印在其中。

幸福的傻笑不知道何时才会从少女的脸上逝去。

可能在天气变暗之后...也可能在时间磨灭了她对少年的记忆之后...

但毋庸置疑的...

此时此刻,这名叫做伊俄的少女正开心的笑着!

因为,

她曾与一名少年进行过一段愉快的旅行。

但她殊不知...

此时此刻。

环绕在那位少年身上的最后一根细线,已经在她不知道的地方...

绷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