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荒草丛生的平原之上...

一男一女正一前一后地快步前进着。

二人之间的间隔很大,走在前面的少年似乎有意想要甩开身后少女一般,头也不回地快步着。

而在其后,小跑着的少女虽说已经极力追赶了,但二人之间的距离却没有被缩短哪怕一毫。

在旁人的视角看来,二人就像是一对吵了架的小情侣。

女方正疲于追赶着赌气跑掉的男方...

嘛~虽然按理说这个位置可能应该交换一下。

不过大概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啦...

两个人维持这样的状态大概过了10余分钟,走在后面的少女终于先一步停下了脚步。

她双手拄在前弓着的膝盖之上,樱桃色的小嘴急促地喘着粗气,淡绿色长发的发梢缓缓流淌而下的汗水也慢慢滑过了眉宇。

很显然,少女的体力已经耗尽了。

按理说已经追赶了如此之久,就算是赌气也应该回过头了呀。

更何况少女也不记得自己有做过什么惹自己眼前少年生气的地方呀!

想到这的少女又一次直起来了身子,当然她要做的并不是如刚刚那样继续追赶上去...

只见留有绿色柔顺长发的少女挺起了傲人的胸部,嘟起了嘴巴,一副在默默生气的表情,本就不算高挑的身子被她赌气地朝后微微倾斜了十几度,那几乎是用上了少女所剩全部的气力,朝着自己的正前方呼喊道:

“喂!前面红头发的!!停一下啦!大白痴!!傻瓜!!‘戆贡’!!!”

这声竭尽少女全部力气的呼喊在这片辽阔的平原之上回荡了许久...

直到那赤红色的身影缓缓停下了脚步,它才得以作罢。

终于!

那名赤发血瞳的少年扭过了半边身子,利用他血红色的双瞳寻觅着声音的发源。

不过一会,那双冰冷的血瞳最终锁定在了绿发少女的身上。

与此同时,一阵莫名的寒意也随即降临于少女的周遭。

“!!!”

少女不知为何自觉的立正了起来。

就好像一只犯了错误的小猫正在迎接主人严苛的视线询问一样。

那双冷酷无神地血红色双瞳在少女的身上打量了数秒之久,场面一时间也陷入了煞是尴尬之境...

在沉默了良久过后,那赤色的身影终于是做出了行动。

只见那名看外貌仅有18、9岁的少年,将身子整个扭了过来,虽然可能是错觉,但那双血色的双眸之中多少减逝了几分敌意。

伴着徐徐拂过平原草地之上的微风,那赤红色的头颅微微向一侧倾斜了一些。

他正准备说什么!

是的!

那双毫无感情的血瞳之下,那张嘴巴动了起来:

“你是谁?”

2

“你是谁?”

一句交融在和煦春风中的低语,也随着风的方向传入了少女的耳朵之中。

“....你...是谁?”

没想到自己拼命救下,随后又极力追赶了如此之久的对象张口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少女略显尴尬地强颜欢笑着。

“啊...哈哈...”

虽说如此;

“伊俄·珀利阿斯。”

尽管依旧很沮丧,但少女还是在失落后露出了端庄的微笑。随后颇有礼仪地双手重叠放于胸前,微微朝前鞠了一躬,缓缓道出了自己名字。

“珀利阿斯?”

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少年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并不是说珀利阿斯这个姓氏有多么罕见。相反,或者应该说是太有名了。

人族六大国之一 “珀利阿斯”,这个名字只要生活在这片大陆的肯定都听说过。但偏偏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更加怪异,因为珀利阿斯这毕竟是一个国家的名字,而将国家的名字作为自己姓氏的人想必...

“是的,伊俄是六大国之一珀利阿斯的公主哟~”

完全没有避讳,少女歪着头如此欣笑着道出了自己的身世。

“公主么?”

可反观少年这一边,得知了这样轰动的消息却依旧面不改色,亦或者说是更平静了。

“是呀。虽然应该是对其他人保密的,但总觉的对你没关系!”

不知为何,这名在少年记忆中刚刚见面不到3分钟的少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相识了多年的老友一般亲昵。

“这个随你吧。”

“对啦~你叫什么名字呢?”

抱着友善的态度,少女调皮地快跑了几步,凑到了少年的跟前。

因为伊俄的个子比起少年要矮上一些,所以还是要微微抬起头才能对的上...

少年血红色的双瞳。

“名字?不知道。”

完全没有思考,几乎是脱口而出。

赤发的少年完全无视掉了少女所投来的一切善意。

那双充斥着血渍颜色的赤红瞳眸之中,少女甚至无法窥探到哪怕一丝的感情。

毫无疑问,少年根本不准备与伊俄继续交谈下去。

“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么?是刚刚的爆炸引发的失忆么?嗯...难怪不记得我了~”

可少女仿佛完全忽略了这份鸿沟。

继续用着轻松的语调继续抛出问句...

“......”

少年盯着眼前名为伊俄的少女那傻傻的笑容,无言地扭过了身子。

他准备继续前进...

但是...

“我并没有失去之前的记忆...”

他还是用毫无感情的语调如此回答道。

“哦!这样呀!”

如果对方不给予回答扭头就走的话,可能伊俄也不会再死皮赖脸的追上去了,可能真的对方只是喜欢独处而已。

但既然对方愿意接下话题...

伊俄开心地轻巧踱步紧跟在少年的后面。

“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好呀!”

“随你。”

“小红酱怎么样!?”

“....”

“你不喜欢么?”

“不喜欢。”

“呜~明明是你说随我的~”

“称呼什么的,刚刚叫我回头的时候不是喊了什么么。”

“???嗯!你是说戆贡么?”

“大概...那是什么意思?”

“嘿嘿,没什么意思啦~我们家乡的方言啦~不要在意啦!”

伊俄停下了脚步,脸部略显红润地不停地挥舞着手臂,似乎在擦拭自己幻想中的一朵朵云彩那样。

“随便你吧。”

而少年则一脸淡定,依旧双手插兜朝着前方继续前进着。

“你又这样!”

伊俄嘟起嘴巴一副生气表情地嘟囔道,但马上她就又突然有了灵感一样快步追了上去。

“那我以后叫你番茄~酱怎么样!?喂喂!别走那么快呀!QAQ”

就这样...

荒草丛生的平原之上...

一男一女仍一前一后地快步前进着...

男方依旧在前快步前进,女方也仍在后极力追赶...

就好像...

一切都没有变过一样!

3

“对啦!小柿。”

在经过伊俄的多次修改过后,她最终将少年的昵称定在了“小柿”这个称呼上。

大概灵感就是伊俄坚持要叫有关番茄的称呼,毕竟少年这全身红的样貌太符合番茄这个称呼了吧~ 但是发现对方并不是太愿意接受(少年全程表情从没有变过。)所以伊俄就决定退步到和番茄差不多的柿子上,最后起了“小柿”这个昵称。

该说是很符合伊俄的标准呢...还是应该说这也是一种萌点呢~

当然,我们的“小柿”本人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就是啦~

他仍低着头快步走着自己的路。

“小柿你是冒险者对吧!”

伊俄紧跟在“小柿”身后,歪着头如此问道。

“......”

少年并没有选择回答,而是默认的继续前进。

“难怪有那么强大的魔力...”

这一句话,伊俄是独自小声嘀咕的。

因为刚刚一路来的对话(伊俄单方面的提问,少年只会偶尔对答。)伊俄发现少年似乎不太愿意提及自己刚刚的那次暴走以及暴走之前发生的事情。

所以伊俄也很通情达理地选择尽量回避这方面的问题。

“你这次冒险的目的地是哪呢!?”

伊俄如此问道。

“安德洛基。”

这一次少年有好好作出回答,他脱口而出了一个地名。

“安德洛基?”

伊俄抓了抓自己柔顺的长发,一副很困惑的样子。

因为在自己记忆中,如今地图上应该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城邦呀。

但听名字还是可以判断是安德洛斯境内的城市。

“emmmm...”

不过伊俄却又总觉得“安德洛基”这个名字自己在哪听过。

“啊!我想起来了!”

在沉思了数分钟之久后,伊俄猛拍自己的头顶大喊了一声。

“???”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呼喊甚至叫停了走在前面的“小柿”,他缓缓回过头。

却并没有发现少女的身影...

此刻的伊俄正因为刚刚那下自己拍的太狠,正蹲在地上抚摸着头顶隆起的大包。

“你在做什么?”

“呜呜~人家太激动了嘛!”

伊俄抽涕的捂着头顶,水灵的金色瞳孔中还挂着泪珠地缓缓站起了身。

“小柿小柿,你是要去安德洛基的对吧!?”

“嗯。”

“那里现在已经不叫这个名字了哦~安德洛基那是魔族入侵时候的名字啦~现在这座城叫做“安德莫萨”了哦!”

“安德莫萨?”

“嗯,没错!话说你究竟是哪个年代过来的人呀!安德洛基这个名字我都是只有从历史书上才能看得到嘞~”

“叫什么名字没多大差别,安德洛基。”

那张精致的面容依旧看不到一丝情感,少年又一次低下头快步前进了。

“都说了叫安德莫萨啦!”

而另一边,伊俄挺起高高隆起地胸脯,嘟起嘴地快步追了上去。

“安德洛基还有多远?”

“照你这个速度走下去怎么也得再走个两天两夜。”

“知道了。”

“喂喂~小柿你不会不认识路吧!”

“不认识。不过脑子里有东西告诉我应该怎么前进!”

“啊啊啊!你们这群男冒险者都这么喜欢相信直觉么!?”

“直觉?”

“是啊!我之前搭档过的那些冒险者,他们都是很相信直觉的...”

说到这,伊俄沉默了一下。

“嘛~总之我来帮你带路吧!”

“你也要到安德洛基么?”

“我么?”

伊俄面露微笑地歪头停顿了片刻。

那是常人所无法察觉到的细微变化,虽然那温顺的微笑还依旧挂在少女的脸上,但很显然少女此刻心中在思考了些什么。

“我的话会在安德莫萨前的临乡改道,去其他的城邦哟~”她仍在微笑着。

“那里有我的朋友哟~ 说实话我这次其实是瞒着父王和母后偷偷跑出来的哦~”

果然,少女并没有做任何的隐瞒。无论是她的行径...还是身世。

“公主么...”

极其少见的,赤发的少年久违地停下了脚步。

“是呀!伊俄可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哦~ 而且不是那种挂牌的小公主哟,伊俄是拥有世袭继承皇位权利的珀利阿斯第一王女呢~”

不知为啥,偏偏讲到公主的话题时,这个绿毛丫头表现出了无比的自豪。丝毫没有防备地伊俄又一次挺起了她那透过粗制布衫都能隐约看得到的洁白胸部肌肤。

“穿成这样的公主我可从来没有见到过。”

这句怕是赤发少年今天一天说的话中最像是玩笑的话语了,当然挂在少年脸上的别说玩笑该有的愉悦了,就连一丝情绪的波动都感觉不到。

那名身着红黑色华美礼服,长相精致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张望了下眼前一望无际的平原,随后随意地坐了下来。

“真难得耶!小柿你居然还会开玩笑调侃人的么!”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质疑,伊俄表现出的却是不可名状的惊讶。

当然,她也自说自话地凑到了赤发少年的身旁收了收长裙的裙摆坐了下来。

“这身衣服不好看么?我还觉得蛮可爱的呢~”

伊俄端坐在少年的身侧抓了抓勉强穿在身上(指胸部)的粗制浅绿色短袖布衫,下身则是一条延及脚踝的同样为浅绿色的长裙。

“你刚刚说过你曾经有过其他的伙伴吧。所以你也是冒险家么?”

就在少女仍纠结着自己的穿着时,少年再一次提出了问题。

“我么?勉强也算是吧。我会一些牧师的圣魔法,还有...像吟游诗人那样的...咻咻~的术式...”

说到这里反而伊俄歪了歪脑袋,就好像刚刚自己口中那“失忆”的反而是自己一样。

赤发的少年看了看别在伊俄腰后的短小木质竖琴后大概明白了少女的意思。

“使用吟游诗人“ 曲 ”的牧师么?”

他仍面无表情地谗言到。

“啊!对对对。就是这个!”

伊俄赞许地拍打了自己的头顶...

“呜~”

很显然这一次也同样对自己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

看着身侧正捂着头顶抽搐的呆萌少女,少年似乎并不准备多做任何的评价,所以他继续站起了身。

“呜~准备继续出发了么?”

伊俄抬起头略带哭腔的问道

“我可没时间等你把白痴治好。”

很不像是少年的,他也是会说这种俏皮话的嘛~虽然表情一点都没有发生变化就是啦。

嘛~总之,少年仍朝着他的目的地“安德洛基”前进着...

“嗯!喂!!小柿你在说谁是白痴呀!喂喂,等等我。啊呜~真是的!”

-1

“这个时间把我叫出来~莫非要对我做“修修”的事情嘛~”

夜幕的寒风中,一个可爱的声音伴着俏皮的调调,缓步朝着不远处在此等候许久的某个少年的人影凑了过去。

那是一名少女,一名拥有靓丽金发且身材婀娜的妙龄少女。

她的手中正提着一个粉红色且质地精美的小盒子。

里面虽然不知道放了什么,不过看少女的动作,那里面的东西在她的眼中应该就如狗狗眼中的骨头、盗贼眼中的财宝一般~

嘛,我这打的都是些什么比喻呀。

总之,应该是对少女很重要的东西就是啦!

“嘿嘿,这里晚上很冷的吧!看你的脸都冻的发红啦~”

蹦跳着终于来到那身影跟前的少女,嬉笑着将手中的盒子贴到了比自己高出一些的少年脸上。

面对少女的举动,灯光下的身影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低着头沉默着。

“暖和么?”

裹着厚实大衣的少女歪头寻找着少年低下头颅上的双眸。

“嘿嘿,我有做了宵夜哟~这么晚不睡,是不是饿啦!”

少女一脸自豪地打开了手中粉红色小盒的盖子。

沸腾的蒸汽,在寒风之下瞬间化为一缕白色的气体,伴随着饭菜的清香一齐朝着少年的方向飘去。

“嘿~ 馋了没?这里面可都是你爱吃的哦!你看肉排饭哟!肉排饭!还有这个香肠,据说是这座城市的招牌哟~ 可花了大价钱呢~ 还有还有这个你最爱吃的...”

“艾。”

终于...

少年发出了声音,那是少女的名字。

“嗯?”

少女不解地抬起头看着他。

同样,他也将那埋在自己思绪之中许久的头颅缓缓抬了起来。

少年用几乎不蕴含任何感情的口吻,在嘴中打转了许久后终于低声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我们...”

“在这里分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