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的野外集训由于出现了意外,紧急终止了。不过网上还是传出了徐瑾瑜爆发时候的照片,一个黑色光球举手投足之间灭杀了上千只妖族。一位不知名的强者还是让很多人都感兴趣的。

晚上十点,徐瑾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

客厅之中正在看新闻的徐世坤突然将徐瑾瑜叫住。

“儿子,天讯又到一百了?”徐世坤语气肯定的说到。

“是啊,不知不觉间又到一百了,我特意警告过那些妖族了,可是他们不信啊。”徐瑾瑜说。

“儿子,虽然你的力量很强,但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徐世坤语重心长的说。

“老爹,这道理我懂,毕竟你们二老都这么强,更何况那些外人了。”徐瑾瑜一脸认真的说到。

“切记只有三种情况下你可以直接释放异能,其他情况下必须要等数值达到一百!”徐世坤站起来重重的拍了拍徐瑾瑜的肩膀。

“嗯,我懂。”徐瑾瑜点头。

“现在你能感觉到自己生命的尽头吗?”徐世坤问。

“我还年轻,完全感觉不到。”徐瑾瑜认真说到。

“吃饭去吧。”徐世坤摸了摸徐瑾瑜的脑袋。

徐世坤坐在庭院的石凳上,看着满天的繁星,露出忧愁的面容想:“天外虽有天,人外可有人?”

此时夫子院的医院之中,刘丹秋全身浸泡在绿色的液体之中,可以看到刘丹秋受伤的腹部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痊愈。

“六姨,帮我查一个人。”刘丹秋声音虚弱的厉害,透过扩音器才堪堪达到正常人说话的音调。

“小姐,何人?”一位全身黑袍的中年妇人紧紧的站在刘丹秋旁边。

“王文的朋友,那个给我们做紧急治疗的人。”刘丹秋说。

六姨打开天讯,几分钟之后六姨将徐瑾瑜的所有资料全都告诉刘丹秋了,甚至连上过几次黄色网站都查的一清二楚。

刘丹秋默默的听着这些资料,脑中回想起自己昏迷前的最后一幕,那个平淡的声音:“你还活着?”

再看这些资料,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一个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父母,背景最厉害的倒是那两个被收养的孩子。

“不可能!不可能!人面蜘蛛如果想要杀死徐瑾瑜,连一秒钟都不需要,为什么?为什么徐瑾瑜没有受伤?为什么徐瑾瑜会说那句话?难道徐瑾瑜其实是一个高手!高手?黑光侠!”刘丹秋突然想到一种结果。

“难道徐瑾瑜就是那个黑光侠!对!如果是黑光侠的话,一切都解释的通了!”刘丹秋激动到晃动身体。

“小姐,您还有五个小时才能痊愈,在这期间请不要随意乱动。”六姨提醒到。

“六姨继续帮我调查徐瑾瑜和他周围所有的人。”刘丹秋说。

“是。”六姨回应到。

妖族空间之中,

四位迟暮之年的老者正看着黑光侠的照片。

“怎么看?”

“一位拥有空间属性的修士对接下来的战局有很大的影响。”

“灭了!”

“让“柳絮”去将那黑光侠引出来,我等亲自出手。”

华夏北部钱家、庄园深处。

“妖族肯定会派人暗杀这黑光侠,让‘铜钱’注意一下,必要的时候雪中送炭!”

“是!”

“还有妖族最近似乎正在屯兵,不知要干什么,将所有‘金锭’全都召集回来!”

“是!”

第二天,徐瑾瑜低着头默默的走在去上学的路上。

“你听说了吗?昨天有好多人都被记者采访了!”

“记者采访?”

“对啊!就是因为那黑光侠的事,咱们学校参加野外集训的人都被采访了。”

“这些记者真是够无聊的。”

“我听说凡是被采访的,只要瞎说几句黑光男很牛逼的话语,就能得到三四百的奖金那。”

“还有这种好事?我怎么没被采访啊。”

徐瑾瑜默默的听完两个人的对话心想:“为什么没有采访我啊?三四百能买多少零食啊!”

校门口,刘丹秋一脸惨白的坐在车里,默默的扫视着进入夫子院的学生,终于在街道的东头看到了徐瑾瑜的声音,便命令司机开车。

刘丹秋的车就停在徐瑾瑜的旁边,刘丹秋放下车窗说:“徐瑾瑜,我有事找你!”

“哦。”徐瑾瑜应了一声,依旧自顾自的向学校走。

刘丹秋见徐瑾瑜仅仅只是“哦”了一声,便猛地打开车门,将徐瑾瑜拦住,虚弱的语气说:“我有要事要和你说!”

徐瑾瑜看了看刘丹秋,一脸认真的说:“你是要向我表白吗?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同意的!”

刘丹秋右手握拳,重重的打在前面的座背上,随后一抄手将徐瑾瑜拉近车里。徐瑾瑜一个猝不及防直接被拽到车里,看了看刘丹秋和坐在刘丹秋右手边的一位身穿黑袍的妇人。

“这个情况我是不是应该喊救命?”徐瑾瑜认真的问到。

“以这个车的隔音效果,你就是喊破喉咙外面的人都不会听到。”刘丹秋自信的说。

“这样啊,那我就不喊了。”徐瑾瑜就这么乖乖的坐在座位上,一副任君蹂躏的表情。

刘丹秋不慌不忙的从手提包之中拿出一张黑光侠的照片放到徐瑾瑜的腿上,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照片。

“徐瑾瑜,你知道这人是谁吗?”刘丹秋问。

“知道啊。”徐瑾瑜如实的回答。

“不知道,那我就......什么?你知道这人是谁?”刘丹秋对于徐瑾瑜那出人意料的回答,有些猝不及防。

“这人就是我啊。”徐瑾瑜注视着刘丹秋的双眼,认真的回答到。

徐瑾瑜的回答完全打乱了刘丹秋的计划,一瞬间让刘丹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本以为徐瑾瑜会狡辩一下的,但他怎么就这么简单的说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呢?这不符合一个隐世高手的形象啊!难道自己想错了?

刘丹秋看了一眼六姨,告诉六姨使用第二套方案,六姨默默的点了点头。

随后徐瑾瑜只感觉到一根细小的头发丝刺向自己的眉心,刺入自己的肌肤之中,一滴鲜血从徐瑾瑜的眉心流淌下来。

徐瑾瑜左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将那根头发丝拔了出来,并且用自己的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脸。

“流血了。”徐瑾瑜看着自己天讯的数字从0变成了1.

六姨摇了摇头,示意刘丹秋这徐瑾瑜不是什么黑光侠,因为徐瑾瑜从头到尾就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异能,哪怕刚刚面临生命危险。

刘丹秋挤出一个笑容说:“徐瑾瑜同学,抱歉我们可能认错人了。马上就要上课了,你赶快去教室吧。”

说完一开门,便将徐瑾瑜推了出来。

“你们没有认错人啊。”徐瑾瑜一脸懵逼的看着那辆汽车远去。

六姨透过后视镜看着徐瑾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才自己攻击的时候,总感觉那人的双眼一直盯着自己,肯定是错觉,以自己的修为那个娃子怎么可能察觉到自己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