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瑜一边扭动着脖子一边向那群人走去,同时将自己的书包扔在旁边,用嚣张的语气说:“果然这个世界上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欺负人的人,最主要的是你们明明也是蝼蚁而已。”

“你TMD是谁?”

“老子告诉你,这里没你什么事!快给老子滚!”

......

同时这些混混也不管蓝安,各自拿着武器站在徐瑾瑜的面前。

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那些混混已经问候了徐瑾瑜的家人。

徐瑾瑜站在混混面前一步的距离,左手指着蓝安说:“那人是我弟弟。”

“这个废物是你弟弟?哈哈哈!”那些混混放肆的大笑。

打架从来就没有任何规则,只有胜利而已。

徐瑾瑜将自己右手边的板砖抄起来对着自己面前那人的脑袋拍去,徐瑾瑜原本以为自己这下就算无法胜敌,多少也会有点建树,但是面前这人似乎是肉体强化类的异能,徐瑾瑜的板砖拍在那人的脸上,连一点印子都没有,倒是徐瑾瑜的板砖碎成了三份。

“不愧是敢站在最前的人,果然有点实力!”徐瑾瑜不慌不忙的说,同时自己的左腿对着那人的裆下重重的踢去。徐瑾瑜只感觉到自己如同踢到石头上一样,这一脚将自己的小腿踢成青紫。

“哈哈哈,你这个哥哥果然也是废物!老子就站在这里不动,你能拿我怎么办?”混混双手抱在身前,蔑视的看着徐瑾瑜。

“确实在低修为的情况下,身体强化类异能比大多数异能都强得多,但是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你们的对手并不只有我一个人。”徐瑾瑜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那些混混似乎也想起来自己身后也有一个人,所有人全都猛地向身后看去。这些人身后的蓝安还是躺在那里,浑身颤抖,脸上刻画着害怕、还有一丝惊讶。

只听到“啊!”的一声,一个混混普通一下躺在地上,脑袋不停的冒着鲜血,而徐瑾瑜手中拿着砖头,砖头上沾着鲜血,表情和之前一样。

“四哥!”

“四哥!”

“宰了这小子!”

徐瑾瑜拿着砖头就要对着另外一人的脑袋拍去,一团火焰出现在徐瑾瑜的面前,炙热的火焰轻而易举的就将徐瑾瑜的皮肤烧伤,疼痛使徐瑾瑜动作慢了一些,混混老大一脚直接踹在徐瑾瑜的胸口。

身体强化类的异能让这一脚威力也出奇的惊人,直接将徐瑾瑜踢入墙壁之中,四种异能应声来到,嵌入墙壁之中的徐瑾瑜无法躲避,凭借身体硬抗了这所有的异能。

“停!用异能太便宜他了,用拳头!”混混老大伸手打住了其他人的异能。

混混老大走到徐瑾瑜面前,看着已经半死不活的徐瑾瑜,一拳打在徐瑾瑜的脸上,鲜血向四周飞溅,其他混混也都走到徐瑾瑜面前,一起殴打着徐瑾瑜。

“一拳”

“两拳”

......

蓝安躲在远处,默不作声的看着徐瑾瑜在挨揍,血腥的感觉让蓝安十分害怕,蓝安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但蓝安一想到自己如果站出来那挨揍的人就会换成自己,恐惧就战胜了正义。

“我先爬出去报警!”

蓝安一下一下的向着胡同口爬去,动作很轻,生怕让这些人发现自己。

但其中一个混混还是看到了想要逃跑的蓝安,一脚直接踢在蓝安的肚子上,将蓝安踢翻,用力的踹着蓝安的肚子,蓝安则抱着头不停的求饶。

一道电光从天而降落在胡同的中心。

混混们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拳头,看着那带着电光而降的男人。

王文看着混混们中间的徐瑾瑜说:“徐瑾瑜,你怎么样?”

徐瑾瑜将胳膊从墙壁之中扭动出来,伸伸胳膊伸伸腿说:“你看我这样子,好惨啊明天的中饭你请了。”

“OK,没有问题。”王文从口袋里扔给去一包纸。

徐瑾瑜接过王文的纸,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面镜子,开始擦拭自己脸上的血迹。

“接下来,小舅子就是他们欺负你的吗?”王文一把提起蓝安,指着那些混混。

“对对对!就是这群人欺负我!”蓝安躲在王文身后感激的说。

王文身后出现了三颗核,随后右手泛起银白色的闪电,一道电光闪过,混混头领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躺在地上抽搐。

“三核士者!”其他混混颤颤巍巍的说出王文的修为,随后全都向着胡同口跑去。

伴随着一声响指,一道一米多宽的电光冲向那些混混,刹那间所有的混混全都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王文拉着蓝安说:“走带我去你们学校,告诉他们我罩着你!”

蓝安感激的看着王文。

随后两人消失在徐瑾瑜的眼前。

徐瑾瑜将自己脸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从自己的书包之中拿出了一套崭新的校服穿在身上,徐瑾瑜之前战斗所受的伤都已经消失不见,全身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就知道刷小舅子的好感度了,我这大舅子就不管了?好难过~”徐瑾瑜做出了一副悲伤的表情,看了一眼自己的天讯,上面的数字已经达到了96。

“救命!”混混老大闭着眼声音若有若无的说。

徐瑾瑜蹲在混混身旁,将手指放在混混的脖子上,感觉着混混的呼吸。

“下手没轻没重的。”徐瑾瑜拨通了急救电话,将这些混混拉到主路上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我觉我应该学习一下医疗方面的知识了。”徐瑾瑜一边走一边想到,刚一走进家门正好撞到外出了蓝萍。

蓝萍慌慌张张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徐瑾瑜虽然名义上是她的哥哥,但在徐瑾瑜的感觉中她只是一个寄居在自己家的外人而已,所以徐瑾瑜只是让开一条路,并没有去管她。

“儿子是你回来了吗?”徐瑾瑜的老爹徐世坤大声嚷嚷到。

徐瑾瑜走到大厅,看着正在做卷腹的徐世坤问:“老爹,我娘呢?”

“你娘她做头发去了,怎么样要不要来和爸爸我一起锻炼一下?”徐世坤气喘吁吁的说。

“不要,累得慌。那我的晚饭怎么办?”徐瑾瑜问。

“你这小子还年轻不懂,爸爸我这几十年的经验告诉你男人、腰一定要好!至于你的晚饭,厨房有馒头还有剩菜,你自己凑合吃点吧。”徐世坤说完继续锻炼自己的腰了。

“我突然有种感觉,我可能才是你们收养的。”徐瑾瑜一脸认真的说。

“不!我和你妈是真爱,你只是意外。”徐世坤也认真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