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手掌突兀的出现在王文的肩头,将王文拦了下来。

“你已经很累了,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徐瑾瑜一身黑光,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那赤裸裸的杀意席卷在这片空间,席卷着空间之中的每一个人。

王文扑通一下倒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黑光侠,没想到你竟然出现了。”孔容一直微笑的面容变得严肃,他知道这黑光侠和自己的修为差不多,如果不认真对待自己肯定会死在这里。

“你的做法让我觉得恶心。”徐瑾瑜平静的说到。

“哈哈,成王败寇,你之所以还觉得恶心只是因为你还只是一个幼稚的孩子!”孔容一边说着,一边自己的左手突然从左下方攻击徐瑾瑜,不过下一秒孔容的整条左臂都被徐瑾瑜给切断了。

“幼稚吗?成王败寇也只是弱小之人给自己找的心安理得的说辞而已。”徐瑾瑜右手轻轻抬起。

“那就让我看看你如何战胜我!”孔容将整个身体都躲在蓝萍的身体后面,他相信人类这种生物绝对不会攻击同类。

徐瑾瑜右手轻轻一转,只看到蓝萍突兀的出现在王文的身旁,而孔容抓着蓝萍的手掌也一并被切断。

“怎么可能!我们之间的差距有这么大!我都无法看到他的攻击方式!”孔容此时慌了,他感觉到了死亡正在向他招手,恐惧驱使着他逃走。

但是徐瑾瑜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一只手直接卡住孔容的脑袋,用冰冷的语气说:“你就这么喜欢卡着别人?”

“救命!求求你放过我!别杀我,如果你杀了我你也会死的!真的!妖族四老准备了乾坤扭转大阵,可以隔空击杀你!他们都是九核王者的修为!”孔容苦苦哀求着徐瑾瑜。

“异能:空间爆炸!”

徐瑾瑜将手前的空间引爆,引爆的空间大小和爆炸的威力成几倍增长。

徐瑾瑜右手中指释放出一道红黑色的能量波,无视掉孔容所有的防御,直接击穿了孔容的身体,这个天地间再也没有血妖孔容了。

随后徐瑾瑜看着曾艺,叹了口气想到:“算了,交给王文吧。”

徐瑾瑜处理外所有便向外面走去,但是刚刚转身,身后蓦然出现了九个古朴的大字,这九个大字相互牵扯,散发出淡黄色的光芒,将徐瑾瑜和其他所有人的身影全都包围在其中。

“这就是那个乾坤扭转大阵?”徐瑾瑜平静的站着,看着那些大字一点一点组合起来,形成一个玄之又玄的洞洞。

妖族四佬在血妖孔容死亡的瞬间,便开始布阵,这乾坤扭转大阵需要的异能之磅礴,愣是将九核王者的四佬都吸的脸红脖子粗。

徐瑾瑜也看到了妖族那边的四佬,五人面面相觑。

“这小子为什么不跑?”

“是不是吓傻了?”

“只有这种可能了。”

“别管了动手。”

徐瑾瑜尴尬的挠了挠头,心想道:“这些老大爷老大妈要干什么?不怕闪到腰吗?”

一道金色的异能从乾坤扭转大阵之中射出来,对着徐瑾瑜的心脏袭来,金色异能在夫子院之中掀起滔天风暴,七道龙卷风在夫子院之中暴起,伴随着数十米宽的闪电和阵阵雷鸣,俨然一副灭世的模样。

而徐瑾瑜身为异能的最中心,他感受到的威力也是最强的,一阵阵刺痛的感觉,徐瑾瑜的右手再次抬起来,对着那边的四佬。

“对了!老爹总让我尊老爱幼。算了,反正他们这挠痒痒的攻击也不可能对我造成致命伤。”徐瑾瑜的右手缓缓放下,任由那道金色的异能冲向自己的心脏。

顷刻间,徐瑾瑜就被那金色异能打飞三万米,全身的衣服都化为齑粉,而徐瑾瑜双手缓缓放开,将手中的麻雀放飞,稍微打了打身上的泥土,屁颠屁颠的向着家的方向跑去。

妖族四佬

“成功了吗?”

“肯定成功了!那小子都没有防御!就算是十核皇者都需要防御一下,更何况那小子。”

“我总感觉他好像在放水。”

“放水?不可能!”

“算了,就这样吧。”

风校长站在空中,看着狼狈不堪的地面,那酱紫色的脸,所有人都知道风校长生气了。

“从今天起,妖族再踏入这夫子院一步,杀无赦!”风院长冰冷的声音传遍整个夫子院。

而黑光侠的这次的出现,甚至妖族都动用大阵轰杀黑光侠,更加让一些人好奇黑光侠了。

七日后,徐瑾瑜拎着水果来到医院之中,看着依旧躺在病床上已经苏醒的王文和守在旁边的蓝萍。

“妹夫,大舅子我来看你了。”徐瑾瑜笑呵呵的说。

王文看到徐瑾瑜后,对蓝萍说:“萍儿,你先出去,我和徐瑾瑜有些话要说。”

蓝萍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出去。

“哎呀呀,这刚刚几天,就萍儿、萍儿的叫上了。”徐瑾瑜打趣的说到。

“徐瑾瑜我有要事问你。”王文严肃的看着徐瑾瑜。

“恩,你说。”徐瑾瑜依旧是那副傻呵呵的模样。

“你是不是就是黑光侠?”王文问。

“对,我就是。”徐瑾瑜平静的回答到。

“既然你坦然承认了,那我还有一事相求。”王文重重的吸气。

“哦,你说。”徐瑾瑜疑惑的看着王文。

“我希望你能教我如何变得和你一样强!我想拜你为师!”王文认真的看着徐瑾瑜的双眼。

“等等,你如果拜我为师,那咱两人的关系怎么论啊?”徐瑾瑜问。

“你叫你的,我叫我的。”王文理所应当的说。

“我叫你妹夫,你叫我师傅?”徐瑾瑜疑惑的看着王文。

“对啊,有问题吗?”王文反问到。

“除了让我感觉有点奇怪以外,其他的到还好。”徐瑾瑜说。

“那你同不同意?”王文急切的问。

“好吧,妹夫。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师傅了,你打架就可以报我徐瑾瑜的名字了,看他们谁还敢欺负你。”徐瑾瑜拍着胸脯说。

“其实,要不是当时我离你太近看到了你的长相,否则打死我我都不信黑光侠会是这么个损塞。”王文认真的看着徐瑾瑜。

“呵!还没怎么样就开始辱骂师傅了!”徐瑾瑜双手咯吱咯吱挠着王文的肚子。

“停停停,师傅我错了!我这肚子身上还有线没拆那。”王文紧忙求饶。

“等你伤好了,来我家一趟。”徐瑾瑜说完便离开了。